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经文唱和 佛母神通

    在最初两日意图逃脱黑袍的钳制未果之后,这三个月,灵犀散人乖巧得让人难以置信,黑袍让他往东他不往西,让他飞天他不下地,那程度已是一个标准的奴才相,怎么看都已经是认命了

    不过在余慈这个角度看来,若灵犀散人真认命了,才是咄咄怪事

    这段时日,灵犀散人就像是一条伺机而动的蛇,除了依黑袍之言行事,尽可能地保证自家性命之外,就是抽取一切时间,精修那《未来星宿劫经》

    那法门十分神异,随着灵犀散人修为日深,莫名有许多奇妙的感应,余慈都是知道的,但暂未细究,而这时一瞧,这家伙隐然又有突破之相其元神所化百叶莲花颜色深了一些,详细的,因受到的干扰太多,余慈暂时无法细察

    有这样一个家伙跟随黑袍,事情就当真好看了,余慈能拍拍屁股走人,也不乏这方面的原因

    正要移开注意力,那边灵犀散人正好有一个的感应然而这回却不是内发,而是与另一个位置发生了共鸣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灵犀散人一愣之时,便感觉到,那竟是一道模糊的声音,细细辨别,却是极熟悉的颂经声:“……混染泥中,挣扎无从惟诸佛子、诸善信、善布施者,必得涅槃永离三涂生死之患”

    灵犀散人和余慈同时一激,怎么着,除了灵犀散人之外,还有人修炼《未来星宿劫经》?

    一明一暗两人都是吃惊,但所惊者,又有一些不同灵犀散人的反应很大,他所拥有的《未来星宿劫经》,乃是从无名香经上得来的残篇,原本他对这经文来历还有些谨慎,但眼下这局面,他又哪有谨慎的资格?

    说不得就要下大功夫钻研,可此经虽神妙莫测,可以在妖物、人身之间转换,但毕竟是残缺不全,有些东西,就不是那么容易解悟,有许多关碍,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此中苦处,惟有己知

    经他长时研究,发现是有一个关键的大佛名号有所缺讹,这些名目之事,在这类似于佛典的经文上,最是紧要,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便指此义

    这一下感应到另一处虚空中就有与他修炼同样法门的人物,初时的惊讶、疑惑之后,就是狂喜,这一刹那间,他有不少想法,多是以前积淀的,都在此刻翻涌上来,那大佛名号,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未来星宿劫经》究竟是什么来历,我在闻香教时,也不见有哪个修炼这等秘法

    此经算是个什么级数?修炼它可得长生么?

    经文类似佛典,却颇有离经叛道之处,又是何故?

    修炼此经者为什么竟能隔空感应?

    他恨不能插翅飞了过去,揪住那人问讯,但他心智毕竟深沉,类似的情绪也仅仅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就迅压制下来,平复心情,没有让黑袍等人发现任何端倪

    一众人等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中的进度颇不如人意,又折损了两个步虚修士,连龙长老都受了点儿伤,这下要保守一些,稳扎稳打此时正是休憩的时段,灵犀散人有较稳定的时间,细究那边的变故

    澄静灵台,他用最清净的状态,和远方的经文接触

    这一回,他就察觉到了异样:“这人,怎么比我的修为还不如?”

    这个“修为”不是指修行境界,而是在《未来星宿劫经》上的造诣《未来星宿劫经》有莲种、化生、轮回、天通四个层次,如今灵犀散人已经跨越“莲种”一层,进入“化生”阶段,已修蜕变一次,得以转化妖身,而他所得到经文,就在此处有些断续,失了那“大佛”护持,后面“轮回”之法,就有些艰难

    所以眼下最紧要的,就是获知那大佛名号,可让他失望的是,对面那人应是刚刚着手修炼,仍在收敛气血,凝化莲种的阶段,远没有到他这个层次想参照一下,也不可能

    不过那位也并非是一穷二白,其一身修为已臻圆融,基础极好,甚至前面有可能是修炼的佛门法诀,脉络相通……

    灵犀散人忽地一呆,这条件听来,怎么这么熟悉?

    一念触动,灵犀散人略一思忖,便也开始念颂经文,两下颂经声相和,自在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层次共鸣,原本都是模糊,很快都清晰起来,有许多玄妙感应,彼此交流

    “这人情况似乎不妙?”

    这种感应极是敏锐,灵犀散人很快把握住其中某个关键,心中已有定计

    这人现在正在关键时候,正要他拉扯一把,虽说底细仍未完全明晰,不好说是福是祸,但如今他这种处境,反正不能再坏,还怕什么,有此渠道,绝不能错过

    当下,他是卖力颂经,强化与对方的联系,对方肯定也有感应,其情况也如灵犀散人判断的那样,实在算不上好,修炼此经,也是无奈之举,当下就如溺水之人抱到浮木,立时死抓着不放

    两下一拍即合,念颂经文便自然加契合如一,彼此呼应

    这一下,经文果然就显出异处,灵犀散人那一朵元神百叶莲花,在心中摇曳,绽放光华,化为种种奇妙景象,如天花乱坠,修炼时种种心得,便以这种方式输送过去,有些能获得反应,有些则不是太合拍,但总体而言,还是具备相当的推动力

    那边的颂经声愈发地清晰明白,而且音节起落转折之间,自有一番调整灵犀散人能够感觉到,对方正迅将他的心得用于实践,且水满而溢,“莲种”这一层次,用不了多久,怕就要突破了

    灵犀散人心里有些不平衡,尤其是想到他修炼十余载,又死过一回,才过了这关,对面竟是如此轻松?

    但这样也有好处,对方造诣提升,经文交流也愈发得力,对面那位,原本修为境界只会在他之上,从另一个角度解读经文,对他也颇有增益

    另外,还有一条,对方接下来的修行路子,和他的差别越来越大了,似乎不是转化妖身,而是变异为另一种法相,偏偏也合乎经文的规矩法度,灵犀散人这时方知,《未来星宿劫经》的修行,也不只是一条路子

    唔,不是转化妖身也没关系,管那边变神变鬼,灵犀散人只想知道那一个关键的大佛名号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眼看着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中,翟雀儿等人设定的休憩时间要到了,灵犀散人不免焦躁正紧张的时候,那边的经文颂念声忽地又有变化

    颂经声逐渐低落下去,但并非是消失,而是在一个微妙的层次,往复流动,说得浅显些,就像是从高声念颂,转为喃喃发声,最终口舌不动,只有心间经文缭绕

    灵犀散人愣了愣,旋又明白过来,心中又嫉又羡:对方这是以令人惊叹的神,修通了“莲种”层次的功课,此时精华内敛,化元神为莲种,等待合适时机,一举抽枝开叶并绽放莲华,那时就和他是同样的层次了

    咝,等等,不对啊这一番脱胎换骨,不知要多长时间,上次他就花了过百日,如今这局面,他哪有一百天可以等?

    这死尼姑,竟然过河拆桥

    如今灵犀散人已经有八成把握,能够确认对面的身份,越是如此,他越是恼火……

    就在此刻,那边已经内敛到极致的“莲种”,忽有一段信息,以气机跃动的方式投出去,像是朝天空中抛出一根细针,那“针”倒似长着翅膀,一飞就不见下来,而针后还连着一根丝线

    灵犀散人猛地紧张起来,在双方仍在心念相接的时候,那段信息,他是可以解析的那是,是……

    大黑天佛母菩萨

    灵犀散人心神剧震,这一刻,他所得《未来星宿劫经》中最大缺憾立时补足,经文自发在心头周流不息,全身气机重洗换,易筋洗髓,如获生

    激烈的震动还是在心神层面,他完全是不由自主地响应了对方那声礼敬,一起高颂此名,下一刻,他的心神便被一股庞大力量甩出,破地层,过风暴,穿云破雾,直上云霄,在不可计量之高空处,又是一声念颂:

    大黑天佛母菩萨

    这一刻,无可感应的极远处,似有一位不可思议的大神通者,睁开双眼,目彻八极,将一道目光投射过来这其间没有任何过程可言,灵犀散人方生感应,那力量已与他心念相触

    与他同样感受的便是那尼姑,远来神通法力殊胜,当头灌下,让人无比受用,灵犀散人就能感觉到,那边“莲种”转眼火候圆满,只待一个契机,就能绽放莲华,跃入“化生”层次

    原来这才是修炼《未来星宿劫经》的正道

    灵犀散人当然羡慕,可也在此刻,他心底最深处,突有一个莫名的恐惧情绪萌生,随即爆发开来,形成唯一一个清晰的意念:

    快逃

    *********

    出门前明明设定自动来着,我囧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