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魔纷起 四灵法相

    照神铜鉴青光照下,那个偷袭他的天魔立时被摄了进去,全无半点儿反抗之力**!*与之同时,余慈头顶本命金符悬照,加大了对气机的筛查力度,确认五里范围内,再没有另一只天魔,这才进了云楼树空间

    不再耽搁,余慈让心象分身驱动磁火,沿着九地元磁神光的流向,离开东岳方位心神则往镜中去,正好看到那只天魔,在挣扎中被照神铜鉴消化干净

    这只天魔至多不过是“集阴煞”的层次,对他产生不了威胁,只是这里怎么会出现天魔?

    影鬼猜测:“那些阴兵鬼卒,明显都被魔意浸染了而且这只天魔,应该是很虚弱才对”

    “虚弱?”

    “因为虚弱,所以才会对云楼树感兴趣大概是觉得其中内蕴灵气比较纯粹天魔染化人心,自得其乐,亦能补充力量,其次噬魂魄、再次摄精气只对含蕴生机的感兴趣,但一般对血肉已经没有什么欲求,别提这树叶草根,能这样急切,想必是饿得很了,当然也是云楼树所蕴灵气非同小可,受它魔意染化的鬼卒才那般反应”

    天魔也会饿吗?余慈发现自己之前还真没这个概念,不过影鬼还是没有解答出来,这里怎么会出现天魔的,而且是饿得快死掉的那种?

    “魔门东支那几位,肯定是有招引天魔之能,不过把招来的天魔饿到这地步,非十年八年不能见功”

    “那就是自己闯进来,却给困着出不去,还是别的……”

    “相关的信息有没有?”

    三两句讨论下来,余慈忽然记起,妙相曾提起过,黄泉秘府上代主人无归羽客,不幸遭了魔劫,退守秘府,借地势之利,斩杀十万天魔,包括一名末法主……不过那是三劫之前

    摇摇头,余慈想不明白,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事情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一些

    心象分身借助玄灵引,在九地元磁神光上飘动,五岳真形图的禁法起不到作用,他却能看到五岳方位一些变化的图景,而放开感应,会清晰

    刚才穿过某片区域时,好像又见到一只?

    疑惑中刚刚放开感应,警兆又至,一道虚影,竟然是从九地元磁神光中挣扎出来

    这回余慈反应快,鱼龙额头,道经师宝印发动,一道白光打在天魔身上,也是用上了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的法门,瞬间将其抹掉大半,再吃天龙真形之气一扫,便给打得粉碎

    这里也有?看起来已不是个例了

    “五岳真形图怎么说都是玄门法宝,那‘森罗冥狱神禁’也是有伏魔之能,怎么会让自己治下成了‘魔窟’?难道生出元灵之后,做法就和以前不同?”

    余慈想不明白,影鬼也是如此:“那法宝元灵就不怕被魔意浸染,十数劫修行毁于一旦……”

    说到这里,它忽地住口,余慈也看过来——大有可能

    “那妙相不是说,翟雀儿用了‘自在天魔法’,将元灵催熟?当是那次落下了根子啧,不久之后,这可真就是魔窟无误了”

    二人的推断与事实当然有些差距,不过结果倒是差不多,余慈眉头一皱,便道:“事不宜迟,我们离开”

    “啊?”

    “不是说好不惹事的吗?”

    余慈此时的负面情绪,绝大部分都输入到“熔炉”里去,心境自然平和,尤其是有充足思考空间的情况下

    他在黄泉秘府的收获已经很大了,只佛骨一项,就让他今后多年受用不尽,对此,他很满足,至于黄泉秘府其他的东西,显然不是此时的他所能染指的,他也进不去“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如今修为晋阶,两转星域,再逗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现在脱身,自然是最理智的选择

    “想走,你有几成把握?”

    “九地元磁神光运转有常,沿其流向,到边缘时切出去,并不困难”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尽快确认一件事

    刚才发动时,金符与玄武星力混化,刚刚移转的本命星辰上,忽有一段微妙的气机生成,并没有影响他的出手,可若总是如此,毕竟是个干扰

    余慈静下心来,刻意感应,果然又发现了那段特殊的气机其运化方式似乎有些说道,连换了几回感应方式,这才发现,那竟是一段信息

    “后世道友,见信如晤”

    余慈瞠目,原来,这是某位曾将北落师门作为本命星辰的上清宗前辈修士,留下的信息待余慈找到接收技巧的那一刻,信息化为一道电光,闪入脑海,留下了清晰的印记,转眼间,就有一部完整的法门印进来,此外,就是一段简短的说明

    影鬼觉得很有趣儿:“听说上清宗有‘传天外,闻音碧霄’的藏经法,许多重要典籍都深藏于九霄之上,没想到传言竟是真的”

    余慈嗯了一声,他也是颇为惊讶,这岂不就是说,他日后移转星宫,还有机会再碰到这些前辈遗泽?宗门绝灭后数百年,尚能有些枝叶传下,都说上清宗底蕴深厚,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至于那法诀……四灵法相?

    那位前辈修士,其寄托星辰既然是在玄武星域,在当年人才济济的上清宗,应该不是第一流的核心弟子,不过上清宗的底蕴深厚,这位留下来的“四卫法相”,仍是一种很有趣,也颇为上乘的辅修法门

    所谓“四灵”,便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四象,这门法诀的源头,本是寄托在三垣星域的修士,居中应四象之力,总取其形,概取其意,形成的一门感应法诀,属泛泛一流,只是用来熟悉四象星域的星力特质,以备摄取运化

    但到后来,这门法诀被寄托于四象二十八宿的修士拿来,根据四象星力与人身气机的混化作用,重演化,为此类修士量身订做,从一个简单的感应法门,转化为一种辅修之法用来在移宫归垣阶段,筑牢根基,且在炼体、罡煞搬运上别开生面

    余慈见此法诀,心头就是一喜,这门法诀,对他是有用的

    如今他封绝星宿熔炉,体内时刻都有绝大的压力在,这给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而且他在元辰六符阶段,本命金符就跃升紫府,对阴神转阳神这一层面的修行颇有好处,但在炼体上,就有些薄弱,“四灵法相”恰好可以弥补这一缺憾

    这门法诀,乍看去像是一种应用法门,不增修为,纯粹是运化罡煞的技巧,即以罡煞化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法相,自蕴灵机修炼至化境,运使开来,可以尽展四象神通,自行扑杀敌人,十分厉害

    但在此过程中,日夜与四象罡煞星力浑化,通过调息搬运,却能大增体魄之坚韧程度,到后来修成“四灵法体”,用在己身,可辟法器飞剑,也能按照符修的老本行,化为符箓,加持在别人身上,效果也是上佳

    修炼这种法门,要么是真罡真煞特别浑厚,底气充沛,但已经是那种程度,修炼此法,除了强化罡煞运化技巧,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处;要么是如余慈这般,寄托星辰,可浑化四象星力,内外如一,不至匮乏,才能尽得其益

    这门法诀,确如那位前辈修士所说,就是为移宫归垣的修士量身订做,尤其是处处迎合自身修行进度,最是体贴不过比一些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妙法门,还要来得优秀,余慈自然不能错过

    他大略将法诀浏览一遍,看里面一些重要环节但这时候,他莫名就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寻思,便拍了巴掌:

    怪不得呢,以前还真见过类似的玩意儿

    当下便在云楼树空间内一通翻找,片刻之后,他手上就握着一枚玉简,里面的讯息同样是一门法诀,却是叫“化形十煞功”

    真是很遥远的事了,当初余慈在天裂谷碰到禇妍、湖海散人、伏龙等人,还涉及玄灵引之事,最后虽是搞明白那不过是湖海散人的师兄,亦即灵犀散人使的手段,但一番冲突之后,那三人都死得干净,余慈的百灵化芒纱便是那一回得来

    “化形十煞功”正是那伏龙所修炼的法门,应是放在伏龙储物指环中,由余慈顺手收来,却从未引起过关注,也就是几次整理云楼树空间,分门别类时,才有过一点儿印象

    将两个法诀比较来看,有意思的是,二者颇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尤其是化形真煞运使的技巧,多有雷同之处,不知是殊途同归呢,还是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这事儿挺有意思,不过余慈也没有太过上心,反倒是由此想起一个人来:

    那个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在干什么呢?

    一念既生,神意星芒就有感应,只是模糊得很:是了,那家伙现在给困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中,日子可不好过

    *********

    囧,原来今天已经进入四月了,昨晚发的时候愣是没想到,那啥红票、月票啥的,请大伙鼎力支持啊

    中午还有,晚上也有,看我能补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