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星宿熔炉 鉴照魔影

    北落师门?

    这颗星辰在星图中还是颇为知名的,余慈早先做功课的时候,也有印象_&&回忆一番,不由哑然失笑:

    “果然是天人感应,寄托的星辰都是有说道的”

    虽不在白虎星域,此星仍主兵戈之事,只不过倾向于测成败吉凶,亦有时机判断之意,也能与自家心性暗合,他那生死一线的剑意,岂不正有此意?

    不过眼下寄托生死玄机在此,并非是那么简单

    心内虚空中,可见星空投影,北方星域中,玄武七宿近千颗星辰列布虚空,隐现龟蛇形意,而其尾部室宿方位,正有宫室之相,此中便是余慈生死玄机寄托之地

    但除了寄托生死玄机,余慈还在其中做了一件事

    “做得不错”这是影鬼绝无仅有的夸赞,“没想到你真能下得去手,还做得到”

    为了寄托生死玄机,余慈临时创出了一门心法,以之封禁白虎凶煞和情绪心魔,但事情做到了这地步,其目标又岂会止于此处?余慈下了大功夫在其中,此时已经营造了一处极是玄妙的“熔炉”

    “炉壁”坚硬:余慈运化玄武星力,借用其渊深之质,用以镇压;

    “原料”充足:他放进去了身上几乎所有与剑意相关的东西,并将永不虑匮乏的负面情绪、心魔都封到了里面;

    “炉火”炽烈:以十阴、百灵化芒纱心法统驭万方,千锤百炼,又借用天遁杀剑之精义和玄武星力繁衍生化之质,使之在不断压迫中,具备不断提升之可能

    由此,“熔炉”内坚外固,自具法度除了上述那些,这里面还用到了玄元根本气法;用到了白虎、玄武两种感应心诀;所谓“不能杀人,便不发剑”,无疑就是十方慈光佛发愿的门路,心炼法火、佛骨熔炉的思路也被借用;另外在调整阶段,是杂取万方,便是符箓之术,也多有化用

    在影鬼看来,不敢说是集大成者,却绝对是灵光攒簇,别具一格

    里面炼制的依旧是“诛神刺”,可出来之后,会是什么模样,实在是很让人期待的一件事

    “只是……”

    影鬼话锋一转,有些扼腕:“你那愿发得太狠,什么‘不能杀人,便不发剑’,你用哪个家伙作目标来着?”

    “世上哪有定数?”

    余慈从心内虚空中退出来,取了香案上的七星剑,看了几眼,终究没有拔出来,只是慨叹一声,将其放回,随后漫声回应:“修为也不是再没有长进,标准自然要水涨船高,时刻变化说不上目标高低,我心里明白就是”

    二人所谈,即是发愿之事虽说余慈没有掌握发愿的真正.法门,但他已经是还丹上阶的境界,又修炼“天垣本命金符”,自有一番天人感应,且其剑意沟通生死玄机,种种因素汇集在一起,一言既出,已有“言出法随”之效,绝不可轻忽

    这样,“熔炉”中孕育的东西,就不是想取就能取出来的了

    火候非常重要

    以成心法成就的“熔炉”,确实称得上不凡,诛神刺在其中精炼,理论上是能够不断提升的,可以一直炼至击杀真人、劫法、地仙……但事实上那绝不可能,因为余慈的形神极限,根本无法容纳如此恐怖的力量,真到那个地步,他就会和天遁宗那些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门人弟子一样,先被自己活生生给压爆

    取出得早了也不成,那就是毁愿背誓,等于是自设阻碍,对剑意损伤之大,不可估量所以这全要看余慈对火候的掌握,看他是否真能一如既往抓住时机

    这大概就是生死玄机寄托在北落师门的另一个缘故

    另外,由于与剑相关的元素几乎全部被封存入“熔炉”,这段时间里,余慈是根本就没法用剑了余慈倒不在意,反正他现在用剑的机会越来越少:“这段时间我还忍得,而且我有个想法,要减少麻烦……”

    说到这儿,他心头却是一动,外面心象分身有些感应传回

    此时他们身处的云楼树,栽种在五岳真形图的东岳方位,不过这时候,放出的禁法不再是曾亲身领略过的“森罗冥狱神禁”,而是叫“九泉苦恼狱”,施放出来,遍野都是阴兵鬼卒,且是法度森严,遇人便排出兵阵,碾压上去,一旦胜过,便将修士魂魄硬生生扯拽出来,转化为自家兵力,要是鬼修,还省了前一个手续

    故而死在这里的话,下场就是身化鬼物,受禁法控制,身不由己偏偏还有一些灵识不散,回忆前生,益增烦恼绝望,故曰“苦恼狱”

    余慈藏身云楼树空间之内,本不惧那些阴兵鬼卒,可眼下事情有些奇怪

    “那些鬼卒,状态是不是不太对劲儿?”

    旷野上阴兵鬼卒的队伍依旧像以前那么严整,竖成列,横成行,煞气冲天,可是这些家伙游荡的密度增加了好多,重要的是,有一拨鬼卒,竟是窥准了这边,一路压了过来

    被发现了?没道理啊

    余慈操控心象分身,往边上移开,这一刻,前面的鬼卒没有任何反应,而等到心象分身带着云楼树移动这时,那边鬼卒就齐刷刷地扭头,随后就是形成严密的军阵,开始加

    竟是冲着云楼树来的

    余慈一时没想到这是怎么回事儿,不过,这些鬼卒本就是“九泉苦恼狱”的一部分,让禁法瞄准的滋味儿绝不好受,还好他早早把玄灵引交给心象分身,要避开倒也不难

    心象分身所化的鱼龙便拽着云楼树飞后退,同时引发玄灵引上的磁火,只需两三息的时间,就能够遁入九地元磁神光中,脱开五岳真形图禁法的制约

    可事有不谐,这个时候,后面竟是又有一队阴兵,直接从地下冒出来,恰好来了个前后夹击这应是禁法的变化,因为下一刻,两边阴兵鬼卒各自的阴煞之气就汇拢聚合,化为两道苍黑巨蟒,圈绕绞杀而来

    “嘁”

    余慈见识过这种技法,这阴煞之气是很是讨厌,可以污人法器、损伤魂魄,云楼树被拍到的话,势必要被污到,他这一两年的精血供养,就要打水漂了

    心念一动,余慈让心象分身专注于催动磁火,他则连人带法坛,跨空而出,恰好横在两道阴煞巨蟒下一次交汇的点上

    太虚青莲袍发动,仅存的六朵青莲排开,先将外溢的阴煞之气挡了一挡,余慈便趁此机会动手,要给心象分身争取下时间

    气机发动,活泼得让他失算

    自还丹中阶本命金符成就,便与还丹初阶的“定鼎枢机”有了分别,让余慈适应了一段时间,面进入上阶又如何,余慈还没有切身体会,先前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移宫归垣上,对此倒是忽略了

    只是稍一动念,紫府之中,本命金符就是明光大放,带起的气机简直就是夜空中的烟花,映得脑宫透亮,一个维持不住,便有一道金光破顶而出,在空中迎风一化,就显出本命金符来

    那金符乍看去金灿灿、圆陀陀,如一颗金珠,浑无瑕疵,可直要细致感应,便可见到上面细密图纹,盘转曲折,自成法度

    金符一出,五里方圆气机变化,都在他掌握之中而明光外放,与外界元气相激,便似在沸水中浇了一勺油汁,哧哧之音不绝于耳,周遭元气随之变动,催化为一层如虚似幻的烟气

    烟气与金符并出,如云掩月,而其形态曲折变化,又似龟蛇交盘,似动非动,似静非静,暗合玄武之相

    余慈本待用出最对症的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可玄武之相一出,他心中莫名地又多出一个感应,却是来自天上寄托的星辰,他便是轻咦一声,但眼前事情紧急,他也无法深究,稍一窒,他是照原来的设想放出符箓,当下星光如沙,便似凭空下了场小雪,星尘飞扬,美不胜收

    景致固然上佳,杀伤力是不同凡响,原本严密的阴兵军阵,被星光洒下,立时就千疮百孔,那两道阴煞巨蟒,被第一波扩散开来的星光完全扫灭

    余慈还能做得彻底,不过他现在有个疑惑压着,没了那心思,一击得手,确定阴兵再无威胁,就驱动步罡七星坛,折回云楼树空间

    可就在他行将飞入的刹那,警兆突现,太虚青莲法袍的护体清光转眼被突破,一个阴冷而玄虚的感觉,便要渗入进来也在此时,余慈胸口铺开一片紫雾,绕体流动,融融暖意转眼地将那阴冷感觉化去,却是还真紫烟暖玉自发护主

    余慈又惊讶又好笑,他袖子一扬,青光如轮,如月东升,与本命金符相映,亦不逊色,此光一出,虚空中便有一物咝声发响,如毒蛇吐信,气机波动显示,那家伙正要退走,但余慈已经祭出了照神铜鉴,又岂容它逃掉?

    “天魔?老子这边就克天魔”

    ************

    绝不能再拖了,先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