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遁真意 北落师门

    余慈有过移宫归垣的经验,那时就像是飘在空中,空荡荡的,意识都要飞去了一般

    可这一回不同,生死玄机一离开白虎星域,没有半点儿轻飘飘的感觉,周围有些阻力,仿佛是在水中,可身上倒似缀着万钧巨石,一路下沉

    出白虎,入玄武,绝不是像跳格子那么简单

    三个月来,余慈除了尽可能地控制白虎凶煞之外,也在研究玄武星力的运用之术,曾借用其星力,做过一些基本的试验,对玄武星力至少混了个“脸熟”

    静若深渊,动如流水,玄武星力乃是四象二十八宿中,最具变化之能的一类,然而万变不离其宗,其本质仍属太阴之气所化,肖水之形质,渊深似海,此时生死玄机感应,正是与玄武星力交感之相——也仅仅是交感而已

    至于他的生死玄机像秤砣一样下沉,是由于诛神刺剑意一路随行之故

    诛神刺中,积压的每一种负面情绪都是负担,无休无止在瞬间的封绝之后,后续的情绪又喷涌出来,余慈照单全收,用诛神刺法门时时锤炼压制,越是如此,压力越大,他沉降的度就越发地不可抑止

    虽说这只是行功时的神意感应,但天人交感之下,也象征着余慈移宫归垣的局面,这样下去,怎么可能完成?但余慈没有考虑类似的情况,他的心神早契入了一已筹备好的状态

    就像运用“息光遁法”时那样

    运使“息光遁法”的时候,全身的气机内聚,没有一丝泄露,以此收敛形迹,也获得大的力量而在此刻,“内聚”表现得彻底,因为这是心神的动作,由内而外,扩及到形神的方方面面,引来玄武星力,共同作用

    而在其核心处,承受这内聚之力的,就是诛神刺

    “是这样……”与上次不同,影鬼这回全程监控,几乎和余慈心神同起同落,到此处,它已经恍然大悟

    以诛神刺居于内,压制心魔,顺势以天遁宗法门居于外,控制大势,以此封住白虎星力的凶煞锋芒,又仿肖玄武渊深内敛之性,与北方星域遥相呼应,借其之力,弥补了手中天遁法门过于粗浅的破绽,确实实现了抹平煞气锋芒的目的

    况且,余慈还在努力内聚之势成就,单纯的意念,以空对空,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那必须涉及到周身气机的运转,既以心法统驭

    以他手中息法遁法的层次,根本无法做到尽善尽美所以余慈一直都在尝试调整,不只是用息法遁法,白虎、玄武两种感应心诀,也在运用之列这件事儿他前几天就在推演,如今实际运用,自然有许多细节都需要调整,他不急不躁,一个一个解决

    他做得如此专心,浑不知别人正在认真观察他

    影鬼看出来,余慈现在正做一件相当了不起的活计——他正在创造一门心法

    以心神为本,目的明确,由内而外,影响周身气机运化,继而反作用于心神,使之自然维持在某种特定的心境中

    他所做的一切,都符合心法的判定

    也许这玩意儿是东拼西凑,除了上面三种心法外,需要有玄元根本气法这种独特的法门居中协调支持;也许这心法没有**存在的价值,它仅能辅助“移宫归垣”、甚至是仅辅助“白虎移玄武”这一阶段但它毕竟是一门心法,具备一切心法的特征

    就如伐木,用牙咬手撕,怎比得上用斧具?就算这“斧子”只是最原始的石斧,但它也是一种工具,可以极大地提升效率

    如今只是要看,这“斧具”能否最终成形,成了,入趋玄武,自然圆满;不成……

    影鬼忽尔失笑不管它眼下如何落魄,其本质都是近乎宗师的级数,只不过他和余慈一损俱损,关涉自家性命,又因为本身高端眼界和余慈现实的对比,对余慈就有本能的不信任——做惯了大象,怎么可能相信蚂蚁能担得起自家的重量?

    两相冲突,自然形成一种深深的焦虑感,影响它的性情

    可在此时,在余慈不断“下沉”的过程中,影鬼感受到了一种了不起的“安静”

    见其安静,知其纯粹,至少在这段时间内,余慈做到了一个还丹修士所能做到的极致,难得的是,在其现在基础上,做出了精彩的阐发,如此心境,比心法效果本身重要

    影鬼莫名也平静下来,只将心神若有若无地缀着,同样在“深海”中沉淀

    时间已无意义,不管是余慈还是影鬼,都不关心时间的流逝,虽然拖得越久,寄托生死玄机就越可能失败,可现在,这些没用的念头,早已经被抹消干净,甚至已经没了所谓“成败”概念

    就余慈而言,他就是在封闭、内聚、压缩,将眼前之事做到圆满——他相信这个路径是对的,那么自然要一心一意做到极致

    蓦地,余慈沉静如井的心神中,蓦地投入了一颗“石子”,波纹层生,非是有外物干扰,只是一种静极而动的转化

    玄武之力,动静阴阳变化,尽在其中

    这一刻,生死玄机的轨迹改变那似乎无休止的下坠势头略有些偏移,只是一点点而已,可那感觉完全不同了

    心神倏然敞亮,余慈就“看”到,在那无底的“深海”中,有一个庞然大物,终于显化,龟蛇交盘,动静如一,正是玄武之相

    成了吗?还没有

    岂不闻“可望而不可及”?移宫换宿,涉及生死玄机的移转,半分都来不得勉强,余慈先前“负重而行”,已经消耗了相当一部分力量,就算如今势头大好,也不敢说能成功入驻玄武星域

    如今他有一个选择,即动用他手中的缘觉法界碎片——在那只金属飞蛾上掰一只翅子下来,送到佛骨熔炉里去,有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相助,这事儿便成了十之**

    可这个备选方案,只在余慈心中闪了闪,便给掐灭了

    余慈的信心仍未动摇,他所要做的,也绝不只是单纯入趋玄武星域而已此时此刻,他忆起某个声音,那是天遁宗教习玉简上,一个高手咆哮式的教导:

    “既然要杀人,先要有杀人的力量你们与目标天差地远,连防身法器都攻不破,连护体罡煞都撕不开,凭什么杀人?

    “没有力量?宗门教授的心法,就是让你有的蓄.精蓄气蓄力蓄势,把你全身的气力都捏在一起,淬炼它、锤打它、压迫它让它里面发生变化

    “你压不住了?只要还有念头,就能压你只需知道一个点,就是你的目标在哪儿,其他的都是狗屁,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

    “什么才是个头?等到你的力量把目标杀掉了再说别在没有把握前动多余的念头,如果你永远达不到,你就一直压到死,死在那压迫中是你有种,杀人不成被人杀……天遁宗没你这种废物”

    这独一的声音在心神静寂中回响,过去几天,这样的言语他已经可以倒背如流,如今他仅仅是要撷取其中一点儿真意

    不能杀人,就不要出剑

    一念既生,内聚封绝之力,骤然间大到不可思议

    那一刻,余慈体内就像是生成一个无底的黑洞,诛神刺殷殷振鸣,连带着那依旧不断注入、不断锤打的情绪,直压入黑洞深处且不只是诛神刺,还包括了已经完全化为己用的半山蜃楼剑意,还包括了余慈曾经凝结的剑意真符,甚至是得自剑园,一直难以驱动玄黄剑意烙印,都被吞噬进去

    也就是说,只要是与剑相关的一切,除了被封在冰山里的《上真九霄飞仙剑经》,其余的都封入其中,然后……轰然落锁

    余慈身上似乎刹那间空了一块,封存的东西明明“重”到了极处,但在此刻,却是极性变化,反而轻盈了起来,仿佛那些东西,完全进了一个未明的层面

    “如果你们把力量压到了极处,你们怎么可能痛苦?那是天底下最美妙的阶段,一切的重量、压力、块垒全都没有了意义,它们就在那压缩到极至的一点上运化衍生,脱离了原本的层次,就像是被烧化了,变成了烟气,而那就是天遁杀剑入微入化的层次——它没有止境,你们可以压进去一切,神魂血肉,所有的所有,只要它不断地变化、衍生,从低层面跃入上的层面,直到你拥有了杀死目标的力量,又或者连最后一点儿心念都压进去……死掉”

    “要记住,不能杀人,就不要出剑”

    余慈一个激零,倏然间醒觉,然后他很惊奇地发现,他已经处在一片广大又陌生的星域里

    已经一颗星辰承接了他的生死玄机,正将玄武星力源源不断地输入进来

    那是一颗相当明亮的星辰,在整个夜空,也是很显眼的在“移宫归垣”涉及资料中,此星位于玄武七宿中的室宿范围,“其如军门也,兵出或不出,胜或不胜,均由此见”,故名曰:

    北落师门

    ***********

    欠三章了……撞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