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跃升紫府 降伏其心

    说话间,余慈起身,将手中蜃影玉简一把捏碎,这玉简的使命至此完成

    影鬼猜得不错,他确实有想法不过没有人比自己了解自己,影鬼猜度的心态不能为错,但仍流于表面

    他不怕有情绪,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情绪化的人,平日里思前想后再后,真正事到临头,一切的动机都还是来自于情感层面,而非是利益权衡

    既然不是一潭死水,就不怕有心态波动,只需看那情绪能否为自己所用

    便如寄托白虎星域,为何如何顺利?除了修殊胜行感无量佛光的驱动,也不可忽略那是余慈性情所寄,如水之就下,一蹴而就;可移宫玄武,就需符合其玄冥幽暗,渊深内敛之性

    这却是逆性情而为——出道以来,余慈何曾真正低调过?

    他的耐性和隐忍,相较于他招惹麻烦的能耐,实在是天差地别啊

    所以余慈通过修炼百灵化芒纱,锤炼心性,两个多月的努力,他以为足够了,但如今看来,还要有所修正才是

    在步罡七星坛下面,余慈“呵”地一声,口鼻间放出一道几近虚无的气芒,正是诛神刺经过半个多月的锤炼,诛神刺中百灵、十阴两种法门,整合之势渐成,内修外炼倒是不太容易见得分明,不过操驭起来愈发得心应手,正如他使剑一般

    对他来说,符是一门手艺,固然有其玄妙有趣之处,但在那万千头绪中,却见不得真性,找不清自己的位置,而剑可以做到

    看着诛神刺在虚空中无声游动,凝散万变,他忽地扭头,去问影鬼:“我这诛神刺,若对付那个长生真人,如何?

    余慈的“耳报神”死得早,不知那人身份,但影鬼能够理解,嘎嘎笑了一声,难得比较委婉地道:“还欠点儿火候”

    “欠点儿?我再练上个三五月,又如何?”

    影鬼被他噎着了,好半晌,才没好气地道:“莫说三五个月,就是三五年,三五十年……”

    说到这里它停了口,免得再往余慈“伤口”上撒盐,影响后面破关

    可它的意思,余慈又如何不知:“那确实要忍了……”

    他吸一口气,诛神刺也吞入腹中,依旧用百灵化芒纱上的法门温养淬炼,感受这件凶器在体内的细微变化,咧嘴笑道:“一回,两回也没什么,年年月月日日如此,只养不用,锤炼过头了,是要爆掉的不只是诛神刺,其他的什么东西吃多了,塞爆了肚子,也都活不成可如今不‘吃’也不成,这就要有点儿消化的技巧”

    他这是有意故弄玄虚?影鬼看他这态度,倒是有些安定了,似乎是心有定计的样子

    接下来余慈便道:“这几天我看天遁宗蜃影玉简,虽只是皮毛,但里面以弱杀强的心法,当真很合我的胃口这一点,就是《上真九霄飞仙剑经》也有所不及”

    影鬼虽是不赞同,但还是保持沉默,不想为此干扰余慈的自信可另一方面,余慈对它的心思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可惜啊,像你说的那样,不管是教习玉简也好,息光遁法也罢,都是粗浅的法门,难以窥及天遁真意——这一点,入趋玄武的话,却能做到”

    影鬼一怔,便见余慈大踏步上了法坛,披散头发,燃香顶礼,周身气机已然盘结

    不管影鬼认不认同,余慈的意志不会发生变化

    天垣本命金符四道关口,其中后三道是可以选择在何时进入还丹上阶的这里有一个关键,即是否将盘结在下丹田的天垣本命金符升入脑宫紫府升则升阶,不升则继续加固

    早升有早升的好处,晚升也有晚升的益处,但既然余慈已经下定了决心,计较里面的差别就没什么意思了

    随他心念启动,深藏在周身窍穴中的元辰六符,同时嗡然响应无数气机崩紧,虚空神行符、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太乙烟都星火符、剪虹绝光法、玄藏飞星大炼度术,以及早早勾连生死玄机的延生度厄本星咒,都从窍穴中喷出来,汇集在下丹田

    诸符箓之间似有着磁力,天然形成内聚之势,而已然初具雏形的本命金符,是与之遥相呼应,上面早留下符箓镶嵌的纹路、气机空当,待诸符降下,一个个严丝合缝,每一个空当“填上”,本命金符核心处,都有奇妙的律动显化

    这一变化,正是与他生死玄机相勾连,并依天人感应,和虚空中星辰之力相映

    本命金符倏化金光,牵动全身气息,一跃而入紫府

    在本命金符一线玄机触动之时,他心神沉入心内虚空居于百尺之地,怀想无尽夜空,这一刻,余慈的心神驰骋域外,似在星海中遨游,西极夜空,卧伏的白虎倏然睁目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余慈通过修炼百灵经芒纱的法门,间接控制煞气,以利于接下来的移宫归垣,可再怎么控制,白虎凶煞也不会成为平缓温和的东西,随着他情绪的变化,白虎凶煞亦与之呼应,进入到凶厉且又冷肃萧然的状态下

    如果仅看表面,这种状态勉强也能尝试入趋玄武星域了,然而紫府中,本命金符祭起,明光大放,照彻九宫而其无量光辉,亦直透神魂深处,阴神颤栗,在深、本质的层面,压抑已久的情绪就像是临将爆发的火山,每一次闪念,都能带起烧灼心脏的火红岩浆

    本命金符升入紫府,自具神通,光辉照下,翻出的都是修行时绝大的隐患,可在冲关的要命时候,化为心魔,令人万劫不复而此时先一步明晰,并不能避免魔劫,却能正面应对,避开被“暗害”的危机

    余慈明白,情绪发端于妙相之事,但此事不过是诱因,它仅是非常清晰地展示了一个很熟悉的事实:

    在问心路上,面对高歌化虹而去的于舟老道时;在与离尘宗决裂,面对给他种下燃髓咒的方回时;在世间闯荡,面对似乎总是在他身边来去的曲无劫、大梵妖王、罗刹鬼王等此界最顶尖的存在时;当然,那些赫赫有名,却‘仅仅’是真人、劫法一类的大能,亦在他‘面对’之列……

    他确实无能为力

    少年时羡慕长生,向往神通,便称“长生应是一切意义的集合”,让他满足,让他快乐,如今修为渐长,见识日增,他忽然发现,那样的想法,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人欲无穷尽,既然要集合一切意义,便是要满足一切愿望,无所不能——而这又怎么可能?

    当愿望理想和现实碰撞,情绪总会有所反应平日里,他压制得都还好,因为他可以为自己找到理由:他对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但在关键时刻,人心总是放大的

    修行者若是总是生活在不甘和无力之下,习惯于失败,焉能指望日后取得大成就?便是以余慈坚韧的神经,也不能完全忽略这些挫败感的影响

    曲无劫劝他远离这一个层次,正是出于这个缘故可惜,金玉良言亦未能扭转人之性情那巨大的惯性

    那些负面的东西,便在此刻剧烈膨胀,他在这许多事上积蓄的愤怒、不甘、无力、悲哀,包括他那些压抑的欲求、未了的愿望,一个个从心底翻出来,正如同喷发的火山,亿万钧岩浆激涌,足以将人的心智烧成灰烬

    如果余慈没有准备,眼下一条命已经去了**成,而在此刻,他却是祭起一个心法,虚空中,如虚似幻的气芒游动

    “当”

    “重锤”落下,“火花”四溅,那些激涌的负面情绪猛然一窒,有一块突地空落,却是被“截”了去

    “愤怒吗?暂且压着”

    那名为“愤怒”的情绪心魔,就这样被硬生生砸进了诛神刺中,而这还没完又是一声巨响,同样又有一块情绪剥离

    “不甘心?压着”

    “无力?压着”

    “悲哀?压着”

    ……

    云何降伏其心?如是降伏其心

    如此粗暴直接的手段,只有剑修才做得最正宗、最有效而绝代剑仙昊典的诛神刺,其百灵、十阴诸法,无不暗合此类法门

    然而这还不够,没有一个真正强大到极致的心脏,便绝不可能真正压伏那无有止尽的情绪,余慈现在还远达不到这一点

    一时的压制,只会带来狂暴的反冲

    余慈却完全不顾及这些,他舍弃一切杂念,只用诛神刺法门,无数次地锻打锤击,在全然忘我的状态下,他真的将所有的负面情绪全数封入诛神刺中——即便只是那几可忽略的一瞬间

    神意流转之下,一刹几若永恒

    卡嚓嚓一连串响声,余慈身上有形无形的束缚一并粉碎,紫府金符无比清灵地旋动,瞬间易换了余慈身上千万亿条气机,将其推上一个的层次

    这就是升阶的力量,由内而外,如脱胎换骨一般

    也在此刻,这奇妙而强大的力量,推动了早已预设好的“移宫归垣”心法,将生死玄机一下子抛离了刚寄托三个月的毕宿,投入无有凭依的虚空深处

    ************

    稀里糊涂过了一天再看,尼玛欠了两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