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飞天妙相 铜钵魔引

    真人修士出手,何其凌厉,虹桥倏来倏去,那人影流光已被剑气抹过,立化齑粉

    虹影剑一击得手,旋又回返,依旧绕行在昭阳和妙相外围,绞杀毒虫恶兽,不过也在此时,五岳真形图有了的变化虚空急剧扭曲,什么毒虫恶兽都纷纷不见,天幕倏然黯淡下去,又有千万星钻镶嵌其上,明灭不定,其气机变化显示,这里分明是换了一个禁法

    “南岳方位啊”

    昭阳女仙轻语间,北斗七星闪耀,星光飞落,赫然就是当日一击将洪长老等人化灰的四极天星神禁

    便在此刻,掩日环强光大放,如日中天,转眼就将天幕照彻,星光亦为之转暗星光垂落,却在掩日环放出的界域光壁之前无声湮灭

    “若在外域,接续星光,倒也不错,可处在九地之下,就失了天然……看来法宝元灵,确实不甚聪明”

    不管外面星光如何,她又对妙相道:“能站起来吗?”

    声音颇是轻柔,却没有给妙相选择的机会,径直伸手,抄着她的臂弯,略一使力,妙相就不由自主站起来,并随着昭阳的步调向某个方向行去掩日环强光之下,两位风采各异的美人儿把臂而行,看似亲近,谁能想到,内里是那样一番局面?

    妙相身量中等,昭阳女仙颇是纤瘦高挑,要高出小半个头,目前情况也如身高所展示的那样,是昭阳女仙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没有给妙相留下任何余地

    对此,妙相最明白不过,她只是不清楚昭阳的意图想那东华真君陆沉,何等英姿豪迈,怎么生出的女儿,却是这样古怪的?想是肖母亲?

    念头转过,妙相心情倒是略平定了些:“去哪儿?”

    “到中岳方位看一看……你说法宝元灵已经催熟了,不知它听不听得到?”

    星光依旧摇落,昭阳女仙莞尔一笑:“也罢,不愿让路,我自去也可只是在进去之前,有样东西,妙相法师你不妨拿着来……”

    昭阳女仙按着妙相的手,引她伸入自家青衫袖中,先是碰触到凝脂般滑腻的肌肤,随后妙相就碰到了一个凹凸不平的金属制物,这一刻,莫名就有不可抑止的颤栗自指尖流入心头

    半是昭阳控制,半是心神恍惚,妙相手指屈起,将那物件取出来入眼是一个小小铜钵,内壁光滑,外壁则镌刻着精致复杂的纹路,奇怪的是,虽有这种感觉,上面刻着什么,却完全看不清

    “此物乃是我那娘亲早年所制,说是从一件宝物上面抽出又重封存的东西,我想用在此处最好且又见得法师,心下欢喜,想来此物正应由法师使来”

    此话刚一说完,妙相便觉得全身精气飞泄,朝铜钵中注入,想要抗拒,可昭阳笑语间完全截断她回流的气机,依旧是不给她半点儿机会随着精气流注,只见那铜钵外壁,本是模糊的纹路就此显化,竟然是佛门飞天之相

    那飞天悬缨络,饰镯钏,衣裙飘曳,长带飞舞尤其是体态丰韵,婀娜多姿,依稀倒与妙相有些相似

    如此异类物件,由不得人不生惶惑,也在此时,昭阳一声叱喝:“五岳元灵,若真惜你初生灵识,还不让开了路”

    如此命令,换了一人过来,怕是要笑掉大牙,可那外围四极天星神禁,竟是真的扭曲,然后就有一道几近虚无的甬道出现昭阳女仙微微一笑,依旧挽着妙相,身外虹光飞绕,驭剑而走

    妙相只觉得身外七色光线扭曲,许多图景一闪而逝,迷离中又听昭阳笑语:“此路直入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传说那地方可以封绝神通,演化劫数,那五岳元灵想必是欲借此杀我,我也要让它消受一番……只是苦了你”

    心神凛然间,又听得昭阳低吟:“世上美物,不能尽得其真,便致其幻,天魔之术,所用在此今日我这般行事,过于仓促,未能尽善尽美,望无怨尤”

    说着,这一位竟又半倾过身子,在妙相额头轻轻一吻,再直起身时,已是松开了手,妙相手捧铜钵,不自主摔了下去,眼前虚空变幻,转眼就跌到了实地上,昭阳女仙已无影踪

    不管周围是什么环境,妙相第一件事就是要甩脱手上的铜钵,可铜钵就像粘在她手上,同时大口吞噬她全身精气,随着精气吞噬渐多,铜钵上飞天之相愈发清晰生动,倒似要从上面飞下来一般

    妙相明知这定是幻相,偏偏无法破除执意,越看那飞天,越觉得是她自己,其半成阳神亦飘然欲动,意图与之融汇一处

    这里面透露出的独特气机,恰是她这些年来,最恐惧之物,任她如何按压,终究忍不住一声呻吟:

    “无相天魔”

    妙相修炼阴幻舍利,因为常年在鬼池淬炼,外坚内虚,根本动摇,所以最惧域外天魔若是寻常天魔也就罢了,力拒在外,或可一战

    可这无相天魔,乃是天魔中极上乘者,不滞于物,随意演化,其本身虽然战力不弱,但平日绝不与人正面交锋,只要人意念一起,无相天魔便趁虚而入,驻在心头,专攻心内虚弱之处,可依存于人之外相,化人力为己用,可以这么说,妙相对它,完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她手捧铜钵,勉力坐正身体,心中种种念头,纷至沓来,纵使咬破舌尖,满口鲜血,也无论如何压制不住

    铜钵中,似有清烟流出,如水流之就下,漫出钵中后,就流入身下地面,不见踪影,但周围气机随之变化,渐有沸腾之势

    妙相精气损耗太过,已经有些恍惚,便在此刻,有个意念透入识海:

    “不要让……它们出来”

    简单的句子,显化出来的时候,也十分滞涩,磕磕绊绊

    听闻此语,妙相只能苦笑:“我挡不住”

    她此时身遭魔染,一个念头起来,就有几千几万个念头伴生,得不到清净双方以意识交流,对面又非常敏感,当下就被那庞大的信息量冲得懵了,好半晌才又回应:

    “快停”

    妙相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纷乱的意念全无头绪,再也回复不得

    可对面那位,依旧能够感应到这边的信息,只觉得里面多是“死”、“灭”、“魔染”、“无救”等等,一时也是大惧,偏偏双方因为巫毒之事,气机联系紧密,那个凶横的家伙又不知用什么手段,将此联系加固,而无相天魔随心化育,此时也侵入过去,污了它刚萌生的元灵,导致就是想断也断不开

    也就是如此,否则单以妙相一人之力,哪能禁得起铜钵的贪婪索取,此时早就玉殒香消了

    铜钵中仍在放出清烟,这就像是一个引子,将诱惑的气息放出来很久以前,那场大战后的残留,本是被九地元磁神光多年压制,封锁在黄泉秘府深处,此时又蠢蠢欲动,开始向上爬升

    “压不住了……快停,快停”

    反反覆覆地说了几十上百遍,全无用处对面刚刚萌生的五岳元灵终于是头一回感觉到了情绪失控是什么模样,也终于理解了“死”为何物:

    “快停啊,我不想死……不想死”

    **********

    各人有各人的遭际,各人有各人的窘迫只不过某些人的运道确实要强一些

    云楼树空间之中,余慈眼神明暗变化,终于是一口血喷出来,忙吞了颗安神丹丸,身上却是冷汗横流

    好险,好险

    千钧一发之际,他还是冒险赌赢了刚刚身为流光,飞出的当然不是余慈本人,而是心象分身,他是全力将其凝实,使之与常人几乎差异,生受了那一剑也还好,那剑光虹化,威力大到不可思议,便是常人,也要一剑化灰,倒省了后续的功夫

    要是仍有怀疑也没什么,余慈用的却是灵犀散人的形象,只要那位来自东华宫的长生真人不是当真到这边来,且又发现云楼树的异处,他还是安全的,以后也不会给那人循迹追来的机会

    在云楼树空间内等了片刻,确实没有变动,这才是惊魂甫定,也才来得及考虑,怎么就失了风,且让人扣了个“魔门小辈”的帽子上来

    念头转了一圈儿,余慈将目光停留在照神铜鉴上,与魔门相关的玩意儿,也只此一件了

    是了,她竟对神意星芒有感应

    虽说这不是第一回了,余慈心头仍是凛然,若是如此,日后还真要小心才是

    因为这一条,余慈又在云楼树空间多呆了将近半个时辰,才重又凝成心象,以极至虚无之态,探查外面的情况

    此时,天地早换,禁法不同至于妙相和那位长生真人,都是人影不见

    从云楼树空间内出来,余慈有些茫然,他是不是错过什么了?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地,余慈觉得周围气机运转变得有些古怪,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