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火炼固本 巫毒伏虫

    余慈心神与百灵煞气一道,淬炼磨合,如此法门,其实已经脱出单纯的百灵化芒纱的范畴,掺入了一些十阴化芒纱的心法,但因二者同源而异,依旧是契合无碍

    不知多少“锤”过去,在蛊雕怨戾煞气的刺激带动下,之前近百种凶灵怨戾之气,都“大量”甩出不合用的杂质之类,诛神刺原来还是灰黑颜色,到了后来,越发地虚无透明,真至化为一道难辨虚实的气芒,在虚空中嗡嗡跃动

    余慈气机与之紧密相联,心神是完全融入其中,在单调的“锤打”中,愈发稳固他想见到自己的极限,同时他也能感觉到,已汇集的百灵煞气中的一部分,尤其是蛊雕那边,还有锤炼的余地

    那就再来……

    念头未绝,锤击振动中,突地插入一声杂音,然后就是一连串类似的声响,也在此刻,与百灵相激共振的感觉,一下子粉碎

    “不好,百灵煞气中,有的抵不过锤炼,崩掉了”

    余慈他这次是有些忘形,只盯着蛊雕煞气,想着一路上行,精益求精,却忽视了其节奏强度已出部分怨戾煞气的极限

    说到底还是收集的“百灵”质量参差不齐惹的祸可不管其质量层次如何,每一股怨戾煞气,都有其独特的安排,是非常精密的整体,其稳固的气机结构打破,诛神刺如何还能存在?

    结构的崩溃何其迅,眼看着已经成形的气芒有散失之相,余慈正头皮发麻的时候,听得影鬼厉喝:“太初无形剑”

    余慈猛醒,一直缠绕在腕上的太初无形剑放出,当空一绕,便将濒临破碎的诛神刺吸附其上这把由太初之气凝结而成的神奇剑器,原是剑仙昊典的配剑,本就是与诛神刺最是契合,能给诛神刺一个支立的架子

    两下相接,诛神刺的崩溃之势立时缓和

    这仍不是长久之计,说到底,还是要快快补充怨戾煞气,否则诛神刺崩掉,蛊雕内丹浪费了不说,最要命的是他两个月的时间,可就全打了水漂了

    余慈咒骂一声,狂风般卷出云楼树空间,也顾不得别的,窥准周边未曾散尽的毒虫猛兽,挥剑便斩

    虽是内部不稳,诛神刺辅以太初无形剑,依旧是来去无影,当者披靡然而“百灵”所需的标准,又哪能轻易凑齐的,尤其是现在蛊雕煞气入驻,标准再度提高,说不得就有许多怨煞戾气,虽是进去凑数,却很快崩掉

    明明只需要十个,却是连斩上百,依旧填不满空缺……而且,这情况不对啊

    余慈记得在他进入云楼树空间之前,已经触动了北岳神禁的警戒线,照常理而言,应是四方斑澜潮水翻起,毒虫恶兽无穷无尽才对他就想着咬牙撑着,收够了怨戾煞气,再借玄灵引脱身就是

    可现在,四面毒虫恶兽的数目虽也不少,但相较于神禁发动时的规模,实在是不成比例再看远方,设想中五色斑斓的虫兽潮水倒似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向相反的方向,急涌动,

    余慈在这边大开杀戒,却是被无视掉了

    这都算什么事儿啊

    类似的念头只是闪了一闪,余慈知道没有时间可耽搁了,他立刻拿出照神铜鉴,青光潋滟中,方圆五十里区域便都呈现出来,搭眼一扫,已展开了驭剑术,太初无形剑瞬息远飙十里,一剑将某个高飞的带翅蜥蜴斩杀,卷了其怨戾煞气而去,但那蜥蜴周围,虽是微有骚动,却仍然维持原来的前行方向不变

    余慈跺了跺脚,一路追上

    驭剑三法,附魂、导意、应机前者附阴神于剑上,过于凶险;后者应机而发,不适合久战;惟有导意之术,神意所至,剑光便至,最适合眼前情况

    然而导意一路,对神意运化要求很高,十里距离,已经是他驭剑的极限了,若不是太初无形剑特殊的质地,范围还要再缩小一倍,所以,余慈惟有咬牙追下去,幸运的是,他终究捕捉到了虫兽潮水的主力

    还好,老天爷不是刻意给他开玩笑,半刻钟后,随着太初无形剑回掠,余慈长长一口气吁出来:“好险哪”

    在诛神刺崩溃之前,他终于摄入了足够的怨戾煞气,重整诛神刺的内部结构,这次余慈就要谨慎太多,反正蛊雕所携煞气已经淬炼了七七八八,他干脆就用一个最便捷取巧的法子,伸手一指,金色火焰已环绕上去

    这是心炼法火

    心炼法火可炼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去芜存菁这类的手段,最是轻易不过,而且火候掌控完全不是问题,诛神刺在火中滚一遭,煞气杂质便给抹除,化为一道如虚似幻的气芒,结构彻底稳固,混化为一,没有了散失之厄,与心神联系也愈发紧密

    但这样,对心性的锤炼效果不大,余慈日后还要通过猎杀毒虫恶兽,捕捉置换‘百灵’,提升其层次,来进一步用功

    如此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应该也够,就是北岳神禁别再出什么问题?

    余慈遥望远方,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照神图五十里的范围,在黄泉秘府还真不够看,余慈赶了一路,仍未发现变故的源头,但他也不怎么想往前走了反正十有**都是翟雀儿或十方大尊那些人搞的鬼,他可不想迎头撞上去只是,北岳神禁还关系到他今后一段时间的修行……

    余慈便用了个折中之法,挑中了一个较弱的飞虫,神意星芒植入其本源凶灵之中,借其视角,观察虚实

    飞虫全然不知自己的“根本重地”已被人攻陷,依旧循着本能,兴冲冲往那边飞动

    远出百里之后,飞虫就看到了远方一片灰沉沉的雾气,范围不大,仅有百尺方圆,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却是密密麻麻,布满了不可计数的毒虫恶兽,亿万可以飞行的毒虫在天空中盘旋,遮天蔽日,嗡嗡之声,便如同锋利的刮骨刀,直入骨髓,令人毛骨悚然

    飞虫很关注那片灰雾,其本能和低弱的灵智都发出警告,那里是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可是,那里也是一个拥有致命吸引力的所在

    离得近些,便能看到,其实有不少毒虫恶兽都冲入到灰雾里,绝大部分都没了声息,但也有极少数的,又从雾气中冲出来

    “嘭”地一闷响,刚刚一个出入灰雾的毒虫凭空炸成一片尘烟,但其凶灵根本却是无损,反化为一道光芒,射入虚空深处,不知去了哪里

    此事不是个例,余慈见到,只要是进入灰雾又出来的毒虫恶兽,有五六成都是如此,也部分直接没入土壤中,个别的出来之后是凶性大发,扑杀同类,总之都很古怪

    余慈通过神意星芒,给了飞虫一个刺激,原本有些犹豫的飞虫当下就一鼓作气,笔直穿过那片遍布毒虫的区域,直入那片灰雾之中

    一入灰雾,余慈就感觉到,飞虫的本源凶灵在吞吃雾中某种成份,并发生着非常复杂的气机反应这反应是相当激烈的……好,其实和中毒差不多

    虽然雾中险恶,余慈却觉得里面气息有些似曾相识只不过虫类与常的感觉器官大异,他也不好肯定

    灰雾中“毒素”弥漫,也许有不少毒虫恶兽能撑过去,可余慈特意挑选的这只相对弱小的飞虫绝对不在此列余慈知道不好,加大刺激,强行让飞虫继续向里面飞,要看看核心地带是怎么回事儿

    百尺距离不远,飞虫这违背本能的举动让它撑到了那里,随后凶灵溃散但这时候,余慈已经看到了雾中一个相当熟悉的人影

    心神退回,余慈好生奇怪:“妙相,她也在这儿?对了……”

    在看到妙相身影的同时,余慈便恍然大悟,怪不得,灰雾中那很熟悉的气息,不正是妙相身上溢出的巫毒吗?

    当初在黑月湖,日日见得,他嗅觉又极是敏锐,故而记忆清楚

    他这边收集了信息,影鬼那边也做出判断:“要是太化玄冥浊灵神禁当真发动,这女人早被毒虫恶兽分而食之,不会像如今这般僵持这么看来,像是北岳神禁在汲取巫毒?”

    太化玄冥浊灵神禁是北岳方位的当家禁法,重在一个衍化变异,对汲纳异种元气很感兴趣,这样可以使其培育的凶灵异种再增变化,由此提升威力

    此时妙相不知怎么地抓住北岳神禁的这个特性,困而不死,而是放出巫毒,削减压力

    她的状态绝对算不上好若她真有能耐将身上巫毒化雾而出,也不会落得在鬼池里那般艰难如今这百尺方圆的巫毒灰雾,其实是她以自身生机灵气为引,化开巫毒血肉精华,方得散布,其实依旧粘附在本身气机之上若是收回气机,巫毒依然会回流体内,此时她就是靠消耗本身元气,诱使毒虫恶兽上来吞吃

    这其实和在鬼池中差不多,其本身也是双向的,一个不好,被这些凶灵异种内蕴的毒素渗入,很可能就伤了根本

    余慈就奇怪,两个月不见,她身上的巫毒怎么又重了?

    **********

    月底果然艰难,本日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