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心煞入剑 千锤百炼

    两轮符箓阻截之后,余慈便任那三个毒虫恶兽靠近,眼见已扑到了百尺之内,瞬间可至,他才指头挑动,劲力射出,便如实质的飞针一般,灰黯无光,又疾若闪电(

    三只毒虫恶兽,连挡下两波剑光、符火,都还凶残得紧,看不出有什么伤处,可是这飞针一至,便如穿透一张薄纸,当即破颅而入,三个目标竟然是半点儿抵挡之力也无,当场炸成数蓬烟尘

    只是它们死掉之前,其还丹水准的凶灵,都发出了一记无声的呐喊,人耳听不到,却是对北岳神禁一个极强的刺激,太化玄冥浊灵神禁当即发动起来,

    “伏灵”一声低喝,那“飞针”在空中绕行,三个目标绝灭时的怨戾煞气,当即都被吸纳其中

    余慈脸面如醉,血色晕染,这一击看起来轻易,其实已经是全力而发如今他知道危险,所以一旦得手,全不耽搁,操驭法坛,向后疾退,虚空中蓦地张开一道裂隙,将他和法坛一块吞下眨眼的功夫,他就到了云楼树空间里

    云楼树空间常年吸他的精血维持,如今空间约百尺方圆,比储物空间要大得多,尤其是能收容活物,实在是帮了他的大忙

    他躲进这里,就是为了切断气机感应,此时外面由心象分身带着云楼树远遁,必要时可以直接切入九地元磁神光的流动轨迹里,脱离五岳真形图的钳制,这法子屡试不爽,也是余慈这两天来拿北岳虫兽“炼剑”的最大依仗

    “成了,这回数目齐整,且都换成了还丹级别的凶灵,这样,可以了?”

    “也就是北岳神禁里,要是别处,哪有这么好杀”

    影鬼酸溜溜地回应,但也是暗地里长出口气:“两个多月的时间,要是一道成法门还炼不成,什么入趋玄武、还丹上阶,都是笑话了”

    话是这么说,其实里面难度绝对是一等一的

    所谓“成法门”,指的是诛神刺,当然不是余慈已修成的十阴化芒纱,而是百灵化芒纱

    一旦涉及“诛神刺”三个字,便是成的外道法门,其地位也截然不同余慈是使了个巧,先用前面截留的部分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修通了百灵化芒妙上的心诀,使之无有窒碍,否则哪能轻易就运用自如?

    两个多月的功夫,每日里除了苦修玄藏飞星大炼度术,以期早日结成种子真符,其余时间,就是勤加磨砺此技几十日里,他在北岳神禁中不断猎杀毒虫恶兽,汇集其怨戾煞气,编排炼化,这一道法门,如今终于有了小成

    刚刚放出,便连斩三个还丹级别的毒虫恶兽,就算是那灵智低下之辈,也足堪自豪了

    站在法坛上,指间一道灰黯光芒静静缠绕,这就是他炼出的诛神刺,实有无坚不催之能,当真不错

    重要的是,这也算剑

    余慈现在的修行越来越往符箓方向偏移了,其实这没什么不好,可是想想日后对敌,隔着十里、百里、行里,对轰,一场仗打下来,不管胜败,连敌人的影子都未必得见,感觉还真有点儿怪

    摇摇头,余慈莫名有些情绪这个时候,诛神刺还有一道关键手续没有做完,正要他冷静沉稳,可情绪发端突如其来,他也无法抑止

    “锵锒”一声,香案上的七星剑金刃自鸣,脱鞘入他手中气机相接,殷殷有声,又转低沉,倒似有异兽鸣啸,这声音打入心底,余慈莫名就觉得胸口上撩起了油火,热气上冲,顶得头皮发麻,眼睛正好落在剑上,照映出不知何时已变得暗红的瞳孔

    看到这眼睛,他的头略向后仰,整个脸面都映现出来,他似乎看到,有光气腾空,似一头凶兽腾起,余慈的双眼,就是兽睛

    长吸口气,余慈移开眼睛,手上发力,似带着千斤重担,慢慢将七星剑归鞘,最后剑身与鞘口的轻声摩擦,就像是凶兽不甘的呜咽

    好久没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斗剑了

    如今他真像是一只困兽,满心都是空虚饥饿,以至于只是握住剑柄,身上的血液就有沸腾之势

    不过,余慈也很清楚,如此情绪,一方面是他心有向往,另一方面,也是白虎凶煞影响之故

    白虎主兵主杀,借其星力,必是煞气充盈,当年,本命星辰位于白虎星域的上清宗修士,大都是好战之辈,多犯杀戒,天人感应之下,自然就有所倾向

    至于寄托之后,凶厉之机时时渗透,如风助火势,只会为暴烈,尤其是余慈早一步进入这移宫归垣的步骤,不像正常还丹修士,百年精修,层层磨砺,这种影响来得为迅猛,难以压制

    此时尤其要夯实根基,不使之受心性影响而偏移便如风吹旗幡,旗子东南西北翻卷无妨,立着的杆子万万不可倒,倒了就一头栽进那星域里去,移宫归垣中断,一辈子修行到此为止,再不得寸进

    对这种情况,心法上也给予指点,推荐的是磨砺锋芒,在白虎凶煞中,降伏杀意,抑狂抑躁,使之圆融,锋芒内敛当然,这是个水磨功夫,非十年、二十年不能见功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他要十年、二十年的磨砺,才能移宫玄武,毫无疑问,这不可能

    所以余慈遵循的是另一种快捷的法子

    当初豪言三个月内再做突破,不管如何自信,紧张的时间里,还分出精力,修这种与自身修为没太大干系的外道法门,当然不是吃饱了撑的,

    影鬼曾经说过,诛神刺本就是一种炼制煞气的外道旁门,只因当年剑仙昊典的喜爱,才将其衍化成一种无上剑诀,成了内修法门而百灵化芒纱的法门,最为贴近其本来面目

    如此用法,内炽外炼,以心火为炉,煞气为铁,真如炼器一般

    说白了,别人是用自我意志,慢慢压制挫消,走的是内炼的路子余慈则反其道而行之,借用外道法门,以炼器之法炼心,两个多月来,乘着近定星毕宿,煞气如燃的当口,在北岳神禁中大开杀戒,如火上浇油,顺势将如燃的杀伐之气,与击杀毒虫恶兽的怨戾之气,汇为一炉,用百灵化芒纱上的法门,千锤百炼,终凝成一道诛神刺

    诛神刺在剑道中,本就属于“雾化”一类,讲究“入微入化”,在“锤炼”上,要求甚高,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也是时刻锤炼着他的杀意心性只不过别人炼到圆转如意,他则炼成了一根尖针——归根结底都是降伏杀意,也就不用计较是怎么个降伏法了

    但这样的诛神刺,仍算得不得上乘,既然是外炼之法,材质就很重要,用一百只兔子和用一百只老虎结成的诛神刺,效果绝对不同,对煞气的磨炼也有天壤之别北岳神禁中虽说凶灵无数,步虚水准的也所在多有,以余慈如今的能耐,哪敢轻易触动

    幸好,他还有别的选择

    连续几次深呼吸,并借助还真紫烟暖玉之助,余慈终于稳下心神,伸手到香案上,打开一个石盒,现出里面一颗本色深蓝的圆珠

    圆珠径不过两分,颜色深蓝,可在外围,却有一层乌光缭绕,忽涨忽缩,怨厉之气极其醒目,而乍一接触,阴冷酷寒之意,就直透心尖

    这是蛊雕内丹

    数月间,余慈和陆青、铁阑联手,击败了穷奇和蛊雕这两个步虚级别大妖,且取了蛊雕的性命,虽是又招惹了一个强敌,但总算剩下这么一件战利品此刻,他正要用到

    影鬼知道这是关键时刻,忍不住要给他提提醒儿:

    “这里面封着蛊雕阳神破灭前,未能携出的大半精元,混染怨戾煞气,确实非常适合,可你是否能一剑斩了?蛊雕死前,深恨于你,内丹中的怨戾煞气,可是有方向的,若不能斩得利落……”

    话音未落,缠绕在余慈食指上的诛神刺嗡声弹直,化为芒影,自深蓝圆珠上一穿而过

    一声极其闷浊的轻爆,冰蓝色的光晕向四方扩散,云楼树空间内,温度急降,如入数九寒冬内丹外的乌光黑气便浮于光晕之上,化为一只头顶长角的大雕虚影,双眸血红,死盯过来

    余慈咧嘴一笑,同样是血红的眼珠瞪过去:“生的还不怕,死的又何妨?”

    尾音低沉,郁郁如雷震,又如虎啸山林,煞气横溢蛊雕虚影不脱阴魔之属,最惧白虎凶煞,吃这一喝,当下虚影扭曲而飞出去的诛神刺,如有灵性般回绕,在上面一抹,只听到一声尖鸣,那虚影就化为丝缕黑雾,被诛神刺吸纳进去

    诛神刺就此浮在半空,这一刻,虚空中丝丝之声不绝于耳,那是诛神刺品相提升,带动的气机激变

    余慈唇角咧开,牙齿森白,双眸中血光打闪,遍体充盈的白虎煞气和积累下来的杀伐之意也一发地倾注上去

    虚空中,似有一柄巨锤轰下,带着诛神刺,还有余慈的心脏躯壳,都重重一颤

    随后“锤”落如雨,在百灵化芒纱的法门下,百灵煞气交激,杂质飞散,精萃汇集,渐归于一

    正是千锤百炼

    *************

    第二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