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利己之心 精进之途

    “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出去哦,对了,随心法会马上就要开了,不是要去给沈婉捧场么?”

    “咦,你不去上面……”

    “怎么去?为什么要去?从十方慈光佛身上斩下的魔灵,谁知道是什么水准?况且是三劫时间已过,有什么变化,都不知道,以我现在的水准进去……我是傻子又或你是傻子?”

    影鬼被一连串反问给噎住了,偏偏它那个问句确实是脱口而出,没用半点儿脑子,便在它恼羞成怒之际,余慈长吸口气:“拥有一个饿鬼道的十方大尊,就是长生真人的修为,百万饿鬼并夜叉、罗刹发动时,当者披靡,就是黑袍那样的人物,也不敢直摄其锋

    “拥有一道的已如此,拥有天、人、阿修罗、畜牲四道,又有至少三劫时间修炼经营,如此人物,动动指头,就能让我死一万次,绝非短时可以探知根底的所以,我非要到进无可进之时,才会尝试,此前,全天下那么多缘觉法界碎片,还不够收拾吗……这样,咱们就在北岳神禁中困了三个月,这才侥幸脱身,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

    影鬼心中点头,嘴皮却硬:“想法不错,可落到你身上……却还真不好说”

    余慈并不否认这点,但现在他也没必要和影鬼抬扛

    三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但要是如他所言,三个月完成元辰六符,进入还丹上阶,且一举入趋玄武星域的话,实是很紧张了

    他需要有一个相当严格且高效的计划才行

    ***********

    黄泉秘府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有山有水有植被,只不过长处地下深处,这片世界永远缺乏向光植物的绿色,或灰或红或黄或黑,总体的色调让人不那么舒坦

    在这里,黑袍心情也是有些压抑

    九地元磁神光环绕在秘府周边,形成独特的环境,他的熔核焦狱功隐然受到压制,唤出地火要比平常时消耗多的力气,且还容易招至五岳真形图的反制,所以出于稳妥的考虑,他行事比外面低调了许多

    不过,对于他这样的长生真人而言,受到越多的压制,感应越是真切从那日在东岳神禁被甩出,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一直在秘府中游荡打转找不到进一步的路途,但五岳真形图也没法拿他怎样慢慢的,他对五岳真形图和黄泉秘府本身的关系,有了全的认识

    “这处秘府,纵横各有两千至三千里,面积是比较大了,总是被五岳真形图划为五个区域,大小不一一般是哪个地方神禁发动,面积就大一些,其他的地方面积变小,虚空也不稳定,但似乎没有过三个以上的神禁同时发动的情况和传言中五方神禁有些差别,这是惜力呢,还是确实力有不逮?”

    黑袍觉得,后者的可能大些

    “五岳真形图和黄泉秘府结合得并不紧密,这才给人空子可钻若是有人坐镇中枢,掌控全局,必不至如此,只是五岳真形图发动时,把握时机甚是灵动,一次两次也还罢了,一个多月来次次如此,可证这件法宝便是没有生出元灵,也差之不远了

    “三劫之前,没有听说五岳真形图生出元灵之类若是这三劫时间,自然养出的话,倒是有意思了一旦生出灵明,利己之心便不可避免,然而其前主人的安排,却是卫护秘府,这两样势必要发生冲突,以这种思路来考虑……”

    黑袍兜帽之下,双眸火光燃起,他高声叫道:“灵犀”

    不远处,一人应声站起,正是灵犀散人两个月来,他憔悴许多,一张脸上皮包骨头,只有双目还算有神

    在五岳真形图造成的混乱下,灵犀散人本来是有机会逃走的,可是黑袍下在他身上的熔核神火禁,却是没有那么容易消除,所以到最后,他还是与黑袍“会合”,听候差遣

    “你在翟雀儿身上留的香气还在?”

    “在的”

    “找到她有件事儿,还真要让她帮忙……”

    ***********

    灰沉沉的天空下,一只蟾蜍模样的家伙,突地从地面下翻出来,藏身于一块岩石的阴影下,鼓动着腹部,却没有发声,两眼旋转,似乎有些不安

    本能驱使它提防未知的危险,所以它就放出最得力的手段,体外涨开一圈黑雾,无声无息扩散这种毒雾专损生灵神智,就是阴魂鬼物等没有躯体的也难以幸免,范围又极大,可说是攻防皆宜蟾蜍就是通过这种手段,在北岳神禁中生存下来,并成为周围一霸

    可是这回,它惯用的手段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

    一道纤细如丝的光柱,从灰黯的天空中投下,以近乎垂直的角度,穿透岩石,从它头部正中刺下,

    “呱”地一声大叫,蟾蜍丑陋的灰黄躯壳猛地膨胀,黑雾毒气咝咝地向外喷射,但却徒劳无功,砰声中躯壳炸得粉碎,化为一蓬尘烟,混入毒气中,慢慢消散,而其中灵识根本,早已被抹杀干净

    如此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随着蟾蜍临死前的大叫,引动北岳神禁的气机,方圆十里范围内,地面连震,许多深藏地下的毒虫猛兽都探出头来,有些骚动,远观像是一片大风吹过的草甸,只不过天地下肯定没有任何一处草甸,会像如今这般狰狞可怖

    北岳神禁中的毒虫恶兽,其本质都是禁法衍化出来的凶灵异种,本身是没有实体可言的,但却能依附于黄泉秘府中的土壤、植被之下,化生出栩栩如生的躯壳,并具备一定的灵智

    所以,莫看这里的毒虫凶兽无穷无尽,不管杀多少,都难见血迹,击杀之后,均重化尘土

    但就是这样的凶灵,却也形成一个相对完备的生态圈子,毒虫凶兽之间,有和平共处的、相伴相生的,也有彼此猎杀的,许多凶灵异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再衍化精进,这就是五岳真形图北岳神禁之下的特殊生态

    可是,如今这勉可称上是有序的生态圈子,已经因为外敌的涌入,进入到为狂暴的模式中

    嗡嗡几声,地层中穿出十多个大小不等的飞虫,这些都是些特别灵敏,甚至有一些感应神通的异种,在北岳神禁的特殊环境下,它们能够察知数百里外的杀气波动,并遁迹追击

    在它们的带动下,这片区域受到惊动的毒虫恶兽纷纷破地而出,化为五色斑斓的潮水,冲击过去

    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在北岳神禁治下,最不缺的就是毒虫恶兽,虚空中甚至有一些凶灵临时扑入土壤中,只一滚,就凝成了躯壳,汇入到这潮水中去

    眼看一场惊动方圆百里的混乱又要起来,天空中纤细光束连闪,威势不彰,也没有什么声响,然而那光束却是一点一个准,最先飞在半空的那些感应灵敏的飞虫,竟是一个都没有走脱,有些飞掠如闪电,眼看就要避开,却是莫名发僵,紧接着就吃光束贯穿,纷纷化灰

    没了飞虫指引,这片五色斑斓的潮水一下子就没了方向,虽是骚动混乱依旧,却大都是茫然不知所措,片刻之后,一部分又潜伏入地底,一部分就地开始厮打猎杀,另外也有一些,就着余波,向四面扩散,依旧带起混乱,但势头比之先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就在混乱的边缘地带,余慈高踞步罡七星坛上,仔细看远方的乱源,微微点头

    与之同时,也有一部分毒虫恶兽发现了他,在让人头皮发麻的嘈杂声浪中,渐渐围拢上来

    余慈瞥去一眼,依旧想着自家的事:“果然,在寄托本命星辰之后,玄藏飞星大炼度术才真正显出其威力有天星定位,注入白虎凶煞,辅以生死之机,若能事先准备周详,杀人于千里之外,也非妄言只是为避免生死气机错乱,只能点杀,不能群攻,有些可惜……”

    刚刚他为了消灭那些领头的飞虫,竟把这几天制出的符箓全都用光了,论效率,实在不佳

    这时候,已经有一些飞得快的毒虫接近,余慈袍袖一挥,一轮狂风暴雨般的剑光便呼啸而出

    其实这不是正宗剑气,而是九曜龙渊剑符发动这符箓本来相对简单,只有九窍,威力在通神阶段还算了得,在还丹境界就有些偏弱,余慈很久都没用它了

    可是,自从进了还丹中阶,九曜六符浑然如一,盘结成一个本命金符,其中任何一符发动就有本命金符自然加持,而在将生死玄机寄托到白虎星域之后,余慈举手投足,都能带出白虎凶煞星力,这样就是两重加持

    所以这一轮剑气风暴,与一个铸了剑胎的剑修全力出手,也相差无几了

    当头那些毒虫,一下子就没了七七八八,连带着后面稍慢点儿的,也遭了殃,一时间尘烟四溅,不过这里仍有一些北岳神禁衍化出来的异种凶灵,身躯被符剑撕裂,依然凶性不减,从烟尘中抢出

    可这时候,虚空中又有十数点火星飞出,色呈银白,这是太乙烟都星火符,本就是玄门法火,应机而发,是连魂体都能烧着的,空中连爆火团,这一轮打击过后,还能前冲的,也就是三五个而已

    每一个都是有还丹水准,只是灵智稍逊,余慈不惊反喜:

    “好极,这次竟有三个,如此百灵之数就满了”

    **************

    末页大封推期间,望大伙儿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