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三事盘算 四道消息

    影鬼瞠目结舌,那一颗妖魔头颅便绕着宝瓶打转,它看得真切,磁光万化瓶的祭炼层数没变,已是无主之物,可余慈也没有任何祭炼手段加之其上,可这,这……

    “平等珠,可以作用在一切法器、法宝之上,发动其最强威力不管是有主、无主,不管是天罡地煞祭法,还是一器一法的特殊祭炼术,都可无视……好宝贝”

    余慈实实在在是赞叹有加,影鬼则失声道:“这岂不是别人祭出宝物打你,你也能抢到控制权,反打回去?”

    之前余慈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愣了下才道:“没试过,不过理论上……也许可以?”

    “再试试,再试一次”影鬼已是急不可待

    余慈无奈摇头:“今天是不成了这么一点儿碎片,凝成的珠子一日只能发动一次,每次不过十息时间,然后就要回到心炼法火中重凝炼日后收集多了,或许会好些?”

    说着,他将平等珠收入佛骨手指中

    “一日一次,十息?也对,否则天下法宝岂不都要低它一头去?”

    影鬼有些遗憾,有些释然,却没有半点儿小觑之意生死交战,挣出一点儿机会都是绝大的胜机,而平等珠就是这样一个足以逆转局势的绝顶宝物,只想想今后此珠发威,祭炼的宝物纷纷掉头,将原主人砸成肉饼,那场面,可是有趣儿得很

    内心里,影鬼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可它偏偏又耍别扭,嘿声道:“用缘觉法界这等佛宝,造出这珠子,也没什么了不起”

    余慈不与它抬扛,笑笑就罢

    哪知影鬼思路顺着就延伸了出去:“传说,那缘觉法界,是佛国那些秃驴为东方修行界地仙一流的人物设计的无形樊笼,若是成功,就能对一切‘外道’形成压制,又以佛法洗炼,诱人归化,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困锁之宝,如今修改成平等珠,确实说得过去可是……原是对有情众生,如今却对法器、法宝,这功用变化,绝不是自然而成,慈光和尚莫不是有意为之?”

    余慈看影鬼的目光很是惊讶,没想到这位竟真猜了个七八成

    “以愿力驱动心炼法火,成就此珠,正如赌咒发誓,限定越死,越能取信于人”

    十方慈光佛正是通过类似的限定,使平等珠跨越一切祭炼之术、心器联系的范畴,实现那不可思议的神通

    这时候,影鬼又有些疑神疑鬼起来:“不管如何,这珠子未免好得过头,再算上心炼法火、算上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便是为其走遍天下,穷耗一生,也不好说值不值得……可这不对啊,好处仍是太多了,如此发愿,因果失衡,怎会成功?”

    “所以,要还愿可不容易”余慈笑了一笑,“那些事,做来不易啊”

    “怎么,那……些?”影鬼把重音压在后面,见余慈的表情,忽地醒悟道,“对了,大愿中六道重现之语,我一直没问,究竟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是让你重塑六道轮回?”

    余慈摆了摆手,神态倒也算得上平静:“那怎么可能?其实,这里面要我做的,有三件事”

    影鬼莫名其妙,哪来的三件?

    “奔走天下,聚沙成珠,这是最重要的一件,由这里面,又分出来一样别的事;另外就是六道重现……”

    余慈一边说一边思考,到最后条理不太分明,影鬼连忙叫停:“你挨个说”

    看那妖魔头颅七情上脸,余慈一笑道:“之前的记忆回溯你没有看,故而不知,十方慈光佛在其中说了几件事其中有涉及六道轮回除地狱、饿鬼其他四道的消息,就是天、人、阿修罗、畜牲等道的下落”

    “……”

    影鬼愣了半晌,才回了一句:“你开什么玩笑”

    余慈闭口不言,他只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却没有相应的证据,如果影鬼不相信,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静了片刻,影鬼发现余慈的态度其实是相当严肃认真,上下腭开合几记,忽地连珠炮似地发问,余慈也能依次应对:

    “谁修复的?”

    “不知道”

    “在谁手里?”

    “不知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

    “十方慈光佛没有说”

    影鬼想扑上来咬死他,这时余慈才摇头道:“十方慈光佛只是说,他垂死前,是通过斩去魔染的部分意识,才得以维持清醒,并发下愿誓魔染的意识则化为天魔之属,裹去了他入魔以后绝大部分记忆,还有他身上仅存的一些缘觉法界碎片,遁入一处未知所在所以,相应的,十方慈光佛只能得到一鳞半爪的印象……”

    旁人哪能想到中间还有这般曲折?影鬼迅找到了关键环节:“斩去的魔识去哪儿了?”

    余慈抬头向天……

    影鬼先怒,旋又明白过来:“天上?”

    “似乎是在黄泉秘府上空,一处隐秘之地?我不是太明白,以前从没有听说过来,你那边有没有消息?”

    “上空?这个概念太广了九天外域也是上空,那可差着亿万里呢”

    影鬼很是头痛,只能把他知道的消息慢慢梳理:“黄泉秘府,我那个时候已经有很有些名气了,碧落通幽十二重天是极上乘的修行法门,精进极,而且数代秘府主人都能对此有所增益,这就很了不起,当年我们以为府中是有一批人,作以传承,后来才知道,其实只有一两个,大多数时候都是单传,很是让人佩服

    “期间打过几回交道,应该是无归羽客的师长,叫什么来着?唔,记不得了,和那家伙动过手,却不到生死相见的地步,他们这一脉行事非常低调,常年都窝在北荒不出来的至于上空什么秘境,从没有听过这种消息”

    梳理到最后,影鬼终于下了定论,同时也有些怀疑;“慈光和尚入魔已深,莫不是真幻虚实不分……”

    余慈嗯了一声:“我想的是,有关在黄泉秘府定位的问题记得吗,想借九地元磁神光移动,需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参照物,我有本命星辰,自不必说可真正懂得用玄灵引的又用什么?”

    “未必非要用与你类似的法子”

    “也许,可我觉得,在黄泉秘府这样的环境中,居高临下,统观全局,才最有效而且这样,就和十方慈光佛的记忆吻合了,对不对?”

    影鬼不说话了

    “若是十方慈光佛没被魔劫弄糊涂,那里就应该有缘觉法界的一部分,还有天、人、阿修罗、畜牲四道的下落,都在那里,啧,实实在在一个绕不过去的关键之处”

    余慈望天感叹,影鬼则是阴沉沉道了一声:“找到又如何?”

    “十方慈光佛倒是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我在探知六道下落之后,想办法将消息传到西方佛国去……这就是六道重现了”

    “狗屁”影鬼对西方佛国的厌憎,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完全没有道理可讲,当下就是暴跳如雷,但它也知道,事情做或不做,余慈自有打算,轮不到它置喙,正因如此,它才恼火

    余慈自然明白它的心思,不过当年剑修与西方佛国的仇怨,确实让他有些迷糊,便想趁机问个明白:“你们和西方佛国就有这样化不开的仇怨?‘十法界’的设想确实招人恨,可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你不懂”

    影鬼的回应殊不客气,却是就事论事:“‘十法界’之类的事儿,也不只是初有庵一家动过脑子,当初八景宫还联合多个道门,做过‘三十六天’的设计呢;巫教全盛时期,也有‘绝地天通’的想法这不奇怪可是对剑修来说,其余的谁来做都行,唯有佛门不成”

    余慈这回是真的诧异了:“这是为何?”

    “是其本性之故剑修之道,本就是斩落一切锢锁藩篱,最见不得限制而玄门散漫逍遥,巫教朴素原初,他们希求的天地法则,不求严密,只要适用就好至于魔门,是一窝子只会搞破坏的臭虫,他们修为精进,全靠坏人修行,不可能自找麻烦故而就由他们去,做出来做不出来都不碍事儿

    “只有佛门,教义法理严密周详,少有破绽,这是从骨子里就带出来的,那十法界也是涵盖一切有情众生,上下等阶清晰分明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天地法则,一旦真正完备,便如天罗地网一般,逼得你只能往那个路子上走,不事先动手,难道还真要乖乖地到缘觉法界做客?”

    余慈听得哑然,半晌才道:“你和十方慈光佛,倒是心有灵犀”

    “咦?”

    “那位也讲过类似的话……”

    那段记忆应该是剑仙西征之后,转世重修之前,十方慈光佛曾讲过这样一番话:佛法圆融无碍,于一人是大成就、于一法是大完满、于一道是大功德、于大千世界,却非是福祉所在

    十法界若成,则周遍寰宇,无所不至,严丝合缝,不是不分内外,而是内外不通正所谓“人心似铁,佛法如炉”,一切有情众生,都在炉中,诸天佛菩萨阿罗汉也不例外,等若是自设樊笼,难解脱

    余慈转述记忆中的片断,具体的字句有所改动,但意思是这样没错

    影鬼听闻,良久方一声冷笑,却半个字都不多说

    虽是今非昔比,可一旦涉及这等原则理念上的问题,影鬼依然存着一些“沉剑窟主人”式的高人风范它不愿去赞成“敌人”的话,但要它强拧着去抬扛,或者说点儿风凉话,也不可能

    这时候,或许是十方大尊和龙长老的大战刺激,黄泉秘府中,五岳真形图开始了又一轮的“清扫”,空间剧烈扭曲在外的心象分身已经按照余慈的指示,借玄灵引死扣在九地元磁神光上

    余慈这么对影鬼说:

    “无论如何,这三个月,我要呆在北岳神禁中”

    *************

    我看了下这个星期的数据,看来寒版下个星期加精的时候要挠头了……点击啥的不指望了,红票多多益善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