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验心炼火 试平等珠

    玄灵引飞出,外面心象分身自然配合无碍,伸出由捆仙索凝成的爪子,将雕像抓住,不一刻,上面磁火燃起、磁力发生作用,它另一只爪子揪着云楼树,就在九地元磁神光之上游动**!*

    这就是在黄泉秘府通行的最正确方式,凭借这个,余慈自可去留无碍,不过,当前他就是想转换一下方位而已

    此时他所处的这片地界,怎一个乱字了得

    赵子曰那厮,退走之前,竟是将无碍小三界旗的标识符阵留下,给了十方大尊穿透虚空而来的甬道既然双方撕破了脸,十方大尊可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之心,当头一照面,就差点儿就要了翟雀儿和妙相的性命

    幸好一直与十方大尊纠缠的龙长老也用破界符箓赶来,才将两位女修救下两位真人又在北岳神禁之下交手,十方大尊展开鬼子母法相,放出千百饿鬼,又有夜叉、罗刹等潜伏其中,大战龙长老的“天无二日”神通,打得是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外围亿万毒虫飞舞,恶兽潜伏嚎叫,场面乱得不能再乱,

    这倒给了余慈很好的掩护他在云楼树空间内承愿的这段时间,心象分身其实已经带着他换了好几处地方,两个真人级数的大高手,却没有任何察觉

    如今得了玄灵引,心象分身的行动为隐秘,余慈比较放心,定下了方向之后,就趁这段时间,继续整理承愿后的各类事项

    等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的异相消散,他从香案上将佛骨手指取下虽说是上面金色火焰仍在燃烧,却对他丝毫无损,这便是心炼法火的奇妙之处

    十方慈光佛在大愿的“福报”中,有“佛骨为炉,心炼如意,器用无数”的说法,说的就是心炼法火,是将其与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并列的

    余慈既然承愿,也就自动获得了操控心炼法火的资格,他觉得这火虽不伤人,但在自家指尖上燃烧,太过古怪,便将火焰内敛,只留下一截白生生的指骨

    随后他心念微动,再抬手时,指尖却是拈着一枚径不过一分的圆珠,冷灿灿有光芒流动,看起来是金属制成,有点儿像剑修凝炼圆满的剑丸,只是要小了好几圈儿

    余慈看珠子看得入神,影鬼在旁也好奇:“这就是用缘觉法界造出的珠子?”

    “嗯”余慈漫不经心地应一声,在他承愿之后,佛骨熔炉中,十方慈光佛预留的安排就已发动,将碎片熔炼成这枚金属珠子那是心炼法火最优先进行的事项,就是余慈获得了完整的控制权,也无法改动

    影鬼表示不解:“这和尚也真是邪门儿,他和缘觉法界有什么仇,非要炼之而后快?”

    余慈将珠子举在眼前,仔细打量,没有回应

    不一刻,心象分身拖着云楼树,来到了预设的目的地

    前面的话题自动中止,影鬼通过余慈的视角,看到外面的情形,觉得有些眼熟:“这儿咱们是不是来过?”

    余慈简单回应:“孤独地狱”

    影鬼马上醒悟,不错,正是之前符修团一行人最初进来的地方,又在这儿被地狱道困住,后来这也里是东岳神禁发威,斩鬼刀大开杀戒之处

    在五岳真形图“甩人”之前,这里因黑色莲花,亦即地狱道的缘故,已经有了一场激战,后来十方大尊和龙长老的碰撞余波也接连扫过,此时是一片狼藉

    高台没有能再立起来的,周围的地层都给翻了一遍,焦土处处唯一的好处是,长生真人级别的激战过后,这里的气息也足以震慑相当一部分的毒虫异兽,相对来说还比较清净

    心象分形在余慈的授意下,低空绕行一圈儿,很快就有了收获

    一根透着红光的飞剑被扔进云楼树空间,落在余慈脚边,这已经是心象分身扔进来的第二十件法器了,都是当初死在这里的修士遗留,里面良莠不齐影鬼只觉得莫名其妙:“你什么时候对这种破烂玩意儿感兴趣了?”

    “总还有用嘛”

    等了这一会儿,余慈的心思已经调适过来,不再做那些若有所思的严肃模样笑吟吟地取了一把有些变形的飞剑,往佛骨手指里一送佛骨既曰“熔炉”,里面自有空间,储着的就是心炼法火,飞剑送进去,片刻之后取出,竟也变成了一颗金属圆珠,有核桃大小

    这金属圆珠虽是圆润无锋,却寒光四射,看上去相当不凡

    “剑丸”

    影鬼那头颅险些栽到地上去,忽又觉得不对,再细看,就查出异样:“你这是什么劣品?气行不畅,狗屁不通……”

    余慈哈哈一笑:“想炼器,哪有这么容易?”

    世人都道对法器的祭炼艰难,却不知寻常炼器,也十分讲究有塑模、贯脉、合气、通变等许多步骤,在模具外型、通气脉络、性质契合、自我提升上,都要有清晰的把握,没有专门的研究,是不可能一步登天的,就算是有心炼法火也一样

    不过送了一把飞剑进去,余慈也确认了,心炼法火确实有其神奇之处,它与其他火焰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完全随使用者心意而动这么说罢:若他将一颗包裹着铁块的冰球放进去,却要求二种材质同时烧化,心炼法火也能轻松做到

    余慈也炼过几个简单的法器,自然知道,这一点体现出的对原料的绝对掌控,会省去炼器者多么大的心思,且可以想见,在高深的领域,法火必然也会有其精到的用途

    “可惜,在我手上,明珠蒙尘……”

    这段时间,心象分身又捡了一堆破烂,影鬼的耐心行将耗尽,但下一刻,投进来的东西就让它上下腭咯咯好一阵撞击:

    “咝,赚了”

    心象分身终于送来一件让人精神一振的好东西那是一个雪白的广口瓷瓶,通体无瑕,可若气聚双目,便可隐约见到,上面其实是用奇妙笔法刻画了一层极其复杂玄妙符纹图案,仿佛是一圈圈扭曲贴合的弧线

    余慈抚掌乐道:“运气不错,竟还没被人取走”

    影鬼不知是叹是笑:“如此宝贝,也能丢掉不顾?”

    这件宝物,正是当初魔门东支的洪长老用以反制九地元磁神光,帮助大队人马进入的第一功臣法器——磁光万化瓶洪长老被四极天星神禁一击化灰之后,这宝瓶就落入孤独地狱之中,后来孤独地狱被杀神刀斩破,此宝也不知失落在哪儿,却被心象分身寻到了

    余慈对入手宝瓶确实有一番想法:“这东西对九地元磁神光的干扰极大,想在黄泉秘府里面有所作为,不得不顾及此物,想来翟雀儿等人也不会放过还好,刚才五岳真形图发动太快,谁都反应不及,而且,前面不是还有业火围着吗,只是想试试看罢了……”

    影鬼悚然一惊:“对了,快拿来看,被业火烧了这么久,怕是有所损伤”

    两人拿起宝瓶一研究,不知是幸或不幸,这件原是十五重天九十一层祭炼水准的宝物,已经掉了一重天,但也仅掉了一重天从九十一层掉到八十五层以磁光万化瓶祭炼的难度,这一下就是几百上千年的心血化为乌有,不过,仍可稳立世间第一流的法器之列

    影鬼长吁口气:“这磁瓶虽说用途狭窄,但只要有元磁神光在,便能转化元磁神雷,威力无穷且既然对这里九地元磁神光有克制作用,为万全计,你还是要花点儿时间祭炼起来,几个月的功夫,弄上个两三重天也是好的……”

    话没说完,他就话句打结,只懂得颤动腭骨关节,发出咯咯的声响

    磁光万化瓶就么浮起来,平悬在余慈肩头,瓶口就冲着它,黑洞洞的,分明有一团彩光在凝聚:

    “咦,里面还有一发磁雷呢”

    余慈这么说着,影鬼看他与磁光万化瓶之间,气机相连,密密如织,正是最契合之相,此时宝瓶的操控者,不会再有别人

    它又有所感应,猛往余慈脸上看,却见其额头正中,不知何时绽开一个长约三分的裂缝,如一只竖眼,里面白光层层叠叠,而其深处,又似有一颗冷冰冰的眼珠,微微旋动,令人望而生畏

    见影鬼吃惊的模样,余慈哈哈一笑,伸手在额头一抹,那裂缝消去,再无半点儿痕迹,他手中则多了一颗金属珠子不是那手法粗劣的剑丸,而是最先从佛骨熔炉中取出来的,由缘觉法界碎片所化的那一颗

    珠子一取下,余慈和磁光万化瓶的气机联系就自动中断,瓶子也落到他手中

    “这是、这是……”

    “虽还有许多限制,不过‘化界成珠,诸法无别,神通无碍’之语,也没有错处,这就是十方慈光佛留下的第二样福报”

    十方慈光佛在愿力中如此留言:无佛之世,外道观诸法生灭,悟世间无常;睹飞花落叶,一念相应慧均是证道,不取高下,亦无佛法外道之别,故谓平等

    此珠便是平等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