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临渊一跃 静以待时

    承愿而接引愿力入体,一般来说,都是直接灌输,若是同门同源,一身修为定然是极大精进,这没有问题;但若换了外道,法门心性不同,效力会打部分折扣_&&

    可眼前这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却是佛门极上乘的辅修法门,并不直接增厚受用者的修为,却借佛祖所发大愿,生就佛光,开启灵根智慧,专门精进心法造诣如劲风鼓帆、火上添油,若是有受用者本身就具备上乘心法,当是佳

    显然,这是慈光和尚刻意为之,多了一个中间转化的环节,势必要费一番周折,显出他颇是用心

    影鬼知道余慈撞正大运,但好用是一回事儿,擅用则是另一回事儿心法精进上,有许多关碍,余慈可莫要把持住了才好

    余慈现在确实面临着选择

    无量佛光照下,他就明白了许多微妙之处现在他有两个基础选择,一是直接作用在天垣本命金符上,元辰六符里面还有三个未曾形成种子真符的符箓,正用得上;另一个,就是作用在移宫归垣法门上,亦即白虎七宿感应心诀

    选择前者,说不定一次便将元辰六符修行圆满,六个种子真符成就,可以再将天垣本命金符推上一个层次,那时,他就是还丹上阶了

    而选择后者,也很重要修为再精进,本命星辰不能移转星宫,归入三垣,日后成就也是有限,到头还是一场空

    余慈静了片刻,心中便有决断

    他闭上眼睛,凭着心内虚空的感应,很快就寻到天穹上那颗本命星辰

    此刻,黄泉秘府和云楼树空间两重天地,都没有对他形成阻碍

    感应到他的心念,星辰一闪一灭,遥相呼应,玄妙非凡的气机变化,和他默念的祈祷心诀汇合,向着西方星域,发出了呼唤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应,白虎凶煞星力自虚空中来,经过本命星辰的中转,与余慈心神相接

    他深深吸了口气,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如水般流动,在同一时刻,作用到他心神之上

    他的感应一下子变得辽远而清晰,在白虎凶煞星力的牵引下,他“看”到了,遥远星域之中,似有一荧荧光团,翻滚旋转,仔细去看,又似一头卧虎,身外大放光明,照彻寰宇虚空光明中便是一颗颗、一团团星宿分列,其最耀眼的七处,都在卧虎巨躯之上

    似乎是对他的“注视”有些感应,卧虎抬了抬眼皮

    余慈心神剧震——那片星域所统驭的天地之力是何其庞然、何其激烈,只是稍微一点儿的变化,也足够他消受

    修殊胜愿无量佛光就像一个放大器,将原本微弱的咒文“祈祷”,放大为心神的“呼唤”,并成功赢得了白虎的“垂注”,从一刻起,他与白虎星域的气机联系一下子深入到一个的层次

    那一瞬间,他所处的天地似乎骤然向西倾斜,他有一种要“摔”过去的感觉

    余慈没有任何抗拒,任由心神向那边“坠”去,也因此,他与本命星辰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修炼白虎七宿感应心诀的这段时间,本命星辰在天际的位置没什么改变其实这就对了,就算天垣本命金符再如何精妙上乘,又如何能影响到九天域外,亘古星辰的运转?

    说到底,什么移宫归垣,转移的并非星辰,而是余慈身蕴的生死之机此门法诀本就是那些不甘心本命星辰未入三垣的前辈修士发明出来,以逆势而为,强行改变寄托星辰的法门

    如此过程,如临渊一跃,成还好说,若是不成,粉身碎骨是夸张了,但道基损伤、心神重创的后果,比起来还真不好说哪个严重些

    但初次尝试的余慈,已然智珠在握

    为什么第一次寄托星辰时,没有特别大的碍难?

    因为那是天垣本命金符成就时,悟透生死玄机,以至天人感应,先天衍化而成可一旦寄托成功,想再改变,此心一起,就立刻从先天坠入后天,刻意用力之下,如逆水行舟,所耗气力比之前要出几百上千倍,且还凶险万端

    可如今,余慈却是借用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通过对白虎星域的深层感应,求得反馈,在白虎星域的带动下,又进入到类似于最初寄托生死玄机的先天玄妙之境

    不是逆天而行,而窥准机会,借天之力

    也在这一刻,余慈冷静而坚决地切断了与本命星辰的生死联系

    他就像是站在天裂谷的高崖上,向那茫茫云气,奋力一跃

    “轰”

    瞬间的气机爆炸,让他的心神出现了瞬间的空白,如同刹那间的失重,但他没有“摔”下去,而是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投往一处的天地

    这一刻,余慈似乎看到了白虎似睁非睁的眼睛

    某种情绪从心底深处萌发,他一下子跃入了回忆的长河驰想这些年来,无数或清晰或几近遗忘的片断

    从少年用剑伊始,到“胆气为注搏一线,以死换生抢机先”的初步,到与诸修士、妖魔的持剑搏杀,到接受叶缤的半山蜃楼剑意,到向于舟老道的请益……一直到心内虚空外扩,他与五劫之前昊典剑仙的心念合而为一,挥剑长吟:

    证我绝学,你也算死得其所

    强烈的情绪反应从心底炸开,西方白虎星域中央位置,一颗星辰骤然大亮,与之同时,一种奇妙的禁制发动,遮蔽了这璀璨的光华

    但没有关系,余慈已经在白虎星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生死玄机安放,的本命星辰反馈,也由此带动了全身的气机变化

    余慈喉咙里不自觉发出低沉的噜噜声响,如饿虎扑食的前奏很快他全身肌肉都开始膨胀,身子涨大一圈儿,口鼻呼吸都在丝丝发啸,如剑刃劈空,铮然鸣动

    这是心神驱动气机,外化在肉身上的反应,如此自内而外,再由外转内,全身气机转眼给洗了一遍

    他睁开眼睛,视界一片血红,这状态他不陌生,之前接引白虎凶煞星力入体,其实就是这个样子可现在,余慈绝没有用出任何接引星力入体的法门,这纯粹是他本人气机自发运化的结果

    此时此刻,他与白虎凶煞已经没有任何隔阂,只要他愿意,呼吸之间,都可以化白虎星力为己用,举手投足之间,都内蕴凶煞之威,不用说符箓、剑意之类

    此时他虽然还在还丹中阶,但战力杀伤,早已远这个阶位,便是正面对上还丹上阶修士,也有取胜之机

    长出口气,竟也如鸣金击玉一般,琅然有声

    再看身外,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竟然还有颇可观的一层

    这里一是由于于十方慈光佛所言“福报”确实丰厚之故,二来刚刚移宫归垣时,余慈心性与白虎星力隐然暗合,与西方庚金之气相契,顺天而为,省了一部分功夫

    余慈调匀呼吸,进入心内虚空中,观看显化的星空,一眼便找准他的本命星辰所在:

    在虎腹之间,应是毕宿无疑,具体是哪颗星,倒无所谓了他将心神从本命星辰上移开,膨胀的身体开始恢复,同时,他定了定神,将剩下的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引入另一个方向

    外面影鬼见他移宫归垣做到一定阶段,似乎不准备再进行,正奇怪的时候,便见余慈身外,佛光以可以目见的度消耗不一刻,余慈“呵”了一声,有两道白光,划破虚空,如双蛟并行,当空交错一剪,就是嗡然震鸣

    这个影鬼认得,是剪虹绝光法

    又过片刻,余慈竟从口中喷出一道火光,砰声炸开,星火点点,像是个粗浅的戏法,但那玄门正宗的法火之威,却半点儿做不得假:

    是太乙烟都星火符

    这两道符用出来,并不是余慈刻意为之,而是火候圆满,气机外化之故影鬼一下子明白余慈将剩下的佛光用在了哪里,他对余慈知根知底,不免就想看接下来另一道符的变化

    可是,余慈又是吁一口气,睁开眼睛

    影鬼大惊:“怎么回事?”

    余慈咧嘴笑道:“玄藏飞星大炼度术,比两个纯粹的杀伐符箓要难许多,想形成种子真符,却还差点儿火候”

    影鬼上下腭交击,愕然道:“佛光用完了?”

    “差不多,不过剩下一点儿,我想用在其他地方……”

    余慈伸手,上面果然有一圈佛光流动

    谁管你怎么用影鬼真是不可思议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你,你连个阶位都没破?”

    “急着升阶做什么?”

    影鬼只想啐他一脸,败家的玩意儿,你不知道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有么宝贵是

    见它这模样,余慈不再逗乐,微笑间将金属飞蛾拿出来,在佛骨手指前略一比划,又收回怀中

    这么一个动作,让影鬼恍然大悟,同时也倒抽了口气:“不是一次”

    余慈点头:“只要往里面投入缘觉法界碎片,到一定规模,就有佛光可用,持续精进修为所以,只要我能持续找到碎片,再凝出佛光,并不困难这才是十方慈光佛所言之‘福报’本义至于升阶之事……”

    他稍稍一顿,正容道:“每一次阶位提升,都是移宫归垣的最好机会,转三象,归三垣,至少还要六次才能做得圆满这种机会有限,就算是有无量佛光加持,日后机会大增,也是要精打细算,决不能与升阶割裂开来我刚转入白虎星域,还没站稳脚跟,立刻转入玄武的话,根基不稳,所以要等”

    见余慈脑子清楚,影鬼也沉默下来,却仍觉得可惜

    余慈则又笑道:“只是再隔三个月而已,最多三个月,我必入还丹上阶,且再转星宫,入趋玄武……当然,这三个月,我要在黄泉秘府闭关才行”

    看他信心十足的模样,影鬼习惯性地讽刺:“这里?有了玄灵引,你还真把这儿当成你家了?”

    余慈笑而不答,而是一甩手,将袖中的玄灵引扔了出去,这一下子就扔到了云楼树空间之外

    *******

    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