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修殊胜行 得无量光

    香案上,金色的心炼法火将佛骨手指包裹着,余慈静静站在前面,在他心中,记忆的回溯仍在进行,演示十方慈光佛,如何在北荒重塑饿鬼、地狱两道,其间种种玄妙,不一而足

    可在某个节点上,回忆的色调骤然暗了下去,好似有一个有着无穷魔力的影子,笼了下来

    记忆的十方慈光佛,明显对这影子有所感应,似乎也曾与之做过激烈的争斗,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大片大片的记忆断层,偶尔闪现出一点儿图像,也是混浊怨戾,与先前风格大异,就这样连续跳变,不知多少年过去

    余慈猛然间想到了翟雀儿那句话:“你可知,当初他已经堕入魔道?”

    一念既起,倏有九天惊雷,发于心头,余慈心神剧震,这一刻突然就与记忆中显化的十方慈光佛混而为一,投入到这片记忆断层末端,一个闪现的片段中:

    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他仰头上看,头上一轮“明月”,缺了一角,但仍是清辉如露如珠,遍染玉色,自具殊胜神通,他立刻就知道:这是已经不甚圆满的“缘觉法界”

    原本,十方慈光佛只将缘觉法界视为重塑六道轮回的“原料”,可“此时”,大敌当前,他不得不将此宝祭出,希望挡下大敌致命一击

    缘觉法界既曰‘法界’,实有无量无边无尽之能,然而刚刚祭起在头上,却是万籁俱寂

    外界人声、风声不见,意念退到身体里来,连呼吸、血流、心跳的声响也抹消了

    再一个念头掠过,周边不知多大范围,亿万气机的便给彻底冻结,周流不息的天地元气也陷入了绝对的静止五感六识迅剥离,连思维都定住不动,以至于出现了不知多长时间的空白

    直至擂天撼地的巨响从心头炸开,由内而外,生成的巨大震荡,远远出了余慈承受的极限,他猛地从十方慈光佛的视角中弹出来,天龙真形之气自发护住心神,却也是如过电一般,剧烈颤抖,余慈的意识便如同狂风暴雨下的小舟,随时都有倾覆之危

    喂,这只是十方慈光佛记忆中残留的一个片段啊怎么还有这样的杀伤?

    也幸亏是片段,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余慈总算把那口气缓过来,记忆也有清晰的意念显化:

    定元锤

    五劫以来地仙一人、东华真君陆沉的定元锤——余慈总算知道,缘觉法界是怎么粉碎的了

    在显化的记忆,没有缘觉法界粉碎瞬间的留影,等那时的十方慈光佛回神,缘觉法界的碎片已经散落在方圆千里的范围内,有细若尘烟的部分,顺着飓风一般的冲击波,推向远处

    甚至有一些,还顺着拳劲反冲的余波,打穿了数十里地层,散入地面上永无休止的黑沙风暴中

    余慈这时候隐约明白,刚刚他与十方慈光佛“合而为一”,是因为二者心念突然契合,且这段记忆实在太过深刻之故他好奇死了十方慈光佛和陆沉交战的原因,可是记忆中没有答案,而在十方慈光佛被重创之后,表现出的,却是个茫然的姿态:

    我是怎么了?

    记忆随后又进入了一个混乱的时期,但之前那“我是怎么了”的念头,却如烛火一般,经常照一些片段出来,虽仍不连贯,但在余慈这旁观者的眼中,事情已经相当清楚了:

    十方慈光佛确实是入了魔道,且似是在某个大能的设计和操控之下,浑浑噩噩度日,做了许多恶事等记忆真正恢复清晰的时候,已经是他在黄泉秘府之中,重伤垂死,所谓回光返照,大彻大悟之际

    这一刻的十方慈光佛,记起了许多事情,也将这些信息封在愿力之中,一一传输过来余慈被这里面透露出来的条条隐秘摄住了心神,真到看得七七八八时,才发觉头上痛得厉害……

    “你干什么”余慈低吼,他按着脑门,让影鬼那个丑怪的脑袋连碰带撞的感觉,绝对糟糕透顶

    影鬼也骂:“你搞什么鬼,承愿承到七窍流血?”

    一听这话,余慈伸手抹了把脸,再看上面已划了几道半干的血迹,这才释然知道这是十方慈光佛记忆中,陆沉那定元锤的拳意所致

    他摇摇头,想对影鬼解释两句,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只道:“还没开始呢……你不来看看?”

    前面影鬼怕干扰承愿的过程,没有加入,如今余慈既然提起,它自然不会拒绝余慈安排了这位,稍稍定神,又将心念沉入佛骨,十方慈光佛的记忆很快回溯完毕,来到了最关键的环节心中,有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回响:

    “我功成时,恒沙回炉,心火炼珠,六道现世若不尔者,不能断惑”

    这就是十方慈光佛所发的第二个愿誓,说实话,远不如第一个爽利决绝,要平缓很多、玄虚得多后面,则是详细的说明:

    诸法师、善信、同修、道友,若能承我之愿,佛骨为炉,心炼如意,器用无数;

    诸法师、善信、同修、道友,若能承我之愿,化界成珠,诸法无别,神通无碍;

    诸法师、善信、同修、道友,若能承我之愿,吾佛加持,功德无量,福报殊胜……

    影鬼没看到前面最关键的信息,此时有些晕了:“慈光在搞什么玩意儿?‘不能断惑’我知道是不成功就修行阻滞,难以破关,算是稍有些严厉的了,可什么叫恒沙回炉,心火见珠?”

    “就是这个”

    余慈取出专门放在怀中的金属飞蛾,如今他全身上下,只有这么一块法宝碎片了——准确地说,应该是缘觉法界的碎片

    其余的那些,一部分让余慈投入佛骨中,引出这个机缘另外是刚才洒在云楼树空间里,不好收拾的可他拿着佛骨一进来,那些颗粒碎片便疯狂向上面汇集,挡都挡不住,只比最初那部分晚融入小半刻钟罢了

    “这是缘觉法界的碎片,亦即‘沙’是也十方慈光佛所发愿中,便要将这些碎片一个不漏地收集起来,投入心炼法火中,重铸形为此,他将心炼法火的使用权转了过来,这截佛骨,就是炼器的熔炉”

    余慈解释得很明白,但就是因为太明白了,影鬼当即呸了一声:“这算什么大愿?含糊不清,目的不明,发这愿是为什么来着?这和尚发愿不力,给的东西也不怎样,你又不炼器,用什么心炼法火?”

    余慈就奇怪了:“如何不算大愿?换了个人,你把那些碎片找来给我看?”

    影鬼被噎了一记确实,它觉得不难,主要是余慈之前莫名降伏了法界中那个狂叫“十方”的灵识,对碎片生出感应,依照提示慢慢寻找,总能成功可对别人来说,在全无感应的前提下,想找全那如恒沙之数的缘觉法界碎片,比大海捞针要难千倍、万倍

    “况且,找碎片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余慈将定元锤下,缘觉法界破碎时的片段向影鬼描述一番:“看,碎片尘埃绝不只是在怨灵坟场范围内,当时小部分散入黑暴中,此时说不定已经飘到了修行界任何一个角落就算手持佛骨,那些碎片自会来投,但也有一个极限范围,这岂不是要走遍万水千山,遍至修行界每个地方,才能将此愿做得圆满?”

    影鬼呆了半晌,随后是着恼:“这混帐啊这种事情,百年、千年也未必能做得成,等做成了,你也早死了去球……不接了,坑人的玩意儿,说什么也不接了”

    它发怒的时候,余慈则有些发呆

    此时他的脑子里,依旧回旋着那些刚刚得到的信息,

    有些时候,人的惯性真正可怕,当初在界河源头,曲无劫曾指点他说,蛇鼠一流,见了太多鸟儿的思路,是没好下场的就是让他离那些高端的争斗远一点儿

    可是才安稳几年?他又一头栽进来

    尤其是,这里绝大部分都是他自找的

    从阴窟城到华严城到丰都城再到黄泉秘府,一步步踏入,刚刚突然就接了那样一些不可思议的消息那些消息是极有价值没错,甚至能说一声“不可估量”可世人不知也就罢了,如果有半点儿走漏……

    莫名地,他问影鬼:“以后我夹着尾巴做人行不行?”

    影鬼正烦着,闻声没好气地回应:“滚你的蛋”

    余慈却是闻声大笑,笑声中他不再理会影鬼,而是向着香案上心炼法火包裹中的佛骨手指郑重一礼:

    “因缘际会,莫非前定?小子当承此愿”

    意念比话音早一步,渗入佛骨之中影鬼闻之大惊,想要阻止,又哪还来得及?但下一刻,它的上下腭就再也合不拢了

    佛骨之上,有一道光,极大光明,照彻虚空,云楼树空间竟隐然透明,于此光中,现出一尊佛像,高不过尺,却有庄严威仪,盘坐虚空,宝香四溢,乍一启齿,有宏声回荡:

    “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字,欢喜信乐,礼拜归命,常修殊胜梵行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此间,一道七色宝光自空刷下,洒在余慈身上,氤氲如雾,瑞彩纷纷周围气机交迸,有如梵吟,似诸天佛菩萨阿罗叹齐声称颂曰:

    无量寿佛

    影鬼第一时间将此光辨识出来,却是脑子发了僵:“佛门大愿精进法——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