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因缘承愿 勇猛精进

    喂,“咱们”这个词儿你不要用得太顺溜啊

    对影鬼的态度颇是无奈,余慈最终还是摇头:“你说佛骨?赵子曰可说过,上面愿力业力交缠……”

    “佛骨上哪儿来的业力?”影鬼直接打断他说话:“佛骨一出,业火消散,说明这愿力纯粹,未受业力沾染,必然是发而未毁之故”

    “哦?”余慈一下子想到,赵子曰前头可是说过,十方慈光佛发下绝愿,却功亏一篑来着,“你是说,依附在那截佛骨上的愿力,与其他的地方不一样?”

    影鬼自信回应:“那和尚为修复六道轮回,不惜舍弃宿世修为和佛陀果位,却身遭魔劫,功亏一篑临死之前,徜若有一灵尚在,或怨愤或悲凉,但要绝望,也是不能我有十成把握,他必然还要为自家誓愿留一线之机,这截佛骨不染业力,便是明证”

    “临死之前再发愿?”

    “正是如此”

    影鬼在透析人心上,还算合格,余慈也认可,不过他就奇怪了,就算是这样,不沾业火的愿力干嘛用?能吃吗?

    “可以精进修为啊”影鬼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愿力属佛门,但只要不是特别限定,便可作用于一切有情众生若能解其源流,妥善运用,比服一颗仙丹,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你懂?”

    “当然,若是愿力不可解,五劫之前,我们哪能一路杀到初有庵去?”嘎嘎笑声里,妖魔头颅上下腭咯咯撞击,那场面荒谬绝伦

    不过,余慈还真来了兴趣:“怎么个解法?”

    “不外乎应、承、毁、弃而已毁、弃好说,一剑断了证愿的条件,或是逼得发愿者心灰意冷,主动放弃,这是最直接的办法,当然,也没什么好处”

    影鬼确实是一见与佛门相关的东西就兴奋,讲得滔滔不绝:“另一种是应愿,即是帮助发愿者完成愿誓,这个相当了不得,便像是以慈光和尚前面那个大愿,其愿力积累的程度,你若能应愿,把你一下子推到长生阶位也不是不可能”

    应愿?想想也是把完整的六道轮回交回佛国之类,余慈没那能力,也没兴趣

    影鬼也明白,它着重介绍的还是最后一种:“然后是承愿就是不管能不能做到,先接下这愿誓,把那包袱担到自己身上来,无量愿力便能暂时为你所用,但能否承受誓愿带来的压力,那是另说”

    余慈皱了皱眉头,嘴上问道:“赵子曰取走骸骨,必是承愿喽?”

    影鬼一怔才回应道:“承愿也要有资格尤其是慈光和尚那等宏誓大愿,岂会随便找一个阿猫阿狗,就交了下去?按那些秃驴的话讲,那要是‘有缘人’才成

    “事实上你要有缘,什么志同道合、意志坚忍等等,必然是具备其一的,对了,最好有相同的师门传承,以高就下,前后相继,一般都能成功……咝,那佛龛”

    余慈微笑点头

    影鬼则发挥他对西方佛国的认识,补充道:“不止如此,佛龛虽好,却是有神通而无心法,但应该还有一个配套的,保证他确实能得到大广化寺的传承”

    余慈有另一个疑惑:“若姓赵的真承了那宏誓大愿,后半辈子岂不是很辛苦?”

    “何止以慈光骸骨的情况来看,谁接那宏誓大愿,一日不完成,业火焚烧就一日不止,自家的道基必然毁丧,全靠愿力撑着,若心志稍一软弱,就是永沦……”

    说到这儿,影鬼忽然有些卡壳,它原本是鼓吹愿力的好处,这么说下,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余慈却依然是就事论事:“赵子曰那厮可不是这样的性子,此事还要存疑……至于佛骨上的愿力,我试试看”

    如此决断,倒把影鬼吓了一跳

    这一刻,两人的角色倒了过来,由余慈说起尝试的理由:“刚刚怎么现出的这根佛骨?虽是靠着法宝碎片,但能激起灵应,产生变化,按那些秃驴的话说,我也算是有缘人,这就有了资格……是也不是?”

    “呃,不错”

    “那十方慈光佛不管是怨愤也好、悲哀也罢,要想给自家的宏誓大愿留一线之机,他本人已经做不到了,只有求诸天意,找一个今日这般,有人探索黄泉秘府的机会,将心愿传继下去这承愿不能强求,传愿能硬塞吗?”

    影鬼把头颅连摇:“怎么可能承愿之事,讲究一个你情我愿,甚至是性情都要相谐的,否则就有毁弃之患”

    “这就是了说起来这承愿传愿倒也如买卖似的,讲究一个价钱公道你看他那骸骨的模样,吓也把人吓死了,天底下有几个人会像赵子曰那样,把它当宝贝?那是特例,慈光和尚想必不会期待这种事情,正如你所说,这截佛骨,就是明证

    “如此一来,若说赵子曰那边承愿是‘去求’,我这边,应该是‘来求’才对既是他来求我,所发的愿誓,应该是容易让人接受的才好,甚至还要多给出几分好处此事便大有可为”

    影鬼上下腭开合两下,忽然发现这理由全让余慈倒了个干净,他就是想补充,也没的说了

    呆了半晌,他恶狠狠道了一声:“那就来”

    余慈当下就按照影鬼所讲,在云楼树空间内摆了法坛,仍燃烧的佛骨手指摆放在香案上,以玄门之仪轨,承接佛门之愿力,未免古怪,但这也是澄心诚意之法,并非是看重形式

    等一切准备妥当,余慈向佛骨手指拱手施礼,随后用心念探入

    很快,他“哦”了一声

    影鬼比他还紧张:“怎么样?”

    余慈咧嘴一笑:“愿力没感觉到,里面在叫十方……那些碎片还没毁掉呢,倒是聚起来叫嚣”

    “妈的”

    影鬼的咒骂声里,余慈重集束心念,直接滤过了“十方十方”的呼啸,将心念推得深然后,他就触碰到了某个很难形容的东西,他心中微动,随即按着影鬼教授的法门,投了份心念过去:

    “萍水相逢,因缘际会,可有余愿未了?”

    佛骨深处,一道极轻淡的波动当即反馈回来,余慈全不用力,任这波动带动他的心念,以探知愿力的根源

    不过有些意外的是,眼前光影闪掠,层层铺开,竟是回溯一段漫长的记忆

    往昔如梦,并不是太明晰,跳跃也很厉害,只给人一个隐约的认识还好余慈有了赵子曰的“讲解”,倒是很容看出来,那正是十方慈光佛上一世修行、证觉、与剑修激战、战后千年,又与同门反目的过程

    之前这一切都是在无声中进行,可到了中段,忽有一段声音显化,似是有什么人在质询,语气惊怒:

    “世尊,您强收了缘觉法界”

    此时,十方慈光佛已在前面的连番激战中遭到重创,油尽灯枯,垂垂待死,声音却是沉凝决绝:

    “心祭如意,毁身蹈火,舍彼一界,再塑轮回”

    此愿一出,记忆中是血污净土,天地变色便是事隔四劫时光,余慈心神也为之悸动,这就是十方慈光佛原来的宏誓大愿

    从这里开始,佛骨带动的记忆回溯一下子鲜亮许多,在那宏誓大愿之后,十方慈光佛身化火光,投胎转世,借愿力之助,仅百年修行,就又具备殊胜神通,而后遍及四极八荒,域内域外,历经无数劫难,终于收集到原六道轮回中,饿鬼、地狱两道的本源印记,

    此时正好到了北荒,便留在此地,全力重塑两道而修复地狱、饿鬼两道的法子,则让余慈倒抽一口凉气:

    这和尚,真下得了手

    他一直都奇怪,按照影鬼的说法,六道轮回是西方佛国自具的天地法则经无数劫时光衍化,才逐渐成形,当年初有庵之前,六道轮回粉碎,要想再用原来的法子重凝,就算是已有既定之规,也要十数劫时光

    十方慈光佛再怎么发下宏誓大愿,具备殊胜神通,却也不是真正的佛祖,如何就能在短短一劫时光内,把事情给做成了?

    现在他明白了,那位修复地狱、饿鬼两道,有两样依仗:

    一样是他宏誓大愿中‘如意、火’字样所代表的东西,即以金身为炉、愿力为油、心念为火,燃起的一种不可思议的火焰神通:

    心炼法火

    此火正是此刻佛骨手指上燃着的金色火焰,平时不伤外物,就是吞到肚子里也无妨,便只要心念起处,便可熔炼天地间一切有形无形之物,使之随心意变化形态,提质换性这是十方慈光佛行事的工具

    另一样也在宏誓大愿中,亦即“舍彼一界”所谓“一界”,便如他刚从回溯的记忆中所见,是十方慈光佛与同门反目的源头:

    缘觉法界

    这缘觉法界,预设为外道旁门大神通之士所居世界与佛、菩萨、阿罗汉三界并立,统称为“四圣界”若说品阶,绝对可以与六道轮回并列,甚至在其之上,只不过无数劫以来,也未能衍化圆满,只是个半成品

    而十方慈光佛,当年竟是把缘觉法界所化的半成品佛宝抢出来、拆毁了,作为重塑六道轮回的原料

    **************

    说两件事:一个是前面文中出现的初有庵和空有庵在俺原有设定中是空有庵,但从一开始落笔,就莫名成了初有庵那天写文时查阅大纲,脑子一抽,又变了回去,今天声明:将错就错,以出现次数多的为准,就叫初有庵

    另一个是关于会员作品特向所有为问镜办理中文网会员的友致歉,本来以为这个月上架就成会员作品的,但与纵横沟通出现问题,其实要到下个月初才会转成会员作品,期间订阅还要另外花钱,这是我在公告时给了大家误导,造成了损失,在此深致歉意

    百拜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