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夺骨烧身 遗珠云楼

    长蛇怪物只是一个开头,以它破地而出为起始,地层之中,便似涌出了一层色彩斑斓的潮水,无数毒虫异兽从中翻出来,且是无休无止

    在五岳真形图的北岳方位,典籍上说是能“守灵润物,广治虫兽”,其禁法中便有驱兽役虫这一条,名曰“太化玄冥浊灵神禁”神禁中这兽、虫等,不是寻常之物,而是禁法撷取各类凶灵,打破揉碎了,由禁法催化成许多外界绝无的异种,凶毒绝伦

    赵子曰以自身具备的妖魔气息化入血中,渗入地下,这作法其实就是去捅马蜂窝这些禁法生灵成千上万只地冲出来,或飞或走,便如凭空起了一片乌云有的直接撞在阴幻火中,一时不死,还有力气挣动,扑击飞跃,择人欲噬

    便是两位女修都是不凡,也被这异象惊了一记,赵子曰便趁此机会,不退不闪,而是直冲进了前方的火海,冲着妙相杀了过去

    勇气可嘉,只是修为相差悬殊,在阴幻火中抢出不到百丈,那绿莹莹的护体宝光就碎裂开来,连带着护体真煞,也没能撑过两息时间他惨哼一声,火光照得分明,他身上已经让火舌舔过,皮开肉绽

    他又前冲里许,距离妙相已不过一里左右这时他伸出手,似乎想做什么,但此刻,一道暗红丝线自他背后一穿而入,却是远方的翟雀儿先斩了那条“长蛇”,又出手发难

    赵子曰睁大眼睛,“砰”声闷响,他后心均炸出一片血雾,前冲的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就着余势摔出十多丈远,栽入森白火焰深处

    但此刻,翟雀儿却秀眉上挑:“没穿透……小心”

    妙相对森白火焰中一应气机变化都心中有数,只不过她不可能将全副心神都放在赵子曰身上,那些扑击上来的毒虫恶兽,一个个形体丑陋,状若疯狂,任她头顶阴幻舍利滴溜溜打转,放出一道又一道阴幻火雷,一时也杀之不退相比之下,三里外翟雀儿比她修为还逊于一筹,感觉中却要从容太多这就是法门高下的区别了

    听到那边示警,妙相往赵子曰那边看,可她没想到,竟是变生肘腋

    赵子曰趴在地上,便是倒地时也前伸的手掌猛地一合:“给我碎”

    轰声巨震,正是黄钟大吕之音,罩着燃烧骸骨的铜钟就此炸碎澎湃的冲击波一下子清空了十丈方圆所有的火焰、虫兽,正上空的妙相猝不及防,只能硬抗一记,但舍利运转之时,下方探来的气机,便让她面色微白

    燃烧的骸骨竟是被铜钟炸碎的冲击给顶了上来,骸骨本身无所谓,可上面彤红业火,与她气机相接,焰光就是暴涨,一股阴郁残毒的恶意直刺进来,搅得她周身气机骤乱

    只一瞬间,妙相已经被业火伤到

    赵子曰一声不吭,从地上弹起,身子佝偻着,却非是虚弱之相,而是像一头扑击的凶兽,一跃十丈,转眼已经到了近前,身外竟也环绕着一层火焰光圈,赤红鲜亮,都是红色,却和业火感觉颇为不同

    “他度、气势怎么一下子增强了这么多”

    翟雀儿在三里外看见,就知道妙相不好了,这一刻的赵子曰,不知怎地,竟是瞬间突破了关碍,拿出步虚修为惊人的是他体外赤焰光圈,性质一时不明,可观其冲过森白火焰的过程,其品级之高,远远压过了阴幻火反观妙相,被业火沾染,心魔便生,此起彼落,竟是赵子曰占了上风

    妙相早过了意气之争的年岁,见事不可为,轻叹一声,用出大挪移的遁术,一闪就在一里开外

    赵子曰没了敌手,却依然绷紧了身子,发出一声暗哑的吼啸,继续前冲,他前方就是那具燃烧的骸骨——他直接伸臂抱住了

    业火转眼就沾在他的黑色袍服上,持续燃烧,一时却无法穿透,这袍服也是一件天成秘宝

    身后,十数道暗红光丝射来,这是翟雀儿故技重施,用魔门的‘败血针’攻杀可这回,赵子曰身外赤焰光圈翻转如轮,竟是纯以热力,将此恶毒的飞针消融

    赵子曰一个旋身转过来,面目就半隐在骸骨头骨之后,对着翟雀儿呲牙一笑:“这次秘府之行,恐怕无一人能到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之前,说到底都是一场空,雀儿小姐不妨早做打算”

    说着,他停也不停,朝向上空疾飞,临到百丈高下,忽地发一声喊,高举燃烧的骸骨,令其焰光盛这个动作似是给出了什么刺激那片区域,虚空扭曲,一下子把他吸了进去

    翟雀儿盯着那处虚空看了一会儿,才身形飞动,冲开毒虫恶兽的阻碍,到了妙相身边,先是问候一声,随即便是灿然一笑:“他这是主动触发了五岳真形图的禁制,随机发送到哪里去了看来他已颇有几分心得……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找出去的路”

    “你说他要离开?”

    “也许,看起来他们一开始就把重心放在了这具骸骨上,想必有什么关节在里面”

    妙相中了业火,如今状态糟糕,但面上却维持得很好,她慢慢呼吸,放松心情,然后问道:“十方慈光佛之事可是真的?”

    “这个大概不假”

    翟雀儿对当年之时,也不是一无所知,只不过从未在二者之间做过联想而已

    她有自己的消息渠道:“那家伙还隐藏了不少消息比如这位转世佛陀在北荒的活跃时间大约是四劫到三劫之前,曾经与当初在北荒修行的陆沉交战,而且……对了,法师需求佛骨,是还想在阴幻舍利上走出一条路吗?”

    她的话题,一下子甩出了十万八千里,妙相则以沉默回应

    翟雀儿摆摆手指:“不可否认,佛宗法门自有其独到之处,但既然已经走了旁门,再费心矫正,怕是平添破绽,得不偿失——就拿这位转世佛陀为例,你可知,当初他已经堕入魔道?”

    妙相一奇,也在此时,森白火焰中,一道白光冲出,那位置正是刚才赵子曰倒伏之地

    人影显化,让人一眼就看到他那个妖异诡谲的大肚,不是十方大尊,又是谁来?

    翟雀儿和妙相一起咒骂:“好贼子”

    她们骂的绝不是眼前的大敌

    ************

    不提北岳神禁下的混乱局面在远离战场百里开外的某地,有一棵呈灰白色的植株,分枝开叶,却软绵绵的没有硬度,似树非树,似草非草,很是蔫巴地伏在地上,和周围其他的草木相比,倒也普通

    北岳神禁发动,这数千里方圆,其实都是毒虫恶兽的杀伤范围,只不过受妖魔血气招引,绝大部分都向那边移动,这里只是它们过境之处,绝少有哪个停留下来

    不过意外总还是有的一只飞天蜈蚣,通体血红,在北岳神禁之下化育多年,可说是刀兵水火不伤,也算毒虫中的一霸它似乎对这个植株颇有几分兴趣,在上面绕了一圈儿,头上一对如刀剪般的毒钩下探,似乎想试试味道

    “咝”地一声响,锐气抹过,飞天蜈蚣堪比金石硬度的长躯便给一切两半

    原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被分尸后,这玩意儿一时不死,在地上挣扎,发出的特殊波段,使周围经过的毒虫一阵骚动然而上刻,一道清光飞绕,化为一条长约尺许的奇妙灵物,通体乌黑,贯鳞顶角,只有一对利爪,呼吸间微薄气雾流动,颇是神异

    它在周围这么一绕,自有一番无形威煞压伏四方,一应闲杂虫兽莫不远遁,连那飞天蜈蚣,也死得透了

    云楼树空间内,余慈放出心象分身,算是比较安心心象分身集聚天龙真形之气、捆仙索、十阴化芒纱等,虚实随意,真论战力,已是堪比步虚初阶,在北岳神禁中支撑一时半会儿不难

    如今,他刚看了一出大戏,趁那边战前交涉,吁出口气,又嘿然笑道:“要不要我再解释一回?”

    他是接续着前面的话题说的此时他心内虚空中,早已凝好一个形象,乃是他依据骸骨的实际,按人身肌体结构,推演重塑的完整形体一旦复原到这种程度,感觉就是不同

    而且,他还等比例地重现了另一个影像,亦即前段时间,从随心法会拍卖目录中撤下的圆光琉璃大成佛龛,也就是那让赵子曰也跺脚发怒的宝贝

    两个影像摆在一起,余慈从另一个角度确证了赵子曰的说法:

    除了手上结印不同,两边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余慈先前“也是结跏趺坐”的判断,如今有决定性的筹码,影鬼却不接他的话碴了,只奇道:“原来是真是慈光和尚?”

    “还记得他?”

    “倔强的家伙,给人的印象总是挺深”

    在余慈身边,承载着影鬼的妖魔头颅悬浮半空,随着言语表达,青面獠牙的面孔也随之变化神态,场面看起来怪异绝伦影鬼却没那份自觉,或者说已经习惯了这种姿态,它嘎嘎笑道:

    “佛陀金身骸骨,确是是好宝贝啊,让人端走了实在可惜……不过,小子,咱们这回赚大了”

    **********

    突然想换下标题风格,嗯,就是这样另外,大伙儿记着投红票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