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讲古

    赵子曰仰天打个哈哈,没有正面回应,只道:“妙相法师,你乃我义兄座下信重之人……”

    “不敢,大尊亲疏有别,我尚能分辨”

    妙相当面锣、对面鼓这么一敲,摆明了立场,赵子曰想套近乎也不可得不过,说话间,他已经和虚空“对岸”的摩奴联系上了,那只狮子猫正借定山锚之力,过来支援

    再有三息……

    也在此刻,弥盖三里方圆的火场中,忽地暴起一道精芒,借着火焰的遮掩,直到近前,赵子曰才察觉

    “啊哟,这女人面上一套,背后一套”

    他却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做的,此时闪避已是不及,他只能发动一件护体法器,身外莹莹绿光如屏,可那精芒却是拐了一道极小的弧线,擦着护体宝光掠过,完全没有任何接触

    “糟”赵子曰一个激灵,也是放出飞剑拦截,可还是慢了一步,“铮”声鸣响,他身侧虚悬半空的铁链吃精芒一绕,便自中段开裂,哗啦啦坠在地上而此间虚空之外,便有一个倒霉蛋“嗷呼”一声,一下子迷失在黄泉秘府的某个角落里

    一击建功,那精芒旋即飞回,落在妙相手中,却是一把尺余长短的玉刀,随即隐入袖中不见

    隔着三里路,两人对视,妙相从容淡定,赵子曰面沉如水

    如今,赵子曰看出了妙相尼姑的行事风格,却是以后路断绝为代价他也有些后悔,落入这局面,他本人行事也有不足若他肯舍弃铜钟里的骸骨,第一时间退走,再图后计,可要比现在从容太多

    按下心中悔意,赵子曰后退一步,把手摇了摇:“慢来,妙相法师,你这可不是只要一截佛骨的态度”

    “赵道友也没有与人商谈的诚意”妙相淡淡回了一句,竟是不再理他,径直去看罩着骸骨的铜钟

    唔,这尼姑行事,很看重气派格调,未将事情作绝,想是出身的影响,如此……

    赵子曰转眼计较已定,当下就咳了一声:“法师想来是用佛骨来增进修为的?这个,怕是不成啊”

    稍顿,他朗声道:“这具骸骨中,想必是有佛骨的,只不过,我有十成把握,这佛骨,不合法师的意”

    妙相抬眼瞥他一记,又去盯着铜钟

    赵子曰心中冷笑,嘴上则道:“想来法师会觉得我是说业火的缘故?非也非也,法师既然出手,必是早有准备,不过我还是要说,这具骸骨遍体上下,绝对没有一块儿能有利于修行的,就是祛除了业火也一样”

    这回,妙相终于正眼看他:“赵道友有话要说?”

    “只是想讲个故事”

    赵子曰摊手一笑,气度自生他虽是出身微末,大半生都是做强盗的活计,但心计深沉,为人颇有静气,真撂开了来说,倒也是不卑不亢

    妙相确实是比较欣赏这样的人物,而且事关她修行前途,多听两句也无妨

    赵子曰语不紧不慢:“五劫之前,八千剑修西征之事,法师想必是知道了到头来,剑修与佛国,败是惨败、胜是惨胜,在东方修行界,论剑轩地位动摇,五劫以来一直困居南方,少有作为;西方佛国也是元气大伤,前前后后过二十名佛陀陨落,而且十数劫以来一直进行的‘十法界’之设想,也遭遇重创……妙相法师可知‘十法界’?”

    妙相微微颔首

    赵子曰就笑:“这样就好理解了,不过法师是否也知道,那一战后,由空有庵牵头,西方佛国内部那一场激辩?”

    “这个倒是不知”

    赵子曰随手将断去的定山锚扔在地上,从容笑道:“此间骸骨,就要从那场激辩讲起具体的细节,由于年代久远,空有庵控制的也严密,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信,那一场辩论之后不久,西方佛国有一位佛陀舍了宿世修为,倏然转世,至此再无消息……那一位,便是曾经在灵山之下,力抗无劫仙剑而不死的大佛陀,十方慈光佛”

    妙相讶然:“你说,这一位就是那十方慈光佛?”

    “十有**”

    略一沉吟,妙相便道:“这与我何干?”

    赵子曰摇摇头:“法师且注意,我前面说过,这位佛陀是舍了宿世修为,转世重修,以前的修为可是全不作数而四劫之前,这一位在北荒出现,竟然又是神通殊胜,一劫时间不到,就能有这样的成就,佛门勇猛精进之功,可就太了不得了……”

    妙相心念转动,发现果然如此,不免问一句:“这是何故?”

    “岂不闻佛门有所谓‘发无上菩提心’?借愿力之助,可以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果报据传,那一位佛陀发下宏誓大愿,愿舍了修为果位,永沦绝狱,也誓要重塑轮回……”

    “六道轮回”

    “不错,正是那由十三古佛亲手打破,演化三千世界,一举将十七剑仙打入永沦之地的无上佛宝”

    这又是一个具有震撼力的消息,赵子曰说得是抑扬顿挫,但在说话之时,他脚心却是自发裂开一个口子,鲜血正源源不断地渗入地下

    他缓过一口气,又道:“以此愿力,这位前世佛陀勇猛精进,又不知用什么法子,聚拢了散落在无尽虚空中的六道轮回的本源印记,慢慢做出了饿鬼、地狱等六道结构,然而天不遂人愿,又或是其所发之愿,不足以做出这逆天之事,不知怎么地就陨落在此,实是可惜可叹”

    妙相看向身下铜钟,若有所思

    赵子曰紧接着就道:“发下如此绝愿,却功亏一篑,那怨愤悲绝之意,何其恐怖?故而便是死去,身也是业力缠身法师,你且看那熊熊业火,绝不是被地狱道浸染,而是由内而外,自发而成

    “就算法师能袪除业火,可这位前世佛陀发下愿誓,以此获取神通,其全身上下,怕是没有一处不为愿力充斥,若是借此力精进修为,嘿嘿,还愿可不是那么容易法师不怕被愿力业力沾身,平添阻滞,以至永沦不起么?”

    妙相沉默片刻,忽然道:“你是谁?”

    赵子曰一怔,随即笑道:“法师在我义兄身边多年,我的底细,你岂能不知?”

    妙相冷盯过来:“能有这等见识,焉是区区一个散修沙盗所能为?且愿力难破,你又拿骸骨做什么?”

    “咳,此事与法师无干……”

    赵子曰避重就轻回了一句,也知道妙相已经有几分被他说动,便笑道:“如今法师还觉得这骸骨有用吗?”

    妙相沉吟不语

    赵子曰行事渐有成效,心中略微放松,却见森白火焰之上,这位美尼姑丰腴圆润,明明花一般地娇艳,气度偏又迥异流俗,心里一动,便笑道:

    “法师用佛骨,想必是要用在阴幻舍利上?现在看来,我那位义兄当初给你这门修行之法,原是为你转成罗刹法相铺路,只是你这些年一直若即若离,不愿信奉于他,才一直有许多缺憾,难以补足但这种事情,在我看来,其实也不算什么……”

    火光中,妙相似是吸了口气,眸光定在他脸上:“好大的口气”

    “不敢,其实若是法师有意,我这边……还认得几位精擅此道的高人,或可为法师解惑”

    话到嘴边,还是变了赵子曰原是在某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念头驱动下,想尝试着招揽一回,可他机警之心也是一等一的,很快恢复了冷静

    “法师不妨考虑……”

    他会庆幸这一念之差的话说半截,他忽生感应,猛回头,随即面色真正剧变

    “不是今日法师传讯告知,我还不知道赵二先生竟是这么了不起的人物”

    因为赵子曰和十方大尊是结拜兄弟,故而也有人这么称呼他,而其中叫得最顺溜的一位,就是眼前刚刚跨空而至的娇俏美人儿

    翟雀儿

    这位魔门东支的真传弟子,身外灵光闪耀,似是刚用了什么了不起的符箓,这应该就是她能够跨空而至的依仗此时她伸手按着半透明的细纱背子,似乎嫌这外衣太过轻薄,被大火带起的热风一吹,就有点儿压不住了,仪态无忌,又颇有一番天然魅惑

    与之同时,她灵动非凡的眼眸转动,很快将赵子曰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这眼神似是会说话一般,尽显出“刮目相看”的意思

    赵子曰却是没有闲情欣赏和享受,只苦笑一声:“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他嘴里有句话咽了下去:飞魂城的前主母,和魔门东支的亲传弟子,可还真是近邻哪,勾搭在一起,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他知道,若这话吐出来,他今天就真正死定了——虽然眼下的局面也是不妙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他之前动的手脚,已经差不多合用了如今绝不能再有半分犹豫:“天幸,来之前测过了,这儿现在是北岳方位……魔血化碧,兽灵召来,给我起”

    猛一跺脚,护体法器先一步发动,他身外有莹莹绿光护体,而这片地面,倏然如地龙滚翻,砰砰砰砰连响,一条如巨蟒长蛇般怪物破地而出,长躯甩击,几若疯狂,空气中立时弥漫了一层淡淡的血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