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截胡

    这一刻,余慈分明感觉到,云楼树空间内所有的法宝碎片,都霍霍跳动

    金色火焰除了最初闪现时,带出一声气爆,其余时间,都是非常安静的,势头也寻常,只在骸骨右手食指上静静燃烧,相邻的指头和掌心都不顾及和遍及全身的业火是没法比了,但金焰一出现,这处的业火就给吞没掉,同时被吞没的,还有余慈拿出的法宝碎片

    “喂,给烧没了?”

    “没,还在……好像是渗到里面去了”

    余慈的感应还是比较清晰的,他发现,与法宝碎片生出感应的,非是火焰,而是指骨那指骨的材质也很古怪,仿佛是由某种液体凝成法宝碎片乍与之接触,就渗入进去

    他又拿出一粒碎片,一松手,结果与前面一般无二

    有意思

    余慈一下子来了兴致,他来黄泉秘府,除了对这处传说中的修行圣地颇为向往之外,其余的想法,也就是捡捡漏了,那些强人关注的东西,比如地狱道之类,或得或失,他都没什么想法,但别的玩意儿,用点心思何妨?

    他毫不迟疑,一下子取出了一大把法宝碎片

    如此干脆,把影鬼都给吓住了:“喂,你开什么玩笑,万一毁了怎么办?”

    余慈浑不在意:“叫这玩意儿弄个晕头涨脑儿,早烦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正好看个究竟,说不定这里还是很重要的环节呢”

    他是真不在乎,自从结成本命金符后,法宝碎片的用途大降,况且,他也不是真的孤注一掷,碎片中最大的“金属飞蛾”,还留在他手中

    不管影鬼如何不乐意,余慈掌指轻搓,将细沙微尘一般的法宝碎片慢慢洒下,果然都如飞鸟还巢一般,投入到金焰包裹下的指骨中虽然碎片微小,千百粒堆在一起,也有一根指头的体积了,但投入进去之后,指骨的体积没有任何变化,金色火焰也只是略有波动而已

    “真烧化了?”

    “不是,好像指骨密实了些喏,里面的气机也在运化,不知会变成什么?咦,这怎么跟炼器似的?”这段时间,余慈让陆青帮忙,自己也动手,将步罡七星坛各类结构组件都制作完毕,也算有了点儿经验,对炼器时各类气机融汇变化,比较敏感

    影鬼也同意:“还真有儿像……啧,那可是天底下最贵重的原料无疑了”

    余慈知道影鬼对自己轻率投下法宝碎片仍有些不满,他也不理会,只是仔细观察,只是一时半会儿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倒看金色火焰,他蓦地萌生了一个想法:

    “这火肯定不是业火了”

    “嗯,不是”

    “哦,这就能使上力了”

    影鬼大悟,恶狠狠地叫道:“拆了它”

    “……”

    余慈真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他不否认,让影鬼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儿心动但事情还要照做,他在云楼树空间拿了根上好的千锻铁棒,原是为炼制步罡七星坛准备的材料,后来有陆青出手,就没了用处,此时正好用劲儿

    将铁棒点在指骨上,金色火焰烤炙着前端,奇怪的是仍没感觉到一点儿热力把棒子在手中转了转,余慈想不明白,也不再多想,轻喝一声,发力上挑,那燃烧的骸骨在他妙至毫巅的控制下,一个翻转,正了过来,稳稳“坐”在地上

    影鬼莫名其妙:“弄了半天,你搞这个?”

    余慈还不理他,只是前前后后仔细观察一番,末了笑道:“你看看……”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心内虚空,心念动处,就将外面的骨架在这里一一复现出来以他如今的眼力和修为,做这个完全没难度,不一刻,骨架已经完整呈现在心内虚空中,全无差错,连骨头残缺处的尖茬都一般无二

    余慈指给影鬼看:“你看,他也是结跏趺坐”

    “你脑抽了是?”

    影鬼给气得乐了结跏趺坐又曰金刚坐,是佛门修行一种很重要但也很常见的坐法,十个和尚倒有九个半精通此道,这能说明什么?

    “你还没明白……”

    余慈正要公布答案,却和影鬼同时惊了一记外面天地间,哗啦啦一声响,似乎有铁链甩击之音,远远传过来

    余慈把心念移到外面,循着声息,见远方虚空扭曲,观其方位,应该是当初支起孤独地狱的位置

    影鬼道:“是哪个家伙又用‘无碍小三界旗’之类的法器……”

    余慈摇头,如今在这黄泉秘府里的几十号人,有一大半的实力都在他之上,能用到这种破界法器,不用说,余慈当然不会傻等着那人过来,就想着避一避

    这时候,影鬼在心内虚空叫嚷:“拆下指头”

    “当”地一声,余慈用千锻铁棒猛击在关节上,但凭此钝器,如何能奈何得了佛门不坏法体?

    一击不成,余慈当即收了铁棒,擎出七星剑,又一剑斩在同一部位,这次直接用上了诛神刺法门,七星剑上七星瞬灭了六颗,全力以赴,半点儿都没保留

    剑光抹过,这柄由鲁德师伯依照论剑轩独门秘术所制的宝剑神锋,一击建功,彤红的业火猛地一涨,骸骨右手食指齐根而落,金色火焰依旧燃烧不止

    这时候,那边虚空动荡几近停止,余慈心中一动,放出一颗神意星芒,迎了上去

    **********

    在森罗冥狱神禁发动时,拔起的某座高台上,一个巨大的铁锚死钉在上面,锚爪是四支长有一尺的铁刺,四面箕张,锚尖看上去并不锋利,上面还点缀着灰黄的锈迹,但有两枝已深陷石层

    “上岸了”

    赵子曰将铁锚拔出,重达数百斤的大家伙在他手里便如羽毛一般,连缀着锚爪的铁链有一截缠在他手臂上,其余链条向后延伸,一半悬空,另一半却是“插”入虚空中深处,连接着某个不可见的对象

    多亏有这定山锚啊

    赵子曰笑吟吟地举着大锚,暂时没有收回的意思这定山锚乃是一件奇宝,功用只有一个,就是勾连某两处**虚空,令用锚者自由来回用起来比十方大尊的“无碍小三界旗”要省劲儿得多,但使用者必须是两人,那边需要有人牵着,才不会迷失

    此时在另一边,自然是摩奴

    在这黄泉秘府中,步步危机,偏偏自家的战力因为翟雀儿的手段,都没能跟来,赵子曰也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算花力气举着大锚,也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随时可以抽身退走

    赵子曰的目标很明确,回到这处地域之后,就一路疾行,铁链被他扯得哗啦啦抖震,声震四野,只是这片地域的生灵全被五岳真形图摄走,响响也无妨

    不一刻跨越数百里路,他是一直注意着的,远远就发现那处红彤彤的光源,包括那光源中,端坐结印的骸骨赵子曰见之一喜:

    “我那便宜义兄的消息果然不错,那东西确是在此”

    转眼到了近前,他看那骸骨多处缺损、又燃烧业火,不免嗟呀当年那场惊天大战,同时也有些烦恼

    他跺了跺脚,扼腕道:“可恨,要是那尊圆光琉璃大成佛龛到手,不是省了一番搬运?”

    烦恼亦是无用,既然过来,赵子曰就是有准备的,他自储物指环中取出一个打磨精巧的澄黄铜钟,高不过尺许,径不过三寸,可抛上半空,迎风一晃,就化为了一个足可装进去两三人的庞然大物,当头落下,就将燃烧的骸骨罩在里面

    这铜钟本来别有妙用,但此时用来,是借用其天成秘宝的性质,隔绝业火,以便回去处理,如此,铜钟回去想必也是品质大跌,这点,赵子曰却是顾不得了

    他念动法诀,让铜钟封绝业火,隔绝业力干扰,以便收回储物指环,这需要一个过程,赵子曰本也不急,然而不一刻,他脸色就是微变,伸手准备召回之时,已经有人笑语而来:

    “慢来,赵道友,你要把这佛陀遗骸拿到哪里去?”

    而在话音来处,已有一道白光腾起,当中翻滚舍利,森白火焰化为拳头大小的光珠,连喷出七八个,飞射而至

    步虚强者的手段,赵子曰可没有无视的资格,铁链哗啦骤响,他一个翻滚,弹射而出,本来还想着再冲回去,可铜钟之外,森白火焰将方圆三里范围都烧成火海,阴幻火力自有其阴毒之处,还丹修士进去,绝讨不得好

    而火海之上,已是悬浮一位雍容美貌的尼姑,热力蒸腾,气流飞旋,她身上缁衣飘动,有若飞天,美不胜收

    “妙相法师”

    赵子曰一下子被逼开,重宝得而复失,心中焦躁,脸上却还算从容,他一振身上黑袍,向妙相抱拳见礼:“法师何故阻我做事?”

    妙相微微一笑:“不外乎‘见猎心喜’四字罢了”

    说话间,她目注赵子曰,一时倒测不出其心意变化,不免有些佩服,

    “我在北荒多年,倒也听说过一件事四劫之前,有一位西来高僧,居于北荒,传播佛法,据传神通殊胜后来不知为何,再无踪影,今在此见此骸骨,倒觉得有七八成是他”

    稍顿,她语气却是变得缓和一些:“我不知道友想拿这骸骨如何,也不想全部占为己有,只求一截佛骨以利修行,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

    这是加的一章,晚上还有,继续向大家求个月票、红票啥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