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佛骨

    随着移岳换位的进行,这里渐渐没有了上下四方的概念,虚空扭曲,天地倒颠,余慈只能以脚下所感应的九地元磁神光为参照,脚下便似生了根,任它如何流动,我也吸住了……

    咦,这不对呀眼前的景象分明也在变化来着,初时他以为是幻相,直到平白无故地撞上一处高台,头晕脑涨之余,才确认了,他脚下虽粘得紧,但确实是在移动的

    真见鬼

    出现这种问题,原因很简单——九地元磁神光本身,就是在流动的

    黄泉秘府真是个古怪的地方九地元磁神光在动,五岳真形图在动,但二者的流不同,运动的方式也不一样打个比方,前者就像是流动的江水,后者是飘浮的云彩

    之前,包括余慈在内,一行人都是被“云彩”裹着,东飘西荡,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如今他握住了玄灵引,就从“云彩”里脱了身,却又坐一叶扁舟,行驶在“大江”上

    余慈猛然醒悟:只有在这儿,依靠着磁力,才能摆脱五岳真形图的控制,至于玄灵引,不就是能航行在九地元磁神光上的渡船吗?

    现在好了,他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移动方式,且能够试着消除磁力“上岸”,不受五岳真形图的限制,可也有问题,九地元磁神光的流向没个定数,他怎么确认,一脚踏上去的,就是个善地?

    眼前光景变幻,周围环境越发地陌生,余慈已经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何处,对其他人是早没了感应,只能暂时随波逐流,脑子则在急转动

    当务之急,是要有一个相对固定的参照物才好,正所谓“风动云动星不动,水涨船高岸不移”……

    嗯哼?

    他脑中灵光一闪,倏地有了计较,这参照物,他有啊

    内外虚空交感,西方白虎星域外围,一颗外人几难得见的黯淡星辰闪了一闪,自有天地间最玄妙的一类感应,将其信息反馈回来

    虽然外边环境恶劣,本命星辰的联系,依然没有断绝

    余慈心头一松,又想到上回感应天星方位,五岳真形图似乎反应极大,可这回,那边却又“冷漠”了下来,对他不闻不问,也不知是不是玄灵引在手的缘故?

    不管如何,已近丧失的方向感一下子就回来了,就算整体感觉还差些,但与上回的认知相对照,计算出二者的方向、角度和距离,当真是一点儿不难

    余慈开始尝试着“操舟”,以前他没修炼过元磁神光之类的法门,对磁力的操控两眼一摸黑,最初有点儿手忙脚乱,不过玄灵引没有在这上面给使用者设门槛,多试两回,也就成了

    没过多长时间,余慈便来到了他最初引动天星之力的点上,虽说是想停下来的时候,因为操作不熟,不能及时脱身,又“飘流”了百十里路,但他终究还是上岸了

    眼前的情景好生熟悉

    森罗冥狱神禁召唤出的数以千计的高台,此时仍有大半耸立,可这里的气机流动完全不同,给人的感觉自然也不一样对此,余慈并不感到奇怪

    水流云飞岸不移,这里已经不是五岳真形图的“东岳方位”了,至于是什么方位,又是什么禁法,还要再观察

    玄灵引上的磁火慢慢熄灭,余慈踏上实地,跺了跺地面,确认没有问题,猛以拳击掌,以示庆祝

    能够找到玄灵引的运用之法,确实是可喜可贺他现在已经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够从这五岳真形图中全身而退,就是冒险深入,也不能说没有机会

    他仰头看天,这里当然见不到外面的星空,可是他与本命星辰的感应,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多亏了这颗本命星辰,多亏了修炼天垣本命金符这等法门,说明他终究还是有几分运道

    心中欢喜,思路也越发清晰余慈既而想到一件事:他有天星定位,在黄泉秘府中寻觅方向,可没有的又该如何?若是玄灵引的正牌“传人”到此,是用什么方法来辨明方向呢?

    余慈继续看天,心中渐生出一个模糊的念头他无意识地走动,刚走出几步,影鬼突然示警:

    “右边,小心”

    余慈一惊,本能偏闪,却又觉得不对,回头去看,入目的却是一具本是盘坐,却已翻倒的骸骨,上面很诡异地铺了一层彤红的火焰,正无声燃烧或者是前面思考问题,他竟然没有发现这里还藏着……等等

    这是业火?

    有那么一刹那,余慈汗毛直竖,先前在业火中来回穿梭,经历不堪回首,让他本能地有点儿发悚,不自觉又让开一步

    角度移换了,余慈却莫名有些熟悉之感,也在此时,影鬼冷哼一哼:“结跏趺坐,作降魔印,是个和尚”

    和尚?受影鬼点醒,余慈再看,这骸骨虽是左臂连带半边肩胛都已不见,但右手覆右膝,指尖垂下,若是摆正,应是触地姿态果然是佛门的降魔印,其和尚的身份想必是不会错的

    不过,让余慈生出感应的,不是这个……

    他挠挠头,一时想不出来然而根据方位、距离,他很快猜到,这和尚骸骨附近,应该就是十方大尊等人翻脸的第一现场,而且,也有很大可能是让他收集的那些法宝碎片“造反”的源头

    很快,他找到了不远处那个凹坑,不过里面除了让人不快的业火残余,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稍一考虑,余慈就准备重开启法宝碎片对外界的感应,嘴里面则顺势问了影鬼一句:

    “你能不能看明白这和尚的来历?”

    他本是随口问了句,哪知影鬼张口就来:“所谓‘金身玉骨银髓’,有金刚不坏之能,这和尚生前起码是个阿罗汉,不过再算一算业火烧过的年份,其本来水准要高,只是不管是佛陀、菩萨、罗汉金身,内外如一,皮骨筋肉无有分别,不存在哪个禁烧的问题,怎么单只留下一个骨架,还值得商榷”

    稍顿,影鬼又接着说下去:“死时结降魔印,遭遇魔劫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佛门僧众有一点很典型,即应对天魔诸劫,在自身不成气候时,十分不堪;可一旦证了果位,反倒又有了天然优势这和尚死在魔劫之下,多是自家根基出了大问题,否则不至于此”

    “那个,我说……”

    “不妨找个能隔绝业火的东西敲敲看,那些和尚成就金身后,可成就所谓‘佛骨’,质地与其他骨头都有不同,还有内蕴神通的,据此说不定能测出和尚的修行法门和出身来历”

    余慈苦笑,影鬼明显兴奋了,这滔滔不绝的架势,近来可真是少见余慈一边将法宝碎片的信息重显化在心内虚空,一边也在云楼树空间内寻找影鬼所说的“敲击”工具

    影鬼的话音仍是连续不断地传入:“地狱道、饿鬼道先后出现,势必有其因果,有九成九应在这和尚身上怪了,当初十三古佛打破六道轮回,演化三千虚空,根本造不得假,六道轮回绝对是粉碎了,就算西方佛国天地法度不变,要重凝六道轮回,也要在十劫之后,可眼下……难不成又是那群秃驴的算计?”

    “又?”余慈很好奇,“以前是怎么算计的?”

    影鬼冷笑:“自是鼓吹所谓的‘十法界’,将一切有情众生都划入佛国特有的天地法则之中,让世上修道之人,都要按他们的标准做事,步虚及以下修士入六道轮回,得证长生的修士则给‘请’入四圣界,从上到下,严丝合缝得很哪”

    余慈半懂不懂:“这又如何?”

    “嘿嘿,这是那群秃驴给天下人排座次呢佛、菩萨、缘觉、声闻四圣,本是与真人、劫法、地仙对应,可十法界一立,一应非佛门之‘外道’,说是不闻佛法而自觉,只能入缘觉一界,成为什么‘辟支佛’,虽沾个佛字,却也只能和他们的阿罗汉平头,你让那些地仙一流的人物,情何以堪?”

    “这个……”余慈猛然发现,五劫之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八千剑修西征历史,其掀开尘封的幕布,已被影鬼掀开一角

    影鬼谈兴正浓,不用余慈催促,已继续道:“名利之事,也就罢了可若真让十法界建成,法则重建,天地寰宇,莫不入佛门彀中,除佛门之外,一应‘外道’修行,都受其法则限制,不涉佛法,便永难有出头之日,如此手段,哪个能忍?”

    原来如此,不计成败与否,倒真是大手笔,好气魄呢……余慈这时再看燃烧骸骨时,眼神不免就有些变化

    然而此时,熟悉的感觉又生出来,余慈找不出原因,干脆偏折身子,和翻倒的骸骨平行来看这时候,法宝碎片已通过心内虚空,重与外界建立了联系,他眉心也急跳起来

    还有呢?

    余慈眼珠一转,从云楼树空间中取出一枚仅有黄豆大小的碎片这已经是那些碎片中,体积比较大的一个了此时暴露在外,就在余慈指间激烈振动,待余慈松开手,那碎片倏地斜插下去,决非是自然坠落,势头之猛,倒把余慈惊了下

    然后他看到,碎片直接打入无声燃烧的骸骨内部,位置是……右手

    影鬼失声叫道:“那就是佛骨……有问题”

    话音方落,一簇与彤红业火明显有别的金色火焰,哧声闪亮

    ***********

    上架头两天,不是太淡定,请允许我求几回月票、红票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