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磁力

    在别人眼中,灵犀散人像是一个被冲击波扫到的倒霉蛋,手舞足蹈地从高台上坠落只不过修为深厚,才在坠落过程中调整好姿态,向外飞遁

    然而,灵犀散人挑选的方位很敏感,他要从黑莲花侧上方斜切过去,这立刻引来众修士的警觉,其尴尬的地位在此刻尽显无遗,竟然是双方的修士同时对他出手

    灵犀散人摆出了惊骇欲绝的模样:“我没有……”

    尖锐的嗓音紧接着就化为“嗡嗡”的振鸣,下一刻,灵犀散人的玄蜂妖身,就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两对透明翅膀急振动,带着六尺长的妖身,想飞起来,却在四面冲击下,狂喷一口鲜血,歪歪斜斜坠落

    此时杀神刀的威煞已散,灵犀散人直接砸在黑莲边上,险险就撞到了,黑莲也摇动两下,漆黑的火焰似乎已把他烧到

    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对灵犀散人生出杀机,可他的反应总算救它一命,看都不看黑莲,蜂躯六足加两对翅膀连续挣动,连滚带爬地逃出数丈开外,才又振翅飞遁,如避蛇蝎

    足以致命的剑光就擦着他的翅尖掠过去,险到极致,不过既然他直接跑掉,旁人也就懒得再理,继续打得热火朝天

    数十里外,余慈咝地吸了口气,飞遁的身形不自觉停下

    没有人能比余慈能洞悉灵犀散人的举止心念的奥秘

    别人因为角度等问题,看不真切,余慈却是心中雪亮:当灵犀散人将要坠地之际,在其黄纹黑皮的巨大肚腩下,长近尺许的毒刺一个极隐蔽的伸缩,从黑色莲花上擦过

    莲花外围黑炎,瞬间将毒刺锋尖蚀去,痛不可当,灵犀散人却是硬生生忍住,以毒刺“刮”了点儿什么下来,随后向外狂飙

    这一轮变故,余慈没有使上半点儿力,全都那个既狡猾又大胆的家伙“自作主张”——准确地说,是受他本能层面的某个冲动驱使而细究冲动的源头,则来自于“植栽”其神魂深处的百叶莲花

    有意思了

    不过,这种时候,远离危墙之下,才是最要紧的余慈再度发力飞遁,同时盯死了灵犀散人,决定不管这厮跑到哪儿,只要自家到了安全的地方,就要好好研究一番

    可这时,灵犀散人却是一颤

    无边无际的青灰颜色,从天边拍击而来那是亿万贪婪饿鬼垒积在一起,形成的吞没一切的恐怖浊潮在此大潮面前,就是黑袍这样桀骜不驯的家伙,也要一路后退,不敢摄其锋芒

    潮头之上,十方大尊的身形显化

    他仍是面目模糊,看不真切,披着黑色法袍,却是敞开了怀,那肚子鼓涨得比十月怀胎还要大上两圈,余慈也见过大肚汉,天篆分社的广微真人,就是身量宽大,肚腩明显,但其人气度非凡,虽是体型如此,也不显丑怪

    可十方大尊不同,他肢体未变,与庞大肚皮相比,愈显干瘦而在他肚皮上,一层层青灰掺杂的光芒叠上来,甚至掩住了下肢,仿佛那巨肚就是一切,而光芒下蜂拥而来的贪婪鬼子,已经分不清,“生”出来的时间,是之前,还是现在妖异诡谲的模样,令人呕心

    “果然鬼子母法相”

    影鬼的声音不自觉都低了许多:“怪不得他会转化天魔之躯,有了天魔无穷变化,结成此等法相,也省了很多力”

    饿鬼道中,最厉害的鬼物有三种,一为夜叉,二为罗刹,三就是这鬼子母前两者都是个体战力惊人,只有这鬼子母,天生有胎生分化神通,可以分化出千万鬼子,均是食人噬灵,所过之处,比蝗虫过境还要来得干净

    十方大尊,鬼子母?

    余慈咧了咧嘴,对二者形象间的关系,实在是联想不能不过他却联想到另一件事:“鬼子母与那些鬼子之间……”

    “自然是有心神联系”影鬼加以确认

    余慈心中忽起了个判断,难道这就是十方大尊的神道根基?不知他那个已死掉的“信众”,叫什么简韶的,是不是也是这鬼众的成员之一?

    十方大尊就是奔着黑色莲花去的,对渺小的玄蜂小妖,完全不屑一顾,灵犀散人得以换个方向,继续飞逃,但能否绕过亿万鬼子垒积的大潮,仍是未知之数

    此时,大潮已经逼近到距黑色莲花仅三十里处,这里已经算是战场了,也进入了十方大尊神通作用的范围

    当下,这片战场上,所有属于十方大尊一边的修士,莫不煞气贯体,战力激增,之前那些属于符修团,修为较逊色,作壁上观的鬼修们,也一个个形体剧变,不要命似地冲入战圈,让局面变得为混乱

    十方大尊灰烬般的魔眼死盯着黑莲的方位,伸手虚拿,当下放出一只深灰巨手,类似于大衍图阵上“通天法掌”的神通,直朝黑莲抓去乍一放出,大潮中便分出成百上千个鬼子,跳跃攀附上去,中间有人想干扰,附在巨臂上的鬼子就扑击厮打,一眨眼的功夫,就将那人吞没

    如此手段,把魔门东支一方打了个措手不及,事急之际,翟雀儿一声清叱,身边龙长老默不作声,背后却有一片紫光腾起,在虚空中凝成一轮紫日,光芒大放,这一刻,方圆数十里的气机简直是炸了锅,有两座高台直接就被震倒,轰然崩塌

    十方大尊还是抢了先手,那只深灰巨手撞开了一切挡在前面的障碍,照着黑莲一把抓下他是长生真人的水准,又展开了鬼子母法相,对劲力的运化当真是随心所欲,如小山似的巨掌,却有拈花之柔,将黑莲轻拢而起

    看到这一幕,人们心头都是一震,但也有人心志坚凝,不为所动,龙长老就是其中一个

    他身后紫日法相乃是魔门著名的强横神通,名曰“天无二日”,是说紫日一出,连天上的太阳都要失色,堂皇大气,发动起来,百里尽成火海,如今与十方大尊气机相冲,发动略慢,但爆发力依旧强绝

    紫日强芒如剑,一击就将深灰巨手齐腕斩断,上面什么鬼子都一起化为乌有

    十方大尊怒啸一声,身下鬼子污潮翻涌,正要再出神通,啸音却戛然而止

    深灰巨手前半截其实还拢着黑莲,只因气机切断,难以保持原型,大半都化为烟气,便在这灰蒙蒙的烟气中,那黑莲竟是散开了,十八朵莲瓣飘飞,却被一只无形的手碾得愈发细碎

    “怎么回事?”

    虽然第一号耳目灵犀散人已逃得不见踪影,但余慈早先植入神意星芒的对象,到现在为止,还活着两个,通过他们的视角,余慈总算是看到了黑莲散掉的那一幕

    和那边所有人一样,余慈也为之错愕

    偏在此时,影鬼放声大笑:“原来如此我就说,六道轮回怎可能修复?”

    余慈一怔,立刻请教

    影鬼心情大好,当下就指点道:“黑莲有形而无质,现地狱之相,却无地狱之质,说明它只不过是地狱道本源法则的投影,聚集了点儿业力,拿出来唬人罢了,若以当年全盛时期的六道轮回来比较,它只是刚刚发了个芽儿……唔,不过这本源法则如此完整,根基在何处?”

    余慈无奈了:“我问你呢”

    “此事要查个清楚”

    “你自己查去”随口回了一句,余慈飞遁的度一直不减

    冷不丁地,他飞动的身形忽地一滞,然后就是天旋地转,就像是被人拽着双腿转圈儿,整个身子腾空,完全没了方向感他只能看到,周围高台在扭曲,不,应该是整个天地都在扭曲变幻

    远方,不知是谁叫了一句,话音通过他的“耳目”传来:“五岳真形图发动……这是移岳换位”

    话音未落,余慈就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个极强的甩力,五岳真形图似乎是要用这种粗暴的方式,将这里的人们统统扔出去

    也对,如果五岳真形图有灵,想必也对这里的境况忍无可忍了

    自嘲的笑容里,余慈已经做好准备了可这时,他左手处陡地一沉

    下一刻,他就像是坠了一块千斤巨石,被硬扯着直砸向地面闷哼声里,余慈来了个硬着陆,与肢体的撞击痛感相比,左手心的滚烫才真拿人,待伸手看时,他蓦地醒悟:

    是了,玄灵引还在我手上呢

    此时,以不朽藤制成的雕像上,灰黑磁火烧得好旺那火已经不只限于雕像上,而是沿着余慈的手臂向上蔓延,却不毁肌体衣物,转眼已遍布余慈全身

    余慈没有感觉到骤增的重力之类,但是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五岳真形图“外甩”的力量也不见了而当他脚踏地面,脚底心的感觉却有点儿怪,他像是踏在江面上,地层之下,就是奔涌不息的“江水”

    那是……九地元磁神光

    他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此时此刻,原本如火如荼的战场,人影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包括十方大尊、龙长老、黑袍这样的长生真人,包括那浩荡如海的亿万鬼子,都不能幸免,不过,十方大尊在被甩出去之前,还是锁住了大半黑莲碎片,另外那些,则被三五人瓜分

    混乱的局面下,无人注意到,数百里开外,还有一个余慈,稳稳地站在地上,巍然不动

    ***********

    这是上架后的第一章

    刚看到尼摩、历史的尘埃和忘记的那个我三位的投票,再翻了翻上架公告,突然发现很囧的一件事,我……是不是忘了求月票了?如果诸位友中,哪个是会员的话,敬请给《问镜》投下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