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鬼相

    数万万只耗子在耳边尖叫的感觉如何?

    以翟雀儿的意志水准,也不愿再考虑这个问题。

    最宽处直径达到近二十里的“巨蟒”,早成一个无比臃肿的庞然大物,里面有无数躁动且混乱的气机,孕化为极似生灵的反应,同样是无法计数,真像是挤压在一起的亿万只耗子,在挣扎尖叫,这些“耗子”,每一次挣动,都要消耗周边天地元气,亿万只集合在一起,这片天地又哪有这么多元气可以供养?

    翟雀儿只能往后退,而当前的情况下,就是强如龙长老和黑袍,都只能和她一样,远远避开这片元气严重匮乏的区域,而这片区域正在急剧扩大,且没有半点儿减缓的势头。

    “似乎是失算了呢……”

    翟雀儿没有想到,十方大尊见到那黑莲之后,竟是失态至此。尤其是杀神刀斩下,目标在数百里外,可众人眼前那朵黑莲竟倏地消失,随后,众人便通过各自的信息汇道,先后得知黑莲竟然是从被击杀的地狱众处重新绽放……然后,十方大尊直接发狂了。

    关键是那个地狱众啊!

    翟雀儿确认她当时也走了眼,几番不爽的心情累积在一起,让她有些小小的不满:“妙相传过来的情报,可不是这样!”

    “什么不是这样?”

    暗哑的声音就响在身后,翟雀儿回眸,脸上依旧绽开笑容:“没什么,这不能怪法师你……我们也没想到,十方长老竟还藏着这样一副牌。我只看出来,此‘牌’和西方佛国有些干系,法师能认出来么?”

    妙相终于赶到这里,这时候,她的立场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落落大方地在旁边道:“何需费这个心思?如今十方长老,不正是要打出来吗?”

    话音方落,前方那道灰光浊雾的臃肿“巨蟒”,似乎在“腹部”开了一个口儿,一波青灰色的污浊浪潮从中喷涌而出。

    细看去,这哪是什么污水,而是难以计数的怪物,个个头大腹鼓,口角流涎,四肢如枯枝一般,扑出来后或滚或爬,也有飞纵疾掠的,转眼就将前方数里方圆淹没,且蔓延之势无休无止,一轮接一轮地向前冲击。

    就是翟雀儿和妙相这样胆识过人之辈,见到这场面,也为之变色。

    兜帽下,黑袍双眼火光灼灼,盯着那青灰浪潮不放,一直淡定的龙长老,其瘦小的身躯骤然挺直:

    “胎生分化神通?”

    “是那个?”

    翟雀儿见识是极好的,一听龙长老所言,就想到了七八成,她看着那越逼越近的污浪浊潮,竟是又绽开笑容:“再这么下去,十方长老怕有灵智迷失之虑,大伙儿要助十方长老一臂之力呀……”

    音落,更明确的信息传达出去:

    “抢下那朵莲花!”

    百里外高台上,自然是立刻响应。经过几轮斩鬼刀,剩下这些人中,倒有三分之二,属魔门东支一脉,当下就有五个人影扑下高台,自然形成一个环形阵势,当中一人去取黑莲,其他人则做好防护。

    眼看得手,头顶阴影罩下,然后才是雷震般的吼啸。

    大气发出濒临崩溃的呻吟,四名修为都在步虚境界的魔门修士,竟是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硬生生弹开,眼睁睁看着一个庞大无匹的身影直撞下去,合身撞在那欲摘黑莲的修士身上,发出“砰”声闷响。

    被撞的家伙哼都没哼一声,护体真煞粉碎,整个身体像是没了骨头,一头撞进黑莲旁边的地层中,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混账!”

    不知是谁咒骂一声,随即就是四面攻伐聚合。弹开的四名魔门修士反应都是极快,两个放出阴毒剑光,另一个放出阴雷梭,瞬间反制,还有一个稍慢一线,却是抛出一颗绿惨惨的宝珠,光焰飞腾,有千钧重量,直取凶手顶门。

    然而,这些攻击打在凶手身上,剑光破不开、阴雷炸不动,那颗压落的宝珠甚是给直接弹开,凶手只是咧开嘴,无声大笑。

    是他!

    这一个余慈曾见过的,即是当时是和“老鬼”一起,处置简韶的黑肤大汉。可这时,其人形象却是巨变。原本就有丈余的恐怖身高,此时竟然又硬生生拔起一截,皮肤铮亮如铁,额头部位更是硬生生长出一只血红弯角,黑面獠牙,眉骨高耸,喘息粗重,口鼻间喷吐灰光,肩肘等关节处,骨节鼓起,哪还能称之为人?

    影鬼森然道:“金刚夜叉法相!”

    话音方落,那边就传来惨叫声,刚刚放出宝珠的魔门修士,竟是莫名胸口洞开,心脏都被人挖了去,偏偏不见凶手形影,只听虚空中一声尖啸,其人顶门腾起的元灵,也被一口吞掉。

    影鬼又是一口道破:“虚空夜叉,是那‘老鬼’。”

    也是此刻,黑莲周围,厉啸连声,凶横的嚎叫声激荡四野,令人心神摇动。周边高台之上,多个人影,陡然间形体巨变!

    通过灵犀散人的视角,余慈感受得最是真切。刚刚几轮鬼刀斩下,还真要数十方大尊这一系的高手损失最小,除开始的范虎、戈大之外,只有一个步虚强者被斩杀,再刨除妙相,还有九人。

    便是这九人,除去黑肤大汉和老鬼外,其余七位,不论是鬼修或是人身,都是有灰光吞吐,转眼就是形貌大变,之前无论俊丑,都是一发地往丑怪方向激变。

    随之而来的戾气杀意便像是深冬荒寒,将这一片天地染成了冰冷严酷之境。

    其余人等,一时都呆了。

    影鬼切齿而笑:“均是夜叉、罗刹猛鬼恶相,果然,是饿鬼道!”

    饿鬼道,亦属六道轮回中的一道。饿鬼者,非寻常鬼类,因贪婪故,欲望无有穷尽,却因业力所感,便是奇珍异宝、美食佳肴在前,也无法感受其间快美,只能在无止境的贪婪痛苦中挣扎灭顶。

    其中有神通者,称为夜叉、罗刹,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以鬼力恶念加持,最擅长杀戮毁灭之道。

    毫无疑问,这些修士形貌变异,就是十方大尊遥空加持之故。

    区域中,异变带起的思维空白,也就是一刹那而已,随后就是更激烈的冲突。本来是合作者的两边,转眼生死相搏,竟是半点儿心理障碍也无。激战带起的元气飓风席卷数十里方圆,而在其中,黑色莲花依旧绽放。

    余慈向更外围退去,绝不想做被殃及的池鱼。而相较于黑莲周围乱成一锅粥,十方大尊那边的形势,似乎更刺眼一些。

    那是在泄洪吗?

    其实只要是在这片天地中,都很难忽略那汹涌而来的污浪浊潮,那如蚁、如鼠的庞然灾厄群体,正以让人头皮发炸的速度冲击而来,转眼跨过近百里的路程,所过之处,连高耸入云的高台,都连续倒塌,随即就不可思议地被蚕食干净,东岳神禁,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就是十方大尊……又或是饿鬼道的神通?

    余慈不管了,现在他明白了一件事儿:强者大能交战,想活命吗?那就跑吧!

    他毫不迟疑,从高台上跃下去,展开虚空神行符,转眼就到了十数里外。

    影鬼习惯地性讽刺:“遇到鬼子母的胎生分化神通,虽然连其全盛期的亿万分之一都没有,但还是跑掉才明智,你倒是聪明了些……”

    “废话。”

    余慈虽不太明白什么叫胎生分化神通,对鬼子母了解也不多,但最基本的眼色还是有的。几十个步虚强者,再加上长生真人打生打死,他这种还丹小辈,稍靠近些,被绞成碎末,也没有人会掉一滴眼泪。他只是有些哭笑不得:

    “真服了他们!五岳真形图才转了两岳方位,就直接撕破了脸,后面可还有‘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呢,这算什么?”

    影鬼则是冷笑:“真是六道轮回这种层次的宝物,就是碎渣,黄泉秘府比起来算个屁!前者是直接涉及到天地运行法则的无上佛宝,后者再是秘府洞天,也要依靠着一定的天地法则才能过活,怎么比?”

    正说着,两人都是一梗,随即齐齐转移目标,原因无他:灵犀散人动了。

    而且,那不是余慈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