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重现

    “是那个地狱众吧,杀神刀不是很挑吗?”

    余慈眯起眼睛,仔细看着,末了又道:“刚刚还听妙相说起,森罗冥狱神禁似乎是只斩生灵来着?”

    “她没说过……不过据我所知,确实是这样。咳,地狱众也是生灵,那些秃驴便将有情众生分为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一应地狱众便是属化生一类。”

    影鬼的解释,余慈不置可否:“我是说,刚刚第一刀对着的,也是这家伙?”

    “也许?”

    影鬼觉得不好确定,但被余慈这么一提,他也觉得有点儿意思:“真有可能,一刀不死,乃是杀神刀未能斩断业力之故……唔,你是怎么想的?”

    余慈见它有些醒悟,便笑道:“孤独地狱已碎,哪来的业力?喂,咱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哪个?”

    “你说那孤独地狱是某个佛门人物召唤出来……”

    “我是说可能。”影鬼倒是滴水不漏。

    余慈全不理他,自顾自地道:“里面的地狱众,均是新近死在禁术之下,为地狱道摄入,供养业力,以为养份。”

    “那又如何……咦?

    影鬼一下子醒悟过来,可未等它回应,余慈已经点透:“那这个地狱众,是怎么回事?”

    他指向正艰难爬动的半截人影。这一位在孤独地狱围困符修团之前,便曾用慑魂之音使得符修团中鬼修自相残杀,可观其面目本事,却绝非是本次进来探索的人物。

    “这是新近死掉的修士?还是早早就在的?若是后者,这孤独地狱或不是新召唤出来,而是早就存在……存在多久了?”

    不给影鬼回应的空隙,余慈续道:“按照传闻,三劫时间之内,黄泉秘府都没有外人进入,那就是说,这孤独地狱很可能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你不妨想一想,当初剑仙西征时,那些高僧大德,舍身显化地狱道,能持续多久来着?”

    影鬼沉默了。

    余慈仍在进一步考虑:“以地狱众的虚弱模样,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东岳神禁中的最强,那么,杀神刀的判定,就有些问题了。世上修行法门千万种,同样修为的,擅长的也各不相同,如何判别最强?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来想,杀神刀不是斩杀最强者,而是斩杀在它‘看来’最具威胁的那个……正是如此!”

    余慈只觉得思路一下子敞开了。

    斩杀最具威胁者。

    如果森罗冥狱神禁贯彻的是此一原则,那许多前面散碎的东西都能够在此基础上拼合起来。

    明明是玄门法宝的五岳真形图,在其东岳神禁中,竟然出现西方佛门地狱道;

    明明死在南岳四极天星神禁中的修士,竟也坠落在此地狱道中;

    明明是依靠新死掉的修士才勉强维持起来的孤独地狱里,竟然还有一个“老户”!

    这显化出来的地狱道,已经和东岳神禁、乃至于整个五岳真形图扭结在一起,一释一玄,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凭什么?

    是了,这三劫以来,受地狱道浸染,五岳真形图恐怕已失了纯粹,这从孤独地狱喧宾夺主、四极天星神禁灭杀的修士坠入地狱道等事就可见端倪,

    在森罗冥狱神禁的判定中,自然是认为,这显化的地狱道,或者说,显化地狱道的源头,才是最大的威胁,而这这个地狱道中仅存的“老户”,就是关键所在!

    是什么,让联系着九地之气,威能堪称无穷无尽的五岳真形图,也如此“狼狈”,而这种情况,又该怎么着手才好?

    念头至此,天空陡然一声霹雳响,杀神刀再发。

    余慈闷哼一声,被自天而降的刀煞死压在高台上,半边身子都被台上血光染赤,耳畔这才响起亿万气机激荡沸腾带起的鸣爆,千百高台瑟瑟发抖,在上面,似乎随时都会被甩下去。

    他知道这是关键时刻,虽是狼狈,仍强睁着眼睛,趴在高台边沿,去看远方的变故。

    刀煞神通降下,天地昏暗无光,只有刀芒切过的轨迹,才是唯一的光源,这道笔直的光带,正好照映出那边高台阴影中,只余半身的地狱众。

    那地狱众似乎知道不可能躲过,只仰天一声大叫,伸出手臂,竟是主动迎上裂空而至的刀光。

    刀、臂相交,几乎不能称之为碰撞,只因两方交击的刹那,地狱众直接就气化了,倏化虚无。

    这一过程中,前端手臂和后面身躯的崩溃,几乎没有时间上的差别。

    这样就结束了?

    余慈大皱眉头的时候,数百里外,一声嘶哑嚎叫如刮卷的飓风,扫过林立高台,轰然而至。

    激变的声势实在太过惊人,余慈艰难地扭过脸去,入目就看到十方大尊等人的方向,一道暗灰气柱冲天而起,离得太远,很难辨出那气柱的规模,只见其高接云气,里面却似有一股绝大的力量,令其扭曲盘转,如同一只发了狂的巨蟒,在天地之间挣扎。

    气柱外围,又有数道散逸气流,半虚不实,仿佛怪物的触手,四面挥打,与这片天地气机相接,就是电光雷火,闪灭不定。

    看那边明灭的光线,余慈忽然觉得,这条在天地间挣扎的“巨蟒”,似是正疯狂地吞吃着周围的一切——这纯粹是一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那条“巨蟒”正在膨胀,其膨胀的速度甚至导致其失去了原本的形态,就像是一个臃肿的什么东西,“吱吱”的怪音从那边传过来,却是好没来由,余慈想了半天,才想到,这就像是一窝耗子躁动的声响。

    看那边庞大的规模……啧,那要有几万万只耗子啊!

    脑子里转着奇怪的念头,杀神刀斩下的方向,又有感应。余慈只好又扭过脸去,然后他就发起了呆。

    在地狱众彻底气化的虚空中,在那杀神刀之湮灭神通依旧肆虐之地,忽有一颗微尘似的颗粒呈现,它似乎吸收了虚空中某种不知名的养份,眨眼膨胀到指尖大小,然后萌芽、抽茎、展叶、开花!

    一朵幽暗黑莲,眨眼间显化于此。

    十八片莲瓣之上,都燃烧着漆黑火焰,又跃动不休,现出诸般奇妙法相,里面似有如蚁众生,做出种种形态,又无一不是呻吟哀嚎,在诸般苦刑折磨下,遭受无尽痛苦。

    一朵莲花之上,便似一个地狱世界。

    而莲瓣中央,一团蒙蒙的灰气,里面似有什么东西在挣扎。

    影鬼蓦然发声,那声音有些恍惚:“没有无穷无尽的业力供应,世上就不可能存在绵延万载时光的地狱道,东方修行界更没有这样的土壤。”

    余慈愣了下,才想道影鬼是在回应他之前的问话。

    他真服了这位,这反应回路也太曲折了吧。他哑然笑道:

    “然后呢?”

    “然后?”

    影鬼又有点儿走神的意思,这时余慈终于发觉不对,正要再问,却听影鬼的意念声音骤然拔高,其尖锐刺耳,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在界河尽头时,那种不可理喻的癫狂状态:

    “然后……他娘的只有最正宗的六道轮回在时,才有这样见鬼的玩意儿啊!”

    余慈呆了一记:“六道轮回?”

    一直藏在云楼树空间内的妖魔头颅弹动,影鬼几乎是要从里面中跳出来:“看,看那莲花,那不就是无尽恶业化生之相?业力只漏出一点半星儿,就能自发演化地狱众生相,那就是地狱道!”

    余慈彻底给绕晕了:“你说清楚,是六道轮回还是地狱道?”

    “你还没明白!六道轮回早该碎了、完了、连点儿渣子都不剩!可是这莲花中展现的,分明就是地狱道的本质,只不过没有全盛期的规模、没有和其他五道合而为一、没有形成轮回体系——可它确确实实就是是地狱道!

    “不是什么秃驴召唤来的,不是那种投影之流,它就是无数劫以来,亿万秃驴依循他们的佛理法度,一点点夯实的‘十法界’根基的最下层,没错,就是真正的地狱道!”

    余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这时,影鬼反倒问他:“那边是怎么回事?”

    直到这时候,影鬼才注意到另一边的天地异象,然后,它静滞了一瞬间,继而用某种无法形容的语气,再次向余慈询问:

    “不是吧,饿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