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黑莲

    “开!”

    十方大尊的咆哮声里,捆缚他的高台绽开了无数裂纹,血眼亦是扭曲,随即轰然崩塌。

    森罗冥狱神禁在全盛期时,确实有斩杀仙佛的能耐,不过经过两回斩鬼刀锋,十方大尊已经发现,这地方,还困不住他。

    脱了禁锢,十方大尊高悬在空中,漆黑的袍袂在虚空中波动飞卷。这时他也是心中一松,刚刚杀神刀出世的时候,他还以为要再生变故,没想到刀锋所指,竟是莫名其妙指向了那处孤独地狱。

    那样也好,省了一个麻烦。

    他的情绪略有些亢奋,体现在外,就是那灰黯的瞳孔中,也有了亮光。

    相比之下,黑袍倒是不声不响,他仍被高台钳制着,斩鬼刀竖在眼前,他却半点儿不在乎,扭了扭脖子,去看另一边。那里,翟雀儿正饶有兴味地关注着十方大尊的情绪变化。

    与她相邻的台子上,比常人瘦小一圈儿的龙长老,眉目低垂,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黑袍对这个家伙颇有几分忌惮,见此,就暂时按下心中燥动——再等等吧。

    此时,翟雀儿主动开了口:“十方长老,你说的宝贝,就在这里?”

    好心情被干扰一记,十方大尊有些不悦,事实上,他对翟雀儿不依不饶追上来这档子事儿,已经很是不满了,眼下忍着没撕破脸,也是因为马上就要得手,不愿旁生枝节而已。

    他冷冷一哼,不愿答理。但受这提醒,他倒是起了一个主意,当下还是开口道:“我知道这台子困不住你们……不过现在没什么事儿,你们呆一会儿也好。等我取了宝物,再出来一块儿探索秘府不迟。”

    蹬鼻子上脸是吧!黑袍性子一向暴躁,哪可能真由他人摆布?一声冷笑,就要用实际行动抽对方的脸。

    “十方长老太小心了!”翟雀儿笑吟吟地开口,同时打出宗门的特殊手势,制止黑袍发力,“只要十方长老稳得住,别来来去去的不给个说法,我们大伙儿也没什么意见。”

    黑袍不屑她的指令,但另外一个高台上,龙长老抬起眼皮,往他这边瞥了一记,动作不大,却让黑袍皱皱眉头,终究没有再动。

    十方大尊不管翟雀儿怎么说,他需要的就是这一段时间内,不受到干扰。

    他梦寐以求的宝物,就在眼前了,

    如林高台之间的某处,隔着地层,他也能感觉到那独特的脉动。那脉动是如此深沉隐晦,偏又和他紧紧勾连在一起,就像是……像是心跳一样。

    不知多少年前,他就是阴魔之身,如今更已转化天魔之躯,呼吸心跳之类的感觉几乎就要遗忘干净,可现在,他又记起来。

    隔在二者中间的,不过是三劫以来,因黄泉秘府内部的地质变动,形成的天然地层。十方大尊纯以意念,也能搬动。

    当土石剥离,呈现在十方大尊眼中的,是一具呈盘坐姿态的骸骨。

    骨架是最简单的双盘坐姿,头部低垂,多处都呈现出惨烈的粉碎状,左臂已经不见了,连带着半边肩胛,还有半扇肋骨。不过骨架还是保持了相对的完整,骨头也不是一般的惨白颜色,而是泛着玉一般的光泽。

    仔细去看,骨头上还有细丝般的纹路,呈暗红色,倒像是开裂的纹路。

    “这是谁啊?”隔了老远,也没能挡住翟雀儿的视线,她很好奇地发问。

    略一迟疑,十方大尊还是回应道:“一个和尚。”

    “从西方佛国来?”

    这看起来是很正常的猜测,东方修行界的佛宗大能很少很少,有些修行的,都在西方。对此,十方大尊回应得很干脆:

    “我不知道。”

    他确实是不知道,当年他承接的灵识片断里,没有这方面的信息。他只知道,自己当前的成就,来自于这和尚当年遗失的一件宝贝,另外,就是这些年来从各方收集到的与之相关的残缺情报,还有此刻已经强烈到让他浑身发抖的同源感应而已。

    这具骸骨下面,就是关系着他未来成道之基的关键了!

    他伸手去碰骸骨,眼看到碰到,心念电转,身上黑色法袍翻卷,一下子将整具骸骨抽飞。

    这动作相当突兀,也极其粗暴,周围高台上关注这里的人们正惊讶之时,骸骨重重摔在地上,明明已经残缺不全,还有多处粉碎,可这一撞竟然没有散架,连碎骨粒都没掉下来多少。

    骨架虽是倾倒,却仍旧保持着双盘坐姿,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紧接着,彤红的火焰就从骨头里面冒出来,转眼遍及骨架每一个角落。火焰无声燃烧,火光中,晶莹如玉的骨架没有半点儿变色、变形。

    那是业火啊!

    翟雀儿做出了判断,业火内蕴,就像是火焰的余烬,铺上点儿干燥之物,吹一口气,就又燃烧起来。

    三劫以来,这地方都没再进人了,就是说,这具骸骨被业火煅烧了上万年时光,依附的皮肉应是已经化灰,但骨架本身至今还有‘玉骨银髓’的质地,可谓是“金刚不坏”,在其全盛期,又会是怎样一个人物?

    “能留尸骨在此,似乎是沾染业火之前已经死掉了。三劫前死在东岳神禁之下,又是个和尚,龙长老,你觉得是谁呢……”

    一直不吭不哈的龙长老,仍是简单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十方大尊扇飞骨架之后,只往那里瞥了一眼,就不再关注。也许这和尚严格来说,可算是他祖师之类,正是靠着和尚遗留的宝物,他才有今日。但他绝没有什么感恩之心,因为他在那上面,也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且时至今日,仍无消减,只有变本加厉。

    “回头若顺利使二宝归一,免我千年之痛,或许会给你一个挫骨扬灰的待遇!”

    嘎嘎笑了一声,如今他全副注意力,都放在骨架掀起后,露出的那块凹地里。

    彤红的业火又冒出来,蔓延了整个凹地,让人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十方大尊也没动手,他只是按照心中特殊的感应,念颂千百年来,已经刻骨铭心的咒诀,和凹地中那件宝物,建立起最直接的联系。

    “出来吧,出来吧!”

    与他的呼唤相呼应,一片深灰的光芒渐渐充满凹坑,竟然遮去了彤红的业火,两种光芒揉在一起,慢慢转为更深沉的乌黑颜色。便在这片污浊的光影下,又探出一颗花苞似的颗粒,然后就是鼓起、开裂、绽放!

    这是一朵妖异瑰丽的黑莲,十八朵乌黑的莲瓣呈内外三层,依次铺开,总有巴掌大小。中央却有一团灰色气芒来回翻滚,似乎孕育着什么东西。

    就是它,就是它!

    十方大尊再也忍耐不出,迸出一声发泄式的吼啸。

    震动百里的音波里,他的魔躯开始发生变化,周围气机运转也明显不同。

    这时候,翟雀儿对黑袍眨了眨眼睛。黑袍无声冷笑,火红的熔岩从他脚下漫出去,混入高台血水之中,又直透下去。

    转眼,他脚下的高台也是崩溃。

    十方大尊生出感应,回头一看,就是大怒,可没等他们再搞什么交涉,远方天际,虚空开裂,血光下,刀锋鸣音横扫三千神鬼刑台。

    又来了,杀神刀!

    还好出来得早!

    这时候,不知有多少人长吁口气。某种意义上,斩鬼刀比杀神刀还要来得可怕,尤其是有大量生灵为其“祭刀”的情况下,几刀下去,威势叠加,随之而来的“破虚击弱”的判定击杀,能抵挡者几稀。

    如今陷在高台上的这些人,若再来两刀,死掉九成,也是有的。

    不少人因为暂时死里逃生而庆幸,余慈则没心思去理会,他甚至顾不得头上的刀锋。云楼树空间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骤然加重的感应,通过心内虚空,再转入云楼树空间,引发了法宝碎片的*,直接在里面撒了欢儿。

    余慈反应不慢,立刻切断了心内虚空与这边的联系,效果倒是立竿见影,法宝碎片失了牵引动力,纷纷坠落,可那绝大部分是比灰尘还要细碎的玩意儿啊,回头只是清理也烦死了!

    头痛之余,他干脆撒手不管,重新将注意力放到外边。抬头就见,杀神刀按而未发,这角度……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刀锋所指移过去,然后落在一处高台下的暗影中。

    那里,正有一个人影艰难移动,下肢已经不知飞到了哪里去,却依旧凭着焦黑的双臂,一点一点地爬着。

    至于爬到哪里去,怕是连它自己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