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二轮

    余慈没想到转了一圈儿,又回到了九地元磁神光上去,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不过这层新近成就的元磁神光,对他倒是无损,他的手就放在其中,除了压力颇大,倒也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气机紊乱,而且声势越来越大,再这么下去,要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不朽藤有没有天然运化元磁神光的能力?”余慈突然问影鬼。

    “应该没有。”影鬼迟疑了下,才做出回应,话音方落,它就有些明白了。

    余慈翻来覆去地打量雕像,却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符纹刻痕,要是制作雕像的人高明到能够将符纹痕迹隐藏在天然纹理之中,余慈也就认了,可现在不是这个情况。

    由此,余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里面还有东西!

    他想把雕像劈开,却哪有这么容易?不朽藤本就是刀兵水火不伤,此时外面又蒙了一层九地元磁神光,一应铁器到到这个范围,都会立刻偏移,就是余慈用出了诛神刺,也感觉到剑锋前滞碍难行,

    这里肯定是有特殊的驾驭法门的,余慈再次肯定了这一点。

    想了想,余慈握住玄灵引,刚一发力,闷响声中,这雕像已经给拔出土层,刚刚粘死了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而环绕在雕像周围的元磁火焰,却没有半点儿消褪的迹象。

    再试试别的法子……余慈正要再测,脚下忽又震动起来。

    是骤然拔出玄灵引,周围地气失衡?

    余慈开始是这么想的,然而某种莫名的压力倏然侵袭心脏,他猛地抬头:“是上面!”

    然后他就看到,阴沉沉的天空中,正有一柄样式与斩鬼刀差不多的刀锋,从虚空中伸出来,刀锋上,有一层血光流动。血光是如此浓郁,以至于刀锋本体倒是有些模糊了。

    “是杀神刀?”

    余慈只觉得头皮发炸,其实除了周围变动剧烈的气机之外,他还没有看出这玩意儿比之斩鬼刀强在何处,但影鬼和妙相的介绍,多少影响了他的判断,心脏的跳动幅度明显失常。

    而且,刀锋的方向,似乎是……这里?

    余慈屏住呼吸,尽力维持周身气机如常,慢慢移步,错开角度,让开刀锋所指。随后的情形,让他稍松了口气,刀锋并没有随着他的移位而变化,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架势。

    不是对我!余慈暗中抹了把冷汗,又顺着刀锋所指,移去视线,然后他的眼睛就狠眨几记,觉得事情终究还是超出预料了。

    那里是……业火?

    他没来得及想出个合理的答案,耳畔已有一记结结实实的震波扫过:

    嗡!

    阴沉的天空风云四散,刀锋探出的位置,瞬间绞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余慈就像是一棵被伐倒的木桩子,直挺挺摔在地上,恐怖的强压从他身上碾过,像是一把钝刀子,贴着皮肉刮过去。周围几座高台都在咯吱做响,竟有倾倒之势。

    这一刻,方圆百里内,气机如滚如沸,余慈所能做到的,只有尽可能地维持自家气脉运转,使之不至于受外界的影响,一个失控,炸碎了自家的脑袋,

    手中雕像上,九地元磁神光形成的灰黑火焰,向着那个方向撇出焰尾,连成了一条磁火的长线,但很快就被压制得几乎熄灭,

    余慈艰难回头,只见到那片连天的业火,陡然失去跃动的力量。

    在三十多年的生命中,他不止一次见过强人用剑气刀风,撕裂虚空,任它什么巨浪火海,都能一刀两断,可这次是不同的。

    熊熊业火不是熄灭,而是直接就冻结了,漫天的焰簇火舌,在那一刹那间,尽数化为了一块僵硬的雕刻,随即砰声粉碎。

    被影鬼称为“孤独地狱”的半独立空间,在杀神刀下,瞬息崩溃,那一片天地,像是下了一波碎晶骤雨,险险将里面的符修团埋掉!

    影鬼当年,见惯了这样的情形,也不以为怪:“杀神刀的力道,直接超过了它承受的极限,那些晶体碎片,都是被负面业力污染的天地元气实质化而成,收集起来,精炼一下,拿出去害人绝无问题……确实是对着孤独地狱去的,里面的人应该还活着吧。”

    余慈没有回应,事实上,在孤独地狱破碎之际,余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燃烧着磁火的玄灵引,扔进云楼树空间里去,却没有成功。

    雕像上的磁火放出了绝大的斥力,死活不到云楼树空间里去,影鬼就道:“这玩意儿和外界气机联系太密切了,除非全部切断……”

    怎么切断?余慈完全不知该如何下手,这个燃着磁火的雕像实在太过惹眼,若是赵子曰等人看到了,哪还有好?

    正头痛的时候,又一道激荡天地的合音大潮碾压过来,余慈已经熟悉了这“潮音”——仿佛是成百上千把利刃出鞘,正是森罗冥狱神禁发动的前奏。

    又来了,斩鬼刀!

    余慈念头还没转完,身边高台血眼睁开,大力涌至,他又给扯了上去,落在高台上,依旧是被高台血光禁锢,也许十方大尊那样的人物,能够强行脱身,可如今的余慈绝对不在此列。

    面前的斩鬼刀没什么变化,之前斩杀戈大和轲忧后变动的鬼脸,也恢复了最初的模样。这回余慈连反抗的心思都淡了,只是及时将玄灵引收入袖中,掩去那惹眼的磁火。

    不过,这时他心中也形成了大致概念:现在看来,森罗冥狱神禁发动时,是以斩鬼刀、杀神刀先后发动为一轮,一轮过后,就是重新开始,之前经过斩鬼刀考验的修士,也会重上刑台……

    唔,是不是哪儿不对?

    余慈眼睛倏地一直:这回,与禁术分庭抗礼的业火地狱,已经粉碎了!也就是说,符修团那边,全部都要上刑台?

    这回苦也!

    念头初动,虚空中就有一声刀鸣,自远方来,声音浑厚沉重,入耳之后,余慈心头也是骤沉。出刀了,而且,绝不是一刀!

    相隔数十里,余慈看得很是勉强,可是,斩鬼刀柄上,那个扭曲的鬼脸却能说明一切——超过十个形态各异的人影,呈烟气状,在刀柄上空,扭结得和麻花一样,被硬塞进去。

    原本僵冷的鬼脸即刻变得狰狞可怖。

    远方的哀嚎呻吟骤然拔起,便是余慈这边,都能隐约听到。余慈闭上眼睛,对那些人的意志力再不抱希望,果不其然,又是铮然刀鸣,这次不像上回那么整齐划一,但森然刀声串在一起,给人的刺激,比上次好不到哪里去。

    “别大意!”

    影鬼提醒他:“你看,那斩鬼刀明显是不一样了。”

    余慈闻声睁眼,此时斩鬼刀的形制未变,可刀柄鬼头分明是膨胀了一圈儿,冒出一层惨白的火光,尤其是鬼眼中,惨白火光内聚,便如两颗火球,层层光焰累积、交叠、旋转,多看一眼,就觉得脑子发晕。

    这几轮刀砍下去,符修团还能剩下几个?

    换个角度想,如今符修团那边还有四五十号人,对斩鬼刀来说,这可都是养份,若是让它的力量这么持续累积,就是原先能撑过鬼刀判定的,后面怕也要凶多吉少了!

    如此恶性循环下去……余慈终于相信,当年无归羽客仗着森罗冥狱神禁,斩杀十万天魔,确实是有根据的。

    余慈握着玄灵引的手愈发沉重,稍停,远方又传刀声,

    可未等余慈看清新的倒霉鬼是谁,高台忽地剧烈震动,像是遭遇了一场突发地震,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吼!”

    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化为声势绝不逊色于禁术的音波大潮,震惊百里,余慈确定,那是十方大尊等人所在的方向。

    与之同时,背上忽又一痛,云楼树空间内,盛放法宝碎片的盒子砰地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