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破封

    余慈漫声应道:“说不定早砍下去了。”

    妙相摇头:“传言中杀神刀一出,天地失色,方圆百里气机如沸,如今也太静了些。”

    说到这儿,她也不想在上面多费心思,轻声道:“卢道友。”

    “嗯?”

    “如今可是个好机会呢!”

    “哦?”

    余慈扭头看去,因为这没头没尾的话,他倒是不好确认,这一刻,妙相究竟是站在哪方的立场上。他很想去问,是什么机会,但念头转过,口中出来的则是另一句话:

    “我只想活着出去而已。”

    “是吗?”妙相有些意外,表情都很直白地显在脸上了,其中并无多少夸张伪饰。

    自从修建鬼池之事后,她是一贯将余慈视为可与她平起平坐,商情议事的对象,却险些忘了余慈的修为境界,还有在这个队伍中的尴尬地位。

    “那么,卢道友想做什么呢?”

    “里面不是还有一群人等着救嘛!我想留在这儿找找办法。”

    妙相哑然失笑:“符修团确实要救,只是业火与神禁两难之下,就是想使力也不可得……”

    说到这里,她话音断去,思路也转到了别处:余慈留在这里,恐怕救符修团是假,置身事外才是最终目的!

    虽说眼下森罗冥狱神禁发动,可斩鬼刀阶段已过,像余慈这样修为逊色之辈,反而是最安全的,留在此地,不管出不出力,一条性命总能保全。若是如此,再扯着余慈行动,未免有些不美。

    换了翟雀儿在此,必然不会让余慈有这等逃滑的机会,妙相则乐得装这个糊涂。

    稍停片刻,妙相才嗯了一声:“留一个人在外照应也好。只是……”

    余慈也能将她的心思猜出几分,当下慨然道:“法师身负重任,十方长老、雀儿小姐等,都要你帮忙,自然不能留在这里,我懂的。”

    说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妙相也就没必再矫情,她无声一笑:“这样,我就去那边看看。你一人在这里,总要小心些。”

    余慈应了,妙相也不多言,破空飞去。看着她渐渐消失在阴沉的天空下,余慈倒是很想问一句,在翟雀儿和十方大尊之间,做这种活计,是为了什么。

    当然,只要他还有哪怕一点点的理智,也不会当真问出口去。

    看着妙相离开,余慈松了口气。要是妙相真的要和他在一起,他还真有点儿头痛来着。

    符修团灭掉,就等于是这次的探险大败亏输,像是十方大尊,手持无碍小三界旗,真到不得已的时候,完全可以旗子一摆逃出去,可余慈这样的,岂不是要给困死在这里?

    就余慈本心来看,此次进入黄泉秘府,已经输了八成,剩下两成机会,也要付出远比计划中惨烈十倍、百倍的代价,这时候,他必须要给自己谋退路了。

    后路在哪儿?

    十方大尊的无碍小三界旗自然是一个,若说翟雀儿那边没有后手,余慈也不信。可想想前者自去取宝的自私,还有后者逼他在业火中穿行的算计,那两位又怎能指望?

    另外就是赵子曰,之前翟雀儿拉人出去的时候,这家伙出奇地低调,可以其心计,怎么可能让自己陷入险地?所以,在赵子曰身边,也是一条很好的退路。

    可不管是十方大尊、翟雀儿,又或是赵子曰,说到底,都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别说涉及生死,就是那三位突然来个心情不佳,说不定也要把他一脚踹开,决不足恃。

    事关生机,后路还是要自己来。

    余慈自己也有后路。

    他稍微观察了下形势,确认周边再没有别人,便一路潜行,借着林立的高台掩护,到了数十里外,然后心念连接云楼树空间,很快,一个已经很久没有碰到的东西入手。

    此时此刻,业火包围之下的灵犀散人眉目微动,有些惊讶的样子,但因周围人们都在紧张击杀地狱众,故而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就是灵犀散人自己,也在瞬息之后,变得茫然,随即就在鬼老的指派下,窥准一个地狱众,扔出手中的雷火。

    余慈隐藏在高台的阴影中,手里握着一块奇形怪状的金属,像是一个面目模糊的雕像,外面又涂了一层铜膜。

    这就是引得修行界一片混乱的玄灵引。

    余慈再次确认周围没有旁人,便取出七星剑,对着金属当头一剑劈下。剑气飞绕,如庖丁解牛一般,将外面那层玄铜薄膜斩开、撕下。

    玄灵引的本体露了出来,那确实是一个雕像,去了外面包裹的铜膜,看上去还算精致。雕像呈立姿,是道装打扮,双手拢在袖中,低眉垂目,十分恭敬的样子。

    从灵犀散人那里得到的消息,雕像是用此界非常稀少的‘不朽藤’刻制成的,刀兵水火不伤,当初灵犀散人是直接把这雕像扔进了融化的玄铜水中,仍然无损。

    这才是真正的玄灵引。

    瞒了这么久,终于找着机会让它现世了。

    玄灵引没有一个确切的用法,以前灵犀散人也是自己琢磨了好长时间,才找出一个办法来。余慈也没别的主意好想,干脆萧规曹随,按着灵犀散人的方法去做。

    他将玄灵引半埋入土中,随手画一个聚气符,引动周围地气,汇聚到玄灵引上,刹那间,以他所在的位置为中心,方圆里许就有些晃动,那是地气不安于位的表征。说也奇怪,随着土行之气集聚在上面,玄灵引雕像的顶门部位,有一道纤细的金光射出。

    余慈这时还真的挺紧张的。

    当初灵犀散人在黑月湖,使用这玩意儿的时候,就是没想到竟是声势浩大,方圆数里的地气都为之震动,使得黑月湖动荡,露了形迹。如今在五岳真形图中,各类禁术层出不穷,一时半会儿震荡应该不会太惹人注目,但在内在外使用,是不是会有所不同呢?

    然后余慈就看到,雕像上顶门射出的金光,开始毫无规律地打转,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好几次都打在余慈身上,却没有任何别的异相。

    “失败了?”

    灵犀散人当初使用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当时金光非常快捷准确地锁定了黄泉秘府所在的位置,若不是声势过大,露了形迹,如今灵犀散人说不定已经在秘府中喝茶了。

    余慈看得直挠头,又觉得无奈,见半天都没有好转,只能接受这一事实,伸手要将玄灵引拔出来。

    哪知,一提竟是不动!余慈心头一紧,再次发力猛提,雕像却像是和这里的大地融在了一起,真的纹丝不动。

    余慈不惊反喜:有门儿!

    他当即静下心来,手按在雕像上,仔细体会周围元气的变化。在这片天地中,余慈感应不到地脉之类,可是土层中浑厚的地气却做不得假,此时玄灵引就与地气粘在一处,像是在吸收运化,速度缓慢而坚定。

    余慈感应得久了,隐约也有了些概念,似乎玄灵引需要地气来做些什么。

    玄灵引肯定是有什么操控法诀之类,可是灵犀散人不知道,余慈更不知道,以至于效率低下。

    余慈不缺耐心,可眼下也不是讲究耐心的时候啊。

    念头急转,余慈脑中忽地灵光一闪,想起一件东西,忙从心内虚空中取出来,却是一个表面彤红,约五尺见方的石台,上面密密麻麻刻着复杂的符纹。

    这是前段时间,他为了驱动“地祗厚德神符”,用玄水曜岩制成的地气运化中枢,设计之初,就是为了运化地气,倒不是专对着“地祗厚德神符”去的,故而现在也能用。

    余慈打个几个法诀,那块石台便被埋入地下,贴在玄灵引底部,这一下子,地气汇聚的速度,就是几十上百倍地提升。

    周围地层的震动愈发强烈,余慈开始还担心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但到后来,他也不管了,只因雕像之上,不再是顶门透光,便连五官七窍,都发出光来。

    光芒汇聚在一起,却是颜色转暗,化为一片灰黑,可形态却像是燃起的火焰。余慈贴上去的手掌陡地一震,整个身子都给带得向前倾,差点儿脸面着地。

    这感觉他已经不陌生了!

    九地元磁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