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蓄势

    还有这样的禁术?

    “原来是这个。”心内虚空中,影鬼倒是恍然。

    “以前交过手吗?”余慈想想就郁闷了,“这场面,你应该看到就想起来吧。”

    “以前哪会给他排出阵禁的机会?说起杀神刀,就明白了。”

    影鬼说得理所当然,但想想也是,虽不知曲无劫当年是和黄泉秘府的哪一任主人交过手,可无劫剑仙当面,等这些高台钻出来的空当,什么人物都要给抹杀干净,自然没哪个人蠢得拿出来现丑。

    没有见过这场面也没关系,影鬼记忆中也有相关的知识:“记起来了,据说斩鬼刀斩下,耗力不大,还能增长力量,反哺给五岳真形图;而斩神刀虽是强绝,可是损耗惊人,那什么斩杀仙佛,一刀就能让五岳真形图几百年缓不过劲来儿,当然,斩了你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那为什么不见出来?”

    “是啊,为什么呢?”

    影鬼和余慈都思考这里面的原由,可这时候,面前的鬼刀又有变化,

    余慈抬头,只见刀上倏现一道虚影,脸面扭曲,满是惊骇恐惧,饶是如此,也遮掩不住其上灼然灵光,那是能刺伤常人眼睛的强度,但很快,就被刀上鬼头吞噬。

    余慈现在也知道了,只要是在森罗冥狱神禁中被斩杀,不管在哪个方位,都会呈现在斩鬼刀上,其力量也会输送过来——这倒是很及时的讣告。

    影鬼嘿了一声:“步虚阳神……”

    余慈沉默了下,才回应道:“这是戈大。”

    戈大就是被他带出业火的第四人,刚刚被妙相评价为“愚蠢至极”,但怎么说也是十方大尊座下的忠诚信徒,实打实的步虚修为,如今,却已经被斩杀了吗?

    扭头看这无边无际的高台之林,深重的危机感压上来。

    妙相还说不要给斩鬼刀蓄力的机会,可现在看来,三千鬼狱刑台,当真是铺到了每一个角落,戈大早走一步,如今已该在数百里外,说斩也就斩了,那翟雀儿等人、甚至是十方大尊,恐怕都免不了走这一遭。

    斩鬼刀对他们也有用吗?

    余慈不得而知,他更关心那些更现实的问题:“总不能就停在这里挨宰吧?这玩意儿该怎么破!”

    影鬼,或者说是它的本体前身,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问题,当即沉默下去。便在此刻,虚空中又传刀风,铮然有声,惨叫刚刚拔起,旋又断绝。

    五里外,那个“紫色灯笼”光芒泯灭,性命自然不存。

    惹人厌的轲忧,终于还是被斩了!但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余慈身上又过了一层寒意。

    看眼前的斩鬼刀,刀柄鬼头已经不是最初僵冷木然的模样,而是变得狰狞扭曲,尤其那脸面,有些像戈大,又有些像轲忧,便似将两个面目硬生生揉在一起,让人看了也要作呕。

    余慈越发地明白了,在这森罗冥狱神禁中,每斩一人,斩鬼刀的力量都强上一层,也都会趁势对仍在刑台上的对象重新检视,之前未曾发现的弱点,这回就未必能再遮掩。

    “这规矩真他娘的又臭又长,极不痛快!”

    余慈陷在高台上,只能被动防御,自然是牢骚满腹:“老子在鬼刀面前,最弱的自然就是力量层次,真要劈下来,我哪能担得住?”

    影鬼嘿嘿发笑:“因为这本就不是什么刀,而是一种神通。寻隙捣虚,找的是你心境中的缺陷,只要被发觉,就算强若真人,也一刀斩了,顺势取你的力量,为它所用。但若发现不了,你就是个婴儿,也可保万全。”

    余慈心里没破绽吗?当然有破绽,只不过他心境中最虚弱处,恰是掩在强点的后面,有天龙真意和还真紫烟暖玉维护,天底下能正面突破他心理防线的,还真不多。

    但这么下去,何时才是个头?

    事情也巧,念头刚转过,身前的斩鬼刀化为一道长虹,直入高空。余慈以为它要斩过来,作势要拦,却再没见它下来。

    也在此时,余慈发现脚下的血水粘劲儿松动,喝声中猛地发力,身子直向上拔起。

    结束了吗?余慈在半空中,看着血染的高台,心有余悸。

    后面风声响起,妙相已到他身边,表情却是变得轻松起来:“我们的难关应该是过去了,斩鬼遍及不漏,杀神万中择一。等阵禁中所有人过了斩鬼刀这一关,禁术会生成杀神刀,一般而言,杀神刀只对一行人中实力最强之人的最强一点……不会针对我们。”

    谁最强?从已知情况的话,毫无疑问要从十方大尊和黑袍两人之间来选,以余慈的修为眼力,不怎么有资格评断。

    纯以理智而言,黑袍是老牌的真人修士了,应该是比十方大尊强出一筹,可话又说回来,十方大尊走的是神道,又一贯神神秘秘的,焉知没有底牌?

    最重要的是,杀神刀的判定标准,谁知道是怎样的?

    余慈摇头一笑:“要说这森罗冥狱神禁,可比四极天星神禁讲理太多了,一刀落下,还有许多讲究……”

    “限制越多,当杀神刀落下,才是愈发地不可抵挡。”

    妙相轻声道:“我曾听闻,三劫以前,黄泉秘府最后一任主人无归羽客,不过是劫法修为,遭遇魔劫,大限将至。绝望下退守秘府,就是仗着五岳真形图中的森罗冥狱神禁,连斩十万天魔,其中还包括一位‘末法主’,最终还是被人截了地脉,法宝后继无力,方才死去,神禁之威,实是惊天动地。”

    余慈惊道:“若是如此,他们怎么还敢来?”

    “谁知道呢?不过当初无归羽客走火入魔,以至遭遇魔劫,据说就是魔门某位大能的手笔,也许他们知道里面的内情吧……这也只是传说罢了。”

    余慈在心内虚空问影鬼:“那神禁有这么厉害?”

    影鬼不屑回应:“只有蠢货才会给他杀生蓄力的机会。”

    那就是有了……

    余慈心中有了谱,耳中忽听到震耳欲聋的声响,和妙相一起移转目光,落到那片冲天业火之上,那里连续传出几十声雷鸣震爆。

    妙相一奇:“现在放雷火?里面怎么了?”

    当初翟雀儿在出去前,为了安抚留在业火中的修士,贡献了大批量的成品火雷等物。这些东西不沾染人之气息,只要大量地抛出去,依然能够对那些地狱众造成损伤,慢慢地把业力消耗掉,维持众修士的生存空间。

    这方法虽说很没有效率,但总算是个办法,可这时机不对啊!

    真要说最容易被斩鬼刀击杀的,还是业火中那些符修。然而世上福祸莫测,那些人之前可能还在怨望自己被留在业火中,但现在应该是庆幸才对。

    若不是地狱道隐然与东岳神禁相冲突,余慈毫不怀疑,那些人都要上刑台走一遭,推己及人,能留下一半就不错了。

    这时候,老老实实呆着才对啊……呃,是这样。

    余慈将视角切入灵犀散人那边,很快发现,那边也是无奈之举:众修士不是不知业火与森罗冥狱神禁的互相牵制作用,可事情变化太快,地狱道牵制了森罗冥狱神禁,反过来,那禁术也逼得地狱道的范围骤减,非自然地形成了内聚的势头,使里面修士的生存空间严重萎缩。

    一个不慎,又有四个符修压不住恐惧绝望等负面情绪,被业火从内而外烧了个干净,悬在空中的地狱众已经超过了四十个。

    业火一时大炽!

    妙相却是想到了另一件事:“杀神刀怎么迟迟没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