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刑台

    余慈略有怔忡,随后恍然。

    也对,五岳真形图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无法影响到亿万星辰的亘古无休的运转。余慈修炼天垣本命金符,正在寄托星辰、并“移宫归垣”的阶段,以本命星辰定位,辅以四方天象,自然是什么禁术也遮掩不住。

    如此,好处自然是十分明显,面对这种超大规模的符禁、阵禁之法,身陷其中,很难得出全面的认知,如今有一个不受干扰的全局视角,若再利用大衍图阵这样的法器,推演起来,必是如虎添翼。

    这里似乎能够做一做文章……怎么回事?

    余慈心头猛地一揪,耳畔仿佛是千百柄刀剑齐齐出鞘,破空尖鸣,本应清越的振音,汇聚不分,便如一道排天大潮,轰然而至。

    隆隆之声里,刚刚与星空建立起的联系,转眼给冲得七零八落,四象三垣的星域再也无法感应,只有本命星辰那一线联系,还能艰难维持。

    似乎是对这道坚韧的连线十分不满,排天大潮般的啸音更强,势头更猛。余慈便觉得心神摇动,胸膛几乎要被剧烈跳动的心脏撞开了。

    余慈怀疑下一刻他就会心脏炸裂地死掉,倏乎间又感到脚下不对,也顾不得别的,身形急退。

    地层轰然震动,土石炸开,就在他眼前,一座高台拔起,若不是他退得早,此时必是被顶个正着。高台至少高有数十丈,使得余慈就是仰断了脖子,也无法看到台上情形。

    可紧接着,就有污浊血光自台上奔流而下,染赤高台,其蔓延扭动的纹路形成了无数符纹,而在其央,曲折环绕,最终竟形成一只竖立的血色巨眼,盯视过来。

    “这玩意儿不好惹……”

    余慈心中刚一闪念,就发现事情糟糕,被巨眼一照,他竟是全身不受控制,被一股大力扯着,直落向高台顶部。

    转眼脚踏实地,也算登高望远,余慈赫然见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这处天地,竟是密密麻麻立了不知几千几万个类似的高台,每个高台之间,相距约一里,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如同连片的墓碑坟茔。

    脚下粘乎乎的,低头去看,高台地表,果然就是那冲下的污浊血光的源头,此时已经台上已经完全泡在血流中,腥气扑鼻。

    他想浮起来,又哪做得到?

    努力安定心神,游目四顾,余慈倒是看到了熟人:与他紧邻的高台上,就是妙相,此时美尼姑不再为天魔所扰,可这情况似乎要更糟一些。

    两人目光碰在一起,那边似是说了什么话,可余慈完全听不到。

    无奈之下,扭头再看,刚刚还模模糊糊,找不到踪影的轲忧,就在与他相隔五里的高台上,此时紫光贯体,像一个诡异的大灯笼,正是全力挣扎的样子,可是,没有半点儿用处。

    见轲忧都如此,余慈干脆就熄了类似的心思,手中已到了爆发临界点的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也暂时按住不发。

    这时,他感觉到另一边光芒有异,回过头,便见了那一片连天业火。业火中同样是高台林立,彤红的火焰甚至遮掩不住其上大睁的血眼,或者是因为这个缘故,即便业火声势依旧不小,却莫名让他觉得有些受压制而变弱的样子,

    正惊讶之时,一个声音蓦然响起,如洪钟大吕,震荡天地:

    “森罗冥狱神禁,三千神鬼刑台!”

    音波扫过,千万高台嗡然齐鸣,生成的巨大声响,简直要把余慈五脏六腑外外脑浆全都颠倒沸腾。因痛苦他不由弯腰,却看到台上的血水也在沸腾,且就在这片咕嘟滚沸的血色气泡中,有东西慢慢升起来。

    余慈也顾不得浓重的血腥气了,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抬眼,盯着高台血水中央。

    升起来的东西,长柄曲刃,乌光带血,殷殷震鸣,是一把看起来就无比锋利的长刀。此时长刀倒竖,其刀柄尾端,竟是一颗狰狞的鬼头,鬼脸正面朝他,面目漆黑,阴森僵冷,鬼眼透着绿色的光焰,只一扫过,就让人身上发寒。

    吃这鬼眼一照,余慈心中莫名有些发紧,忍不住就想往鬼眼里瞧,至此如何不知这是一种慑心之力?当下立刻鼓动天龙真意,犹自觉得不太稳当,干脆又用上了佩戴的还真紫烟暖玉,如此内外交并,果然心头一松,鬼头依旧诡异,却再无法给他最初的那种感觉。

    虽然脚下被血水陷住,可一旦摆脱了鬼眼的慑心术,余慈还是立刻拿出防御的架势,七星剑入手,直对鬼刀。

    可是鬼刀除了拿鬼眼盯他,自身殷殷震鸣之外,再没有别的动作。

    倒是另外一个高台上,有尖鸣声入耳。

    余慈视线飞快地偏移一下,亏得修为长进,眼神敏锐,见是妙相另一边的高台上,竟是同样有一把鬼刀,鬼刀之前,是一个若隐现在的影子。

    稍一怔,余慈就反应过来:台上是域外天魔,这玩意儿也然也被束缚在高台上!

    他视线连转,果然如他所想,除了这两处,妙相那里、轲忧那里,都有一把形制完全一致的长柄鬼刀,自高台血水中浮上来。只不过,和域外天魔那边不同,他们面前的鬼刀,都还没有动作。

    至于没有人的高台上,则是什么都没有。

    再看域外天魔那边的高台,鬼刀已经划了一道弧线,无声提起、嗡然下落。

    嘶声怪响,刀锋之下,刚刚还让妙相头痛至极的域外天魔,其身影被一刀切断,这时它才来得及发出一声尖锐厉啸,可随后,就嘭然散化一团烟气,盘绕在鬼刀之上,转眼又被鬼头吸纳进去,最终不见。

    余慈有些头皮发麻:“既斩又吃……这就是森罗冥狱神禁?”

    念头刚转至此处,他蓦地发现,自家眼前这柄鬼刀,蓦地生出一层烟气,就像刚刚斩杀了域外天魔,所呈现出来的模样。

    这一瞬间,刀柄鬼脸上,那对鬼眼中的绿芒倏地转暗,却又化为莫测的幽光,一眼看去,那边的鬼刀便似扭曲了一般。微微恍神,再看时,又哪是鬼刀,分明就是……

    逝水剑?

    无可言喻的情绪从心口冲出来,顶上天灵,却在还真紫烟暖玉的氤氲紫气中消融,更有天龙真形长嗥示警,余慈也就是一个恍惚,很快明白,却忍不住勃然大怒:

    “滚你的蛋!”

    被鬼眼中骤然增强的异力击中心底禁忌,余慈本能挥剑相向。七星剑上七星,转眼熄灭了六颗,一剑之力,已经是他当年还丹初阶时的十六倍,他也不管什么用剑之理,挥剑横扫。

    剑气排空,那倒立的鬼刀终于提起,轻若无物地画了一道弧线,从剑气中切过来,犀利寒意,透肤而入。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对险被怒火烧毁了理智的余慈而言,便如一桶冰水,迎头浇下。

    明知是陷阱,怎能硬往里跳?是了,刚刚受业火的侵袭,怕是余毒未靖……

    余慈心思变化,因愤怒而蛮横滞笨的剑势倏化轻灵,雾化剑意精于入微变化的优势尽显,竟然在这一线之间,化为无瑕剑圈,铮地一声响,将鬼刀封了出去。

    可刀上的力量简直是如山岳一般,透过无瑕剑圈传导至身上,只一下子,余慈全身都麻痹了,若鬼刀回头再斩,他必死无疑。

    然而,鬼刀一击无功,却又退回原位,依旧倒悬,鬼脸朝向这边,殷殷震鸣,没有了后续动作。

    余慈的脑子彻底清醒过来,已出了一身冷汗:

    “为什么不再斩?”

    “安心定神,不要给斩鬼刀可趁之机!”

    妙相独特的嗓音突然响起,观其震荡微妙处,就是狮子吼一类的音杀,可在余慈耳中,却如蚊蚋一般,不细听,根本听不清楚。

    余慈愕然回望,却见妙相望向这边,唇齿开合,显是在讲话,只是有些吃力的样子:“神鬼刑台,内聚斩鬼、杀神两类法刀。斩鬼刀破虚击弱,专攻台上目标的弱点,一旦斩杀,中者神魂法力均为此刀所摄,借此蓄力,再击斩下一目标;杀神刀却专斩目标最强点,以强破强,却需要斩鬼刀蓄力到一定程度,才能发动,一旦出刀,传说连仙佛都能斩杀……不要再给斩鬼刀蓄力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