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立场

    余慈看得清楚,那一刻,妙相顶门上,先起了道灰雾,然后才有一道白光冲出,将轲忧的手掌冲得猛向后折,双方都是步虚强者,反应也该差不多,邪门儿的是,轲忧竟是错过了直接伤及妙相致命要害的机会,一路飞退,刚刚摸上女尼顶门的手,已经僵得不听使唤。

    也在此刻,妙相睁开眼,轻声慢语:“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翟雀儿也有挑错人的时候?”

    咦,有古怪啊……但自己不直接动手的话,岂不更好?

    余慈意图出手,也是一贯吃软不吃硬的性情使然,而非理智的考虑。如今既然事态生变,自然乐得安稳,忙收住正要拎出来的法印,想了想,还是换了一枚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不动声色往后退,冷眼旁观。

    妙相缓缓站直身子,宽大的缁衣也不能尽掩她丰腴优美的曲线,只是如今轲忧是没有欣赏的兴致。

    他半抬着僵木的右手,咬牙切齿:“巫毒?”

    妙相轻声回应:“经过多年的提纯,你沾一下,还满意么。”

    听到妙相沙哑的嗓音,轲忧一时说不出话来。

    所谓巫毒,与其说是毒素,不如说是诅咒,只是以毒素的形式存在,乃是巫道中人背弃巫神所必然承受的代价。更可怖的是,这诅咒是能够转移传染的,就算转移之后,自动掉落一个档次,其毒性也直透骨髓、难以祛除。

    如今虽是传说巫神永久沉眠,以至巫道式微,可一旦牵扯到某位神主,哪会有好果子吃?

    妙相见他脸上变色,语气倒是愈发平淡:“翟雀儿以为留你一个在此,十方那边出来两个,以二对一,能刹住你的邪性,却不想戈大愚蠢至极,竟一个人追上去,当然,你也不遑多让……”

    戈大就是刚才急匆匆追上去的十方大尊方面的修士。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妙相的口吻,有些不符合既定的身份。

    轲忧恨怒交加的情绪微冷了片刻,再看妙相,忽地就明白过来:“对了,你出身飞魂城,你是……”

    话没说完,他身形如电,急速飞退,竟然是直接跑掉,如此虎头蛇尾,实在让人目瞪口呆。

    余慈不是傻瓜,看到这情况,如何不知道双方的立场有变:

    呃,似乎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内幕了。

    念头急转之时,妙相看过来,哑声而笑:“让道友见笑了。便是雀儿小姐精明强干,也不能尽除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

    能不能别说得这么明白?你们私下媾合,关我屁事?

    余慈暗咒之余,心里面只有庆幸。

    原来妙相竟是翟雀儿这边的!想当初赵子曰想给他在十方大尊那里使把力,特别是妙相和幽蕊的那里,把“追魂”和“卢遁”的身份问题解释得更完满,余慈却因不算授人以柄而拒绝了。如今看来,也幸亏如此,否则今日等着他的,就不是太虚青莲袍,而是当头一刀了吧!

    他动动嘴角:“这种事情,我不想掺合……”

    这话有点儿掩耳盗铃的意思,却能够很清晰地表明态度。妙相却不那么配合:“也许吧,但刚刚道友的态度可是不同。”

    她的语气比较亲近,在黑月湖的那几日,他们也确实是以这样的态度在交流:“你修为远远不及,却硬顶轲忧,不令其欺侮于我,真要再承你一份情。”

    余慈心事颇重,只漫声道:“一时义愤而已,还是法师胸有成竹……”

    妙相视线始终投注在他面上,声音低哑却温和:“我给轲忧一个教训,免得他今后目中无人。只是此人向无格调可言,不敢对我动手,你却要小心一些,不要落了单,给他机会。”

    余慈听得皱眉,其他时候他倒不怕,可这黄泉秘府中,势单力孤的,且事态百变,他又怎能保以万全?

    想到这里,他心中倏地一动:“法师可愿意帮我的忙?”

    果不其然,妙相颔首应道:“道友助我良多,至今无以为报。若真为此事苦恼,我愿诛此獠!”

    真是爽快,这就是还人情了。

    余慈知道,妙相虽是女流,又是出家人,可为人甚是大气,曾说过要偿他的人情,许他以重酬,便绝不会赖帐。当然,类似的人情,也是用一回少一回。妙相虽不至于此次事了,就翻脸不认人,可真斩了轲忧,接下来连续的影响势必不小,牵扯到魔门东支那边,一轮纠葛下来,原本的人情红利,想必也要用得七七八八。

    不过,余慈何尝又在乎妙相的人情之类?用掉就用掉吧,他倒想看看,妙相怎么下手……至于轲忧那厮,早早死掉,才是天下人之福。

    嗯,还能顺势测一测,妙相在翟雀儿那边的地位。

    他正要开口,妙相忽地举手作势,余慈也警醒过来,扭头一看,这片除了连天业火之外,并无什么起伏的旷野中,竟是慢慢走来了一个人影。

    余慈眯眼细看,紧接着心口就是重重一跳:“观主!”

    几乎不分前后,妙相也惊声道:“幽灿!”

    两处唤声一碰,便激起灵光如电,接下来二人当真是异口同声:

    “咄!”

    妙相以是类似的佛门狮子吼的音杀发力,余慈则是动用了天龙真意,两边的声浪对在一起,没有抵消,反而更有增益,轰隆隆一声雷震,那边人影晃了一两晃,面目骤然模糊不清,然后,整个身形都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手段?

    余慈还在困惑的时候,妙相已经有了结论,她沉声道:“轲忧,你还敢回来!”

    缥缈的声音随即响起:“美人儿莫怪,主要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些日子,天天追究那位十方长老的底细,对你们这些人,也有一些了解。听说,你修炼阴幻舍利,难以大成,最怕天魔侵扰,是也不是?”

    妙相没说话,轲忧则是大笑:“与其让你来诛除我这恶‘獠’,不如我先下手为强了。刚刚那个,是我在九天外域,花了好大力气,诱捉回来的正牌域外天魔。当初是有天外劫的境界,如今衰弱了许多,但想来,也足够美人儿你消受!”

    他说这一大段话,没有任何一句是在同一位置,让人难以捕捉。可相较于这等小术,真正麻烦的,还在别处。

    余慈知道,轲忧那家伙说的十有八九是真。刚刚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见到了已经虹化而去的于舟老道,虽然转眼就与妙相的反应冲突,就此醒觉,但已是心神摇动。

    如此直指人心的惑神手段,传说中,域外天魔最是擅长。

    世上没有能被驱役的天魔。

    但出身魔门,像轲忧这样的人物,却有几十上百种法子,在短时间内,使天魔完全忽视自身的存在。这本是元始魔宗的秘传,是在九天域外保命的上乘法门,用在这里,真的挺合适。

    面对隐匿不见的域外天魔,妙相外表看来依旧从容,但余慈能够感觉到,她如今有些紧张。

    余慈并不清楚,身蕴巫毒,又修炼阴幻舍利这等旁门,对天魔的抗力会降低多少,但他能感觉到,远处的轲忧,似是正拿不怀好意的眼神盯视过来。恶意如同阴冷的毒蛇,择人而噬。

    有天魔牵制,妙相怕是很难及时伸出援手,危机时刻,果然还是要靠自己呀……

    他又将心神沉入心内虚空。

    直接对上轲忧,就是找死,但若换一个思路和目标,对付域外天魔,余慈倒还真有办法,只是如今还要看,怎么才可能地将事情做到天衣无缝。

    云楼树空间打开一条缝,将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送到他手心。

    此符乃是诸天飞星之术中,三大雷法之一。论威力,自然非同小可,不过余慈这次用它,却不指望它灭敌,只是要用其无俦威煞,遮掩住后面的手笔——有照神铜鉴在手,天魔也收了好几只,怕他怎的?

    只是,做戏做全套,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确实是早早做好了一批,可如今是还丹中阶了,余慈已有了进一步提升其威力的方法。

    诸天星君,请借白虎凶煞一用!

    心中默祷已毕,心内虚空,显化的星海之内,那颗本命星辰大放光明,与之同时,西方白虎星域,七宿灼灼,与本命星辰交相辉映。

    天人交感,余慈虽是在黄泉秘府之中,也能透过心内虚空显化之能,遥感九天之上,有精纯煞气化育,借本命星辰,投射而下,在体内稍一盘转,就被本命金符运化,注入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中。

    雷符立时跃跃欲动,其中威能,尽被白虎星力引发,正是火上浇油的态势。余慈正待趁势打出,忽又一愣。

    自从被五岳真形图禁术困住,他还是头一回如此清晰地知道,自家方位所在。这一刻,他像是神魂出窍,直入云霄,寄托在本命星辰之上,居高临下,俯瞰这个世界。

    既知本人所在,五岳真形图,甚至于黄泉秘府的方位信息,自不必说。

    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