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地狱

    西方佛国中,天地习惯将一般世界划为六道,即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又曰六凡界,一切不得长生之生灵,都入此间,生死起落轮转,不得超脱。

    将这轮转化生的大.法则最终实质化,便是西方佛国无上佛宝“六道轮回”。

    地狱道便是六道中最恶劣、最痛苦之地。佛国的基本法则:造最重恶业者,会投生于地狱道中,在此受无穷无尽无间痛苦,便是死亡,亦将重新以业力复生在地狱里,不得解脱,这些地狱中的生灵,便称之为地狱众。

    地狱众?

    他抬起头,看上面已经增加到三十七八个的人影,微皱眉头:“就是上面这些……”

    “按照那些秃驴的说法,这些人已非人,而属地狱众,虽是生灵,却是生死不由他,非要经过无穷次酷刑苦痛,历经数劫数十劫,恶业销尽,方得解脱。”

    余慈就奇怪了:“这种玩意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是五岳真形图,东岳方位,生死之地,鬼神所居,是实打实的玄门法宝!”

    影鬼冷凄凄笑了一声:“事实就是如此!按照释教的说法,既然死在业火中,就会化生在地狱里。这是佛国轮转化生的大.法则,许多根本密咒衍生于此。说不定这就是哪个潜伏在暗处的秃驴,使出来的手段,用佛国法则、业火之力,污染了五岳真形图的力量……否则,那姓洪的和封亭,都是被四极天星神禁所杀,还有那后来的范虎,也是死在南岳神禁之下,他们怎么也化生此间?”

    也许是你根本就猜错了呢?

    这话说出来,就是耍赖皮了,余慈便按住不发,心中已信了九成。只听得影鬼在心内虚空笑音不绝:

    “当年一众秃驴自破六道轮回,将昊典等打入永沦之地,我以为世间再无这地狱道,却不想今日又能得睹。”

    森森寒意,如千丈玄冰,冻彻虚空。

    五劫之前,八千剑修西征佛国,以曲无劫为首,十九剑仙剑锋所指,所向披靡,诸天佛陀菩萨阿罗汉,均难抵其锋芒,那时便有不少佛门大能,拼得业力缠身,永世沉沦,在人间短暂显化地狱道,要与敌同归于尽。

    到了攻上初有痷的关键阶段,佛国更开启无上佛宝‘六道轮回’,真将八千剑修逼入地狱道中,化生八寒八热及近边、孤独等十八地狱,以无边无尽无间痛苦,困杀剑修主力。

    如此手段,就是十九剑仙合力,都被困了八个日夜,也因此终于让佛国缓过劲来,设下最终破局之法,由此艰难取胜。

    不管影鬼身份如何诡异、尴尬,它都算得一位“当事人”,对这六道轮回的神通变化,最是熟悉不过。

    “六道轮回也好,更在其上的四圣界也罢,按那些秃驴的说法,都由业力构建之所。业力为构建六道轮回的根本,尤其是地狱道中,一应地狱生灵都是直接由业力化生,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一切地狱众都要以业力化生,地狱道本身也是业力化生,这业力从哪儿来?”

    在西方佛国,自有释教法则,有情众生一切行止,一切念头,都会产生业力,亦即因果之力,聚沙成塔,无穷无尽,不可胜数,业力供应决不虑缺乏。可在东方修行界,天地大道却又有所不同,虽不是完全不相容,但想轻轻松松获取业力,也是不能。

    业力不存,六道何在?

    影鬼便道:“有没有觉得,自你们进入这鬼地方以来,业火之威越来越强?”

    “有的。”

    “是了,这就是暗处那人,将你们摄入这残缺不全的地狱道中,以佛国的运转法则,替换了外面的天地大道,你们一举一动、乃至念头生灭,都会产生业力,又被这地狱道收集,再化为业火,给你们消受。由此让你们惊惶恐惧,发起恶念恶行,又产生更适合地狱道的恶念业力,由此循环不尽。”

    这里面的道理很浅显,余慈一听即明。只是……残缺不全?

    “真正的地狱,有八寒八热及近边、孤独等一十八层,内里地狱众数百数千亿,呼号终日,其场面岂是今日可比?这充其量就是集尔等业力,临时生就一处基础的‘孤独地狱’而已,要知当年西征时,那些不怕死的和尚以密咒显化地狱道,大都是根基于‘六道轮回’那佛宝,如今真正的‘六道轮回’已毁,一应‘地狱道’显化,如无根之萍,虚妄居多,不要被吓住了。”

    这样!

    余慈知道了其中道理,转转念头,立刻就明白了十方大尊为什么是这种做法:这是要釜底抽薪啊!

    他能明白,翟雀儿等见识不在他之下的人们当然也明白,翟雀儿当即鼓掌叫好,赞道:“十方长老果然神目如电,竟找到这样一个简单的法子!”

    说是简单,可若没有能屏蔽业火的天成秘宝,众人仍然是一筹莫展,这里还是十方大尊才有能耐动手。

    这一位也确实神通广大,短短十数息时间,便似将那地狱众玩弄于股掌之间,连续抹杀近二十次。

    历经千劫万苦,单纯的死亡,对地狱众来说,不算什么,可按照六道法则,它每一次被杀,都要由业力重新化生,想这地狱道只是最初级的一类,连最简单的孤独地狱也才勉强显化出来,还是靠着刚刚摄入这些人积聚的业力,又怎能经得起这般消耗?

    尤其是后来十方大尊觉得只杀一个不过瘾,再施手段,将刚刚凝成的那三十余个地狱众也来了个反复屠杀,一点儿都不介意这些人刚刚还属于他们这一方。

    现在就看出来,由于业力的匮乏,新化生出来的地狱众,连灵知都缺乏,力量也不大,否则也不会只干挂在空中吓人。前面洪长老的冲击,也只是靠着磁光万化瓶的能耐而已。

    如此连续化生个七八次,四面八方的业火势头就遭到了严重扼制。眼看着再有个二三十回,就差不多了。

    可这时候,十方大尊突地停下了动作。

    人们都意外的时候,余慈眉心背上,又是同时生痛。

    这次的感觉,远比上次来得更清晰、更持久,余慈捏着眉心,不自觉望向一个方向,也是这一刻,十方大尊分明也是扭头看过去。

    他也有感应?

    念头刚闪,耳畔就是哗啦啦如暴风过境,再举目看时,原本已被业火封堵的一侧天地,竟是被十方大尊猛力一拂,硬打开一个径约五尺,一直贯穿了近十里火海的通道。

    若是之前,业火威势大炽之时,十方大尊绝难轻易做到这点,如今自然不同。

    见此甬道,众人都是一喜,又听十方大尊沉沉一笑,饶是如此,声音也不掩尖利,嗡嗡如群蝇过境:“如此进境太慢,擒贼擒王,我去将那源头扼住再说。”

    这话说得突然,不等人们反应过来,那悬在空中的黑影已倏地不见,而那道贯穿业火的通道,也开始缓缓闭合。

    扼你个头啊!

    这分明是要趁业火封锁的机会,抢得夺宝的先机。

    显然,十方大尊不信任翟雀儿给他的保证。

    余慈忽地感受到一个视线,扭过头,却见是翟雀儿。看她脸上表情,一贯的笑容下面,似乎还有点儿别的味道,且视线逗留的位置,也有问题,余慈愣了愣,随即恍悟:

    这位聪明精灵的美人儿,不是在后悔吧?她明明是盯着之前付的“定金”,亦即太虚青莲袍,这不正是一件防护型的天成秘宝?

    等下,这恐怕不是后悔……

    “十方长老为解我等之困,独力与暗处贼人相抗,真是堂堂气度,令人赞佩。只是长老他连番动作,元气损伤,并不在全盛之时,贼人实力又不明,单枪匹马的话,怕是有失啊。”

    十方大尊一方的修士,都当作没听到。可这又怎能难得住翟雀儿,她笑吟吟地转过脸来:

    “卢遁道友,咱们急着去帮忙,你也搭把手如何?”

    **********

    突然出差,这是在青岛的网吧里赶出来的,真不好说明天会怎样……幸好这个星期没脑子发热持续双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