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业火

    “恶业害身如火,地狱门开来迎。”

    影鬼突然提醒,意念幽冷,有一股阴森森的意味:“这是那些秃驴所谓的焚身业火,一切有情众生,莫能逃过。在西方佛国,不管是佛、菩萨、缘觉、阿罗汉,死在此火之下,都要化生在地狱中,受无尽苦痛折磨。”

    好像挺厉害的样子?余慈听得有些迷糊,他也曾读过佛门典籍,大概知道业火的定义,只道是宗教劝善修行的说法,却不想还有这等不可思议的神通。

    释教修行体系中,佛陀堪比地仙、神主一流;菩萨、缘觉则与劫法宗师相对;阿罗汉与长生真人仿佛,都得证长生、正果的大能。这样的人物,也挡不住业火吗?

    “这是释教佛门一项大神通所在,堪称是立教根基之一,自然有其不凡之处。因此火恶毒到极处,便是释教之中,也无任何一种法门能够修炼驾驭,只可持咒、或以佛宝召唤……要小心,业火之可怖,不在它多么难以抵御,而是一旦沾染,便是不死,也有所谓宿世恶业缠绕,几无可能再修行有成,换句话说,就是长生无望!”

    开什么玩笑!

    影鬼当真是不开口则己,一开口就抵在要害上,任余慈胆大包天,此时也觉得心口重重跳了几下,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虚空中忽然有一道白光刺出,视其源头,乃是葛福三人中央,那符阵标识已经完成了。

    似乎不愿意让更强劲的人物到来,四面业火加速合围,就如同越来越狭小的牢笼,将符修团困得动弹不得。此时没有人敢留在大衍图阵之外,包括妙相和高继,都钻了进来。

    高继跟在甲组那边,妙相则走过来,从容和余慈打了个招呼。余慈满脑子都是业火的疑惑,看到这位美尼姑,不免就想,都是佛门弟子,这一位难道就没看出什么?

    唔,对了,这位是半路出家的旁门。

    传授她旁门“阴幻舍利”法诀的,现在想来,应是十方大尊没错,那位肯定是最知情的,否则怎会不顾一切地赶过来?

    符阵中,白光射出五丈高下,又辗转变化,像是一个旗子的轮廓,想来就是那无碍小三界旗了。光旗摆了几摆,随即白光分化,如喷泉般溅射四方,一道白光过后就有一人出现,连续闪了三十多道,方才传送完毕。

    “啊呀?这地方可真的古怪。”

    此时车辇什么的,都没可能过来,首脑们自然也就现身,翟雀儿是里面最让人赏心悦目的一位,她仍穿着宅子里的装束,只在雪足上套一对绣鞋,再披一件披风了事。拿出了百无禁忌的气派,笑吟吟地环视这一片火焰天地。

    余慈还看到了黑袍,他看起来很孤僻的样子,和绝大部分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身边只有一个灵犀散人。寻找玄灵引无果,如今灵犀散人地位尴尬,只能是鼻观口,口观心,站在黑袍身后,如桩子一般。

    这些首脑对八方合围的业火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尤其是翟雀儿,饶有兴致地看了几眼,就问一个人:“赵道友,你觉得如何?”

    作为大梵妖王的真正代理人,赵子曰却是很低调地隐在人群中,比较符合他区区一个还丹上阶修士的本分。听到翟雀儿主动和他讲话,便躬了躬身,道:“雀儿小姐,敝人就觉得,要想在这里活动,破禁与否先不说,首先要压住这火……义兄能说破此火的来历,又主动要求过来,必是胸有成竹才对。”

    看似回应,其实没一句有用的。翟雀儿俏脸上笑容不变,转而扬声道:“十方长老,你那件宝贝在哪儿呢?”

    白光再闪,十方大尊这时才现身。

    这位的外型倒和当初余慈借灵犀散人视角看到的分身差不多,只隐约见一个人体轮廓,身上披着苍黑长袍,烙刻幽绿的纹路,略一摆动,便如鬼火飞动,倒看不出运用无碍小三界旗而大伤元气的模样。

    对这样的特殊存在,余慈自然是非常好奇。想仔细打量一番,十方大尊反倒主动转了下脑袋,只这一个动作,其灰暗莫名的瞳孔,一下印在了每个人的心头,一股阴郁的压力,如同地层下的暗火,碾压过来。

    哗啦一下,不管手里有事没事,只要是属于十方大尊一系的修士,尽都跪伏下去,若不是如今被困在半空,这些人必是五体投地,以示敬服。

    要论威煞,同为长生真人的黑袍并不输给他。只是此刻,黑袍却摆出了冷眼旁观的架势,让十方大尊出尽风头。

    余慈环目打量,让他有点儿意外的是,不但他身边鬼二、鬼三、鬼四都行了跪礼,便连他一手指定的副手“土兄”,也是如此——啧,这次可猜错了,原以为这位是魔门东支修士来着。

    当然,十方大尊一边,也有人没跪,赵子曰不用说,另外便是那些步虚强者,只是微微躬身而已,至于他旁边的妙相,根本就是毫无表示。

    还有些不爽的——刚把大衍图阵打理顺畅的涂山,就是如此,原来的推演已经有了些苗头,十方大尊这么一作势,推演中断,自然是前功尽弃。

    对此,十方大尊肯定是不在乎的,这位已经是天魔之身的新晋真人,确如赵子曰所说,成竹在胸。他无视那些跪伏的信众,转动目光,将这片天地看了一遍,尤其是火焰天幕下,那数十个面孔木然的人影。视线逗留许久,忽地嘿了一声。

    音起,他漆黑的法袍骤然掀动,呼啦一声响,那袍子便似是可以无限延伸扩张,暗影如幕,转眼遮住半边天空。余慈眼前一暗,四面八方的业火,已经被遮了一半,所谓弥天盖地,不外如是。

    有那么一瞬间,余慈甚至以为十方大尊是要将这些业火收起来。

    “不是收起来,是挡住……”

    影鬼已看得分明:“业火焚一切有情众生,却不毁死物。但那些祭炼的法器、法宝,遇到业火,其沾染的生灵气息,亦即祭炼层数必定全毁。十方这件法袍,肯定是特制的天成秘宝,不沾染生灵气息,所以业火不能伤。”

    “天成秘宝能挡住?”

    余慈心头又动,他身上这件刚得的太虚青莲袍,可也是天成秘宝来着。

    此时黑幕之下,十方大尊伸手。他的手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手的型态,竟似能够无限延伸,像是一条扑食的巨蟒,猛探出去。业火疯狂聚拢,却冲不破黑幕的防护,十方大尊便在这硬辟出来的空间中,手指发力,突地握住一物。

    嘎声尖叫,声波尖锐到极点。符修团的修士对此颇不陌生,那不正是最初导致众鬼修失了神智的源头么?

    业火中有人,这些变故,都是被操控的?

    在人们的念头闪动时,十方大尊已经将那东西提了回来,越过火焰,让所有人都看了个清楚。

    彤红的光线之下,人群骤然一静:这是哪类怪物来着?

    被十方大尊提来的这位,通体也有五尺高下,约是个人形,可是身上焦黑,又处处可见被火燎油浇毁去的皮肉,显出暗红的血肉。人们完全看不到它的五官,勉强找到应是头部的位置,那里却已彻底成了一团烂肉,像是被通红的烙铁来回磨了十七八遍,将五官都给推平了!

    唯一有点儿形状的,就是那黑洞洞的口腔。

    就是这样,那家伙还在发出嘎嘎的声音,音可传意,让人们明白,它是在笑!

    余慈牙缝里丝丝地进出凉气,最终摇摇头,实在不想让这形象再折磨他的眼睛。心内虚空中,影鬼的声音却是骤然高亢起来:

    “看哪,这是地狱众!”

    也在此刻,十方大尊也是沉沉笑了一声,他就是抓着这怪物,也是隔了一层法袍大袖的,此时手上用劲,砰声中,竟是硬生生将此怪物捏爆。

    接下来,并没有血肉横飞之类的场面,那怪物在爆碎开来之后,立化为一道轻烟,无影无踪,看得人目瞪口呆。

    如此古怪的情形,却没有给十方大尊造成任何困惑,他扭头向上看,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随他一起移动。目标正是火焰天幕下,木然呆立的那三十余个本应化灰的人影。

    有心人就发现,这里面,又多了一个!

    十方大尊的视线就盯在那里。

    新出来的那个,并不是刚才五尺黑炭,一滩死肉的模样,其身高拔了一截,双瞳如血,五官丑陋但清晰,头上几乎全秃了,头发只有干枯的几绺,皮肤显出比较诡异的青灰色,却是肌骨强健,如壮汉一般。

    这家伙与其余木愣的人影有很大不同,一对血眸中并未燃烧火焰,而是带着几分阴郁和凶残的模样,居高临下,盯紧下方修士,尤其是十方大尊。

    这死去活来的……看起来好生诡异。

    余慈隐约有些领悟,随后就听到影鬼嘿嘿冷笑:

    “果然是地狱恶道,业力化生!不知是西方佛国哪个大能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