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势急

    有一根五彩光丝,自鬼一阴体中抽出,穿透虚空,与另一片天地中的十方大尊相连——后半边是余慈的想象,但应该没有问题。

    莫以名状的力量就借着五彩光丝,注入到鬼一体内,但余慈还发现,与之同时,鬼一体内,也有一种什么东西反输回去,余慈没有让神意星芒植入太深,只能隐约感觉到,似是某种心绪意志,与十方大尊注入的力量比较,显得虚妄缥缈。

    不过,两种力量交换,产生的气机变化,又是真真切切,无比清晰,甚至让余慈忍不住有想模仿的冲动。

    这就是神道?

    余慈感觉着,这回他抓着了一个极有价值的信息,也在此时,他眉心背上同时一痛。

    这次不是指甲掐的。眉心后接明堂、洞房、紫府等脑宫窍穴,紫府为存神之所,若有变则眉心感应,在余慈而言,就是心内虚空有了变化。至于背上……

    云楼树还“种”在那儿呢,他身上大部分家当,都存在其开辟的空间中。

    他愣了愣,当即打开心内虚空。随着他修为进阶,祭炼的宝物增加,这其中倒是愈显得五色斑斓。

    中央步罡七星坛显化,坛上正中,就是本命金符所在,太阴幡、五雷号令、通灵圭简呈三角形虚悬周围,而鱼龙外相则游走其间,彼此气机浑然无隙。再向外一些,有些斑斓的光影片断显现,这些就是激发了“金属飞蛾”这一法宝碎片后,显现出来的其他碎片位置,被余慈记忆下来,显化其中。

    余慈自从进入还丹中阶之后,修行重心已经落在了“移宫归垣”上,收集这碎片的心思也就没以前那么大了。但此刻,正是这些光影,更准确地说,是光影之后,以“金属飞蛾”为代表的法宝碎片,生出了反应。

    余慈心神顺势导入云楼树空间,旁的都不管,只看收着法宝碎片的盒子。便见其虽是处在这相对封闭的空间内,竟还是在颤动不休,情形诡异到极点。

    他不免想到,最初拼接成“金属飞蛾”时,原属于赵子曰的碎片,竟是穿越了数百里路,一直飞到他这边。看眼下的情况,若这些碎片不是藏在云楼树空间中,是不是就要直接飞过去了?

    是哪个大的碎片吗?

    可是,心内虚空中,也没有显化出其位置啊。

    不过这时,余慈倒是明确了一件事——他早就怀疑,这些一直“吼”着“十方”的法宝碎片与十方大尊及赵子曰有很深的联系,现在看来,已经能够下定论了。

    念头又一转,他就有点儿奇怪,十方大尊放着外面漫山遍野的碎片不用,辛辛苦苦跑到这里来,又是怎么个想法?

    考虑片刻,他暂时按下放出一粒碎片,以测定方位的心思,继续看戏。

    但心中已经做了决定,十方大尊过来之后,就轮到他暗中下绊子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这厮轻易到手,这样反复个几次,足可以让十方大尊疑神疑鬼,最后毫无疑问会指向翟雀儿那边去。

    到时再设法让灵犀散人煽风点火……

    余慈的想法是很好的,可那边的火还没煽起来,这边的地面上,却是先烧着了!

    “快躲!”还是葛福这等人物反应迅速,明明是正全神迎接十方大尊神力加持,却猛地拔身飞动,至于已经完成九成的符阵标识,也是顾不得了。

    只隔一线,那红彤彤的火焰直接从地下冒出来,威力好生恐怖,只一沾身,不管是鬼修还是寻常修士,都是惨叫摔倒,那火竟是透身而入,从外到内,再从内到外,烧了个通透,一眨眼的功夫,便化为灰烬,只这一下,就是二十多人灰飞烟灭,还包括四个还丹上阶的护卫。

    大衍图阵轰然腾起,带着幸存的修士飞上半空。众修士见下面寸火如草,摇摆如浪的景象,大都是面色青白,已经是心胆俱颤。

    人们大都想着十方大尊等主力过来,事情会比较容易解决,却没有想到,这里的禁术完全不配合,如今天上地下、四面八方,火焰竟将他们完全包围,如此绝境,怎生得了?

    此时又有人叫:“看天上!”

    人们纷纷抬头,只见火焰天幕之下,那十六个已见过的人影旁边,纷纷添加新成员。一个接一个地跨火而至,悬立天空,微倾上身,俯视下来。观其面目,分明已经刚刚死去的那些。

    不知是否是错觉,那些人影燃烧的瞳孔中,似乎含蕴了什么情绪,汇结成无以名状的压力,又好像是另一种无形之火,烤炙人们的神经。

    又是一声惨叫,人群中一个修士手按着胸口,极度痛苦的模样,下一刻,他五官七窍齐齐喷火,内火外烧,直接焚化干净。轰地一声,周围修士都闪开了一大段距离,看着那人化为飞灰,闪灭的火光中,映出的全是恐惧和绝望的脸。

    连那无形之火,也能杀人!

    葛福脑门已经开始流汗,但他修炼到这种地步,心志的坚韧也远超常人,一咬牙,干脆是任事不管,便道:“继续,在空中直接凝化符阵!”

    他这决定不能说是错的,若能将主力移来,当前困局或可缓和,然而他一门心思扑在上面,主控大衍图阵的,就成了涂山。涂山先下指令,提了两个候补,分别替了幽松子和鬼一的空缺,既而对着一众符修森然道:

    “你们慌什么?要知道,这火只烧有灵之物,咱们有大把的手段来抵挡!”

    此话一出,众修士都是一怔,涂山趁机又道:“躲在这大衍图阵中,这火奈何不了咱们,但若是再生什么古怪的变化,咱们还是难逃一死!这时候,咱们就要定下神、安下心,戮力以赴,凭这大衍图阵,破开禁术,在这火里,开出一条道来!”

    说到这儿,他突然又扭头,向着半空中催化符阵的葛福怒吼:“都这时候了,你那位大人就不能透个底儿?”

    这一手太狠了,一语既出,所有人的视线都对准了葛福。不管这里有多少十方大尊的信众,事关生死,绝大部分人的立场,总会本能站在自己一边。这些情绪汇集起来,转眼就把葛福打入了绝对的被动境地。

    偏在这时,葛福连计较的时间都没有。他脸色发青,死盯了涂山一眼,却不知这表情,是他本人的呢,还是背后那位。接着,他同样吼了回来:“这不是玄门禁术,是佛法神通!”

    原来如此!

    不知有多少人,像余慈一样,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推演,众符修对此天地,已经有了零星的印象,但总是隔了一层,见不分明,此时听葛福一语道破,立有茅塞顿开之感。反应到云气圆盘上,就是一些矛盾冲突之处立刻消失,虽然他们对西方佛国的手段仍比较陌生,但换个思路,局面就立刻不同。

    这一下子,大衍图阵中的修士们,心气儿又生变化,且是向好的一面发展。

    涂山借势发力,趁热打铁,又说了几句鼓动人心的话,随后就连迭地发下指令,此地不管是甲、乙、丙组,都给他调动得如车轮般飞转,没用多久,几十号人就全神贯注,倾情投入到推演禁术的过程中去。

    人们越是投入,杂念越少,余慈这乙组的符令,倒是更为从容。他仍关注着鬼一那边的变化,也抽空打量火焰的推进速度。

    有个疑问他仍未得到解答:“西方佛国,有什么出名的噬灵火种吗?”

    “不用猜了,这是业火!”

    **********

    七天双更,完成!为啥人家举手之劳,对俺就这么难啊!求安慰,求鼓励,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