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反穿

    在场的涂山、高继都是魔门高手,说不定会对照神铜鉴有什么感应,所以余慈动手时非常谨慎,这么一来,他逐一解缚,行事就有些拖拉,还好诸人前面见他五雷号令威煞,都是印象深刻,也不怀疑。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余慈又往“鬼一”脸上瞥了一记,那些鬼修不过是小卒,真要在这等级别的家伙身上种一颗,见事才更明白。此人是还丹初阶,应该发现不了,但还有十方大尊,即使其神通比大梵妖王差得很远,但神道之事,总要小心,只能寻着机会再说。

    此时,涂山又将符箓所化的金雕放出,往远处飞掠,一方面是了探明这处天地的虚实,另外也为了触发禁法,给大衍图阵的推演收集信息。

    前面一波鬼影大潮,除了鬼修惊乱和“死而复生”的怪事之外,相较于之前四极天星神禁,显得比较弱势,这反而让人们心下不安。

    飞了没多远,涂山一声轻咦,随后人们也都发现局面变化。

    似乎是金雕触碰到了什么东西,红彤彤的天空中,忽然也燃起了火,像一层铺开的鲜红幕布。

    乍与之接触,金雕便被扫成了一片扭曲的光影,立即消失。

    涂山闷哼一声,受了点儿反噬。他并不生气,想了一想,竟是从储物指环中取了一副修行界极少见的弓箭,很是熟稔地张弓,一箭射出,出奇地没有听到弓弦振音,以及箭矢的破空声。

    那箭速度出奇地快,离弦之后径成一道直线,眨眼已到天上,破火幕而去,半晌,又划了道弧线,斜插在数里外的空地上,箭尾犹在晃动。

    这么一来,许多人心中就有所悟,涂山就问:“我那金雕符,吃火焰一扫即灭,放出的‘杀神箭’,却浑然无事,这里差别在哪儿?”

    旁边葛福一言不发,从袖中取出一件招魂铃,晃了一晃,地面中便涌上烟雾,化为一只鬼物,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鬼是全无灵智的那种,完全不入流。葛福晃了晃铃铛,道一声“去”,那鬼就重化烟雾,飞上半空,冲着火焰飞去,转眼便入,然后出来,如此打了十几个滚,也不见半点儿损伤。

    “噬灵之火!”

    不管是谁,心头都给惊了一记。所谓噬灵火,其实就是那种只烧化有灵之物,对死物一概不管的火种,天底下也有七八类,里面哪一种都不是好相与的。

    不过此时天火烧起,这片天地气机变动频繁,倒给了大衍图阵推演的基础。最底层云气圆盘又是气机灵光闪烁,众修士惊魂甫定,各种错漏冲突难免,但架子总算是又支了起来。

    余慈一直在看,偶尔参与,但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结果。过了小半刻钟,突地有人在叫,叫声立刻将半截的推演打乱。

    出奇地,葛福和涂山没有喝斥,只是抬头看天。余慈运足目力,破开云气上看,入目的情形让他眼角抽动,狠狠地眨了两记才好些。

    天空火焰之中,“洪长老”、“封亭”重又现身,还有一些面孔熟悉的,正是刚刚死去的那些符修,共是十五个身影。

    这些人似乎嵌在天幕上,各方都有,没有什么顺序,但位置相连的话,大约能形成一个穹顶似的弧面,将大衍图阵罩在其中。这些人正俯视下来,见不到什么表情,瞳孔中却有火光燃烧。

    被此妖异目光锁定,不只是余慈,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片天地,正在迅速发热。

    彤红的火焰从天上压下来,从四面推过来,火势燎原,火舌反倒是压得很低,不过两三寸,如荒原上低矮的草梗,一阵风吹过,便有俯仰之姿,又像是铺开的刀山,每一道火舌,都能让人皮开肉绽。

    天幕上那些个人影就在这等火焰中肃立,死寂呆木,让人看得心里发堵。

    高继怒喝一声,天遁宝镜早被催运起来,如横过天际的利剑,东西南北,四处劈砍,然而镜光照不穿任何火幕,眼前一切都是真实不虚。

    “多了一个!”

    不知是哪个眼尖嘴快的叫起来,余慈眼皮跳了跳,他已经看到了,原本在天幕下,是十五个人影,突然又加进来一个,仿佛是划开火幕,迈步而入。定住之后,同样是火光环绕,神情木然,而且看起来也有些面善。

    此时,葛福开了口,嗓音不自觉有些干涩:“是范虎,他……刚刚在在南岳神禁中死掉了。”

    这是他以特殊渠道,从十方大尊那边得来的即时消息,听了这话,全体沉默。

    范虎亦是鬼修之身,却是十方大尊座下十三个步虚强者之一,如今五岳真形图的门道还没摸清,再算上洪长老和封亭,已经有三个步虚修士死掉。便是死后,也是这般诡异的形态。

    紧接着,葛福就是一震:“等等,大尊他老人家决定过来……”

    啊?

    刚刚不是还说要他们过去吗?

    别人都在惊讶那边的反覆,余慈则揉动眉头,葛福知道的,他也通过灵犀散人探知了一些,只是毕竟身份上有差别,只知道十方大尊不知用什么法子,说服了翟雀儿,要移岳换位,全员冲入这东岳神禁中来。

    符修团这边毕竟不是主力,首脑们的决定也不是他们能够置喙的,这里消息来回交通就不必说了,原本的计划又要修改。大衍图阵中又是一阵混乱,不过听到几个主事人主动过来,这里的士气倒有小小的提升。

    余慈终于忍不住,趁着众人忙乱的功夫,将一颗神意星芒打入身边鬼一体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刚做了没一刻钟,具体的情况已弄清楚了。

    余慈这时才知道,十方大尊那边,竟是有一杆“无碍小三界旗”,可以无视符阵禁法的阻碍,在修行界与洞天、福地、秘府中来去。但每使出来一次,都要大伤元气,不可轻用。

    更重要的是,事先还要有标识才行!

    也就是说,有此旗在手,若是进来秘府,暗中留了标识印记,不管是谁入主,那厮都能无视防护,来去自如?

    听到这消息,不知多少人心中冷笑:有这样的宝贝,怎么最初不说明,非要到这种局面下才拿出来?

    很多人都是这么个想法,但余慈想得更深一层:之前不拿出来,现在也还没到非要取出来的地步。这般打草惊蛇,必然有相当的理由。

    记得当初翟雀儿说起十方大尊探索黄泉秘府的理由,是为了其中一样宝贝,如今它不惜代价,匆匆赶来,莫非便是这件事?

    而且,看这决定做出的时间点,也很是仓促,这就是说……

    余慈再次抬头,看到那十六个“嵌”在火焰天幕中的人影,莫名地就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堵在心口。

    如此场景,只要看到,怕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它象征着什么?

    余慈知道,这应该就是答案所在了。

    短时间内,余慈得不到确切的答案,而现在众人要做的,就是赶紧将对应的标识做出。本来这标识要持旗人亲自动手,但这里,十方大尊座下徒众甚多,遥空加持神力的话,也能“写入”十方大尊本人的印记。

    葛福是一个,甲组中也有一个叫幽松子的人物属十方大尊阵营,便由这二人负责。两人做了片刻,却发现四面火焰推动速度加快,迟恐生变,稍一考虑,又叫了乙组的鬼一帮忙。

    真是天助我也!

    余慈揉着眉心,似乎是在为大衍图阵中持续变化的推演结果伤脑筋,其实大部分心思都集中到了鬼一那边,他倒想看看,所谓标识、所谓加持、所谓神道,究竟是什么样子。

    三个造诣深厚的符修同时出手,速度果然加快很多,最初只是画下符阵,但到了后半段,就需要有十方大尊的气息印记注入。为此,葛福三人形成一个三角,在已经成形的符阵边缘正襟危坐,默祷乞告。

    余慈眉头一痛,是他不自觉手指用力,掐痛了眉心。

    果然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