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号令

    惨叫声里,原本挤在一起的人群猛地向四面炸开,还带起了血肉之类。

    余慈低头下看,人群中,至少有七八个鬼修失去理智一般,放手大杀。虽说寻常修士具备肉身,对战时理论上更占上风,可那些鬼修个个悍不畏死,只想着爆出最大的杀伤,且似是对鲜血之类,有极大的渴求,抓着一个受伤溅血的修士,就蜂拥而上,那模样更像要分而食之,几若疯魔。

    即使不知它们着了什么道儿,葛福等人是绝不允许混乱蔓延的,妙相正要出手,忽地当头就是一道元磁神雷轰下。

    她只能回手抵御,扭头看时,却见四面鬼影幢幢,不知多少阴物涌来,由于过于密集,甚至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形体,化为凶煞阴气,一个潮头打来,就是万鬼号哭,撼人心魂。

    见到这种情形,妙相本能地想到了鬼池,鬼池之中,情形倒与之差相仿佛,而元磁神雷的源头,就在这阴森的潮水之中。

    这时,高继忽是一声低吼:“封亭?”

    众人移转目光,只见另一个方向,也有人影踏着阴鬼潮水,夹击过来。观其面目,不正是之前想接磁光万化瓶,却步洪长老后尘,被打成飞灰的那个?

    如今也现身于此,实让人心头寒意深重,

    幻相?傀儡?元灵?

    众人心头连珠似地闪过这些个可能,却又很快被否决。而这么一耽搁,大衍图阵下层,又生变故。

    那七八个丧失理智的鬼修,莫名形体扭曲,原先这些鬼修再发疯,却总还保持着人形,可转眼间一个个就形貌狞恶,便如同被泼了强酸,肢体更像同病树枯枝,盘结扭动,完全失去了人的形态。

    白光连闪,妙相终于出手,将那些发疯的鬼修重创。

    可让人头皮发炸的是,妙相明明未下死手,可白光一至,这些鬼影便像是挤破的脓疱,又像是遇热的蜡像,一下子融解,而在其阴体深处,却燃起了一簇彤红的火焰。

    火焰随即炸开,没有任何火星,却化为了无形的烟气,转眼将整个大衍图阵覆盖。

    也在此刻,四面鬼潮涌至,葛福、涂山、妙相、高继这四个步虚强者,不得不同时出手,抵挡冲击。

    五色云气中,余慈身外青光扩散,刚刚入手没多久的太虚青莲袍发动,九朵碗大莲花自青光中涌出,清气环绕,什么烟气都给挡在外面,不得其门而入。

    他护得周全,其他人却没这么幸运,尤其是鬼修,被烟气一扑,都是鬼体颤抖,状态异常,包括他身边鬼一、鬼二、鬼三、鬼四,四个还丹级别的家伙也一样。

    便在此刻,当头两个声音撞在一处:

    “卢遁!”

    沉厚的是涂山,沙哑的是妙相。声音入耳,余慈眉头就皱了皱,这二人都知道他精通魂魄心意之术,故而直接点将,余慈也能会意。

    眼下祸事临头,确实需要同舟共济,他也不迟疑,袖中一道黑气飞出,迎风招展,就成了太阴幡。

    长幡之上,月华四射。

    自步罡七星坛彻底完成之后,余慈的祭炼主要是在调和各个组件的祭炼层数,弥补差距,单独祭炼的时间少了,如今太阴幡只是四重天的水准,本身效用一般,但余慈使出它来,只是为了掩护太阴役禁厉鬼术这等第一流的驱役鬼神的符法。

    月光中自有钳制阴物的神通,性质生克之下,即使这里有超过三十名鬼修,其中更有四五个还丹修为,依旧被余慈束缚了一息时光。

    紧接着,余慈袖中又是一道乌光飞出,却在半空中打了个霹雳,其中似有惊魂慑魄的力量,众人不由都抬头,便见乌光之中,用暗金颜色书了六个字,上面小些,是“敕令”二字,下面则是“五雷号令”。再一转,显了另一面,则是曲折深奥的符箓,内中雷光流动。

    “缚形!”

    余慈一声厉喝,声出雷响,只要是鬼修,都如木头桩子一般定着,然后又是一记“定神”喝声,诸鬼修脑中就是一片空白,随修为高低,持续时间有长有短,但那烟气似乎也发散极快,有几个修为较强的,已经恢复正常,神智无恙,这就足够了。

    大衍图阵四周,也是连串爆响,四个步虚强者也用了雷霆手段,与还能动手的近十名还丹上阶护卫,凭着高手的直觉和默契,形成了联手之势,硬生将四面鬼影大潮打散。但是,“洪长老”和“封亭”的身影却都及时退走,不知所踪。

    战场正在扫尾,涂山忽又出手,一道灵符打出,半空竟化为一只金雕,破空而飞,这是与九命幻灵符有些相似的符法手段,涂山使来,符意透入,金雕似有灵性一般,在空绕行一周,涂山与之共享视角,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末了,他向余慈招了招手,要他上来议事。葛福、高继等也没有什么异议,显然是余慈凭着定缚群鬼的手段,赢得了相应的地位。

    余慈一上来,涂山就道:“我们莫不是已经进来黄泉秘府了?”

    “嗯?”

    葛福等人都是奇怪,余慈则低咳一声。魔门东支一方,从来没有对他明说过所谓的“大生意”究竟是什么,但也没有刻意隐瞒,如今涂山直接说透了,他不做点儿反应,也说不过去。

    涂山冲他微一点头,又继续前面的话题:“这地方不是什么幻境,而是真真切切的天地……高师兄,你那天遁宝镜,也没别的发现吧。”

    刚才一通好杀,高继额头火线愈发鲜明,只面无表情地点头。

    葛福便说:“应该是五岳真形依托秘府虚空设禁,是个请君入瓮的设计,真正的威力,还是在这边才对……”

    说着,几人便看天,这里的天空红彤彤,似乎四周不知名处,都燃烧着冲天火光,将天空染成了这般模样。

    如此异境,似乎也符合葛、涂二人的推论。

    “那洪长老二人又是怎么回事?”明知称呼不当,妙相也只能这么说,几人又是面面相觑。

    葛福就道:“通天法掌击中他时,可看到了?那绝对已非人身……应是东岳禁法拟出这个形象。”

    涂山神色凝重,旧事重提:“这不是森罗冥狱神禁的样子。”

    葛福则回应道:“五岳真形图乃是此界第一等的神禁法宝,据传内蕴禁术五五之数,五岳均有五重禁术,哪能都为外人所知?森罗冥狱神禁只是最出名的那个罢了。且像此处,对鬼修压制如此巨大,也符合东岳禁法的性质。”

    这个倒没错,谁也挑不出里面的毛病。可……下面怎么打算?

    众人又是沉默。

    半晌,涂山问道:“我们这些人在其中,推演还成,但若破禁,实在是痴人说梦。葛道兄,贵主十方大尊神通广大,又是走的神道法门,或有什么手段?”

    葛福摇头:“东南二岳,几若两重天地,便是大尊他老人家神通无边,要加持神力于我,也不那么容易。”

    余慈知道这是实话,他与灵犀散人的感应,就非常微弱,便如同隔了数万里路一般。

    葛福续道:“现在最要紧是找出破禁之法,最好能是转入南岳方位的手段,待我等与禁术碰撞时,大尊或可适时介入,大增胜算。”

    余慈闻言,心中就是一动,照葛福的说法,十方大尊果然是能够以所谓“神力”加持的,说起来,这种法子他也会——虽只是皮毛。

    不知道十方大尊加持神力的方式是什么,和他借用“金属飞蛾”的法子是一回事儿吗?

    葛福的法子不是太得力,但在眼下这个局面,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当下众人便暂定此法,由葛福、涂山二人整合那些惊魂甫定的符修,重新排出阵来。

    不过这时候,除了几个修为高强的,还有十七八个鬼修,被余慈用五雷号令震伏,动弹不得。脑子里都被雷音弄得一片空白,还要他先解了这禁制才成,

    这些都是小事,但余慈动手的时候,心中一动,却是拈了几颗星芒,弹入其中五人鬼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