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奇禁

    葛福反应也是快的,忙收了云气巨掌,也即大衍图阵所带的“通天法掌”神通,缓住去势,但鬼影已经扑了上来。

    事发仓促,这时就见到妙相和高继等强者的手段。莫看妙相尼姑在鬼池中,被鬼物阴气折磨得生不如死,那实是要祛除体内巫毒之故,真正对敌时,她修炼的阴幻舍利虽属旁门,然而一道白光冲破顶门,悬在上方,亦是大放光明,见不到半点儿旁门邪法的痕迹。

    白光连转,扑上来的鬼影吃白光扫过,转眼便被抹消,只有明显强力的存在,才能突入进来,又有十四名专责护卫的还丹上阶修士挡下。

    此时,天遁镜光照下,转眼将裂隙洗了一遍,有几个隐身其中的鬼物,立刻现了形迹。便听到妙相口颂咒音,头上阴幻舍利放出的白光,竟都成了森白的火焰,裂隙中一时间火光冲天。

    这是旁门舍利结出的阴幻火,本就是以阴气为燃料,鬼物正好是阴气所聚,根本逃不过去,惨叫着奔逃出来,又纷纷化为灰烬,便是一时不死的,也是元气大伤。

    妙相放出如此神通,大衍图阵内外人等,士气一时大振,突变带来的影响,便给压制到最低。

    “往后退!”

    葛福和涂山几乎在同时下了命令,两人随即对视一眼,最终还是葛福道:“方位变化,不可擅入。”

    这是因为南岳、东岳方位不同,若进去便可能被彻底分割开来,但现在,还有区别吗?

    五色云气向后飞,只是想退又哪有这么容易?

    覆盖森白火焰的裂隙中,突有音波如剑,铮然而出,裂隙中的火焰,立被压伏,听闻这尖音,大衍图阵内外,诸修士都是一眩,而那些与护卫缠斗的鬼影,却是猛地状态激变,变幻出种种妖异形态,有将局面扳过去的趋势。

    这还不止,悬空的阴幻舍利之外,空气骤显波纹,分明是受到冲击,让沉静如妙相也皱了皱眉头。

    虽说和她搭档的高继乃是魔门东支一方,面和心不和,不过敌人当前,轻重缓急是知道的,高手之间,更有默契,妙相神情变化,高继立刻作出反应。

    天遁镜光再次将裂隙照住,只是这次,显现出来的已经不是土层,而是难测其深的黑暗。

    天底下哪有能遮蔽天遁镜光的暗影?镜光再一亮,这层黑暗便给剖开,可紧接着黑暗之后,竟也烧起了火焰。

    与妙相所发的阴幻火不同,其焰光火红,鲜艳纯粹,火光放出,声势浩大,映得周边红彤彤一片,森白火焰转眼便被压制得没影儿了,

    此时四极天星神禁的异象早已消褪,显出原本的地层景象,吃这焰光一照,周围地层却是光怪陆离,那些与护卫缠斗的鬼影,更是狰狞可怖。

    “这又是什么禁法?”

    在火光映照下,高继分外显得年轻的脸上,眉中红线愈发明显,看起来有些烦燥,他掌住宝镜,在火焰中连回扫射,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发现:“葛福,你们就没个谱?”

    葛福懒得理他,其实大衍图阵的推演早开始了,可这些火焰看着声势不小,却没有掀动什么气机变化,也就让人很难辨明里面的虚实。

    “不管它,再往后退!”

    葛福一时查不出端倪,更不想在这上面消耗时间,要知道,现在他们已经与主力那边隔开了,即使靠着早先的准备,还能联系上,可这联系明显已经不太稳当,十方大尊已经传来命令,催着他们赶紧想办法破开禁法,赶去会合!

    葛福一边控制大衍图阵后退,一边道:“你们将裂隙封住,我们要到更外面去。”

    只有脱离了当前困局,才能再测方位,从南岳突入。

    高继冷笑一声,却没有多言,一边掌着天遁宝镜,一边准备另一项手段。

    哪知此时,众人身上都是一沉,随即无声震荡席卷而来,震波所及,五色云气竟有“嘶啦啦”连串裂帛怪音,似是受到某种强大的撕扯力量。

    高继掌着天遁宝镜,看得最清楚,一时大惊:“九地元磁神雷!”

    话音方起,又有震波轰至,这下,大衍图阵中诸符修,甚至维持不住原位,一时间东倒西跌,狼狈不堪。

    “好胆!”

    高继又惊又怒,天遁镜光移动,转眼将目标照个正着。那是一个人影,就站在裂隙红艳的火光之中,任烈火上身,巍然不动。他肩上悬着一件广口瓷瓶,双眸幽深,气机绷紧如弓,显然是个极厉害的高手。

    见了那人,高继便是目瞪口呆:“洪长老,你……”

    高继话说半截,猛然反应过来:洪长老早在上次四极天星神禁中化为飞灰,又怎么可能活过来?可那面目表情,功法气机,与洪长老一般无二,便连已经弹飞的磁光万化瓶,都回到他手中,这是怎么回事?

    妙相轻叹口气,沙哑的嗓音响起:“我们已经被困住了,这是个什么禁!”

    涂山摇头回应:“东岳真形禁法中,最出名的是‘森罗冥狱神禁’,说是有三千神鬼刑台,处断生死……可这不像啊!”

    无论是葛福、涂山这些内行,还是妙相、高继等见多识广之辈,一时都是茫然,可是,这神禁中的手段可不会因为他们茫然就停手,那与洪长老一般无二的人影也不动作,肩上磁光万化瓶中,元磁神雷又喷吐出来。

    此地积存有巨量的九地元磁神光,经过宝瓶运化,元磁神雷可说是无穷无尽,这等元磁杀法本就是天底下最难应付的手段之一,寻常手段根本无法抵御,大衍图阵铺开的五色云气,数息时间便给轰击千疮百孔,虽是葛福、涂山齐齐厉声命令阵内外修士安定下来,可这种情况下,岂不是强人所难?

    骚动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弹压不住的。

    已经结成大衍图阵的修士在五色云气之中,不管这玩意儿有没有防护之能,看上去总隔了一些,还算好些,那些没有入阵的修士却是直接暴露在外,元磁神雷轰至,就算妙相、高继这等步虚强者都自顾不暇,外围的十四名还丹上阶护卫,都伤了三五个,又哪能照顾他们。

    一波神雷过去,就已经出现了死伤。

    能在符法上有些造诣的,哪个会是蠢蛋?这些人无不清楚,如此禁法之下,单枪匹马,就是取死之道,故而没有人往外跑,反而一窝蜂地冲到五色云气之中,转眼将已经稀散的阵形弄成了一锅粥。

    葛福气得拔出剑来,要斩杀几个泄火,涂山却是叹息一声,知道事不可为,转眼划了底线出去:“甲、乙二组不可乱……葛道兄,遇鬼遭凶,绝不可退,退而阴邪势大,再不可收拾,我们都要死在这禁法之下,便冲前去吧!”

    他这边等于是下了令,甲乙二组都是知情人,修为也都精湛,当下便有人出手,将两个意图冲到云层上面来的倒霉蛋重手击倒,惨叫让下面混乱的局面猛地一顿,涂山已趁机厉喝道:

    “葛大师这就要发动‘通天法掌’,尔等还不用力!”

    葛福终于知道,在判断局势、驾驭人心的手段上,他不如涂山远矣,暗一咬牙,也就按着涂山的建议招呼外围诸护卫:

    “都聚到这边来!”

    话音一落,他就借着上回众符修聚起的余力,再度放出云气巨手,当中一点幽瞳金光剧盛,正打在裂隙之中,那“洪长老”身上,只见得那躯壳胸口当即开裂一个大洞,如此伤势就是步虚强者,也该死了,然而其肩上,元磁神雷仍是喷吐不绝。而伤口处,却有熊熊火焰燃烧,将伤口弥合。

    只不过紧接就是通天法掌碾压而至,其势无可抵御,一把将其轰进了裂隙之中,随后裂隙也被巨掌撑大,大衍图阵内外百多人,顺势冲入。

    便在此刻,刚刚那逆转局面的尖音再度拔起,余慈便听到,挤入了近百人的五色云气下部,响起连串的惨叫,血腥气升腾起来,有人就嘶喊道:

    “他们鬼修都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