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截分

    说是五岳真形图发动,其实在地下这些修士中,真正能得知这一消息的不到一半,尤其是余慈所在的大衍图阵中,听到涂山示警的实在了了。

    余慈很想知道他那些临时手下中,有几个具备这等资格,可是眼前铺展开来的无垠星空,却似有着吞噬人心的力量,让人忍不住将全副注意力都投向星空深处。

    “幻阵!”有人这样叫嚷。

    人的思维总是先入为主的,也容易被混淆,此言一出,就是知道更确切信息的人们,也忍不住朝那边想。

    这时候,葛福一声厉喝:“闭嘴,没见识的玩意儿!”

    他话音方落,涂山也接着开口,这回是朝向每一个人,全无差别:“这是四极天星神禁,乃是感应触发的禁法神通,各自收敛气机,全力维持阵势,擅离者死!”

    他这话就比葛福来得高明,言之有物,下的命令也具有可操作性,这一下,他在诸修士心中的地位,就有不同。

    不知道现在葛福会怎么想,但如今的情势确实有些不妙。

    按照翟雀儿等人的计划,大衍图阵是要和五岳真形图较量一番的,但前期主要是在外围收集信息,推演变化,以得出一定的规律,真正的短兵相接,要到基础打得足够牢固之后。

    可如今,五岳真形图发动,范围竟是一下子扩到了数十里外,身在局中,又怎比得上超脱局外看得清楚?

    此时受这四极天星神禁的困缚,什么局面都见不到,周围尽是繁星点点,看得久了,便觉得这庞大无边的星海似乎在缓缓运转,慑人心魂。

    纯以五感六识,是绝对无法透过漫天星光,看到二十里外的翟雀儿等主力一行的,余慈也是通过灵犀散人,探知那边的情况。那里远比大衍图阵这边要沉得住气,此时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动……

    那边与葛福、涂山这里自然有方法联系上,相隔二十里,无论是主力还是大衍图阵这边,都小心翼翼地不去触动禁法威能,同时又竭尽全力,感应收集周围的气机变化,传到云气圆盘中,希望能拼接出一个相对清晰的轮廓,很快,葛福就将一系列信息打入下方云气圆盘,生成了一片新的气机灵光,随即下了新指令:

    “测算方位,不求破解,只算路径。”

    不管是什么神通手段,一旦涉及“禁”字,大都是由符箓、阵法、咒术等演变出来的高级形态,法度森严,威力无穷。四极天星神禁据传是南岳方向的星象禁法之一,名气不小,但也因为禁法强力,经历过这手段的修士,大都灰灰去也,留下的资料少得可怜,具体的法度,还要现成推演。

    可以想象,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余慈一边在丙组送来的轮廓图上修改,一边怀疑:五岳真形图威能铺开后,他们真能挣出这样的时间?

    没多久,便有一个声音印证了他的疑问:“九地元磁神光!”

    这声音非常之陌生,源头也非常之遥远,是翟雀儿那边的,原本是很正常地一次警示。毕竟元磁神光和五岳真形图紧密相联,不会因为四极天星神禁的出现,便“礼让”什么。

    可这声音透入星空后,莫名地膨胀放大,便像在山谷之上,一声唤、百声应,且声波层层相叠,竟是越来越强,最后轰隆隆便如雷鸣一般。

    大衍图阵这边,人人给搅得气血浮动,进行中的推演也受到影响,一时间错谬百出,不知有多少人的念头冲突,临近成形的符纹分形,也崩溃了十七八个。

    葛福见状又是一怒,正要开口喝斥,却忽地一滞。

    只见无尽星海受此激荡,群星聚散,刹时重组,再现时已经是人们无比熟悉的一片夜空景象:北辰居中,群星拱卫,三垣四象,星宿分列,让人恍惚中已经到了明朗的夜空下,精于星象者,甚至能借此判断出自己所在的方位。

    这是什么变化?

    余慈本人处在五色云气中,视野受限,看不太真切,不过通过灵犀散人的视角,还是看到了这回星海变化,饶是他所修行的法门中,也带着“星”字,近期修行移宫归垣之术,也对星象下了一番功夫,此刻仍是茫然。

    便在此刻,“天空”中几点星光亮起,那位置人们都是极熟悉的:

    北斗闪耀!

    带动气机灵光,其变化无比繁复,然而变化速度却又是惊人的快,仿佛是一团缠绕不清的丝线,被人伸手一捋,便条条顺直,绞合成索,只有急剧“摩擦”的电火,迸出清亮的爆响。

    “铮”地一声,拨动的是诸人的心弦,不知多少人心头震荡。

    也在此刻,余慈皮肤骤然一紧,似是有森冷寒意划过,无数次与此感觉擦肩,余慈一下子就辨认出来,

    这是死亡的味道!

    余慈想到了诸天飞星之术中,一门与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并列的顶级杀伐符箓,亦即北斗劾魂注死术。

    北斗主命,司生司杀!

    念头转过,余慈的脊柱凉浸浸的,如冰水浇注。或是老天爷看他还顺眼,那感觉只是一掠而过,也脱离了大衍图阵的范围,紧接着,就扫过了灵犀散人所在的位置。

    错过去了,然后……

    砰声轻爆,就在灵犀散人左手边,隔了一个人,一具人体倏化飞灰,直接被抹消干净。

    随后就是呛啷啷的声响,那人肩上一直虚悬的广口白瓷瓶被爆开的冲击波打飞,这时人们才发现,瞬间化灰的,就是刚刚控制磁光万化瓶魔门东支长老。

    这可是步虚上阶的大高手啊……

    恐惧而混乱的想法中,那件祭炼十五重天,价值无可估量的广口瓷瓶打着转,眼见要栽进似幻非幻的星空里,终于有人忍不住伸手,一把攥着。

    可他脸上还没来得及露出表情,天上北斗星光又闪,寒意垂注,又是砰地一声,灰烬爆开,转眼再收一条性命。

    这次,没有人再敢伸手了,眼睁睁看着那件宝瓶“坠入”星空深处,不知去了哪里。

    两边是死一般的寂静。

    短短一息时间内,连续感受到两回死亡的滋味,再眼睁睁看两位修为精深的强者转眼化灰,任余慈多么擅长在生死一线间游走,也觉得浑身不得劲儿。

    北斗注死,符箓咒法中多有表现,然而这完全看不出发力源头和过程的恐怖禁杀之术,如何抵挡?

    心头正紧,翟雀儿清亮的嗓音响起:“不要慌,是元磁感应!是元磁感应引发了四极天星神禁!”

    一言既出,周围僵滞死寂的气氛立时一缓,而后十方大尊那略显尖利的嗓音也响起来:“连毁两人,如何高妙的禁术也要缓冲片刻,不要耽搁!”

    这就是命令了,葛福乃是十方大尊最重要的手下之一,闻声立刻反应过来,当即又是一条命令发下。不知算不算幸运,受五色云气还有天星神禁遮挡,那边瞬间抹掉的两条性命,并没有对百多名符修造成影响,反倒是禁法变化之后,又暴露出许多气机游动的痕迹,对推演大大有利。

    不过数息时间,云气圆盘上,便有符纹扭结,几欲成型,余慈过了一下手,调整了一处窍眼,便见得这枚半成型的符箓喷发气芒,哧哧作响——这绝不是对四极天星神禁的复原,而是涉及到大衍图阵的更深层运用。

    涂山直接将其提交给葛福,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葛福大声念咒,咒音落在耳中,阵中四十九名符修,齐感脑子微眩,周围五色云气再度沸腾,竟是抽出部分,凝化为一只弥天遮地的巨大手掌,倏乎间打出十里开外。

    巨手手心处,就是那枚刚刚成型的符箓,此时却化为一只幽光闪烁的大眼,透射金光,所过之处,星光转黯,随即就被云手推挤开来,硬生生分开了一道幽深的裂隙,裂隙之后,就是真实的土层。

    手眼通天,乾坤倒转。

    这才是大衍图阵的真正作用!

    四极天星神禁有再度发动的迹象,可此时禁法已经不完满了,翟雀儿那边一声令下,众主力便朝裂隙间冲入,转眼已经破禁而出。

    葛福松一口气,又是哈一声笑:“我们也去!”

    笑声中,五色云气也往那边飞动,眼看裂隙已在眼前,禁法发动还有一段时间,连涂山脸上都微露笑容。忽见得裂隙之中,千百青幽光芒亮起,乍看去如纯青的火焰,可事实上却是寒气流布,透云而入。

    葛福立时瞪大了眼睛:

    “五岳位移,这是东岳……”

    话音未落,无数鬼影如蝙蝠一般,扑飞而出,鬼声啾啾,如坠幽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