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定位

    黄泉秘府既曰秘府,自辟虚空天地便是最基本的标准了,但又不比洞天福地,可以自生元气,自给自足。与外界必然有元气交换,所以才让人追迹而至。当然,以九地元磁神光的玄妙,与地脉浑然一体,若不是被人推算出位置所在,用天遁宝镜照下,又哪有这么容易被发现?

    灰黑色的磁火,乃是九地元磁神光密度高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虽然相隔足有二三十里,五色云气之下,诸修士依然不由自主往下沉降,降得越多,身上的压力越重,阵中便起了一阵混乱。

    “慌什么!”

    葛福叱喝一声,话音未落,天遁镜光内,忽地现出一个人来,往数十丈高的元磁火焰上扑去。临有百丈之时,冲势骤然加快,明显是被元磁捆缚,直坠而下。

    眼看要被绝大重力碾成肉泥,那人身上一道白光喷出,化为一个广口瓷瓶,悬空平放在肩头,喷薄而出的元磁神光一近身,便被瓶口的无形力量扭曲,化为光束,投射进去。

    那人缓了这一下,止住下坠之势,开始艰难爬升。

    这就是磁光万化瓶吧。

    余慈曾听赵子曰说起过一些流程,尤其是翟雀儿那边已经公开的措施,磁光万化瓶就是顶重要的一步。

    该瓶在修行界颇有几分名头,可说是一切修炼元磁法门修士的克星。持此宝瓶,可以吸纳元磁之力,储进瓶中,到一定浓度之后,自化为元磁神雷,反轰回去,反伤敌人。

    当初魔门分裂、内哄之时,魔门东支有强者携此瓶,斩杀光魔宗步虚以上修士三十余人,令其元气大伤,那光魔宗便以极光元磁为镇宗法门,自那以后,该宗沦落为二流,时至今日,都没有恢复元气。

    若不是此瓶祭炼所需的条件太过苛刻,早被人不计成本地祭炼到法宝层次,但如今也是十五重天九十一层的水准,和余慈见过的大洞七变五方真形符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操纵此瓶的是魔门东支一位长老,传说是步虚上阶修为。余慈念头转过的时候,瓶中的元磁已经蓄积到一定规模,瓶口强光一闪,元磁神雷反喷而出。

    在地下,音波传递尤其之快,众修士只觉得耳鼓一震,强劲的震波已经透入颅脑、胸腔,在里面来回激荡,修为稍弱点儿的,人类气血翻涌,鬼类形散意迷,都是狼狈。

    激荡中,操控磁光万化瓶的修士已经跳出了天遁镜光的范围,立刻就看不到了,后续有什么手段,众人也都不知。然而磁雷与磁光逆极冲撞,放出无数彩光,如雾如丝,形势万端,便是在地层深处,也显得瑰丽妖艳,绝难想到,这竟都要人命的玩意儿。

    倒是大衍图阵借此机会,又往上浮起,拉开了安全距离,五色云气之下,葛福又下了命令。大衍图阵开始移动,是在土层中平移。只不过这时候,大衍图阵更像是无楫之舟,随大海潮起潮落,往往是进三步退两步,举步维艰。

    葛福等人都知道这时的窘迫,但没有人会下令换个方法。

    九地元磁神光乃是五岳真形图汇聚地气生成,必然与五岳真形图联系紧密,只有这样正面硬撼,生成绝大震荡,才可借此机会,整体观察五岳真形图的玄妙之处。葛福等高层人士,也有其独特的观察手段,在数十里的距离之外,达成收集的目的。

    余慈本人倒是没什么,这等级别的冲撞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只是跟着阵势左移右晃,脑子里还在考虑接下来的做法。

    但这个时候,云气之中,第一个符纹分形印了进来,其来源不是葛福,就是涂山。接下来,奇屈古怪的纹路接连不断地打入,通过演天珠,为诸修士所知。

    这些不过是九地元磁神光之后,显现的一鳞半爪,完全不成体系,亦没有联系可言,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碎片加入进来,其中屈折变化,多数显出令人瞠目的妙诣玄理,诸符修都是行家,眼光高明,不免就开始议论纷纷。

    此时,演天珠里,终于传来明确的指令。

    众修士反应有先后,不过仅隔一息,头顶上的五色云气便轰地一声沸腾起来,云气垂流,将所有人罩在其中。

    外围丙组那边,已经有极其强劲的反应,那是三十六个修士的心力汇聚于一处,余慈这里却有一股力量莫名发动,牵引他的身子往上升,他没有抗拒,旁边他的临时手下们也是一样的遭遇,内层葛福、涂山等人,甚至比他们的升势还要快一些。

    转眼间,五十名符修已经按照组别被分为上下四层。最底层当然是丙组三十六人,他们中间正亮起一块巨大的云气圆盘,里面气机窜动,灵光闪耀,气象万千。

    余慈等乙组十人便在这块圆盘上方,垂目即可看到全局,在他们顶上却是看不到甲组,因为那三人已经升到五色云气最上方,凭云而立。唯一离开云彩的,就是葛福,也只有他一人,对整个大衍图阵,具有操控之权——在涂山不和他作对的前提下。

    余慈绝不喜欢让人踩在他头上,且无论是翟雀儿还是赵子曰,包括他自己,都希望在某个节点上使点儿手段,搞点儿乱子,但最初时,他觉得还是老老实实、按部就班地用力比较好。

    他也是头一次见到三十六个精于符法的修士,心力汇聚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番局面。

    云气圆盘之中,成千上万的符纹如鸟飞鱼跃,时刻变化,轨迹莫测,尤其是里面若断若续,不连贯之处甚多,以余慈个人眼光来看,短时间内实在找不到头绪。

    可在此刻,那翻滚的云气中,灵光气机却是瞬间寻到了条理,也许并不完整,可想想前面收集的信息又是什么模样!

    下层的结果送上来,余慈搭眼一扫,不管临时手下们投来怎样的目光,直接递了上去。他知道,葛福等人不是要从中破解什么,而只是要做出一个判断而已。

    很快,一直跟随着五色云气移动的高继,再次打出天遁镜光,照向另一个方位。无声无息间,粗可合抱的镜光再度扭曲,证明他又抓住了黄泉秘府的一角,而这次,冲上去的就不可一位了。

    “这是南。”

    葛福将判断传达到大衍图阵几个关键人员那里,以此明确方向标识——此“南”不是修行界的东西南北之“南”,而是五岳真形图的南岳方位。

    从南岳方位突入,是既定的方针。

    五岳真形图为上古重宝,早早就是名震天下,翟雀儿等人在此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查阅了无数资料。

    不管是哪种资料或传说,都言道五岳真形分划五方,其中东岳慑伏神鬼,可处断生死;南岳定星分野、重推演变化;西岳五金聚精、可冶性提质;北岳守灵润物,能广治虫兽;中岳化生山川,为中枢运转。

    说白了,就是从东方进,碰到的多是神鬼幽冥之变化;从南方进,则是星象推演的困局;从西方进,五金杀伐是免不掉的;从北方进,兽灵虫豸便如潮水一般;从正中央突入……五方齐攻,看你怎么招架!

    翟雀儿等人分析计算,又各自妥协,终于决定,从南方突入。南岳威能重视推演变化,大衍图阵更容易发挥作用,至于后续如何,还要临场应变,谁也没法计算什么。

    此时此刻,灵犀散人那边传来讯息,他们开始动了。包括一车、一辇所载的各方高层,全数上冲,从天遁镜光所照之处突入,九地元磁神光刷过数十里地层,所过之处,土石凝结,坚比金钢,一斤的原重就能给强化至几十上百倍,可是驭使磁光万化瓶的魔门东支长老,已经转过来,用元磁神雷倒转轰击,强开出一条路来。

    余慈借灵犀散人的视角看得清楚,几若身临其境,然而一转念,却是猛醒:

    如此一来,我倒是落到后面了?

    念头未绝,九地元磁神光倏地收缩,地层光线变暗,但这不是自然的变化,而是某种不可知力量的作用。

    灵犀散人那边、余慈这里,翟雀儿的宣告和涂山的示警几乎同时响起:

    “五岳真形图发动了!”

    下一刻,不管是谁,眼前突现无边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