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入地

    余慈接过的是一件太虚青莲法袍。

    此袍原是修行界极有名的一件法器,披在身上,便有万朵青莲护体,刀兵水火不伤,诸邪不侵,然而后来不知何故,已祭炼到大圆满境界时,器灵遁走,携走了九成九的灵气,使之威力骤减。后人重又祭炼,却因先天灵性缺失造成的损伤,无以为继,无奈改制成一件天成秘宝,较原来的威力差得很远,但发动起来,亦可放出九朵莲花,寻常飞剑法器一时都难以攻破。

    这是余慈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护体法器,以前拥有的,多是有次数限制,或是只能维护心神的特殊宝物,像这样全方位的防护宝物,尤其是穿上就能使用的,在眼前莫测的局面下,更显珍贵。

    余慈也不矫情,当即换上,此袍是以百层鲛绡薄纱重叠织就,搓起来却是浑然一体,除手感细腻之外,便如寻常布料一般,可其繁复精致之处,却是巧夺天工。也因为这种结构,能够加入许多炼制手段以及祭炼法门,原本可说是前途无量,想来实在可惜。

    袍子披上身上,与体内玄门真罡气机交映,便散射出一片青光,映得人须发皆碧,这也是法衣前后数代主人都是玄门修士,气机相和之故。

    余慈这边声势不小,林子中有许多人都看了过来,见是涂山亲手“赠袍”,某些人不免有些意外,但更多的还是态度上的转变。余慈知道,这是涂山为他架势,他自然也笑纳了。领了演天珠,径自交给“土兄”,倒觉得这位看他的眼神,比先前要收敛得多。

    他还要想着进一步了解几名手下,

    可这时候,葛福又开了口,其面容不甚好看,可说话顿挫有序,还是很有压迫力的:“今日汇聚这么些人,组成大衍图阵,就是为了破解一个困难的关碍。一会破关之际,若有什么异象,不论是谁,都不能轻动,尤其是现在组成阵势的这五十人,绝不能超出大衍图阵千尺方圆的范围。

    他视线扫过林子里这百十人,稍稍一顿,用很明确的目光示意两边。诸修士随之旁顾,却见不知何时,两翼林间,已经多了十几个人,分别有人领着,均是冷漠站立,气机凛冽。

    当头的两人,余慈却是认识一个,亦是刚刚在翟雀儿那边见到的妙相尼姑。

    “运行阵势之际,自有妙相法师和高继道兄领人为诸位护法,这十六人里面,最差也是还丹上阶,故而无需担忧邪祟之类,你们也完全不用出手,只一门心思推演即可。但如此周全之下,若还有人自行其事,搅乱阵势,坏了局面,需记得我有言在先……后事做绝!”

    林中猛然一静,原本一些窃窃私语之声,全数中断。

    余慈在妙相身上一扫,又转向另一边的高继。这人被葛福称一声道兄,应该也是步虚修为,外表甚是年轻,皮肤惨白,眉中却有一根红线,直抵额际,恍若煞气冲顶,令人不敢直视。

    一番话后,葛福向涂山略一点头,涂山便让三组人马依着阵势要求,慢慢形成三个松垮的同心圆,丙组在最外,乙组其次,甲组在内环,而葛福则在最中央,暂未加入阵势的“预备队”散落在外,偏向圆周的后部,而妙相、高继率领的护卫则在更外围游弋。

    余慈在阵势中间,看了下当前的局面:外围,两个步虚强者加上十四名还丹上阶,在有充分准备的前提下,将百多名符修斩杀殆尽,也不费什么力气,但要照顾这些人可不会有多么轻松。

    这百多号人在森林中快速前进,因为地形的影响,阵势当然不会多么严整,赶路时也有人在窃窃私语,步履声、私语声、穿林打叶声汇总起来,形成一波不小的声浪,有些不长眼的阴魂鬼物,或是在林中生活的凶兽闻声赶来,却在外围被第一时间斩杀殆尽。

    又前行了二十里路左右,余慈遥见到林中,停了一车一辇,还有十多个人影,似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余慈知道,车、辇之中,就是翟雀儿、黑袍和十方大尊等最重要的首脑。外面则是最精锐的战力,当然,还有相当一批隐在暗处,明面上的,算是冰山一角,赵子曰就在其中,看来也在刻意低调,另外,灵犀散人也在。

    冥冥似乎有什么感应,在余慈看到灵犀散人的时候,灵犀散人也朝他这边看过来,两人视线在空中擦过,都没有任何停留,灵犀散人也没有任何反应。

    自从余慈借神意星芒之力,控制了灵犀散人元神之后,他们还是头一回正式照面,余慈不好说灵犀散人会否受到什么刺激之类,但这次视线交错之后,他能够感觉到,他对灵犀散人控制,依旧牢固。

    车辇那边,并没有和符修队伍交流的意思。

    两边一照面,圆阵中央,葛福蓦地打出一道早就准备好的灵符,林间蓦地响起一声沉雄的低嗥,在音波震荡中,有一层明黄色的光气扫过,这边百多个符修身上,都有灵光闪耀,绕行全身。

    余慈认出来,这是遁地龙符,

    乃是一种极高明的土行遁符,加持此符后,不但能在较浅的地层通行无碍,进入更深层的地底后,还能抵挡不断加大的压力,对地心元磁、甚至对最危险的地肺毒气,也有一定的抗力。

    余慈也曾想过学习此符,应对黄泉秘府外独特的环境,但他显然做不到葛福这样瞬间加持上百人,依旧举重若轻的地步。

    葛福出手,离他最近的涂山没有表示,但外围的那个高继,却是面无表情地放出一件法器,乃是一面青铜镜,镜面灰蒙蒙的,但照下的光芒却是雪白透亮,到了地面,所照之处,土层竟是变得透明,可见清晰见到下方交错的巨木根系,还有其间游走的虫豸。

    光照面积迅速扩大,蔓延到几乎每个人的脚下,符修队伍中就有些骚动,余慈多次听到“天遁宝镜”这一名称。这时涂山才开了口,沉声道:“各自收敛气机,不要惊慌,注意不到落到镜光范围之外!”

    只一句话,前面二十里路都难以齐整的队形,瞬间变得无比紧凑,然后就是急速地下陷。

    天遁宝镜,镜光所至,可破天下绝大部分隐身之术,亦可穿透五行,飞天遁地,是一件非常实用的法器。

    临入地层之前,余慈还往车辇那边看了一眼,那里,似乎也开始移动了。

    有天遁宝镜和遁地龙符护持,一众符修几次呼吸的功夫,就到了近二十里深处的地层中。这个位置,岩浆活动似乎比较频繁,天遁宝镜镜光照处,很多时候都碰上那红彤彤的高温流质,需要临时修正路线,有时甚至险险从边上擦过去,让人看得一身冷汗。

    此时,葛福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不要去管别的,如今要祭起大衍图,都驱起天演珠预备了……”

    地层中次第亮起几十个光球,先后与各自的天演珠融在一处,便在此时,一时闲在阵中心的涂山念颂咒音,一道彩光腾起,化为一方锦帕,在众人头顶滴溜溜打转。

    又是一声令下,天演珠上,白光激闪,从圆阵的各个角落,打入头顶锦帕之上。这些白光似乎就是大衍图的养份,只见锦帕受了白光,竟是越转越疾,越转越大,不过十数息的时间,竟化为广及千尺的庞然大物,随后嘭地一声失了锦帕的形态,化为翻涌不休的云气。

    众人头顶,便像是铺开了无数五彩云朵,将天遁宝镜的光芒都遮蔽了。

    “高师兄!”

    这是涂山的招呼,下一刻,天遁宝镜的光芒从五色云气边缘斜照下去,化为一道刺眼的光柱,足有环抱粗细,穿透了数十里的厚重地层,打向某个位置。

    余慈眯起眼睛,然后他看到,光柱中段,骤然扭曲,随即崩散。

    可也在此刻,地层中露出了一圈与雪光镜光迥异的光芒,吞吐间如同燃烧的火焰,偏却是灰黑颜色,乍一现形,所有人都觉得身上一沉。

    “九地元磁神光。”

    魔门东支果然算出了黄泉秘府的方位——在没有玄灵引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