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锦帕

    有几道目光落在他脸上,其中意味莫明。翟雀儿的声音依旧是懒洋洋的,伸手指向葛福身边,一个颇是稳重的中年男子:“这是涂山,也修符法。”

    她介绍涂山时就更加随意,让人一下明白亲疏。

    余慈早从赵子曰那里得到消息,葛福乃是十方大尊座下的高手,精于符箓之道,有步虚修为;而涂山则是翟雀儿这边的王牌,同样是步虚强者,符法上虽是不俗,但与葛福相比还有些逊色。

    二人主揽这五十人的符修团体,以葛福为主,涂山为次。说实在的,二者之间确实有些差距,这个安排比较“合理”,但翟雀儿背后的魔门东支,又怎会喜欢这种安排?

    说是大伙合作,真到了黄泉秘府,还不是各有各的算盘?这时候,一个主次,可就是先机之所在。可惜魔门东支虽人材济济,但道魔有别,在符箓方面,真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这时候,余慈以追魂之名,在阴窟城崭露头角,引起了这边的注意。

    可以这么说,翟雀儿力邀余慈加入,就是新加一层保险。至不济,也要起到一个搅屎棍的作用……

    赵子曰在解说这背景的时候,甚是得意。虽说以翟雀儿的心计,像余慈这样的人选,未必只有一个,但她亲自选中的人物,偏是赵子曰一方的,如此错上加错,在符修团这边的天平,又往那边倾斜了一些。

    余慈感觉着,如今的赵子曰大概会拍案大笑吧。

    嗯嗯,余慈也想笑来着。

    他还真笑了起来,同时冲着妙相颔首招呼:“原来雀儿小姐还请了妙相法师……”

    翟雀儿有些惊讶的样子:“你们认得啊?”

    “是由夏夫人引见。”余慈又向幽蕊投去视线,略致歉意,“当初在华严城,我受伤避难,换了个身份,两位莫怪。”

    妙相显得雍容沉静,并没有做出什么惊讶之态,只道:“卢遁道友符法修为确实高明,援手之德,不敢或忘。”

    至于幽蕊,在这里没什么发言权,只是冷淡地颔首回应。

    “卢遁?”翟雀儿明眸一转,就问余慈:“你究竟是叫追魂哪,还是叫卢遁?”

    “追魂是绰号,卢遁才是本名。”

    余慈说了一句谎话,紧接就将当时的情况解释了一下,其实来龙去脉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被来自六蛮山的大妖重伤,换个身份避险,也不丢人。

    之前余慈没有房间掩饰两个身份的异同,赵子曰还曾征询他的意见,是否要下点儿功夫,被他拒绝。

    那日他到三家坊去见贺三爷,出来的时候,已经和幽蕊打了照面,瞒是瞒不过的。这个女人成事或不足,败事绝对有余,余慈没必要将把柄送到她手上去。不如直截了当,只要注意一些细节,比如别把这些人都不知道的铁阑顺口带出来就成。

    真正有点儿麻烦的,其实还是他以卢遁之名,传信给蔡选,暗示他去寻广微真人帮忙之事。这一点瞒不过赵子曰这样的有心人,若是三家坊真下力气去察,恐怕也瞒不过。但余慈也能以“交情”、“旧恩”之类的理由搪塞,整体来说,问题不大。

    至少,翟雀儿就没有再置疑什么,反倒是对他述说的穷奇和蛊雕很感兴趣:“六蛮山的大妖啊,我还真没见过呢。”

    说着她就给贺三爷下令,让三家坊注意这方面的消息,这种态度,倒让余慈有些意外。

    身份的问题就此告一段落,稍停,余慈便问起所谓的“大衍图”,其实这玩意儿赵子曰也说起过,只是一个外行讲起这些,总有点儿语焉不详,还是自己体验一下比较好。

    大衍图的话头最初还是由葛福提起,如今这人却拿出矜持的态度,爱搭不理的,倒是涂山上前一步,从怀中取出一件颜色艳丽的彩锦方帕,向他笑道:

    “这就是大衍图了。”

    余慈定睛细看,见这锦帕也就是一尺见方,上绣层层云纹,仅以图案论,有些单调,但色分五彩,十分华丽。他也看出来了,明明葛褔才是符修团的主控者,关键的宝物却在自家副手那边,也怪不得他心有不平。其中龃龉,便是早先赵子曰不提醒,余慈也能看得出来。

    大概是看在翟雀儿的面子上,涂山态度还算温和:“此宝乃是专门为符箓、阵图推演所打造,可以由最多四十九人催动,再加上一人主控中枢,共计五十人,亦即‘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的术数变化……只说没用,来,你把刚刚结成的符箓打进去。”

    余慈依言而行,一道白光注入,这幅方形锦帕上,如云的线条纹路竟开始分折流动,便像是千万条活泼的鱼儿,或环圆,或连线,千变万化,十分晃眼,但再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正疑惑间,涂山也是一道白光打入:“往这儿看。”

    说话间,他拿出一个卷轴,观其印记,也是天篆社的甲类级别,乍一展开,里面繁复到极至的符纹分形就铺展开来。

    余慈往那边看,随着信息自眼入心,锦帕上就是一颤,上面的线条纹路急剧变化,竟是凝成那些符纹分形的模样。心中又一动,便见得锦帕之上,那些符纹分形自动整合,窍眼三五相叠,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分出了条理。

    其实余慈也知道该那么做,但一眼过去,那处已经变化完成,分毫不差,其速度竟比他的思维还要快出一线,而这差距,还在逐步拉大。

    原来如此。

    余慈抬头,迎上涂山的视线,两人都有些惊讶。余慈是刚刚切身体会到此宝的好处,这方锦帕,竟是能够将多个施术人的心力整合在一起,合力推演符箓中的奥妙,此等功效,和演天珠非常相近,但要更加直观。而且余慈肯定,这里面还有别的功能,只是未曾展现出来。

    涂山则是意外余慈极强的推演能力,其间微妙,只有他这当事人才能体会。

    此时,翟雀儿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是笑吟吟的,对余慈道:“这大衍图配合五十颗天演珠,可结成阵势,汇集五十个符修高手的心力,天下怕是少有能不被破解的。不过呢,几十名符修借助大衍图推演,令出多门,势必会有混乱,想达到最完美的局面是不可能的,你可要有些准备。”

    余慈倒是表现得比较轻松:“葛福道长是正选,还有涂大师查缺补漏,我只是在旁学习吧。”

    他这样说,是给葛福和涂山二人一个尊重的态度,算是比较圆滑的回答。只不过涂山在想事儿、葛福则认为理当如此,倒也没什么反应,倒是翟雀儿横他一眼,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

    这微妙的表情变化,是个男人都忍不住要多想两层,余慈心中也是一荡,随即就多加了一句:“真遇上难题,势必与大伙儿戮力同心,全力以赴,绝不让雀儿小姐您失望就是!”

    话说到这份儿上,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他被刺激了一下,葛福、涂山依然没什么反应,倒是幽蕊抬起头,瞥过来一眼,难说是个什么想法。

    他的反应,却是翟雀儿希望见到的,她拍手笑道:“很好,那我们走吧。”

    余慈正心中冷笑,借看大衍图掩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当真是给晃了一记:“走?哪儿去?”

    翟雀儿笑眯眯地道:“自然是办正事去。”

    余慈愕然旁顾,却见涂山全无反应,葛福一直冷淡的面孔则为之变色:

    “现在?”

    “是啊,现在。”

    ************

    新的一月到来了,俺也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双更下去,坚持一天是一天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