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黑白

    沈婉事先已经做过功课,立刻答道:

    “十方慈光佛是当年三千剑修西征时,佛国诸佛陀之一,在无劫剑仙剑下败而不死,然而一劫之后,倏然转世,再无所踪,传言是被斩雷辟劫剑意毁了宿世神通,已然寂灭。”

    “果然有些来头,看起来也是可疑……对了,华严城那边怎么样?”

    “的确流入了几件西方佛国的法器,现在消息还较模糊。仅从外型上看,确有些与周管事那批宝物相关的。”沈婉轻声慢语,每个字音都极是清晰,然而里面带着的寒意,却如阴风一般,吹入心窍。

    “是吗?竟然真放了四五年才出手,这就越发地古怪了……”

    余慈记得在华严城外,灵犀散人和黑袍曾逮着了一批赵子曰的同伙,用了番手段,问出一个消息,就是赵子曰筹集了大批钱款,准备在随心法会上出手,竞购宝物。

    原来余慈并不以为意,但到了丰都城后他才知道,赵子曰竟是早就和盘皇宗勾搭上了,甚至有节制之权,如此强大的后援,怎么还需要他自己去筹款?

    那赵子曰可不像是公私分明的性子,且那笔筹到的款子,数目虽是巨大,可与举宗之力相比,仍是不成比例,如此怪异的事情,余慈自然不会放过。他就按照那笔款子的数目,设一个模糊的区间,将其涉及的宝物划入,看是否能发现什么线索,当初向沈婉询问那些宝物信息,其意也在此。

    哪知道,这些宝物中,有两三件都是沈婉放出去钓鱼的!

    巧啊!

    当年周有德商队到绝壁城,平生都在北荒活动的赵子曰也到了那里;二者前后离开,周有德便被人劫了道;多年以后,赵子曰筹款,那批被劫的西方佛国法器就流入黑市;沈婉故意拿出的一些法器,其价值还与他筹款的数目差不多……

    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

    前日,余慈就让沈婉详查华严城那边黑市的情报,又将这几件佛国法器从青录紫章中撤下,虽是暂时还没有收到赵子曰那边的反应,但余慈已经肯定,此事八九不离十了。

    赵子曰就是当然劫杀随心阁商队的元凶!

    若那厮是上回从*所获的佛国法器中,得了什么好处,又或者干脆是大梵妖王的计划有此一环,那么,现在破坏了他的计划,正当其时啊。

    想到这里,他又问沈婉:“你单拿出这佛龛,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沈婉微微一笑:“上回那些佛国法器,以大广化寺中所出为最佳,脉络又最是清晰,我想,贼子真有预谋的话,针对它们的可能性最大。而这座佛龛是由十方慈光佛座下,弘光菩萨未成道前,依佛陀法相金身亲制,极具意义,偏偏功用上有些模糊……”

    余慈一拍大腿:“不错,不错,现在要是能查出来,华严城流出的那些佛国法器的详情,对照当年单据,用排除法,应该更容易做出判断。若能找到还在赵子曰手中的、与佛龛等相对应的宝物,就是再好不过了!”

    沈婉秀眉微扬,其中意态,自在不言中。

    **************

    天篆分社,余慈走入小园中,头上柔和的光芒照下,几若月光,十分舒服。

    园子并不大,然而小桥曲水、亭阁花树之间,总有人影留连。非是赏景,而是与人交流符法精要。见余慈进来,就有人笑着招呼:

    “老二十七,来了?”

    园中符修,不止二十七人之数,余慈之所以混了这个绰号,却是因为当日和赵子曰商谈,耽搁那么一会儿,才开始做题,进来后,发现他在园中诸符修里,解题速度排在第二十七位,自是最慢的几人之一。

    但这里并没有什么恶意,广微真人喜静,更乐意用符箓说话,常来这里的修士也多是能适应这种方式的,那种只会闹腾,沉不下心的人,少有能呆下去的。余慈入得园来,很是认识了一些符修同道,彼此切磋,甚是有趣。

    不过今天他倒不想和人交流,找了一处清净地方,坐下独处。这里有讨论的,也有自处沉思的,他如此作为,并不惹眼。

    这里有一个石桌,几个圆墩,桌上摆放着一盘归元棋,棋子分为五色,分别是红、白、黑、青、黄,象征五行,这棋可以取乐,也能用以推演符法,但下法很是复杂,余慈还没学会,只拿起棋子把玩。

    这段时间,他心思很重,和赵子曰达成的协议,虽是完全落在他的算计中,但并不是说他今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相反,因为这条协议,他已经正式踏入了以黄泉秘府为中心的漩涡里。

    这里面,又都是些怎样的庞然大物啊。

    余慈摇摇头,手中一颗红子落下:大梵妖王。大梵妖王本身虽不能至,但盘皇宗在北荒立派足有万载,势力盘根错节,绝不容小觑。还有那十方大尊,与赵子曰结为兄弟,九成已经拜入大梵座下,嘿,起码就是三个真人战力。

    紧接着,又一颗黄子落下:魔门东支。这一支现在露出水面的力量还不算大,可真论实力,扎根此界的魔门,可要比远在无天焦狱,鞭长莫及的大梵妖王厚实得多。

    想了一想,又落了一个黑子:这是黑袍。此人现与魔门东支貌合神离,到头来大打出手的可能性更大些,故而另算一支,但也要小心二者真的合流。

    然后就是青子,那个与黑袍恶战连场的修士,不知此时还留连在红牙坊么?其人神秘莫测,又隐在暗处,真要小心才好。

    少顷,白子落定:这是清虚道德宗、离尘宗等。若说明面上的力量,真以这些人为最,若是连广微真人、甚至是辛天君都请来了,便是一个凌绝气象。只是这些人似乎被陆沉行宫绊住了手脚,也不知是哪方的谋划。

    这就是……不对,还不只这些。就像是已结下生死大仇的大妖穷奇、北荒内外已经窥伺良久的诸多修士、还有许许多多隐在暗处的各路大能,哪个不是变数?

    至此,余慈看看了手中五色棋子,又是嘿地一声笑,真是各路人马都对应一色棋子,又哪里足够?

    他这么分法,已经是错了。当下,他将桌上的棋子撤掉,只留了黑白两色,但这次,他划分的标准已经不同。

    细察自身,他人微力弱,却占有一桩好处,就是有持玄灵引,若说从正途进入黄泉秘府,谁也不如他。尤其是灵犀散人被他控制之后,此事天底下再无第二人知晓,他便能安居于暗处,伺机而动。

    想一想,在以上诸方势力中,他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后门”在,可以探听消息,甚至参与到更具体的事情中去。如此形势,若要在黄泉秘府上有所作为,什么“抢”、“夺”之类,是想也不必想,真正现实些的,约摸就是一个“偷”字。

    对他来说,在暗处有益,在明处则有害,这才是关键。故而以“益害”相分,就分“许他在暗处的”和“把他逼到明处的”!

    如此一来,局面大开。

    余慈拍下黑子:这各路人马,真正知他根底的,只有大梵妖王一支而已。虽说他现在已经定了协议,但只有傻子才深信不疑,尤其是赵子曰主动提及“黄泉秘府”之事,看起来是想利用他“追魂”的身份,动一动“大衍图阵”的主意,但焉知不是想借刀杀人?

    至于这白子,所代表的诸方势力,相对他来说,都在明处。只要他始终按着一两张底牌,进退腾挪,均有余地。

    所以,真要使力,赵子曰那边,就是目标所在!

    事情再想深一层,他在“白方”,虽居于暗处,明处的身份却弱,不好调度,可与赵子曰定了协议之后,那边对他相对放心,有些事情反而更能算计。如此阴中含阳,阳中带阴,奇正变化,正合了成事之道。

    至于什么协议,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