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谈判

    “道爷,这边请。”

    前面仆从恭恭敬敬地引路,余慈身披道袍,安步当车,在回廊中穿行。没多久,那熟悉的嗓音就响起来:“是追魂老弟吧,多日不见。”

    仆从引他进屋,里面久违的贺三爷熊躯挺直,站在那里相迎,粗豪的面孔上也算是在笑吧,声若洪钟:“当日那般劫数,老弟能安然脱身,真是不简单。”

    余慈此刻,是以追魂身份,与贺三爷相见。

    其实当初余慈和他相处得并不好,倒是已经死去的夏双河多次释放善意,但这次,贺三爷的态度相当随和,甚至换了个“老弟”的称呼,或许这也有余慈已经成功进入还丹中阶的缘故。

    北荒范围内,有极高比例的蠹修存在,也就是说,陷入瓶颈的修士特别多。这种情况下,一名修士具有还丹初阶的修为不稀奇,但一旦进入中阶,就证明了该修士拥有一部丹诀,有成体系的修行方式,这份儿资源和实力,立刻能在北荒占据一席之地。

    余慈在北荒见得比较多。夸张点说,一些还丹初阶的修士,被人像狗一样使唤,可一旦登入中阶,立刻就是另一个层次,反过脸来就能把以前的同伴使唤得像狗一样……

    他向贺三爷拱了拱手:“追魂依约而来,贺三爷虎威依旧……雀儿小姐何在?”

    “咳,有事外出未归,老弟你再等上几日。”

    贺三爷在接人待物方面并不擅长,但两天前余慈送来了名刺,翟雀儿也在远方发号施令,要他留住这位在“叠窍合形”上极有造诣的符修,他只有勉为其难,主动邀余慈过府一叙。

    干巴巴闲谈几句,两边都难受,干脆不约而同提起及了已经商定的报酬问题。

    “许给老弟的几件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带老弟去清点一下。”

    当初,余慈与他前后两次约定,将五雷灵木、玄水曜岩、通心灵玉三样材料折下五成出售,其实就等于是白送的。不说这里面亏赚如何,以三家坊的势力、财力,要收集几样材料,真心不难。

    贺三爷单辟出一间屋子,将材料摆列出来。

    “五雷灵木出自天台福地,是经五行雷光洗炼过的两劫松木,材质上佳;通心灵玉则是出自北地三湖之中的环带湖,是由玄门真人点化过的,又经日月星三光浸洗,很是不凡。两样东西都是从洗玉盟运来。还有这玄水曜岩……”

    余慈连法坛都造好了,还缺这些玄水曜岩吗?听着贺三爷介绍,他的心神都集中到托盘中摆放的灵木、灵玉上去了。步罡七星坛最基础的五个基本部件,他已经做成了三个,只余下令牌和圭简,有陆青这位妙手在,想必很快就能完工。

    至于玄水曜岩,虽说在步罡七星坛用不到了,先收着也不错,以后运用土行符法时,多有能用到的时候。

    交结清楚后,余慈又问起与翟雀儿约定的所谓“大生意”,对此,贺三爷是拿出这么一个由头:“随心法会召开在即,我们三家坊也不甘人后,真华坊一年一度,已成规矩,没必要为此破除,不过我们准备开一个斗符法会,聚起一批英杰,造出声势来。这可是个扬名立的好机会,老弟在叠窍合形上造诣如此精深,不如加入进来……”

    余慈哦了一声,眉目间也不见有多么兴奋。

    如今他有多个信息渠道,作出判断最容易不过,贺三爷的理由,一听就是假的,他又怎会在意?

    贺三爷不是个精细的人,口沫横飞说了半天这斗符大会的好处,才察觉出余慈心思不在上面,自是不免尴尬,此时他就开始念夏双河的好,有那位智囊在,他哪会这么吃力?

    他不是有急智的,一时就想不出别的说辞。本来这等活计就与他性格严重不符,真要随他心意,见追魂这厮如此不识趣,劈手揪着胸口衣服,先教训一顿再说,哪会拼这等口舌?

    局面正僵滞的时候,有人匆匆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贺三爷便愣了愣,正念着夏双河呢,那女人就回来了?她回来也好,正好问个清楚……而且追魂这厮心思太深,他降伏不了,还是让翟雀儿使唤去。

    贺三爷就道:“追魂老弟,我这边有点儿事……”

    余慈会意,站起来告辞。哪知刚出了门,贺三爷又唤住了他:“你就住在客栈里?太简陋了,不如搬到这边来,此处灵脉汇聚,对修行有利。”

    余慈摇头:“那边随意一些。”

    贺三爷想了想道:“城里还是太乱了,我让人给你打一处清净的地方,免得出什么意外。”

    他是怕余慈对所谓的“大生意”没兴趣,直接走人。余慈却在想随心法会举办在即,丰都城三教九流的人物每一刻都在涌入,有些时候确实比较烦人,这次没有拒绝。

    他又跟着贺三爷的仆从往外去,没走多远,脸面微热,想是有人注目过来。他扭头去看,却只见到一个素白的影子,有点儿熟悉。

    他嘿地一声笑,自出门去。

    从三家坊出来,先由贺家的仆从引导,在内城边缘的找了处院落住下。其位置大约就相当于他在阴窟城居住的百转行馆,位于真修圈内,已经是相当不错的待遇了。

    安顿已毕,余慈也没有在此多留,又到沈婉的私密院落走了一遭,待了一个多时辰才出来,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由易容药物催生长出的虬髯已经消去。这时候,可以称他为余慈,也可叫他卢遁,手上则把玩着一枚玉简。

    此时已经是他到丰都城后的第三天,距离扔下摩奴、留言赵子曰也有二十个时辰过去了,在他周围,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其实已是暗流涌动。

    他手中的玉简,其实就是他留给赵子曰的那枚,二十个时辰里,双方像是在比拼各自的渠道,通过各种方式,使玉简在二人手中来回传递,倒手了至少七八回,里面的信息也是逐条增加:

    “天知、地知、你们知、我也知。”

    “几年不见,仙长倒是喜好故弄玄虚了。”

    “先拿出个章程吧。”

    “你我不妨明示。”

    “先拿出个章程吧。”

    “你总要有一个解决问题的诚意!”

    “先拿出个章程吧。”

    ………

    “仙长,咱们谈谈?”

    余慈见到这个回应,笑了起来,终于舍下“先拿出个章程吧”这让赵子曰血管涨裂的回复,换了一条信息。

    现在,时机差不多成熟了。

    半个时辰后,他慢悠悠到了天篆分社。广微真人离开,这里还开着门,却依旧没什么人气,余慈走进去,那面镂刻着麒麟生云符的照壁前,已经站了一位,黑袍白脸,正是赵子曰。

    上次到这里来,在这片照壁前,就被那个矮胖道士教育一通,又惊闻朱老先生不幸,余慈没心思到里面去,这回,他是打定主意要去转一圈儿。至于赵子曰,今日没带那只猫来,余慈不惮用恶意猜测,是不是这家伙已经习惯了单飞?

    赵子曰还真是有意不带摩奴来的,因为那只“狮子猫”已经将余慈视做它的生死大敌,以其一贯的骄躁,说不定见面就是大战,那还谈个屁?

    两人视线一对,余慈就笑道:“咱们里面走走?”

    赵子曰有些迟疑,这天篆社可不是那么好进的,而且,也绝不是一个能商量秘事的好去处。可说话间,余慈已是侥有兴致地绕过照壁,他也只能跟上。

    天篆分社的院落有三进,隔墙还有一座小巧的园林,在地下城,这布置是很豪奢了,但与广微真人的地位相比,又不算什么。

    院落中相当安静,余慈二人走过前厅,也只见到两个洒扫的仆人,都是凡俗之人,除了手脚勤快之外,一无可取。一路行来,余慈就奇怪,这天篆分社,究竟是起什么作用来着?

    有这个疑问,他就问地头蛇。

    姓赵的地头蛇则解释,广微真人喜静不喜闹,这前后三进的院子,是他的居所,所以没有闲人敢在这里停留,那些来分社请教学习的,都跑去隔壁园林里去了,广微真人每日会到那里指点,据说每隔一段时间,也会出几道题,挑拣英才。

    余慈听得兴致盎然:“那咱们就去园子里看看?”

    又是这种语调,却没给人任何反对的机会,赵子曰眼角抽搐,一口气没转过来,余慈已经穿堂过户,险些把他甩脱。

    在中堂外有一个月门,可以直通园林,余慈往那边去,临到门前,却见彩光闪动,旁边雪白的墙壁上,显出层层图案,十分精致。余慈看到,那是一道颇为复杂的符箓,旁边还有小字注解,似乎是什么题目来着。

    这个有意思。

    余慈立刻省悟,这是一种“入园考”,他头一回接触这玩意儿,正要细看,砰地一声,赵子曰的手已拍在墙上,满墙彩光散而复聚,却是看不太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