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玉玦

    话音才落,那长幅便收卷起来,在空中一滚,化为一道符箓,落入端阳道人手中。细看去,符箓上书有难以辨识的蝌蚪文字,如有灵性般游动,金光玉润,好不眩目。

    端阳道人连连摇头:“也只有这位,才会把天府符诏这么个用法。”

    杨朱则在疑惑:“不是说前年,他与天语神魔约战域外么,怎地突然传诏?还有,我们在此行事甚是隐秘,他怎会知晓?”

    对此,端阳道人却不怎么在意:“外面或许有些状况吧。此地妖异,涉及到魔主层次,纵然是被东华真君封印,也是麻烦,有辛天君在,也能增添不少胜算。只是,他符诏到此,人怕是还在万里开外……”

    杨朱嘿了一声,有些不以为然。倒不是他对辛天君有什么不满,只是觉得十二个时辰闷在这里,已经憋闷得很,先前不知虚实也就罢了,如今已经有了判断,看端阳道人的意思,竟然还要等下去,也太过保守。

    他这边刚想说话,虚空中忽又震动,初时微不可察,转眼便如山崩海啸一般,喀喇喇连串裂响,鸿远道士以“九转神照寒玉楼”所化的清光障壁,竟是四面开裂,这等冲击,任鸿远的修为再精纯,也是承受不起,脸色发白,已经受了反噬。

    “收!”

    端阳道人助他弟子将寒玉楼收回,这边杨朱则嘿了一声,也不作势,周围想趁势扑击过来的伥鬼阴魔等,便被如山岳一般的力量碾成粉碎。

    程象奇道:“怎么回事?是刚刚符诏打入虚空,使三方虚空相互勾连的结构不稳?”

    “也许。”端阳道人精通神念之术,可在千里之外动念杀人,但对虚空神通,并没有什么研究,里面一些细微变化,他能够感觉到,却无法准确地形容出来。正为难的时候,他们头顶上,巨木砖石轰声落下,声势惊人,但离得还远,就被诸修士护体罡煞绞碎。

    这大殿……塌了?

    诸修士都愣了下,随即就感觉到,原本盘踞在大殿之内,让人呼吸不畅的磅礴拳意,在这一刻急剧衰减,随即冰消瓦解。

    杨朱一下子就想到,三方虚空冲突,原本形成了均势,然而辛天君金光符诏强行破空而至,生成的冲击力,将均势打破,三方虚空,势必要有一个承受均势崩溃后的冲击,这样,本就起到中间转接作用的陆沉行宫,就成了最倒霉的那个。

    他能这么想,别人也一样,诸修士一时都是皱眉。

    “陆沉行宫毁掉,拳意随之消亡,岂不是说,那末法主之魔域,直接与修行界相接?”

    程挚黑瘦的脸上颇是沉重:“末法主之魔域,多是在九天外域开辟,千奇百怪,往往都与此界有绝大不同,两界相接,指不定灾祸当比剑园那回还要厉害,我们应该想法将其压制回去才好。”

    “正合我意。”

    杨朱立刻响应:“不管陆沉当年如何想法,他封印魔主,就是无量功德。如今这局面被我们无意间破去,若不积极作为,岂不成了罪人?”

    端阳道人正要说话,忽又改口示警:“小心!”

    要知众修士就站在三方虚空的交界地带,一角崩溃,带动全局,原本还算稳固的三丈方圆之地,已经动摇起来,虚空的变动也牵扯到众修士气机,这是根本控制不住的。

    “走!”

    喝声中,端阳道人额头开裂,现出一只竖瞳,瞳孔乌黑,却有灿灿金光流电,聚散周围。下一刻,金光如剑,破瞳而出,去势凌厉,可在黑暗空间中,其轨迹竟是曲折如闪电,在黑暗中标识出一道路径。

    这是玄门“玄瞳神照”之术,可破一切执迷幻象,若以真人阳神发动,则自具先天神通,端阳道人这时候不顾后患强使出来,果然一举见功。

    不用他再提醒,诸修士结成阵型,沿着金光轨迹,急速前进。

    虚空交叠,局面一瞬千变,多亏玄瞳神照具备先天神通,总能及时修正路径,帮助众修士在纷乱破碎的虚空间穿梭。此时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停下,否则被卷入虚空乱流中,真不知会有什么下场。

    但一直这么高速移动也不是办法,杨朱便仔细观察周围虚空变化,想从中找出可以下手的地方。哪知他一旦用心,便觉得这里虚空中有一个极熟悉的气息,飘流不定,始终与他本人的气机相勾连,一时就是奇怪。

    说来也巧,不过数息时间,那物件便在一阵虚空动乱中飘流过来,

    杨朱一瞧,心头便是微喜:“原来它还在。”

    飘流过来的,正是他刚刚掷入黑暗中,以试探虚实的随身玉玦。杨朱早已是“不滞于物”的境界,但毕竟是随身多年的宝物,失而复得,总有一番喜悦,他便顺手一捞,将玉玦抓住。

    熟悉的触感入手,心头却骤地一惊,端阳道人的警告又一次响起:“注意了!”

    虚空接连剧震,让人心肝抖颤的迸裂声,就在众修士结成的阵势中响起。虚空就在他们结成的阵势中央,砰声裂开。阵势不攻自破,不管是谁,一时都稳不住身子,随着迸裂的虚空,自四面八方分开。

    杨朱又惊又怒,下一刻便被卷入虚空乱流之中,也在此刻,他看到端阳道人双手高举那枚天府符诏,大声念颂咒文,黑暗虚空中,金光如水,自端阳十指间溢出,随又化为滔滔大潮,奔腾四方,无远弗届。

    原本混乱迸裂的虚空,竟是有稳固的倾向。

    不愧是辛天君……

    念头未绝,他手心玉玦突地一跳,已经被金光凝滞的虚空蓦地再生变化,一阵天旋地转,虽只是一刹那的不适,但他再定眼去看的时候,只见得星辰如海,深邃无尽,竟是无有上下左右的方位感应。

    此地竟无半点儿空气,且是阴冷到了极致,滴水成冰也不能形容其寒彻,这根本就是连思维都能冻结的绝域。杨朱却很熟悉这环境,他自然转为内呼吸,护体罡煞自成一域,将外界酷寒恶劣的虚空隔绝。

    “九天外域……这就是那末法主的魔域所在。”

    他冷冷一笑,虽是与同伴分开,独自面对高出他两个境界的强敌,与生俱来的高傲与豪情却让他无所畏惧,他拈着那枚玉玦,强横的意念扫荡百里虚空,此域不能传音,但他的意念却足够强烈且明晰。

    “兀那魔头,你既用玉玦赚我过来,又为何吝于现身一见?”

    虚空中仍无明确回应,但他还有抓到了一点儿痕迹,猛然回头,却见星海之中,打开了一对眼睛。

    那又或只是纯粹的感觉,杨朱竟无法形容其形状大小,却能见那眼中,一刹那就有无数虚空生灭,千百世界交叠,无量神通自其中生发,无有穷尽。

    那种气魄法度,让高傲如杨朱,也不免倒抽一口凉气,是哪个,哪个魔主才有这等神通?

    以他的见识,要找到正确或近似的答案,其实也用不上多长时间。是了,虽不怎么清楚以其神通,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但也只有那种层次的存在,才可能迫得陆沉只能封印而不能灭杀……是了,是了,就是这样!

    当认知明确,他突然就感觉到,这对眼睛之后,是一个虚弱到极至的魂灵——也许那家伙曾经是强大的,但如今它甚至无力操控这对拥有无量神通的“魔眼”。

    杨朱心头微颤,莫名地就有一个念头盘旋绕升,片刻之后,就再也按捺不住。

    也许,也许……

    他慢慢上前,而在他手指尖上,玉玦一闪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