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印

    余慈觉得赵子曰这厮的脑子回路必然与众不同:“洗澡,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静室中,赵子曰身外灵光如水,连带着衣物,将浑身上下都冲刷一遍,其间灵光颜色多次变化,十分妖异。

    这是洗除身上有可能潜伏的法术咒力——这厮的脑子果然还是清楚的,第一时间就懂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不过神意星芒的特殊性,注定了他一无所获。

    一番施为之后,赵子曰暂时消停了,他坐在静室中央,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等余慈也等,今天他就和赵子曰较上劲儿了。

    终于,外面传来了消息:广微真人与其友离开了丰都城,因为广微真人是天下知名的长生真人,无人敢近,所以也不知道另一人确切的消息,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听到这个消息,赵子曰不知喜怒,余慈却是长出口气。

    静室中,赵子曰再次思虑片刻,忽地划开手腕,血液流出。鲜血便似有着灵性,又或是被什么力量牵引,滴落地上之后,余力不止,扯出一道道细线,一直蔓延到四面墙壁、甚至天花板上,形成一片片扭曲的纹路,如藤蔓,如妖花,如恶鬼,让人心底生寒。

    转眼,满屋都是血光。

    赵子曰一直在低颂咒音,待鲜血纹路铺满室内,他也将咒语念完。只听“砰”地一声响,室内红光剧盛,每一条纹路上都燃起了火焰,那正是赤火妖炎。至于那些燃烧着的纹路,看着眼熟……

    “是黑魔法坛。”已经沉默太长时间的影鬼,突兀说话。

    余慈一怔,界河源头的记忆倒流,这里面可不是有黑魔法坛的味道!

    这……大梵妖王的力量,已经可以随意降临此界了吗?

    惊叹之时,那边忽有一道火焚般的痛感直插过来,让他轻抽一口凉气。由于有神意星芒的联系,赵子曰遭的罪,余慈也能感受一二,那些妖魔伎俩,果然都是纯折磨人的!

    正诅咒的时候,余慈心头猛跳,初结的本命金符亦是如此,这是绝大的警兆!

    静室中,红光反照,赵子曰全身上下都被照个通透,这期间,他全身气机都与那类似黑魔法坛的符纹相连接,以其自身的生机,供养符纹的深层变化。

    神意星芒与其神魂勾连在一起,清楚探明,赵子曰神意如束,带着某种信息,穿过满室红光,打入天花板上一处核心符纹中去。

    “呵!”

    似是吐息,又似冷笑的声音莫名地回荡室内,赤火妖炎轰声爆燃,充斥了整个静室,同时卷缠到赵子曰身上,出奇地没有烧毁衣物、肌体,但那痛灼人心的高温毒焰,实在是最惨痛的刑罚。

    赵子曰身体一软,蓦地跪伏在地:“王上!”

    数十里外,余慈脑中剧眩,来自遥远虚空后的大能,只是一个字音,其中含蕴的力量,就险些撑爆了他的脑宫,作为承载的介质,神意星芒也为之动摇,那边的情景骤然模糊起来,似乎是到了极限。

    此时,那个声音道:“做事要有轻重缓急。”

    这八个字音,每一个都带着恐怖的力量,仿佛是滚烫的岩浆喷涌,高温充斥虚空。余慈唯有咬牙苦忍,越发模糊的情景中,赵子曰的意念勉强还算清晰:“是,小的明白。王上在此界根基为重,一时利益为轻;黄泉秘府为眼下最急切之事,旁枝末节可缓……”

    对面没有回应,但看起来似乎是比较满意的。然而下一刻,虚空中突地迸出一个上扬的调子:

    “嗯?”

    听得语气变化,赵子曰一怔,紧接着就是头皮发炸,天花板上红光急旋,中央反而空出,黑沉沉的,便似打开了一只眼睛。那是一只洞彻三界九幽的魔眼,从中射出灼热的光线,转眼破颅而入,将赵子曰的脑宫照彻。

    赵子曰惨哼一声,整个身子都软.掉,只是他脑宫中,并没什么可疑的痕迹。

    “走运,走运!”

    数十里外,余慈抹了一把冷汗,莫不是冥冥有老天庇佑?魔眼照彻脑宫之时,神意星芒六个时辰的限时正好到了,星芒先一步消散,总算没被逮个正着!

    至于对方是否生疑,疑心指向何处,那是后话,余慈一时也顾不得了。他缓过口气,开始与某位做交流:“大梵妖王已经能够破界将力量送过来了,他怎么做到的……喂,在吗?”

    心内虚空一片寂静,可那家伙先前明明还出声提醒来着。

    “喂,还没想通吗?

    “不至于啊,这样就遭打击了?

    “败给大梵,算不得什么吧……”

    余慈其实不怎么会哄人,当然,他也没有哄人的意思,那一位怎么说也是活了万年的老鬼,心思深,脸皮厚,如今只是稍微有点儿失常而已。

    正无奈兼好笑的时候,忽听到影鬼开声:“余慈……”

    “嗯?”余慈还是头一回听到影鬼直呼其名,而不是用“小子”、“小辈”之类的来代替。略一怔神,便在心内虚空回应:

    “怎么?”

    “给我一点儿事做。”

    “你什么意思?”余慈看出影鬼有些情绪低落,这是正常的,可话中的意思,却有些古怪,“你想做什么?”

    “什么都成,只要别这么死人似地闲着!”

    余慈微怔又微笑:“哦,这是恨大梵呢,还是怨我?”

    坦白说,此时他心中有些警惕。拔了牙的老虎依旧是老虎,不会因为前几年学几声不伦不类的猫叫,就真的习惯在人脚边赠痒痒了。余慈没有忘记,剑园中,这个家伙是如何算计玄黄,又是如何配合着大梵妖王,险险将他逼上绝路。所以,余慈把它封入妖物头颅之中,炼成末流法器,用这特殊的法子,把它永久禁锢。

    现在,这家伙要借势改变这一局面吗?

    可余慈很奇怪地发现,当影鬼真求过来的时候,他拒绝的心思,并不是多么强烈。

    “让我考虑考虑。”余慈是这么回应的。

    影鬼嗯了一声,似乎也并不怎么急切,转眼就若无其事地道:“现在说说大梵的事儿吧。你故意留了好大的破绽,让他们警觉,总不是要他们不顾一切翻脸动手……但要是想逼他们谈和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

    ***********

    大殿中呼呼之声不绝,似乎有巨兽喘息,恶风阵阵。

    谢严等人仍维持着那一阵型,只是各人方位有些移动。

    万千魔影啾啾,聚散分化,自黑暗中层涌出来,其他人都没动,只有鸿远道士一拍额头,顶门便飞出一道清光,上面腾出一座七层寒玉楼,通体青碧,四角垂铃,叮叮有声。只在半空一转,便有光芒如波涛,层叠而去,一应魔影,尽都扫灭。

    寒玉楼放出的清光也在黑幕前止住,化为一圈屏障,将众人护得严严实实。任那些魔影如何冲撞,都难以撼动。

    鸿远的任务就是守住两个时辰,看起来并不是太难。

    “不愧是端阳道长亲传,这‘九转神照寒玉楼’已是纯之又纯,想来这些年也是常去九天外域历练的。”

    杨朱抱臂在旁观看,赞叹之余,面上还有些困惑:“只有传说中,魔域之末法主破界而来时,方有天魔眼呈现,至长不过百息。如今至少是十二个时辰过去了,怎地仍是这些伥鬼阴魔,不见正主儿出来……又来了!”

    一道阴冷寒意自天魔眼方向刺过来,视周边护持清光如无物,便如无形的触手,在众人身上抹过。杨朱身上震了震,莹蓝光芒在体外绽开,将其挡下,使之不能渗入体内,其余人等,也都是如此。

    “事情当真古怪。”

    程象抚须道:“末法主以魔念刺探,一天之中,也有个十来回了,咱们的虚实,它应该已经探明,怎么仍旧按住不动?”

    “也许是我们轮流抵挡,有充足的回气时间,它仍找不到破绽。”

    “那此魔实力应当有限,如此能耐,如何能破界而入,将自家魔域与此地勾连?”

    说到此处,众人忽然都是一怔。

    中央处,端阳道人也在此刻睁开眼睛,长时间运转神念,探索虚空,让他极是疲惫,但总算也有了阶段性的成果:“这不是它自愿破界而入,而是早早就被强行勾住,并被陆沉拳意强行压制,脱身不能!”

    众修士又是一惊,杨朱则已是恍然,他猛一击掌:“不错,这里根本就不是拳意开辟天地却未竟全功,而是以拳意压制……不,封印此獠之地!”

    众修士心头疑云转眼拨开大半,但很快又有疑问生成:

    “陆沉是天底下第一等的爽利人物,生平对敌,从来都是一拳轰杀,什么法体、阳神,统统碎如齑粉,是哪方魔主,让他舍了一座行宫,长年累月地压制封印?怎地不再加把力,断绝后患?”

    正努力思忖之时,众人头顶忽地一亮,随即就是一声霹雳声响。鸿远道士腾起的寒玉楼竟是摇晃不定,一道金光仿佛自天光飞来,直落在众人头顶,凝化成一条长幅,上书几个大字:

    诸君可无恙?

    这长幅没头没尾,只是五个字却堪称是跌宕遒丽,别具气象。端阳道人一惊,转眼再看长幅下方,不显眼的画押纹路,不由长吸口气:

    “是辛天君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