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通天

    这人是谁?余慈一头雾水。

    矮胖道士修为高深,说话却是古怪,什么“一头栽进窍眼”里,听来似乎对“画符知窍”的理论,不是那么赞同?

    “我看你一眼看出那‘麒麟生云符’的妙处,也是个有造诣的,千万不能误入歧途,知窍固然有用,无神又岂能成符?最紧要的,莫于晓性灵、通神明,自有天成之美……”

    “又要四处宣扬你那手段?”

    声音震得四面墙壁微微发颤,照壁之后,忽地转出一个人来。此人圆脸长须,面色红润,身材甚高,却比矮胖道士还要胖些,双手扶着腰带,使他那特别突兀的腰围更是显眼。但最要紧的是,一眼看过去,此人面上的红润,便如霞光一般,彤红中带有光线强弱的层次,印堂周围最强,脸颊外侧则铺开了晕染的红纹,这样看去,倒像是印堂位置,升起了一团太阳,让人难以直视。

    毫无疑问,后来这位,就是广微真人了,余慈听过沈婉的描述,一下子就认出来。

    余慈可没想到,如此轻易地就见到了广微真人,至于后面的矮胖道士,虽不知是什么来路,可既然能够当得广微真人亲身出迎,身份想必也是惊人之至。他心中想着,外面则向二人分别施礼,道一声“广微仙长”,另外那个不知道号,只能含糊过去。

    广微瞥他一眼,略微点头,旧友当面,他自然是顾不得余慈的,点点头已算是涵养高深,转而又向矮胖道士说话,也不见发力,便是声如洪钟:“辛乙道兄,你不是去九天外域?快请进。”

    矮胖道士哎了一声,却是又转向余慈,伸手指了指:“你可要记着了,通窍贯气造死胎,性灵通神才是真……”

    “用你那邪路,没的教坏了孩子!”

    广微真人一把抓着矮胖道士的肩膀,硬往里拖,矮胖道士哎哎两声,却也没有挣扎,转眼就到了照壁之后。见他们往里走,余慈竖起耳朵听,还好两人声音都很宏亮,也没有刻意遮掩的打算:

    “怎地突然到北荒来?”

    砰地一声响,余慈虽未目睹,却感觉着是那位辛乙道人猛一跺脚:“我正与天语老魔在域外争斗,见星官移位,太乙陨落,才匆忙赶回,朱太乙可还在?”

    广微真人静了一下,方道:“道兄没去离尘宗吗?”

    “我一路杀回来,势衰力竭,哪能辨识路径?等等,你是说……”

    后面又是轰地一声震,不知是辛乙又做了什么,这一声震不只是在地上,还轰中了余慈五脏六腑。

    余慈呆在照壁之前,麒麟生云符似化为扭曲的光影,然后就是一片虚无。

    不知怎地,他脚下一个踉跄,超卓的反应让他马上恢复了平衡,他也一下子清醒过来,却见自己不知怎地,已经到了天篆分社之外,在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踏空。

    回头看那块已藏入阴影中的照壁,余慈浑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只知道,他现在很不舒服,胸膛里面便似被浇了一勺沸油,滋滋作响。走了两步路,他懒得再走,就站在墙角下的阴影中,看着街道发呆。

    太乙,为紫微垣中星宿,亦即余慈寄托星辰,生就天垣本命新星时,自紫微垣坠下的星光根源。他这段日子精研归宫入垣之法,结合当日情形,早已确认。

    只是,若非矮胖道士与广微真人说话,他还是漏过了最重要的那条信息。

    朱太乙……姓朱,又在离尘宗,除了朱老先生,还有哪个?

    余慈摸着腕上珠串,不敢说看破生死,却也知人生无常,单只是生老病死,他也无力去在乎什么。然则朱老先生星陨往生,时机也太过巧合,由不得他不深想一层。

    难不成……

    “啪!”

    重重拍打脸颊,余慈强行中断了自己的思路,再想下去,全然无益,斯人已去,他这里伤悼悲叹作妇人之态,又有什么用处?嘿嘿,难道他反出离尘宗的时候,还想着以后重与故人相见么?

    又拍了两下脸,余慈终于回神,因为矮胖道士过来,计划似乎有些变故,他也要仔细应对才好。他转移心念,落在城中另一处,喃喃说话:

    “还没有消息吗?赵子曰你个废物,废物……”

    似乎是冥冥之中,他焦躁的诅咒起了效果,在那处院落中,赵子曰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阴山之西,双盘城之北,这离你们不是挺近的?”

    骁长老面色不怎么好看:“那又如何,看在眼里,吃不到嘴里!”

    “看这局面,谁吃崩谁的牙……但这一条信息还不够,总要骗得那余慈肯放手才好。”

    对你们来说不够,对我来说,暂时也够了!

    余慈从来没相信过那赵子曰真会帮他解决问题,事实证明也是如此。那厮仍一门心思想着糊弄,这笔账,余慈自然记下来,以后再慢慢清算,如今,就要另一位出场了。

    两个时辰后,一群面色焦虑的修士匆匆而来,一头撞进天篆分社中,也顾不得礼数,叫嚷道:“浩然宗弟子罗乾、蔡选……求见广微师叔祖!”

    原本算得上清净的院落,一下子就纷乱起来。

    余慈看到这一幕,微笑远离。

    求援之事,做到这里,已经完备了八成。余慈从来就没想过,把自己扔到前台去,至少,他不会让自己在广微真人这样的玄门大佬心中留下印象,平白生出事端,也难以取信于人。

    蔡选此人,余慈还是看到移山云舟后才想起来的。蔡氏宗族,要举家搬迁到东方洗玉盟地界,算算时间,还有三个月左右,才能等到东去的移山云舟,但此时先头人马已经抵达,有随心阁帮忙,要联系上并不是难事。

    不管蔡选在或不在,以他的性格,听到这消息,肯定是坐不住的,只要余慈稍加点拨,要么飞剑传书,要么亲身前来,以其浩然宗亲传弟子的身份,苦苦哀求,想来那广微真人也不会见死不救。

    便是迟疑又如何?不管怎样,广微真人都是一个放大器,消息到他这里,就等于是通了天,必将遍传诸宗,总比谢严等人无声无息失踪了要强些。

    哪知也算是运道奇佳,那蔡选为了迎候接了他飞剑传书,过来帮他搬迁家族的同门,竟是拖着病体,到了丰都城,这批浩然宗弟子,以罗乾为首,此人乃是浩然宗四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论在修行界的身份地位,远在蔡选之上,正是乘坐今日的移山云舟到此,正准备暂歇一晚,明日去华严城,通过随心阁渠道的信息也到了。

    一听说程象、程挚两位师叔遭困,浩然宗诸弟子自是大惊。也有对消息来路有些怀疑的,但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又有余慈托“卢遁”之名,赢得的蔡选全心信任,两下一合,这些浩然宗弟子,便如牵线木偶一般,往广微真人这里来了。

    “尽我之力,也只有如此了。”

    余慈走在丰都城的大街上,这里已经不是天篆分社外的冷清之地,外间可说是繁华喧嚷,也能说是群魔乱舞,一件事暂时解决,另一件事紧跟着过来。

    为取信于人,他以“卢遁”之名传递信息给蔡选,这点瞒不过有心人,特别是赵子曰那边,只要对一对时间,对方就能察觉这里面的问题,不,事实上,赵子曰已经得到消息了。

    “怎么搞的!”骁长老拍案而起,手边的桌案当即粉碎,“怎么走漏的风声?”

    赵子曰开始并没有作声,沉思半晌,才对骁长老道:“查,从消息渠道上一步步地察,我们的、他们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漏过!还有,两手准备,一个是想想万一捅破了天,咱们怎么脱身;另一个,我们要和那家伙谈一谈……”

    “那家伙?”

    赵子曰没有回答,他也站起身,拍拍衣袖:“给我准备一间静室,我洗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