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牧场

    赵子曰走在街上,熟悉的喧嚣入耳,虽然是在数十里深的地下,但这里的建筑、人流、商家,与修行界任何一处繁华的大城相比,都毫不逊色。可是,走在街上,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看着那些表情各异的脸孔,赵子曰莫名觉得身上发冷。

    嗯,没有摩奴跟在身边,他倒有些不习惯了。

    丰都城毫无疑问是北荒的中枢。一方面来看,丰都城比北荒任何一个地下城都要繁华,全天下一等一的大商家,全都在此地设有分铺。土生土长的三家坊,背靠着魔门东支,也混得风声水起,成就了修行界最权威的黑市之一,每年真华坊开坊之日,各方修士汇聚在此,不乏长生真人甚至更高端的大人物。这种影响力,整个修行界能与之相当的,不过三五处而已。

    另一方面,它又比任何一个城池更疯狂。

    “啊哈哈哈,丽春院的娘们哎,哟嗬?”

    斜刺里一个人撞上来,七扭八叉,完全失去了平衡,赵子曰直接让开,来人一屁股摔在地上,正要发怒,却又莫名地笑起来,对着赵子曰举起已经破损的葫芦:

    “哥们,来一口……呃!”

    他举着葫芦,忽地手上一软,里面劣酒洒了满头满脸,随即葫芦落地,那人也捂着胸口,翻起白眼,开始剧烈抽搐。

    赵子曰懒得再看他,按着原来的步速离开,不只是他,街上其他人也一样。在他身后,那人的气息急剧衰弱,终至于无。至于后面有没有人收尸,谁知道呢。

    碰上这种事儿,赵子曰一点儿都不吃惊,城中修行者,还丹境界以下,有超过八成的通神修士服用或者曾经服用过鬼狱散,至于“凡俗三关”中的,更是无法统计。如此庞大的基数,因为药性伤害死去的人,每天都有个三五起。

    赵子曰也曾经有过这样醉生梦死的日子,也曾为这样的世界困惑,后来总算是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从绝境中挣扎出来,成为一个横行北荒的沙盗,然后,他碰到摩奴,接触到了远在血狱鬼府的恐怖存在,听到了另一种解释:

    “鬼狱散,或者说鬼狱散出现之后的北荒,真是一个无以伦比的杰作。”

    在那之前,北荒是不入流的垃圾场,是蠹修暂时的栖息地,商贸繁荣,但却只是那些大商家的低端市场,是他们一处再寻常不过的敛败之地。修士们到这里来,多是躲仇避险,只是要凭着恶劣和污浊的环境,获得一时的喘息之机,来来去去,从无长住的打算,那时候,千宗百派并存,空气清新自由的南国,才是修士们最向往的福地——当然,现在也是。

    但北荒毕竟是不同了,因为有了鬼狱散,这种让人绝望,又给人希望,更允许人在虚幻快意中生活的药散,简直就是为天下所有的失败者专门制造出来的一样。

    因为他们失败,所以他们无法拒绝。而鬼狱散的强烈致瘾性,还有除北荒外,全天下对此种药散或无形、或明文的排斥和封杀,就使得只有在北荒范围内,那些蠹修才可能无节制地获取这种药散,尽可能地延长他们做梦的时间

    无形之中,留在北荒的蠹修越来越多,北荒也越来越繁荣,无数人就算是穷困潦倒、朝不保夕,也一门心思留在这里,聚集、堆积、腐烂,最终形成一处人间鬼狱。

    那位无天焦狱之主这样赞叹:“他们绝望,但又存着侥幸;他们蠢笨,却奢求回报;他们卑下,偏偏向往高位;他们短视,仍然臆想未来。总之一句话,他们做不到的,却做梦也想得到……多么广阔的牧场!”

    是的,这就是一个已经准备好的牧场,里面的猪牛羊们个个膘肥体壮,就等着最后的宰杀,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来接手,也许是没了兴趣,更可能是出了意外,但不管怎样,这样一处已经成熟的所在,有志神道的人,怎能不来收割?

    所以,这里就是根基,是在无天焦狱在修行界必争之地,也许不如另外一处那样直接,但影响更为深远。

    那位恐怖存在这样与他明确。

    前面多年,他以沙盗的身份巡游北荒,就像是一条看家的狗,为主子搜索这片地面上,一切具备威胁的对象。

    这期间,他找到了十方大尊,经过一番试探交往,和那个走了狗屎运的阴魔结拜,原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可能干扰无天焦狱之主的障碍,可徐图之,哪想到近几年风云突变,突然跳出来一个黄泉秘府,使得北荒一下子成了众人眼中的香饽饽,由此连串意外发生,近期四宗联手发掘,竟又扯出来了东华真君,这就让他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还忽略了什么?

    也许,把那个余慈推出去,试试水深水浅,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城中转了一圈儿,赵子曰终于来到目的地。这是一处相对来说比较清净的院落,常年无人居住,不过在赵子曰放出联系的信号后,已经有人等在这里。

    双方见面的第一时间,来人就勃然变色:“摩奴大人呢?”

    “碰上点儿麻烦,给扣下了。”

    赵子曰说得轻描淡写,但下一刻,来人手足不动,凛冽的剑意已刺在他眉心:“姓赵的,关键时候,你给大伙儿拖后腿?”

    “别人都能说,唯有你们没资格。”

    赵子曰完全无视随时都能破颅而入的剑意,径直找了位子坐下:“是谁雄赳赳派人去剑园,结果把事情办砸了的?你们盘皇宗连自家的祖宗都舍了,可如今,剑园在谁手里?”

    说话间,他眉心寒意直可穿透颅骨,但赵子曰全不在意:“我与摩奴大人是共生之体,我在它在,我亡它亡,事关重大,骁长老,你最好还是小心些。”

    骁长老是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在步虚境界蹉跎数百年,如今垂垂老矣,脾性却是老而弥辣,他上前一步,身躯略微前倾,阴影将赵子曰罩着:“你还有脸提摩奴大人?”

    “我与它同生共死,有什么不好提的?”

    赵子曰笑眯眯的,当年摩奴跨界而来,因为不适应此界环境,奄奄一息,偏偏盘皇宗的人马接应出了问题,被他这个小小沙盗捡了便宜,最终成了共生体,一跃成为无天焦狱在北荒的话事人,这可是盘皇宗那边绝大的耻辱,所以两边的糟糕的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样的争执,赵子曰完全没压力。

    骁长老被他抓着旧伤口使劲儿地挠,又不敢当真下手,只气得三尸暴跳,整个厅堂便似进了万载冰窟,桌上滚沸的茶水,都给冻结。

    赵子曰断绝了骁长老借机敲打他的机会,神色平静下来:“便是王上也说过,北荒之事,以我为主,我办砸了事儿,自有王上处断,嗯,摩奴大人也可以,其他人还是不要置喙的好。如今恰巧你在城里,维护摩奴大人周全,也多出几分把握。我先将事情来由说一下……”

    他短短几句话,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清楚,又着重介绍了一下余慈的身份背景:

    “此人在剑园时,可谓是我们最终失利的祸首之一,如今到了北荒,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只是他手边的力量相当不俗,先前摩奴大人估计失误,致有此失,这样的错,咱们不能再犯一次。还有,黄泉秘府之事将近,十方那里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节外生枝,也非智者所为,所以,这件事儿,我们要先忍下来。”

    听一个“忍”字,骁长老就是大怒:“摩奴大人陷于敌手,你忍他个球!”

    赵子曰瞥他一眼,伸手虚引:“那么请吧,只要你能从两个步虚强者手中,毫发无损地将摩奴大人抢回来,且做到不留一个活口,否则一天之后,你们盘皇宗,也许还有王上,势必就是全北荒、乃至全天下的笑柄……请啊!”

    骁长老仍自不服:“若宗门精锐尽在……”

    “莫说你们只有两个真人,就是砸过去十个,也保不了万全。人家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们准备,他们也在准备!”

    赵子曰最后一次提醒他,然后语气转冷:“我要四宗发掘的详细情报,且不能惊动魔门东支;我们也要做把水搅混的准备,也能在暗处使使劲儿,事态绝对要控制,否则四宗大举进驻,这里必然又是一塌糊涂……当然,这期间,你可以设计一个截杀的方案,如果真能让他们死绝,我乐见其成。”

    说着,赵子曰却有些出神:谢严等人死掉,北荒一片混乱,黄泉秘府平生变数,难道东支那边就乐意见到了?翟雀儿等人如此用力,又岂会给自己下绊子?

    北荒乱掉,谁能得利?

    赵子曰觉得,这个问题,很关键。

    *************

    本来想着放话捐先天元气的,可是这个星期单位上情况诡异,说不定就有意外。只好尽可能地早发,看看七天能发几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