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眼

    三丈之外,就是黑暗。

    其实里面并非是没有点起灯火,而是所有的光源,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封锁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不离得近了,根本就见不到。

    这是大殿之中。

    雄伟的殿堂不知是用哪门子的营造法式,内里连柱子都没几根,却支撑起了庞然如山的重量,更给了内部无以伦比的广阔空间。再广阔的空间也有极限,可是这里封绝光线的无形力量,让人无法见到大殿的尽头。

    在场的没有哪个人是纯凭着五感六识认知世界,黑暗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可在他们与黑暗之间,强烈的割裂感才是最要命的。一切感应,都在三丈之外切断,平日轰击十里的剑气,也在那里无声消失,并非是被挡下,也不是被消融,就是莫名地消失不见,中间完全缺失了过程。

    面对这局面,杨朱依旧从容不迫,他回头看了一眼,端阳道人依旧盘坐不动,这位精通大罗天虚空神念法的长生真人,正全力探测此间详情,其他人相对来说,都给闲住了。

    他稍一思索,取下腰间悬佩的玉玦,甩手扔了出去,这个动作牵引了人们的部分心神,除了端阳道人之外,五名修士的神意或显或隐,都追着玉玦移动,玉玦转眼没入三丈开外,蓦地形影俱消。

    眼见这块玉玦就要像前面试探那些东西一般,凭空消失,杨朱朗声道:“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与其声呼应,黑暗之中,如击玉磬,舒扬清越。君子比德于玉,儒门往往以玉为寄托蕴籍之器,杨朱身配之玉玦,也是一件由他神气洗炼百年的宝物,自具神通,与之心神联系,远非常物可比。

    这是一行六人困守此地以来,首次从外面传来的声息,不过很快,声音诎然而终。

    已经足够了,在场的谁不是修为精深之辈?凭借声音起落变化的牵引,他们的神意总算缠绕上去,捕捉到玉玦飞动的轨迹,所经之处,气机变动,还给了几人判断的依据。

    “气机向杨先生左边自动偏移,夹角很大。”

    “看似平滑移动,实则上下颠扑,方位有别。”

    “玉润之气圆转如常,天地元气似乎没有太大变化。”

    三句话从气机偏折、空间方向、天地元气等角度,梳理出大殿中的空间变化,换了修为见识稍逊的在此,怕是直接就混乱了,但对这些最差都是步虚境界的修士来说,已经足够在脑子里形成一个模糊的概念。

    杨朱失去了一件随身多年的宝物,却是神色不改,只笑道:“虚空交叠,若非我们都还有几分修为,护住这块地方,如今怕是都要到虚空乱流里打滚去了。”

    所谓虚空交叠,他们这些修行数百上千年修士自然明白,两处虚空,或者说两个世界,其运行法则可能一样,也可能不一样。比较相似的,就好像是修行界与血狱鬼府,差别微乎其微,两边生灵,可以彼此往来。但就是那么一点点儿的差别,也导致生灵易地相处会有强烈的不适应,一边的强者到另一边,说不定就是一两个等阶打下去,稍弱点儿的,甚至可能直接毙命。

    生灵互换已如此,若是不搭界的两边天地撞在一处,便真是大灾大难。便如当日剑园,大梵妖王要将修行界和他那无天焦狱强接起来,只开了个头,就是地动山摇,若真如他所愿,万里方圆的地界崩毁,也只在旦夕之间。

    这还是差别较小的,若是规则彼此抵触,不相通融,强行扭合在一起,那后果真是无法想象。

    众人判明了局势,对这里的因果也就差不多了解了。

    “这是我们自找的祸事。”

    程象不愧是浩然宗出来的,儒门自省的功夫忆已刻到了骨子里。他手拈颔下美须,摇头道:“此地本就是东华真君拳意开辟,等若自成天地,虽广阔却不稳定,我们进来参悟一二也就罢了,处处深究,总是不美。”

    他弟弟程挚不如兄长那般相貌堂堂,黑瘦矮小,但也在摇头:“陆沉也是此界中人,怎么开辟天地,运行全不依常理?”

    “咄,东华真君且做他的,我们不告而入,又有什么置喙的余地?”

    两兄弟感情深厚,但说上两句就有抬杠的趋势,其他人也都熟知,只笑着旁观,整体氛围还算是松弛有度。杨朱却发现,自从他射出玉玦以后,谢严一直没有回应,沉默时间太长了些。

    “谢师弟,你觉得如何?”

    “虚空诸事,我不精通。只是觉得剑前有碍,好生憋闷。”

    这是谢严式的回应,众人都笑。虽是暂被困在此地,他们的自信却不是那么容易受到影响的。

    杨朱就道:“两处虚空交叠,虽然麻烦,但有端阳师叔在此,也不惧它……”

    “不是两处,是三处。”

    中间,端阳道人缓缓起身,纠正杨朱的错误。此人头发黑白掺杂,梳理得一丝不苟,看上去是个很顺眼的中年道士,然而看他看得久了,却会让人觉得眼前发晕,似乎这个人影始终都在微幅晃动,频率还非常之快。

    这是修炼大罗天虚空神念法到深处,不灭阳神与外界气机剧烈作用的影响,寻常修士,怕是多看两眼,就被那神念反噬,击碎了魂魄。

    杨朱就奇怪了:“三处?”

    “正常的修行界是一个,陆沉拳意生就的天地是一个,还有一个……”

    他伸手前指,先前杨朱用掉一枚百年洗炼的玉玦,也没闪出光来的黑暗,蓦地被一道如剑闪光劈开,几个修士自动调整瞳孔大小,都看到了,在二十丈外,一处扭曲到极致的虚空漩涡,盘旋伸出的波纹轨迹,像是四条巨大的触手,而其前端,又时刻变幻着模样。

    如人如鬼,如妖如怪,仿佛就在那里上演一出剧目,生旦净丑走马灯似登台、谢幕。这妖异的景象随着“触手”旋转如轮,又合成了一幅神鬼妖魔的图录,微映光芒,只有漩涡中央,深邃如故。

    这样来看,又好像是一只巨大而阴森的巨眼,里面就是天地神魔的生灭演化。

    端阳道人的神念也只能维持这么久,转眼间黑暗重临,而这回,三丈外浓郁如墨的颜色中,却不再像刚刚那样死寂式的平静,而是大潮涌动,拍击魂魄。

    这边六名修士,一时都是屏息,许久,不知是谁惊叹一声:

    “天魔眼!”

    ************

    尖锐的啸音在百里高空处响起,转眼又消去。一眨眼的功夫,传讯飞剑已经高蹈入空,再也看不见了。

    余慈长吁口气,晃动阵盘,虚空中放置的十条杆阵旗都化光飞入其中,化为条条光纹,除了耗费的元气实在不小之外,可算是,方便实用,这种巧思,实在让人佩服。

    沈婉就在他身边,一身宝蓝长袍,腰系玉带,结发束冠,乍看上去极是俊逸潇洒,但若多看两眼,那种阴柔婉媚的相貌,反而愈发地醒目,让人很难估错她的性别。

    又看她一眼,余慈就问:“想好没有?”

    沈婉摇头:“四宗联手发掘秘府洞天,本身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但我觉得你必须要清楚,这是洗玉盟和离尘宗在剑园之事前,就进行的合作,声势很大,毫无疑问是刻意的造势,这种局面下,北荒的势力,没有一个愿意去招惹他们,更不会刻意探查四宗队伍的行踪……”

    稍稍一停,她就笑道:“真去探知的话,不怀好意还差不多。你完全可以置疑那个沙盗的情报源,或者可以认定,他也是不怀好意的势力中的一个。至于随心阁,确实没有这方的情报,也没法去收集。”

    “赵子曰本人呢?”

    “可以尝试。”

    “那好,我要他最详细的情报,此外,还有一件事,你要帮忙想一想。”

    沈婉有些无奈,但仍然回应道:“你说。”

    “就算是我的传讯飞剑发到离尘宗,他们没有一点儿怀疑、耽搁,立刻派出实力最强、速度最快的那人过来,到这里也是五天后的事了,帮不帮得上忙,还要另说,不过就是尽人事而已。所以我想知道,假如,我是说假如,现在离尘宗得了消息……当然,得消息的可以是清虚道德宗、四明宗、浩然宗任何一个,他们想尽力、高效求人的话,会用什么法子?”

    见沈婉仍未明白他的思路,他又补充了一句:“在北荒的势力、名望、人脉……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

    沈婉迟疑了下,道:“这样的话……或许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