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秘会

    到了楼上,就不是伙计招呼了,随心阁派出了一位管事,脸上笑容要矜持一些,但仍显得很是亲近,他开门见山,风格明快:“客人想要传讯飞剑?”

    余慈点头:“急用!速度、安全,都要最好的。”

    管事就笑:“本阁有徐维映大师亲制的碧落无痕一系,高蹈千里,飞动无痕,疾若流光,一个时辰可飞出两万四千里,将近长生真人速度的四倍。”

    这个速度听起来吓人,天底下若有人具备这等驭剑速度,纵横天下,绝无问题。但事实上,在传讯飞剑中,这还算比较正常的。

    传讯飞剑名曰飞剑,其实和修士自用的飞剑完全不同。它不是杀敌用的,从制造出来,就是为传递消息服务。

    每个成规模的中大型宗门,必然都有接发传讯飞剑的法阵,宗门再根据这法剑,量身订作统一配式的传讯飞剑,结合宗门修士自身精血气息,万里之外,亦可寻踪觅迹,送抵指定人员手上。至于宗门修士往宗门发讯,更是如鸟还巢,再容易不过。可要是拿此剑杀人……至今余慈没听说过这样的先例。

    余慈计算一下,照此速度,到离尘宗约要三日功夫,还可以接受,他立刻拍板:“要了。”

    但只有传讯飞剑还不行,没有与之对应的传讯法阵,根本就是无头苍蝇,一辈子也到不了地方。离尘宗的传讯法阵标识他倒是知道,如今只需要这边也安排一个,他自己就能调适。

    随心阁既然会卖传讯飞剑,法阵自然也不会缺,管事便令人取出传讯飞剑及配套阵盘,趁这个空当,余慈才问起价钱,管事也伸出三根手指:

    “盛惠三千如意钱。”

    这价钱相当于一件祭炼六重天的法器,乍看不贵,然而传讯飞剑可是一次性的,没有回收再利用的可能,价钱可不便宜。余慈当然不会在乎,如今他也算薄有身家,只颔首不语。

    在北荒这地方,想要节省、捡漏、一夜暴富,三家坊这样的黑市是最好的去处,但要想清白、高效、货真价实,还是到随心阁这样的大商家处购销最好,在这儿也节省,省的是时间和心力。

    余慈确认了这笔买卖,管事自然很高兴。一手掷出三千如意钱的客人不少,但拿出来买消耗品、尤其是这种非丹药消耗品的真不多。他就主动与余慈交谈,有试探之意,余慈当然不会给他套出话来,管事也很知趣,见余慈的态度,就不再试探,真的闲聊起来,态度非常端正,余慈也知道了,此人复姓皇甫。

    很快飞剑与阵盘送到,皇甫管事便笑道:“北荒地界,传讯飞剑不是甚合用,客人若要万全,最好是到黑暴上方。本阁出售的阵盘,名曰‘天河盘’,催发时以天星定位,效果更佳,哦,这是配套的简册,请过目。”

    余慈看那传讯飞剑,只有寸许长短,像是一个没有炼制成功的剑丸,只是细看去,却没有剑丸的实体,拿在天光下,其大部分都如流质一般。想用这样的“飞剑”杀人,简直就是笑话。

    “碧落一系的传讯飞剑,是以‘流霞石’为主体,轻若无物,在高空高速移动时,亦能挥发,故而越飞越快。当然,挥发的速度是有标准的,十日夜之内,绝无问题。”

    余慈点点头,又看那天河盘。这阵盘只有巴掌大小,不过看玉简上的介绍,以口诀发动,可以凭空布下一个百尺方圆的阵势,吸纳天地元气,给传讯飞剑提供发动时的力量。这阵盘是专门给还丹及以下修为的人准备的,若是步虚修士,就不必这么麻烦,只用本身力量即可。

    确认两样东西没有问题,余慈便拿出一块玉牌付账。见此皇甫管事一怔,随即就笑道:“客人,这是本阁阴窟城分号的牌子,在那边有用,在这里……”

    “哦,抱歉,拿错了。”余慈随手又换了一枚,这回就没问题了。

    皇甫管事接过牌子,告一声罪,去后面划去钱款,不一刻就走回来,笑眯眯地道:“如今元磁大阵已经封闭,客人要到黑暴之上,为安稳计,不如找一架飞梭。”

    余慈嗯了一声。

    皇甫管事见状,便继续道:“出门左拐,是大通行在此地的分铺,里面操舟驾梭的师傅都是极稳当的,而且,大通行与本阁有些生意往来,持本阁的牌子,能免去乘梭离城的税款,价钱也还公道,客人不妨一试。”

    余慈闻言也笑着道了声谢,将传讯飞剑和阵盘收起,缓步下楼,自有伙计将他送到门外。

    他抬起头,三连坞堡的天空,也是灰沉沉的,只是那防御阵要比他初来北荒时的破城强出太多,任黑暴如何击打,声响也不会传下来,不过在大街上,还是堆积着嗡嗡的人声。

    一座时刻受到黑暴打压的坞堡,其繁华程度,比之阴窟城也没有差太多,可以想见在它下面,号称北荒中枢的丰都城,又会是怎样一番模样。

    余慈慢步走在大街上,走了几步路,便见到皇甫管事所指的大通行分铺,他也不迟疑,直接走了进去。

    大通行也是与随心阁齐名的大商家,移山云舟便是由其一家专营,在交通出行一事上,确实是最权威的没错。余慈进去店铺,讲明来意,店中伙计自然熟悉流程,便笑道:“客人想乘飞梭,可先在这儿登记,再由本店的蜥车送到城边……”

    他口齿清楚,余慈也没什么疑问,便拿刚刚在随心阁掏出来的第一块玉牌付账。

    半刻钟后,余慈由蜥车带着,到了伙计所说的城边上,这里就是大通行储放飞梭的所在,有十多架飞梭整整齐齐地摆在那儿,按照大通行伙计的说法,他找到了靠在内侧一个看上去体积最小的,钻了进去。

    这是专门安排的短程飞梭,只负责从三连坞堡到黑暴上空这百里路程,起降频繁,容纳的人也很少,只有十个座位,但余慈进去之后,除了负责开动飞梭的修士之外,一个人都没见到。

    那修士回头看他一眼,道:“客人稍待,还有一位过会儿便到,那时我们就出发。”

    余慈微微一笑,寻个座位坐下,径直闭目养神。

    心内虚空铺开,神意星芒映现出来的种种图景,自然在其中闪现。此时,赵子曰已经到了丰都城,余慈通过他的眼睛,扫视着这处地下城的风景,也在好奇,他究竟会去见什么人,使出什么手段。

    这个问题是如此有趣儿,以至于他差点儿忘记了原本的目的。

    直到耳畔传入声息:“果然是你,怎么把胡子剃掉了?”

    余慈睁开眼睛,咧嘴笑道:“我也奇怪,就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用得着这么神秘兮兮吗……沈掌柜?”

    ***********

    谢严面色严肃,面向外,持剑而立,在他身侧身后,还有五名修士,围成了一个径约两丈的圆圈,由清虚道德宗的端阳道人盘坐中央,自然形成一个阵势。

    此次清虚道德宗、四明宗、离尘宗和浩然宗四宗联手,到北地发掘秘府洞天,最明确的目标当然是黄泉秘府,不过各宗自有基业,不可能当真拿出全副精力,去寻找那个虚无缥缈的秘府所在,这更像是在某个名义的号召下,四宗保持联系、联络感情、交流心得的渠道。

    所以,四宗联合队伍的人员流动是比较大的,五年来,一直未变的只有谢严,还有精通大罗天虚空神念法的端阳道人,这一位是清虚道德宗的二代弟子,辈分最高,自然成为队伍的首脑。

    此外,还有端阳的师侄鸿远道士、浩然宗的程象、程挚兄弟,再加上杨朱,共有六人。这里面,端阳、杨朱为长生真人,其余均是步虚强者,六人合力,不敢说天下去得,横行北荒绝无问题。

    可在此刻,他们寸步难行。

    **********

    差点儿又断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