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购剑

    “这就是道兄你的打算?”

    赵子曰眼中冷光内蕴,说实话,刚刚确实给闷了一记,但他这等胆大包天之辈,又怎会真的任人宰割了?眼下已经在丰都城附近,真要就此翻脸,打出好大的响动来,他和摩奴未必不能脱身。

    这样想着,他已经准备发力……你娘!

    这时他看见,余慈身边,一道接一道的灵符亮起,灵光交织,仅有些许外露,便与外界元气共振,发出嗡嗡低鸣。

    赵子曰恍然大悟,这厮早在做着准备!当然,他自己也是如此,六个时辰下来,前面的伤势都给压下,来一场生死之战也能支撑,可余慈显然准备得更充分。

    给一个符修探查虚实的机会不说,甚至还给他充足的准备时间,六个时辰啊,看着像是一直玩火,谁知道他究竟做了多少个符箓出来?里面又有多少个具有针对性的?

    赵子曰不擅符法,只能通过一点儿常识去判断,余慈这时却吝啬起来,完全没给他仔细分辨的时间,那些符箓又都隐去,紧接着就笑道:“怎么,赵兄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说话的时候,余慈是看着摩奴的。

    赵子曰心头再震,忽地想到某种可能,若是这家伙看出什么端倪……不,说不定现在已经出问题了。

    他心念百转,同时变幻表情,再看余慈时,就像看一个傻子,同时咧嘴笑道:“道兄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我这只猫,也算是天生异种,凶暴得很,战力甚至在我之上,偏偏又不服管束,有我在和没有我在,那可完全是两回事儿。它不可知什么抵押、人质,到时候闹腾起来……道兄,你和人讲理容易,又怎么和猫讲理去?”

    “那就是说,道兄是准备自己留下,让贵宠去帮忙张罗了?若是能做到的话,我也无所谓。”

    姓余的,老子X你娘亲!

    赵子曰心中越是怒气勃发,脸上笑容愈是鲜明:“可老兄要是撑不住场子,伤了我的猫,又或是被猫伤了……”

    余慈完全不受影响:“那是我的问题。便是天地灵种,还能金贵到哪儿去?暂扣一会儿,事后归还,只要配合,就不伤它一根毛发……赵兄也不能太宠它,宠物就是宠物,该抽鞭子就抽鞭子,可不能把它当爷一样供着!”

    说话间,两人视线撞上,都看到彼此眼中森然的杀机。

    在他们脚边,摩奴弓起身子,随时都会扑击过去,而在暗处,铁阑的剑气如地下暗河,无形中自有杀机凛冽,扔有着不可忽视的牵制力。还有,不要忘了稍远些的陆青,她主控着晴空罡雷舟,某种程度上,这里就是她的地盘。

    没胜算啊没胜算……还有,他非要在这里拼上性命吗?

    许多念头在赵子曰心头闪过,他静了半晌,忽地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步,让脚边的摩奴猛地据头,金蓝双瞳中,充盈着暴怒的情绪:

    你干什么!

    暂退一步,不要因为没意义的事,折了性命!

    你这个窝囊废!

    别忘了,你正和这个“窝囊废”绑在一起,而且,全靠着“窝囊废”,才有这番局面……

    瞬间意念交错之后,赵子曰对上余慈,重又让笑容鲜亮起来:“也罢,就按道兄你的意思,我回去想想办法,总要让谢仙长安然脱困才好。”

    余慈也笑,像是完全忘记了刚刚一触即发的态势:“赵兄明智。”

    赵子曰咧开嘴,左右看了一下,唯独没有再看摩奴,他问道:“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

    “当然。”余慈微笑点头,“时间不等人,赵兄可要抓紧。一天,一天之内,我希望有确切的进展。那时候,我们在此地再会。”

    如果一天之内没办成怎么办?

    赵子曰没去提这种愚蠢的问题,此时他身后,飞舟开启了外出的门户,他一声不吭,倒飞而出,撞入漫天黑沙风暴中。

    走得到也干脆。

    余慈感叹一声,回头再看那只毛皮发炸的“狮子猫”,笑了一笑,对方用凶狠的“嗷”声回应,观其金蓝妖瞳中流动的幽光,余慈毫不怀疑,这只来历不凡的所谓“灵种”,只要逮着机会,就可能给他好看。

    不过嘛,暂时他是不会它机会的。

    “麻烦你们把它看好了,我也出去逛逛。”

    “咦?”

    ***********

    自从凝成本命金符后,余慈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让他全力出手的场面,他对自身实力的定位还是比较模糊,不过他倒是感觉到了,让北荒修士闻之色变的黑暴,对他来说,似乎还不能造成压力,体内元气在本命金符的统驭下,自然生成一个无有瑕疵的防御圈,将外界的冲击挡下,而且是具备“无瑕剑圈”的特性,天然流转,几乎全不费劲儿。

    他没有其中体会多久,不一会儿便冲出黑暴范围。此时元磁大阵的已经到了闭合的边缘,从天上降下的修士们,都急匆匆地往地面上唯一一座城池里赶去。

    听陆青和赵子曰说过,这城池名叫三连坞堡,算是丰都城的地上分城,也即正规的入口所在。赵子曰是去丰都城,但走的不是这条路线。

    对那样一个家伙,余慈当然不会忘记,放一颗神意星芒过去。只是这人灵醒得很,余慈不敢深种,只能是六个时辰换一次,在其活动范围不那么大的前提下,已经足够了。

    此时,赵子曰的形迹,对余慈来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余慈知道,赵子曰眼下应该是恨死他了,而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让这家伙轻松过关。

    谢严遇险一事,不管是真是假,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都要当成大事来办。如此自然要举全副心力,争取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

    赵子曰这厮神神秘秘,牵扯着十方大尊、翟雀儿不说,更与大梵妖王纠缠不清,余慈所知的北荒几个强大势力,竟都与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一个人物,怎能放过?

    在黑月湖时轻轻放下,就是为了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再加上摩奴这档子事儿,给他一个压力,那人想来会多拿出一些举动,多露出一些破绽,这就是余慈放他离开的缘由。

    赵子曰应该是要到丰都城去,余慈除了监视他的行踪,自己也有事情要办。进了三连坞堡,他就问清了随心阁店铺的位置,赶了过去。

    随心阁在这里开的店铺,开在最繁华的路段,看起来生意是不错的样子,阴窟城的挫败,还不至于让这个举世闻名的大商家伤筋动骨。相反,不久之后就要在丰都城举行的“随心法会”,大大提振了随心阁的声誉,临街的店铺,不时有修士出入,十分热闹。

    “这位爷,您请进!”

    门前的伙计看起来是个只懂得粗浅炼气法门的凡夫,却是口舌伶俐,趁余慈进门的空当,他往门棂上方瞥了一眼,见那里悬着的五色云盘的指针停在黄色区域,这就是还丹中阶了,他的笑容更显得谦卑:

    “爷,楼上请,您是想……”

    “有没有传讯飞剑出售?”

    伙计一怔,随即道:“有的,有的。”

    要购买传讯飞剑的修士,说实话可真不多见。许多店铺根本就没有存货,余慈在黑月湖,曾想着就近买一把,却没有如愿,只能到这边再想办法,还好,随心阁算是名不虚传。

    余慈松了口气,谢严之事,若是真的,他一人之力有限,很难将事情担下,这时候,往离尘宗报讯就是个很必要的选择。那边毕竟是此界有数的大宗,在修行界自有人脉,就算事态紧急,天高路远,说不定也能使上力的。

    这种局面下,任何一点儿力量,都不能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