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抵达

    这是一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恢宏建筑,形状像是宫殿,然而高及数百丈,座落面积近百庙的殿宇,直可参云,任何人在其间,都如蝼蚁一般,已经超出了人所共知的常理。

    巨大的殿门完全敞开,里面没有半点儿光亮,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粗可数十人合抱的廊柱泛着血红的光泽,由于太高,仰头上看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它随时可能倒下来。

    在廊柱的最底下,谢严全身都遮掩在阴影中,身下是不知多少千级的台阶,他就在这儿站着,身躯笔直不弯,如枪如剑,自有凌厉之意,瘦削的脸上则没有半点儿表情

    与外表展现的不同,谢严心中并不平静。他无意识地转动手上的戒指,那上面有北来后的成果,这处深藏在北荒虚空之后的秘府位置,就记录在这玄苍戒中。

    虽然不是黄泉秘府,但有此一项,已经能够让很多人满意了。事情可说是告一段落,他忽然想到,自从离开山门,已经整整五年没有回去了。

    头顶上忽地闪过强光,随后就是电裂长空,雷声轰鸣。

    这处秘府之中,与外界自然气象大不相同,可说是风云变幻,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陡然间就乌云四合,电闪雷鸣。粗大的金色电光劈下来,轰击在巍峨的宫殿的顶端,竟撞得这庞大无匹的建筑微微摇动,扭曲的电火顺着廊柱窜下来,每一个爆开的火花中,都充斥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力量。

    “真是一处奇绝之地!”

    有一人从敞开的殿门后走出来,此人身量中等,比谢严要矮一个头,面上却是俊朗秀逸,颔下留着短须,打理整齐,观其步伐节奏,就让人感觉到他有无穷的活力,显得神采飞扬,声音也是清越嘹亮,便是上方雷动九天,也不能将他压过。

    他朗声道:“东华真君不愧是五劫以来第一人,竟由拳意自生天地,浩瀚恢宏,不可思议。上溯此界英杰,惟有当年无劫剑仙方可比拟,只可惜如今陷在温柔乡里,不知还有当年几分气概。”

    后半句就是说笑了,即便陆沉近些年来低调许多,东华宫中流出的只言片语,亦可致南国无数宗门兴衰成败,具有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就是论剑轩这样的顶级门阀,似乎也有些逊色。

    谢严嗯了一声,对其所言兴致缺缺,不过来人的身份,让他也要重视起来。

    此为名曰杨朱,是四明宗三代弟子中最耀眼的一个,天才横溢,儒玄双通,修道时间与谢严差不多,如今却已是长生真人,在整个修行界也是第一等的人物。二人都是性子比较高傲奇倔的,但同行这些人里,杨朱倒是和他更有些共同语言,至少都是修行起来极度专注之辈。

    “真奇怪,这种拳开天地的神通,放在修行界,也是最难得、最拔尖的一种,陆沉为何不继续下去,反而是做了一半,就南迁了呢?”

    谢严沉默,没有回应。

    杨朱不以为忤,又道:“陆沉的拳意气概无双,谢师弟亦取的是虹化之剑,虽是拳剑殊异,但法理相通,为什么不去参悟一二?”

    谢严终于开口:“自家的事情理不清楚,还管旁人作甚?”

    杨朱一怔,随即抚掌大笑:“你这可把我,还有端阳师叔他们都给扫到了!”

    看似提醒,可他放声大笑的模样,又何尝在意此事了?随后杨朱就道:“师弟说得不错,自家的法门还没修行圆满,管其他人的作甚?回去后,我便要向宗门申请修炼《大威仪玄天正气》,期以百年,望有小成吧。”

    谢严唇角勾了一勾,这杨朱当真是个狂生,《大威仪玄天正气》乃是四明宗的度劫秘法、根本经义,百年小成,岂不就是说一百年后,他就是劫法宗师了?

    对其话中深意,谢严不那么在意,只是说起来《大威仪玄天正气》,他却不自觉联想到自家宗门的事情,心情一时大坏,不想再说话。此时,殿内有人招呼:

    “你们且进来,这里又见一层壁障。”

    “是,端阳师叔。”

    杨朱和谢严对视一眼,走入那黑沉沉的大殿中。

    *************

    百里高空中,黑沙风暴如同汹涌的潮水,一浪赶过一浪,似乎永无边际,在黑潮上方,晴空罡雷舟驾驭雷光,破空飞行。

    在陆青的操控下,罡雷舟顶部完全透明,高空湛蓝的颜色透下来,还有多日没见的阳光。长久在北荒地下呆着,乍一到晴朗的天空下,人的心情不自觉地都开阔不少,不过也有看起来不是那个味道的。

    赵子曰看起来还好,黑袍玉面,安坐在飞舟中,算得上从容,只是脚边那只“狮子猫”,左转转右转转,坐卧不安,焦躁得很。

    此时,他们是在前往丰都城的路上,更准确的说,已经离丰都城不远了。

    距离在黑月湖的谈判,也不过刚过去了六个时辰。

    赵子曰双手环抱胸前,仔细打量那个将他强带到飞舟上来的“故人”。此时,余慈闲着没事儿干,正在掌指间玩火,低着头,很是投入的样子。也因为如此,赵子曰无法探知他的想法。

    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呢?赵子曰想了一路。

    在黑月湖,他拿出谢严的安危消息筹码,看得出来,余慈虽是莫名地离开了离尘宗,但对宗门长辈还是有感情的,他以为这交易就要成功了。却没想到,余慈下一个命令,就是让他那两个步虚级数的战力齐上,一轮狂攻,将他和摩奴揍得昏天黑地,眼看就要用出大代价逃命的时候,那厮突又停手,这才开始真正的谈判。

    早一点儿,赵子曰肯定自己还要再纠缠几句;晚一线,他和摩奴就要搏命逃走,时机把握之精到,实是无以伦比。至此,他和摩奴仍有反抗之力,但那代价将是他不愿承受的,所以,大伙儿仍要回到“和平交流”上来,但这时候,主导权已经完全落入到余慈手中。

    照他原本的打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说一些有关于谢严等四宗修士的行踪也就罢了,可余慈那厮一口咬死,没有确切的证据,一切休提!

    他没好气地说了句“证据在丰都城,老兄你飞过去啊”之类的话,一刻钟后,他们真的飞了。

    这余慈,究竟是心中焦虑,风风火火呢,还是疑心极重,谨小慎微呢?

    赵子曰最终觉得,他还是低估了余慈心思中极冷静、极现实的一面。

    现在,真的要调整策略了。

    此时,晴空罡雷舟微微一震,开始减速,丰都城就在眼前。

    其实从四五千里外开始,百里高空这个区域,穿行的修士、飞梭密度突然增大,渐渐的倒有了聚居区中,川流不息的味道。晴空罡雷舟之外,雷光环绕,外形本是比较醒目的,陆青却似知道余慈的心思,早早将雷光收敛,此时就像是一艘在黑潮上航行的乌篷小船,在时时掠过的飞梭之前,并不起眼。

    余慈收了闪闪灭灭的太乙烟都星火符,抬头去看。只见前方数十里外,黑砂风暴的运动显出很大的变化,至于怎么变的,离得远了,看不太清。

    他不知道,赵子曰却是心中有数,便笑吟吟地道:

    “元磁大阵开启……应该是有移山云舟到了,咱们顺路下去,倒省了再破开沙暴的功夫。”

    “移山云舟?”

    余慈一奇之际,耳畔就传入嗡嗡的震鸣之音,这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想了想,联系到“移山云舟”,他猛地记起来:这不就是接引飞梭的泊阵发动时,独特的震荡吗?

    当年在天裂谷外的移山云舟码头,他是见识过的。

    他走到船头,仰脸上看,湛蓝的虚空中,却还见不到那传说中庞然大物的影子。不过周边那些飞梭以及驭剑、驭气的修士,都是放缓了速度,靠近远方黑砂风暴变动处的,更是直接停下。

    “看,黑暴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