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胡柴

    说话的是已经沉寂好久的影鬼,自从余慈修炼白虎七宿感应心经之后,周身都缭绕凶煞之气,暂时外表不显,可与他气机勾连的影鬼,明显感觉着压力挺大,多数时候,都在寄生的妖物头颅中静心安神,以免受到影响。而今它一开口就点到了要害。

    “赤火妖炎?”

    影鬼的话如一道电光,劈开余慈雾沉沉的思路,照亮心头,某段记忆立时翻涌上来:“无天焦狱,大梵妖王!”

    “正是那厮!”影鬼语气中有点儿咬牙切齿的味道,

    想当初在剑园,他与大梵妖王合谋,成就天魔之身,抢夺原道法体,又要开辟无天焦狱向修行界的永久甬道,哪知遭到了曲无劫和罗刹鬼王的的迎头痛击,惨遭失败。

    大梵妖王败退之时,还把影鬼当成了挡箭牌,也是导致影鬼如今悲惨局面的推手之一,影鬼恨之入骨,也不奇怪。

    “修行界哪能见到这等纯度的赤火妖炎?那个姓赵的,是依靠那件外袍发出,可那只猫,绝对是自身元气所化!”

    有前面与大梵妖王的“交情”在,影鬼的判断,自然是权威无疑,如此,赵子曰所说的狮子猫发狂,也有了解释:如果这只“猫”,对剑园一役有所认知,他这个导致大梵妖王功亏一篑的帮凶,当然在其必杀名单上。

    只是,怎么又和那边扯上关系了?

    “查,一定要查!”

    “嗯,确实……扯蛋。”

    余慈忽地醒悟过来,去查大梵妖王的老底?就算他的好奇心旺盛,这种蚍蜉撼大树式的行为,是个脑子正常的就不会去做,也许经由剑园之事,那个大梵妖王绝不介意一巴掌拍死他,可他也能够确定,那位顶尖妖魔在北荒的行事,不可能牵涉到他……

    好吧,或许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从现在的情报来看,赵子曰莫名地就和那什么十方大尊成了结拜兄弟,那黄泉秘府,想必是要分上一杯羹的,可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是站在明处,余慈则在暗处,手握玄灵引,更是占了一份先机,闷声发财才是正道,若是不自量力,打草惊蛇,引来大梵妖王“垂顾”,莫说黄泉秘府,就是自家的性命也是难保。

    所以,余慈想也不想,就在心中否了。

    “什么查根问底,再也休提……”

    唔,等下!如今已经把人给得罪了,麻烦总省不掉,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杀人灭口,岂不周全?”

    一念既生,就有些按捺不住。

    从眼前的局势上看,他这边明显是占了上风的手边有铁阑、陆青两个步虚战力,他也能帮得上手,纯实力已在对方之上,如今又知其根底,正可谓“知己知彼”,占了先手,若能神不知鬼不觉,将这一人一猫击杀,不但免了日后的麻烦,连带着也能让大梵妖王那未知的计划再受挫折,正是两全齐美。

    他此念一生,便与近日来接引的白虎凶煞之力纠缠在一起,如火上浇油,心头轰地一声,杀气爆燃。总算他养气功夫了得,按住不发,然而眸光移转之际,终究有些端倪显露。

    赵子曰与他视线一对,便叫出声来:“道兄且听我一言!”

    这家伙好生敏锐!余慈杀心炽热,却是理智不失,反在脸上露出笑容:

    “赵兄想好怎么交待了?”

    “还能如何,花钱买命,总要让道兄满意就是。”

    赵子曰倒也坦白,但这显然不是他真正的意思,拿钱?拿什么钱?如意钱还是龙宫贝?在如今这个场合,简直就是个笑话。

    “道兄莫笑,我觉得,也许你会对黄泉秘府感兴趣?”

    “黄泉秘府?”

    余慈倒是一奇,这赵子曰先是与灵犀散人勾搭在一起,之前又被爆出与十方大尊结拜,且那十方大尊和翟雀儿也有联手取黄泉秘府之意,余慈倒是不敢肯定,这厮是信口胡说呢,还是有的放矢?

    略一思索,余慈试探了一句:“你不要说,灵犀散人落在了你手里。”

    “哈,看起来道兄也很关注这件事儿。”赵子曰笑得很是开怀的样子,不过能看出来,这家伙身外流转的赤炎光圈愈发地厚重,显然他的状态在逐步回升。

    余慈可不准备给他太多回气的时间,这种变化让他杀心更重,赵子曰明显感觉到了,他一下子加快了说话的速度:

    “黄泉秘府哪有那么好进?灵犀散人其奸似鬼,其狡如狐,到现在也没个消息,说不定那家伙早就暗地里抢进去,赚了个盆满钵满,也未可知。我要说的,是与这秘府洞天相关联的另一个消息……道兄或许会感兴趣。”

    原来真是满口胡柴,余慈咧嘴一笑,这家伙会说真话吗?

    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他一边左耳进右耳出,一边与身边的陆青传音交流:“用上化血刀,破得开那猫的防御吗?”

    陆青简单回应:“可以一试。”

    “那就动手……”

    陆青微不可查地点头,与另一侧的铁阑气机相合,正要出手,余慈耳中忽地闪过一串熟悉的名号:“……却不想有人宗门另辟蹊径,那清虚道德宗、离尘宗、四明宗等合力,借助玄苍戒,运用大罗天虚空神念法,漫天撒网,还真给他们找到了一处秘府洞天。我意外得见,那里面似乎有谢仙长来着。”

    余慈一惊,眼中电光打闪,盯着他看。

    谢仙长?毫无疑问,赵子曰说的是谢严,那正是当年在绝壁城,余慈最大的靠山。

    赵子曰嘴中却是滔滔不绝,继续笑道:“当然,那不是黄泉秘府,但来头也是不小,乃是大名鼎鼎的东华真君陆沉在北荒的行宫之一。想那陆沉,自与黄泉夫人结为道侣之后,就定居南国,建东华宫,自在逍遥,少问外事。然而当年纵横北地,人莫能敌,便是八景宫等顶级门阀,也要给他几分颜面,说他是地仙第一人,怕也没几人有异议……”

    “说重点!”余慈看出赵子曰的拖延之计,不过要想从其嘴巴里撬出更关键信息,恐怕比杀他还难。

    这次他又在信口胡说?余慈倒有些不确定了。

    因为在他离开离尘宗的时候,谢严和解良二人,正是奉了师门之命,前往北地,传言就是为了黄泉秘府之事,后来解良回返,谢严却还留在北方。三年时间,当然什么都可能变化,可是赵子曰提出的“玄苍戒”,却是余慈所知的另一个有谱的信息。

    玄苍戒,不正是范佬为了帮儿子在天法灵宗站稳脚跟,用来换取“混球”怪鸟的宝物吗?

    前段时间,余慈还遇到过天法灵宗修士赵放和邹博,且救了二人的性命。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轻易地回想起来,还记得当时,何清对此宝很是迫切来着,或有宗门的意志在里面?

    种种因素凑在一起,由不得余慈不信上几分。只是那厮突地提起离尘宗,提起谢严,却是何故?

    赵子曰依旧在讲古:“想那元始魔宗四分五裂,由陆沉始,可说是恨其入骨,然而又不敢上东华宫去寻晦气,只能拿别的出气。这陆沉的行宫,在北地也有七八座,大半都被发掘出来,供人出气,当然,也有一说,是讲当年陆沉在北地磨砺拳意,到得意处,将半生所学,尽录于某处行宫之中,当然,那什么定元锤之类的无双拳意,常人就是学也学不会,然而这里面仍可大做文章……”

    余慈突地叹了口气,这古怪的态度让赵子曰一怔,然后他就看到,那位一直沉默不语的鬼修持剑上来,剑意森然。

    赵子曰立刻就知道,再拖下去,便要弄巧成拙了,忙换了口吻:“道兄乃是聪明绝顶的人,如何不明白我的意思?北地陆沉行宫,乃是魔门势在必得之地,其重要性不比黄泉秘府差多少,他们岂会轻易放过?此时谢仙长等人,眼看就要入局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