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术

    前面那拨人约有五六个,衣饰各不相同,但都有一股子精悍之气。当然,在北荒,这是非常大众化的模样,没有人会特意关注他们,除了深知他们底细的灵犀散人。

    “不是有个抱猫的家伙吗?”黑袍这些天,通过时不时的盘问,几乎把灵犀散人翻个底掉,对一些人、事也有印象。

    灵犀散人摇头:“这里没有他。”

    “里面有几个知道黄泉秘府的事?我是说,玄灵引,还有相关的那些……”

    灵犀散人立刻就明白了,他没有正面回应,只道:“三年前,黑月湖,姓赵的也在。

    那就是知情了。黑袍的兜帽略动一下,那意思是要跟上去,对此,灵犀散人心领神会。

    前面那拨人速度不慢,很快就深入森林百多里,但他们也不可能再深入下去了。一个时辰后,森林中一个偏僻地点,黑袍将手中已经奄奄一息的修士丢下,转眼去看灵犀散人。

    “他们说是来起赃销赃。”

    灵犀散人转生为玄蜂妖身后,对迷香之术,可说是精益求精,即使此时长年积存的上等迷香都已不在,但对付这些人,还是相当轻松,很快就让他们吐露实情,但与黑袍相比,他还是逊色得多。

    两人分开盘问,他问过的修士仅是神智昏沉而已,可黑袍那边,只要是沾了手的,就是面目痴呆,更惨的就是大小便失禁,完全废掉了。

    黑袍哼了一声,两个臭气熏天的家伙五官七窍同时迸出火光,转眼化飞,只剩下四人,对眼前的景象也已全无知觉。

    “销赃是为了参加丰都城那边的随心法会,好像姓赵的对会上一样宝物感兴趣,打的是暗偷明抢不成,就参与竞拍的主意。”

    这些事儿,黑袍都清楚,他也不关心这个,只问:“你那边问出行踪没有?”

    灵犀散人只能摇头,从这些沙盗身上得知,自上回与他联系的老三、老七被杀,他也失踪后,赵子曰似乎有些不妙的感觉,行踪就飘忽不定,和老部下的联系也少了,偶尔现身召集,安排事项,也是一现即隐,这些人里,也有两个所谓的“心腹”,但上次见赵子曰,也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

    黑袍也不多说,拿过灵犀散人逼问的那两人,用他特有的粗暴方式,直接破开神魂防护,查验事项,确认之后,这二人也和白痴差不多了。黑袍挥挥袖子,剩下这几人便也都燃烧起来,毁尸灭迹的功底深厚。

    “走吧。”

    黑袍有些不爽,受翟雀儿点醒之后,他已经明白,其实玄灵引也不是唯一的钥匙,只有收集到足够的信息,有超卓的计算能力,硬生生推算出黄泉秘府的所在,也不是不可能。如此,按他的想法,像赵子曰那样很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人物,杀一个就省一份儿的心,免得到一来平添变数。

    “算那厮警醒……不过他说要去丰都城,若真是如此,不如给翟雀儿那鬼妮子提个醒儿,在那儿解决掉?”

    黑袍觉得这也是个办法,他是个想到做到的性子,转眼就是一道传讯符书就,飞剑传书是不用想,他干脆命令灵犀散人再跑一趟,送到三家坊去。

    灵犀散人自然没法拒绝,心中诅咒一声,正要离开,黑袍的动作突地一顿:“等下,这是什么?”

    顺着黑袍的视线,茫然去看,灵犀散人见到,林间焚尸后的黑灰中,露出一块不规则的硬物,隐透着碧光。

    黑袍拿起来看:“这是……诅魔结晶、碧血瞳术?”

    灵犀散人愣住,他在摸爬滚打多年,当然听过这种又诡谲又恶心的魔门秘法。

    “有意思哎。”黑袍哈哈地笑起来。

    “不是说修炼这种法门的修士,必须是碧眼吗?”灵犀散人有些疑虑,已经死掉的贺五爷,很可就是修炼的这种法门,但刚才那几个人里面,可没有碧眼的。

    “不不不,这家伙没有修炼。”

    黑袍将那块不规则的晶体拈在两指之间,原本完整的诅魔结晶是眼球形状,细节完备,但如今已被高温融了半边:黑袍看得仔细,口中啧啧有声:“这块诅魔结晶只是个半成品,若是自身修炼到了火候,还不至于此。”

    “那是何故?”

    “这上面气息与其本人相异,自然是外面安进来的。”黑袍越看越笑,分明是胸有成竹,“不错,是通过神道法术,将特定法门打入,背后这人,倒学了点儿神主法门。”

    神主!

    灵犀散人当即为之一激,甚至有点儿晕眩,天底下五大神主,哪有一个好惹的?

    黑袍却是大笑:“怕什么,若真是那几位,怎么会用这种粗糙的手段?直接授人法门,为神主法门中最下乘者,以人为符、为模,哪能收到信众,神魂变异之下,除了傻子就是呆子。”

    话里灵犀散人倒有一半儿听不懂,黑袍倒是被这突发事件激起了兴致,话比平时多了许多:“既为神主,既要刺心探幽,明理知欲,又要植种子、洒心力,广种薄收,哪是常人能玩得起的?要不然同样是巅峰成就,天底下地仙层出不穷,神主从古到今,也就那几个?”

    这是层次上的差距了,灵犀散人刚才还能听懂一半,现在是完全不懂。

    黑袍则是又恢复了常态,嘴里嘟囔着“有意思”,细思片刻,方道:“那个赵子曰,又或是他背后的人物,我倒要看一看,是个什么模样……去,把这符让本城的三家坊管事转交!”

    他没有变更计划,毕竟,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黄泉秘府。

    ***********

    什么刺心探幽,明理见欲?什么叫植种子,洒心力,广种薄收?

    余慈也不懂,不过有些话他是懂了,尤其是靠前那段儿,直若正面打他的耳光,虽是相隔万里,余慈仍有些讪讪。但话又说回来,黑袍此言,不啻于给他打开了一扇窗户,至少让他明白,自己做的这一出,算是怎么回事儿。

    他倒不觉得自己修的是什么“神主法门”,他现在做的,完全是通过照神铜鉴和法宝碎片两样外物,没有这两样东西,他什么都做不成,也没有想着去做。

    这件事值得研究,不过眼前倒有一件事比较当紧,就是寇楮那边。

    黑袍说什么“以人为符”,正是切中实际,余慈不知道后果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后果,又如何能让问题潜伏下去?但这段时间,寇楮明显已经习惯甚至是喜欢上了凭空得来的能力,要想让它接受,还真要多费费心思。

    余慈想到就做,向外吩咐了一声,不一刻,寇楮便跑到这边,跪下行礼,口称主人。余慈也摆出主子的架势,先让它起来,又问起这段日子内外有没有什么事,寇楮谨慎小心地回报几样,不外乎左近有人窥探,有人登门拜访,它按照余慈的吩咐回绝之类。

    对此,余慈自然是心中有数,但还是耐着性子听完,后又问起寇楮近日来的功课进境,拿出了指点的架势。

    寇楮自是大喜,细细说来,大部分都是它如何练习太乙烟都星火符,又想到什么技巧之类。哪知才说了一半,余慈就沉下脸去:

    “我给那灵符,是让你有护身之力,免遭意外,却不是让你舍本逐末,荒废了本来功课的!灵符练得再好,本身修为不长进,有个什么用处?百年之后,不是照样烟消云散?”

    寇楮还是头一回见余慈如此严厉,吓得忙又跪地,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

    余慈依旧绷住脸,道:“这段时间,你要抓紧修炼,我先收了那灵符,免得你用志不坚,等真正精进了,再给你不迟!”

    寇楮自然是有些不舍,可是余慈在他心中威严日重,理由又极是充分,它也没什么可说的。余慈当下动念,神意星芒和五彩光丝同时作用,寇楮神魂深处,太乙烟都星火符的印痕转眼抹消。寇楮只觉得脑子一空,有些茫然,不自觉像以前那样尝试了下,却是半点儿火星儿没迸出来,当下颇是黯然。

    余慈见它没有什么明显的不适,便挥挥手,让它出去,眼看出了门,却又想起一事:“这两天,你跟着铁阑,到鬼池那边修炼吧。”

    学妙相那种自虐式的方法没可能,也没必要,但在那处特别布置的阴煞之地,像寇楮这样的鬼修,修行起来也能够事半功倍。

    安排好了寇楮的事儿,余慈准备把注意力放到更关键处,然而心念一动,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摊开手,也不见怎么用心,一簇火苗便平空生出来,随后散化为万千火星,乍闪乍灭。

    *******

    唉,断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