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追迹

    不管余慈对妙相的耐受力有怎样的看法,改造鬼池的工作,总归是落到他头上了。对他来说,这不算什么问题,或者说,几乎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份儿工作了。

    借太阴幡施展的太阴役禁厉鬼术,对驱役阴物,自有其灵效;结成本命金符之后,余慈还能借用白虎凶煞星力,一般的厉鬼阴物,当真捏扁捏圆,随心所欲。几个因素结合,改造鬼池,精炼阴煞之气,对他来说,真如探囊取物一般。

    接下来这段时间,余慈每天只拿出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在此事上,其他时间,就去干自己的事儿,非常轻松。

    之所以没持续更长,是由于妙相的耐受力毕竟有限,随着阴煞之气日益精纯,引发的鬼火愈发猛烈,就算她意志力强大,且有逐日长进的趋势,但总体上,她在鬼池里坚持的时间是越来越少的,纯为她量身订做的鬼池改造工程,自然也视她的情况而定。

    其实余慈有些怀疑,照这个势头下去,这美尼姑所谓的“排毒”,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吧。

    前几日已经询问过影鬼,所谓的“巫毒”,说它是毒素,其实有点儿牵强。准确地说,那是修炼巫术的人,在转修其他长生术的时候,体内自发产生的排斥力。

    其成因就是巫术对人之形神强大的变异作用,修炼巫术日深,对其他类别的长生术就很难适应,若强行修炼,气血郁结,还有变成致命病灶、病根的可能,那时就会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巫毒”。

    按照影鬼的描述,真正的“巫毒”,可说是巫法变异的血肉菁华,平常状态下无害,但若经特殊手法催动,充分发挥其巫法变异之效,则是此界最难抵御的毒物,因为经由巫法变异的血肉没有哪两种是完全相同的,其毒力也很难找到完全对症的解法,受到的影响也不尽相同,甚至是有好有坏。

    有的直接暴毙,有的修为尽丧,有的精神失常,但也有功力大进、寿元增长的,稀奇古怪,不一而足。

    影鬼也说不好妙相的情况是轻是重,但“巫毒”一事,确实与她原为飞魂城的“主母”的旧时经历相对应。要知飞魂城正是上古巫门传承比较完整的一支,相比之下,另一个以修炼巫法出名的宗门,亦即与之联姻的千山教,其巫法传承,已经改动得面目全非,接纳了释、玄等多种长生术的影响,算不得纯粹。

    飞魂城和千山教的信息,影鬼这老古董并不知道,这是余慈从陆青那里问到的,两相结合,脉络确实清楚了一些。

    正想着里面的道道儿,纯青颜色,甚至要更浅一些的鬼火“轰”地一声响,被强行分开,妙相从中走出来。

    连续几天都在鬼火中挣扎,其频率太高,是极损伤心神的,可在前期的萎靡之后,这两天妙相的精神倒有点儿病态的兴奋,便如这般,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从高度精炼的鬼火中走出来,比头一回短时间内昏厥失神,肌体失控的情况,可要强上太多。

    “这次果然又有精进。”也不知妙相是说她自己呢,还是评价余慈的手笔,她径直拾起地上衣衫,遮住娇体曲线,说话时轻松随意,真如对待一位老朋友那样。

    余慈问她:“巫毒排出情况如何?”

    “势头减缓了。”妙相摇摇头,旋又补充道,“这才正常,残余的越少,就越难祛除,只有慢慢磨尽。”

    余慈嗯了一声,觉得这几日的改造,也差不多可以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正好有件事需要他全心投注,正要将此事说明,妙相已经先一步开口。

    “卢道友助我改造鬼池,几有再造之功,我应有重谢……道友也尽可提出来。”说着她皱皱眉头,“这里理所应当之事,无需矫情。”

    她说的是余慈含糊的态度,这几日,妙相一直想拿出实在的谢礼,且她很大气地要余慈提出要求,她再加以满足,余慈却一直没有明确的回复。

    正说着这个问题,让人心烦的振翅声响起,又有一只鸟儿飞来。余慈也没看清品种,反正总不出那几样儿。

    马槐这厮不知是怎么想的,一直没有露面不说,放出的传音鸟儿,要么是乌鸦,要么是八哥,要么是夜枭,总之都是黑沉沉,乌蒙蒙的鸟儿,真是让人无语的恶趣味儿。

    那家伙对余慈已很是憎恶,但一直也没有实质性的行动,今天也是如此。鸟儿嘴上叼着一块玉简,飞到二人头上,直接丢下,就此折返。

    这是哪一出?余慈微怔,转过脸,只见妙相将玉简接着,也有些意外,待看到玉简中的信息,静思半晌,对余慈道:“今天先到这里,后面几日,我有事外出,这鬼池道友可以自行安排布置……对了,暂也不用担心马槐那边。”

    说着,她似乎是冷笑了一下,余慈感觉里面有些情绪,不过,这个事端倒生的正是时候,省了余慈一番唇舌。

    **********

    灵犀散人的心情不太好,这段时间,他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有些古怪,很多时候,他就像是在做梦,总是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指使他做这做那,偏偏他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偶尔,他会像现在这样迷惑和憋闷,但很快……

    “找到没有?”

    灵犀散人忙回过头去,这几日,黑袍的耐心以可观的速度消耗着,心情不好了,就在他身上踹两脚,灵犀散人恨得牙根痒痒,却是一点儿不敢显露出来。他只能装孙子:

    “是的,前辈,在城里,越来越明显了。”

    这里是华严城,经过几日的长途跋涉,灵犀散人和黑袍到了这里,目的自然是为了追索那个夺去玄灵引的“神秘人物”。

    气味的痕迹确实是越来越强烈了,他记忆中的那人气息,明显在此地驻留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如果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循迹绕上一圈,说不定就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更准确地说,他没有做完整。

    他第一站来到的是华严城中的三家坊,和黑袍一起踏入坊市,他则解释道:“那个人在这里停留过,和其他人的气味混杂,变得有些模糊。”

    三家坊是北荒最大的黑市,超然于一切堂口之上,一个有实力的人,有七成可能会到这里来淘几件宝贝,看看运气如何。说那人到三家坊来,是有理由支撑的。

    黑袍表示认同,但这不代表他会满意:“然后呢?”

    然后……

    灵犀散人表现出了胸有成竹的架势,在三家坊停留片刻,又出了门,在偌大的华严城中绕圈儿,足有两个时辰,在黑袍兜帽下已燃起危险的火光时,终于是出了城,径直往怨灵坟场中去。

    “那人肯定是进到了这里面,大概是往东边偏北方向去了。”

    “那是哪儿?”

    “黑月湖、丰都城……但应该没那么远,方向也有点儿偏差。”

    黑袍脑中转动,他是有眼有耳,且灵便非常,之前在城中转上几个时辰,也不是全无收获。此时在华严城中,最火的消息有两条,一个是长青门和阎罗堂的冲突,另一个,就是地下森林中,一处新辟区域,还有那区域中一处不知来头的遗迹。

    前面的就罢了,后面那条,好像遗迹的方位,就在那边。

    一个实力不俗的修士,去遗迹里转转,也是正常……且这种事情,灵犀散人作假的可能性很小,要知开辟出新区域的时候,这家伙还在茧子里昏迷呢。

    “过去看看……你看什么呢?”

    见灵犀散人眼神飘移,黑袍顺其视线一瞧,那边还真有几个人,且不是美貌女子之流,他心中就有些疑问。

    灵犀散人一激,不敢欺瞒,低头道:“那几人都是沙盗,晚辈当初受情势所迫,和他们混了一段日子。”

    黑袍兜帽下,火光闪了一闪,这事儿,灵犀散人前面也曾交待过。